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功德无量 第33节

作品:《男主他功德无量

    韩旭漫不经心的道:“也许是个泥娃娃也说不定,泥娃娃这东西,说是娇弱,也不娇弱,可是你要说坚硬,那也不至于。只要你轻轻一碰,那娃娃就会碎裂,不好好保护,整个娃娃都会四分五裂的。”

    越溪道:“管他什么娃娃不娃娃的,我们是来赚钱……抓鬼的,只要治好四少爷的怪病,我们拿了钱就可以走人了。”

    韩旭点头。

    到了晚上,整个江宅似乎都有点不安宁,越溪他们这些人都被叫到了四少爷的房里,这也是为了保护四少爷,怕那位“四奶奶”来找四少爷的麻烦。

    “劳烦各位了。“四少爷坐在床上,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就连一双手,也都戴着手套,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肌肤来。

    韩旭偏头问越溪:“师父,你说这个四少爷,身上有多少肌肤是变成了泥人的?我看,怕是大半个身体都是了。”

    不然,怎么会把全身都裹得严严实实的?

    时间慢慢的流走,越溪坐在椅子上忍不住打起瞌睡来,韩旭看她困倦,低声道:“师父,你要不要靠我肩膀上睡一会儿?”

    “不要。”越溪拒绝,“等下睡醒了,脖子都要断了。”

    “那躺腿上?“

    “你腿上全是肌肉,一点都不软。”

    别看韩旭瞧着瘦高瘦高的,可是那并不代表他是个弱鸡,他身上全是紧实的肌肉,不夸张却很结实。

    两人在那嘀嘀咕咕的说着话,其他人听了一耳朵,心里忍不住嗤笑。

    这果然是两个孩子了!

    时针哒哒哒的走过,屋里的人不知不觉的都打起瞌睡来了,房间里一片安静。不知道过去多久了,一个年男人突然惊醒过来,他困倦的打了个呵欠,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

    男人靠着墙睡得脖子酸,他忍不住站起身来动了动手脚,只是等他一转身,目光落到窗外,整个身子突然就僵硬了。

    不过一人一只手那么高的娃娃飘在空,它似是注意到了男人的目光,突然张开嘴对他笑了笑。

    “啊!”男人忍不住叫了一声,顿时将屋里其他人都给惊醒了。

    “怎么了?怎么了?”

    “出什么事了?”

    男人出了一身冷汗,闻言指着窗外道:“有娃娃,有娃娃!”

    可是等他再看向窗外,窗外却是一片平静,什么娃娃,根本就没看见。

    “没有阴气,也没有怨气……不像是有鬼的样子。”

    周围的气息,并没有什么不对劲。

    男人为自己辩解道:“有的,真的有娃娃,那个娃娃这么大一点,皮肤雪白,嘴唇红红的……她好像在念一首诗。”

    “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

    “将咋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

    空气飘来女人温柔甜腻的嗓音,念着《我侬词》的语气,就好像是在对着情人说话一样,说不出的甜蜜。

    听到这个声音,屋里的人的表情瞬间就变了。

    “是鬼?可是为什么我一点气息都没感觉到?”

    屋里的人也有不少人是有真本事的,可是这时候也忍不住吓出了一身冷汗。再强大的厉鬼,只要是鬼,就会有阴气,除非在她身上有什么可以改变她气息的东西。

    想到这,有几个人的目光顿时就变了,微微闪烁起来。

    诗已经念到最后一句了。

    “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说到最后一个“椁”字,那语气无比的阴冷,让人忍不住觉得头皮发麻。

    听到这首诗,四少爷双眼瞳孔猛的一缩,眼里出现了几分恐惧,他开口道:“阿青,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还不想死,你救不要再缠着我了,点去投胎转世吧。”

    外边狂风大作,似乎有女人低低的呜咽声,听上去悲哀又凄惨。

    一个男人拿出一个八卦盘来,眉眼带着戾气,道:“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作乱。”

    这人名叫张仪,身材雄伟,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巍巍铁塔一样,身上的阳气十分充足。

    张仪拿出自己的看家法器,一个阴阳鱼八卦盘,一取出来他那八卦盘间的指针疯狂旋转,然后指向一个方向,才慢慢地停下来。

    顺着指针方向找去,最后众人在床头柜后边找到了一个娃娃,那娃娃原本应该是十分漂亮端庄的,古代装扮,穿着一身红嫁衣,娃娃身上的衣服首饰都无比的精致,十分的华美。但是说是原本,是因为这个娃娃现在看上去却不怎么美好了。

    娃娃全是充满着裂痕,像是被人用利器直接给打烂了,但是又勉强被人黏了起来,因此整个娃娃看上去十分破烂。

    四少爷看见这个娃娃,面上恐惧之色更深了。

    这个娃娃,这个娃娃……

    突然,那只娃娃的眼睛动了动,猛的朝着四少爷看过来,然后从眼眶之,流下了两行血泪,明明是个娃娃,可是它的眼睛却像是人一样,带着幽怨与憎恨。

    它深深的憎恨着这位四少爷!

    四少爷面色潮红,愤怒道:“把它丢掉,丢掉!”

    张仪嗯了一声,以手为笔,在这娃娃身上画了几笔,只见他指尖金光划过,等划下最后一笔,手的娃娃立刻四分五裂,从他手上簌簌的往下落。

    娃娃头落在地上,立刻碎成了好几半,可是那双充满着仇恨的眼睛却还是一直盯着四少爷。

    除了这个娃娃,周围再也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张仪仔细检查了整个屋子,确定屋里没有其他不详的东西,这才把自己吃饭的伙计收了起来。而这一晚上,也只出现了这么一个小小的风波,一直到天亮了,也没有出现其他情况。

    有人问面色青白的四少爷:“四少爷,不知道您的妻子,是哪里人?祖上又有些什么人?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四少爷抬起头来,面色看上去比起昨日更加不好了,他似是有些不明白问话人的意思,道:“你问这些做什么?”

    不过他还是回答了问题,道:“我妻子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家里在一个南方的一个农村,她祖上,倒是都是做娃娃的。对了,有一次她跟我说,他们祖上捏出的娃娃,就像是真人一样,能动能说话,那也是他们沈家最为繁华的时候。”

    “娃娃能动能说话?这怎么可能?“有人不信。

    四少爷一笑,道:“当时我也不信,我妻子跟我说,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沈家有一样东西,那东西叫人壤。”

    “人壤?”一直安静,怂搭着眼皮像是睡着的舒大爷突然睁开眼,眼精光大盛。

    见他如此大反应,立刻有人问道:“舒大爷,这人壤又是什么东西?”

    舒大爷微微合上眼,道:“人壤啊……听说这是女娲造人之时所用的土壤,这种土壤加上女娲的灵力,她所捏出来的人才有了生命。也就是说,人壤能赋予生命。拥有着东西,你就能长生不老,永远拥有着生命。”

    女娲造人之时所用的泥土!

    长生不老!

    听到这里,在场的人都忍不住有些兴奋起来。

    四少爷静静的看着众人,笑道:“这种东西,各位不会真的相信吧?那人壤我也曾经进过,也就普普通通的一撮泥土而已。不过,我妻子做娃娃的确很有天分,她所做的娃娃十分有灵性,有时候我都觉得那些娃娃是活的一样。”

    “四少爷可知道,那人壤现在在哪里?”

    “这个,自从我妻子死后,我就没有看见了。我收拾她的旧物,也没有找到,不知道去哪了。”

    “那看来这个东西应该是在四夫人身上了,因此她的鬼魂我们才感觉不到气息,大概是人壤把她的气息全部给遮掩住了。”

    众人越说越兴奋,恨不得立刻就将这位四夫人抓来,把她身上的人壤给抢过来。

    韩旭小声和越溪道:“人心这东西,果然还是贪得无厌的。我看等那四夫人出现,这些人可不会记得什么手下留情,怕是恨不得立刻就就把她打得魂飞魄散,把人壤给抢过来。”

    越溪倒是对人壤有些好:“人壤啊,不知道到底有啥用。”

    韩旭立刻道:“师父你想要?”

    越溪道:“也没有想要,就普通的想看一眼,又不是我的东西。”

    韩旭点头,有些若有所思。

    *

    接下来的时间,江家是一片平静,除了第一日晚上所看见的娃娃,再也没有发生任何怪的事情,平平静的就过了四五天。没有“妻子”打扰,四少爷的脸色看起来要好看不少,很显然是得以睡了一个好觉,因此对越溪他们这些人也就越发客气了。

    只是,那四夫人不出现,他们也没办法能把她找出来,大概是人壤的原因,她不出现,大家连她的一丝气息都感觉不到,更别说把她给解决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些人忍不住觉得,是那位四夫人害怕他们了,心里倒是有些得意。

    今天外边下着暴雨,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土腥味,裹着水汽,让人觉得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厚重了,实在是让人觉得不愉的天气。

    越溪他们在客厅里吃饭,越溪拿了两块面包,往里边夹了一块肉,再倒上酱料,直接啊呜咬下去一大口,绵软的面包片立刻就缺了一个口子。

    “这些人竟然还这么悠闲,我倒是觉得,最近这么安静,完全就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你看,这雨可不就下下来了?”韩旭轻言细语的道,话语似乎带着另外的含义。

    越溪看了一眼外边,外边雨水如注,将天地全部笼罩在雨幕里边,地上水流从高地往低处流,然后从排水口流出去。

    越溪有些好的问韩旭:“你说,这种天气,那池塘里的水会不会漫出来啊?”

    韩旭眼里带了几分笑意:“这雨下这么大,那个池塘肯定装不下的。”

    而被两人所议论的那个池塘,里边的荷花即使是在这样大雨倾盆的天气里,仍然挺拔开放着,花朵被雨水打得摇来晃去的,但是却还是一样的娇艳。

    雨水落进池塘,塘水漫过平底,然后流啊流啊,却是从低地往高地流,不知道流到了哪里去。

    平时天黑得晚,可是今天却不一样,才六点半,天就已经全黑了,客厅里的灯全部打开着,照得屋子里宛若白昼。

    “喀嚓!”

    一道雷电从夜空划过,只听哒的一声,明亮的灯光闪了闪,然后彻底就熄灭了,整栋房子,立刻就陷入了黑暗之。

    “怎么回事,是停电了吗?”

    一只手伸过来握住越溪的手,对方手心干燥温暖,同时有人在她耳边说话,低声道:“师父,情况好像有点不对。”

    空气里一股土腥味飘散开来,泥土被打湿后的味道,这时候闻着让人有些作呕,里边似乎还带了一些其他的什么味道。

    是有些不对……

    手指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越溪低头,就看见手边坐着一个娃娃,娃娃咧嘴对她笑,笑起来十分可爱,简直萌得人不要不要的。可是在这样的情况,这样的环境里,这个娃娃的出现就显得十分诡异了。

    “砰!”

    面无表情的一拳头将这个娃娃捶了个稀巴烂,越溪心里哼了哼。

    上次在池塘里边吓她就算了,这次还想吓她,简直没门!

    “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四周有女人低低的念道,语气幽怨愤怒,像是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的一样。

    外边雨声大作,越溪扭头朝四周看去,才发现她站在一条走廊之上,廊外是一丛湘妃竹,竹子随着风不断的晃动着。

    幻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