男主他功德无量 第32节

作品:《男主他功德无量

    越溪道:“我在想江玉钏的那个佛珠……总觉得,上边的气息很熟悉,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那样浓郁的佛光,很显然,它的佩戴者一定是个佛法极为精湛的人,连带着他所佩戴的佛珠也沾染了佛气,自成灵器,驱邪消灾。就算没有其他法术加持,仅仅只是这么一颗佛珠,就足以让巫术妖魔鬼怪惧怕不已了。

    这样的好东西,要是见过一面,又怎么可能会忘记,因而越溪很的就想起了自己在哪里看过这样的东西。

    “……我记得万叔送你的那颗珠子,上边的气息和这个完全相同。”越溪恍然,扭头看韩旭,“那珠子你戴着吗?”

    韩旭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红绳来,那红绳上只串着一颗浅黄色的珠子,珠身光滑,似有光芒闪动,带着一种莹润美丽之态。当然,这只是这颗珠子的外表,最让人惊叹的是珠身上涌动的佛光,普通人看不见,但是修者却能看到上边金黄色的佛光,金黄色的光晕庞大却不刺眼。

    越溪回想了一下,问:“万叔送给你的时候,这珠子上的佛光有这么强吗?”

    韩旭哦了一声,道:“拿回来我发现这珠子表面多了一层泥浆,大概是因为时间太久了,上边沾染的灰尘就变成了一种保护膜,我顺手就把它给敲碎了。大概是因为这个吧,所以佛光变强了。“

    “仅仅是一颗佛珠身上就拥有着这么强大的佛光,他的主人,也不知道是何等厉害的佛修。”越溪第一次心里有些好一个人。

    不过想来,佛修那样深厚的人,也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

    韩旭声音平静的问:“师父你很好吗?我倒是对这个人有点了解。”

    越溪转头看他。

    “那是在一千五百年前吧,那时候修界百家争鸣,无数天才崛起。对于修士们来说,那是一个极为热闹繁华的时代。而在这些天才之,又有一个人极为瞩目,他是护国寺主持的弟子,法号明镜。明镜此人,乃是千年也难得一遇的天才,不过短短数载,佛修就已经远超他师父。等到他成年之际,天上更是降下万丈佛光,无数人都声称,他是天上佛陀转世。毫无疑问,他乃是当世的第一人,修为已至至臻之境,就差一步就可以成佛。“

    越溪听得认真,听到这里,看韩旭顿了顿,忍不住好的问:“然后呢?”

    韩旭一笑,感叹一般的道:“然后啊……然后天下鬼祟骤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整个大地都被邪气肆染,人们的性情变得残暴,到处都可以看见争斗战乱,那时候全天下都乱了。而修界的人发现,那是因为有邪气作乱,整个九州底下有着一股灭世的邪魔之气。”

    “邪魔之气无形,它是人类的各种负面情绪所汇集而成的,根本没有消灭的办法,等待着众人的只有被邪气所侵蚀,走向毁灭。而这时候,这位明镜法师站出来了,他本身佛骨天成,愿意以己身为封印,镇压地底下的邪气。他将他的身躯分成了四个部分,镇压在地底下四个邪气最为庞大的地方,邪气这才得以平静。”

    韩旭的语气极为平静,说完这段历史,他摩挲着手里的佛珠,道:“这颗佛珠,便是这位明镜法师在世之时身上所佩戴的念珠的一颗,一共有108颗。不过,随着时间流逝,那串念珠似乎也断裂了,108颗佛珠全部散了出去。”

    “全天下都夸这位明镜法师大义,师父,如果换成是你,你会怎么做?”韩旭笑问。

    越溪思考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换成我的话,我肯定就做不到,我觉得我活着挺好的,才不要为了其他人去死了。”

    韩旭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倒是提起了另外一个话题,问:“师父,对于那个江四少爷的病,你有没有什么想法?那位四少爷说的是真的?真的是他妻子的鬼魂在作乱?”

    “这栋宅子,的确有阴气,可是阴气很淡,并不像是有鬼的样子。”越溪走到阳台随意看了一眼四周,“如果那位四少爷所说的是真的,是他妻子死后鬼魂作乱,那么他的妻子的鬼魂肯定有不寻常的地方。可惜那位四少爷不许我们碰他的脚,也不知道他的脚怎么变成这样的,我还真有点好。”

    也有人提出要看一下那位四少爷变成泥土的脚,可惜一提出来,四少爷表情立刻就阴沉得滴出水来了,直接就拒绝了他们。

    越溪看了一眼天色,道:“等晚上吧,如果这位四夫人的阴魂真的存在,对于我们这些要来消灭她的人,不可能没有动作。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

    晚饭是佣人送到他们房里的,韩旭叫住想要离开的佣人,微笑着问道:”姐姐,我们想向你打听一些事。“

    韩旭这人笑起来对人的杀伤力完全是max级别的,自带好感buff,也就是别人看见他的第一眼就忍不住觉得,啊,这绝对是个大好人啊。再加上现在年纪还小,这位年纪稍大的年女人看见他,只觉得这真是一个乖巧温和的孩子。

    “你想问什么啊?”她立刻就问。

    韩旭露出一个笑容来,道:“我想问一下,四少爷和他的妻子感情怎么样啊?这位四奶奶是个什么样的人,又是怎么去世的啊?”

    年女人诶了一声,道:“我们四少爷和四夫人感情那叫一个好,当初四少爷为了和四奶奶在一起,还差点被老爷逐出家门了。你们也知道,这些大家族,很在意门户之见的,四奶奶没家世没背景的,老爷夫人他们都很反对这门亲事。”

    “两人结婚之后,感情一直很好,四奶奶性子也好,待人十分温柔。四奶奶还开了一个娃娃店,叫“龙凤呈祥”,生意也特别好,这也让大家另眼相待了。唉,可惜四奶奶命不好,眼看日子过得越来越好,却生了病,病了好几个月,就这么去了。四奶奶死后,四少爷可是难过了很久。”

    佣人说起来也是一脸扼腕可惜,显然是可惜这位四奶奶红颜命薄。

    “要我说,这四少爷对四奶奶这么好,四奶奶死后竟然还缠着四少爷,要四少爷去陪她,这也实在是太过分了。”

    越溪他们也看得出来,怕是整个江宅上下的人的想法都和这个佣人想的一样。

    “我们四奶奶最喜欢做娃娃了,不过四奶奶死后,四少爷把所有娃娃都收起来了,也不知道搁到哪去了。”

    等佣人离开,韩旭啧了一声,道:“也不知道这位四少爷对他的妻子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如果是真情,那还好说。但如果是假意,真的只能说,这位四少爷的演技,不去当演员实在是可惜了。要是做演员,还能给我们国家捧回一座奥斯卡小金人也说不定了,还能为国争光。”

    两人吃完饭没事可做,便去花园消食,最后来到后边的一个大池塘。

    池塘边十分安静,没有鸟鸣声,也没有蛙叫声,更没有蝉鸣声,只有一池的荷花随风晃动,搅弄着满迟池的水。

    越溪看向池里,这池塘里的荷花也不知道是怎么养的,开得十分娇艳,映着火红的晚霞,蒙上了一层极为妖冶的颜色。

    “池塘底下有东西。”越溪开口道。

    这池塘之带着很淡的阴气,像阴气这种东西,其很多地方都有,尤其是这种有水的地方。可是这个池塘里边的阴气又不一样,里边又多了点什么。

    越溪走到距离池塘四步的距离,左右看了看,在墙角找了一根棍子,然后拿着棍子在地上刨了起来。

    这里靠着池塘,湿气很重,泥土都是软的,很是潮湿。

    按理说,这是不应该的,这池塘的水并没有漫过地面,那这地上的水是哪来的?

    越溪挖了两下,终于挖到了什么东西,她动作一顿,加了速度,很的把里边的东西挖了出来。

    那是一块石头当然这石头自然不是普通的石头,在它外边还裹着一张黄色的符篆,也不知道是谁埋在这得。

    越溪将符篆展开,韩旭跟着蹲下来,好的问:“师父,这是什么符?”

    “……一气镇天符,这张符可是很难见的。”越溪翻了一下,这张符,老头跟她说过,这个符很是稀有,对画符的人要求很高,因而很难画。当然,这张符的效果也很强。

    这符通常是镇压驱邪,一般用来镇压那些鬼怪邪魔。而这张符被放在这池塘边上,要镇压的东西,自然是不言而喻。

    那池塘之,肯定有着什么东西,还是让那位四少爷害怕不已的,想把它给镇压在这池塘里边。

    夕阳如火,最后一抹残阳落进了地平线之。

    ——空气的气息,变了!

    第38章

    最后一抹残阳都没入地平线,正是日与夜的交汇,阴气骤生。天边一片火红,整个江宅远远望去笼罩着一层浅灰色的雾气,让人觉得十分不详。

    一道清风卷来,明明是大夏天的,这股风却无比冰凉,裹着渗人的水汽,吹到人身上刺骨无比,直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韩旭突然咦了一声,抬起湿漉漉的脚看了一眼,有些怪的道:“哪里来的水啊?”

    越溪转过身,身后池塘荷花随风摆动,颜色粉嫩,看上去开得更加热烈漂亮了,池塘的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漫过了平地,安安静静的朝着四周满漫出。

    池塘阴气大作,就像是开了闸的河水,疯狂的朝着外边涌动。

    韩旭问:“这是池子里的东西要出来了?”

    池塘荷叶碧绿,池水浑浊,里边除了开得正灿烂的荷花,连一条鱼都看不见,整个池塘看上去死气沉沉一片,没有任何的生气。

    越溪直接走到池塘边,低头往水里看去。

    混浊的水隐隐绰绰有着什么,耳畔似乎传来了小孩子嘻嘻的笑声。越溪目光逡巡,然后池塘底部突然有无数双眼睛睁开,这无数双眼睛直接和她对上了眼,目光带着深深的恶意。

    越溪:“……”

    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符篆来,也不管有什么符了,她直接全部往池塘里砸。

    “轰轰轰”

    四周的阴气突然停滞了一瞬,然后就见池猛的炸开,无数水花飞起,有东西咚咚咚的落在地上,水珠带着黄色的淤泥,直接浇了两人满身。

    越溪、韩旭:“……”

    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水里淤泥都被炸出来,浇得两人满身都是。

    “师父,你在水里发现了什么?”他问,不明白是什么东西让越溪有这么大反应。

    越溪眨了眨眼,眼睫毛上挂着的水珠晃啊晃的,半天没掉下来,她有些不愉的道:“就看见一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眼睛。”

    韩旭:“……”这些眼睛是把他师父给吓到了。

    “唔,娃娃?”右脚一动,踩到了什么东西,韩旭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十分残旧的娃娃,伸手就把它捡了起来。

    这娃娃穿着浅绿色的小裙子,大概是因为丢在水里太久了,娃娃身上也带着很多脏污,但是你也可以看出,它干净的时候是怎样的可爱与漂亮。

    “师父你刚刚在池塘里边看见的眼睛,会不会就是这些娃娃?”看了四周一眼,这地上全部是大大小小的娃娃,这些娃娃很多都是缺胳膊断脚的,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全部都是在微笑,它们的眼睛……目光似乎是在注视着他们二人,实在是有些渗人。

    “你还记得那个佣人所说的吗?”越溪伸手拿起一个娃娃,若有所思,“那个佣人说,自从四奶奶死去之后,四少爷就把四奶奶所制作的所有娃娃都给收起来了……这些娃娃,看来就是了。”

    韩旭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四少爷看来是瞒了我们不少东西。”

    他往后退了一步,没注意,一脚踩在后边一个娃娃身上,那娃娃却像是遇到了什么天敌一般,瞬间化为了湮粉,簌簌的落了满地。

    越溪看了一眼,道:“这些小东西身上都染着怨气,你身上的功德金光就是它们最大的克星。”

    韩旭恍然,道:“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可不是故意踩到它的。”

    越溪扭头看了一眼池塘,刚才她也不知道砸了多少符进去,如今里边盛开的荷花都变成了残花烂叶,原本大盛的阴气也是被一扫而空,这里大概从来没有这么干净过。

    深深的看了池塘一眼,越溪道:“我们先回去换身衣裳吧,脏死了。”

    韩旭哦了一声,随手将手里的娃娃扔到了地上。

    两人离开,池塘这一片顿时陷入了安静之,不知过了多久,这里突然又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动静,原本躺在地上缺胳膊断腿的娃娃们突然动了起来,大大的眼睛里眼珠子转了转,一群娃娃走过来挨在了一起,你靠着我靠着你,在那瑟瑟发抖。

    好可怕啊好可怕啊!

    那两个人比娃娃还可怕!

    一道红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池塘边,那是一个女人,身姿曼妙,瞧着背影是个十分美丽的女人。女人站在原地看着越溪和韩旭离开的方向,一双脚赤着踩在旁边的泥泞地上。

    女人蹲下身子来,伸手挖了一团池塘里边的泥巴,然后拿起那些缺胳膊断腿的娃娃来,拿泥巴给它们重新做了手脚。

    低低的哼唱声从女人嘴里吐出,在她手下,很的,刚才看起来还凄惨得不行的娃娃们,又恢复了原来的光鲜漂亮,看上去十分可爱。

    女人开口道:“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

    “……你泥有我,我泥有你……”

    “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说好的生同衾,死同椁呢?江玉钏,我等着你……”

    女人喃喃念着,突然她哼了一声,整个身子委顿下来,原本瓷白的肌肤上,突然出现了只有泥娃娃身上才会出现的裂痕。就像是泥娃娃缺了水,身上慢慢的裂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

    *

    两人回到房间,先后进屋去洗了澡,将一身泥沼给洗干净,又让佣人给他们送了干净的衣服来。

    韩旭坐在椅子上拿着干帕子擦头发,听到身后有动静,他转过头来,看见小姑娘穿着雪白的长裙,热气熏得她双颊绯红,露在外边的肌肤比雪还白,一双眼看过来,让人心忍不住一动。

    “师父。”韩旭叫了一声。

    越溪走过来,韩旭自动的接过她手上的帕子,给她擦头发。

    越溪坐在床上,皱着眉有些不思其解,道:“刚才在池塘那里,还有其他的东西,可是那道气息,带着怨气,可是说是鬼,又不像是鬼。但是说是人,也没有任何生命气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