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功德无量 第34节

作品:《男主他功德无量

    越溪看了看四周,寻着有灯的地方往前走。

    第39章

    大雨倾盆,廊外雨水成幕,一眼看去全部都笼罩在一片黑暗之,只有走廊上高悬的红灯笼极为明亮,仿佛是天地间唯一的光芒,还透着几分不详。

    黑暗远远的亮起一点,那一点灯光在黑暗之显得极为明亮。

    四周的空气变得极为潮湿,连带着人身上都是一片湿黏,越溪有些讨厌的皱了皱鼻子。她并不喜欢下雨天,感觉整个人都是湿湿的,好像要发霉了一样。

    顺着黑暗的那点灯光的方向走去,脚踩在木地板上发出很是清晰得声音。外边的雨溅在身上,有些冰冰凉凉的,凉意刺骨,简直就像是寒冬腊月的大雨,冰冰凉凉的。

    越溪慢慢的往前走,大概走了几分钟,她突然停下脚步,抬头看见廊上悬挂着的大红灯笼,再转头看了看外边得那一丛湘妃竹。

    走来走去,她却是在原地打转。

    外边的雨水溅在走廊的地板上,木板被水给浸湿,湿气涌在鼻尖,竟然让人觉得有点憋闷窒息。

    明明外边是在下倾盆大雨,可是四周却十分安静,大雨落在地上,竟然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那丛湘妃竹随风摆动着,却也是没有传来任何声响。

    “你想困住我?”越溪低声问了一句,四周毫无动静,红灯笼上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一双眼亮如秋水,让人不敢直视。

    狂风突然大作,吹得人眼睛都睁不开了。

    越溪猛地睁开眼,眼里是扭曲了的天空,天空之乌云密布,大雨倾盆,池塘里的水因为大雨而显得浑浊不堪,让这个天空看起来都是模糊不清的,水疯狂的往口鼻眼里流,土腥味特别重。

    越溪才发现,她整个人竟然是躺在水底的,她伸手,想要从水底爬出来,却感觉身体特别重,一张口,浑浊的水就往她嘴里灌,根本喘不过气来。

    她转过头去,看见身后有一只只娃娃,这些娃娃抓着她的手脚,使劲的将她往水底下拖拽。

    越溪:“……”

    池水不管的往口鼻里灌,你根本不能呼吸,你只能瞪大眼睛看着天空,身体慢慢沉入水底,看着天空距离你越来越远,直到你失去呼吸。可是,这却并不是终结,你躺在池底,没有了生命迹象的身体慢慢的开始腐烂,有鱼跑过来吃你的腐肉,露出血肉底下的骨头来。

    “哎呀,这池塘里的鱼怎么感觉越来越肥了?刚好四少爷今天想吃酸菜鱼,这鱼可真肥……”

    越溪想到这两天餐桌上摆着的鱼,心里忍不住想到,还好她不喜欢吃鱼,那些鱼她根本碰都没碰。

    恐惧,愤怒,不甘!

    无数负面的情绪充斥在心头,越溪心里十分清楚,这些不是她的情绪,而是那个死去的四奶奶的。那个四奶奶,怕是就死在这池塘里的。

    “你怎么死的,和我有什么关系?”越溪喃喃,双手微微用力,瞬间就挣脱了那些娃娃的控制,“还有,我很讨厌身上湿哒哒的感觉。”

    说着,她眼尾金色莲花隐隐闪现,周身阴气大盛,这般强烈的阴气,甚至比这由鬼魅所营造出来的环境里的阴气还要强烈。

    而且,暗处的人觉得更恐怖的是,这片空间之的阴气,竟然不断的朝着这个姑娘涌去,她的身体周遭,就像是有一个漆黑的旋涡,将这片天地的阴气全部给吃掉。

    不过眨眼,眼前的一切又是突然变换,越溪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那一条长廊上,就连那丛湘妃竹也还是那么鲜活。

    “我徒弟呢?你把他弄去哪了?其他人和我没关系,但是我的人,如果你敢伤害他一根汗毛,我就吃了你。”说着,她咧开自己一嘴白牙,牙齿又白又亮的看起来十分锋利。

    这一刻的越溪,毫无疑问,比反派还要像反派,身遭阴气大盛,再加上那白得肌肤透明的皮肤,还有红艳饱满的红唇,简直就像是从黑暗走过来的魔魅。

    (暗处的人:妈个鸡,到底谁他么是反派)

    外边的大雨瞬间停了一瞬,像是也被她吓到了一样——明明是活生生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阴气?

    越溪动了动手脚,十分嫌弃的看了看湿哒哒的衣服,道:“有没有干净的衣服?让我换一身?”

    空气里没有人说话。

    越溪朝着湘妃竹那里看了一眼,指尖窜出一缕漆黑的火焰来,眯着眼语气十分危险的道:“不说话?那我就将你这片鬼境全给烧了!”

    湘妃竹那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三个娃娃伸出小手顶着干净的衣裳从里边走出来,小小的身体都在瑟瑟发抖。

    娃娃:QAQ,魔鬼!

    越溪将衣服接过来,看了三个娃娃一眼,道:“那天吓我的就是你们?”

    娃娃:你在说什么哦,它们只是无辜可怜又弱小的娃娃啊,听不懂你的意思啦!

    越溪也不管它们听不听得懂,哼了一声,道:“我去换衣服,不准偷看。”

    而在另一边,就在客厅停电的那一瞬间,韩旭眨了眨眼,就发现不过眨眼间就换了个天地,身边没有越溪,也没有其他人。

    他左右看了看,发现四周一片黑暗,连一点光亮都没有,也很安静,仿佛天地间此时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一样。想了想,他索性在原地坐了下来,手指无意识的拨弄着手腕上的珠子。

    “……鬼境吗?竟然能有自成空间的能力,看来这个女鬼,实力已经是鬼王境界了。”韩旭心里想着,面上一片平静,就算是突然到了一个空间,他也丝毫没有露出什么慌乱之色来。

    “哥哥,陪我玩啊!”

    安静的黑暗之突然传来小孩子软软的声音,一个娃娃突然出现在他身边,娃娃皮肤雪白,穿着白色的裙子,一双眼死死的盯着韩旭,双眼之慢慢的流下了血泪。

    滴答!

    血泪落在地上,立刻变成了一团火焰,眨眼间,四周全部火焰所覆盖。

    灼热的大火将人灼烧,你能感觉到身体被炽烤所传来的焦灼之痛,火焰爬上你的身体,你似乎闻到了血肉被烧熟的焦香。

    韩旭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火,微微一笑,伸手朝前一抓。

    “乖孩子是不应该玩火的,知道吗?”他笑得温柔,目光纵容又带着点点苦恼,好像是在看着贪玩的孩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四周火焰顿消,刚才的一切好像是幻觉一样,被他抓在手里的娃娃瞪大眼睛看着他,眼里血泪还在流,啪嗒啪嗒流在韩旭的手上。

    韩旭看了一眼手上的血迹,微微一笑,道:“我这人有点洁癖,还有点颜控,太丑的孩子,我可不喜欢。”

    娃娃:“……”

    娃娃脸立刻怯生生的点了点头,眼里血泪也不敢流了,伸出小小的手指在脸上擦啊擦啊擦的,奋力的把自己擦得干干净净的。

    “乖娃娃。”韩旭立刻笑眯眯的夸了一句。

    他手里捏着娃娃,向前走了一步,就这一步,四周立刻出现了像是镜子破裂的痕迹,像是整个空间都承受不住了某种力量,蹦碎开来。

    黑暗似乎听到了一声痛呼声,下一秒,韩旭就已经站在了江家的大厅里。客厅的大门大大的敞开着,所有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狂风从外边卷起来,挟裹着雨水,将地板上弄得一团湿。

    韩旭笑眯眯的道:“来吧,看看我心爱的师父被你们弄到哪去了。诶,不过我师父这人一向心善,就算你们欺负她,顶多就是把你们给吃了。“

    手里的娃娃抖得更凶了。

    韩旭疑惑道:“抖得这么厉害,是冷了吗?来,我烧点火给你烤烤吧,我这人最贴心了的。”

    说着,娃娃的身上立刻燃起了金色的火焰,火焰一出,那娃娃立刻忍不住尖叫了一声,无形的声音传到人耳朵里,足以让人耳膜被刺穿。可是,韩旭却像是什么都没听听到一样,提步慢慢的往前走。

    走了几步,他眼前的世界顿时又换了个样子,他再次踏入了鬼境之,对于这片鬼境,完全是来去自如。

    鼻尖的味道是雨水落在大地上,散发出来的土腥味,韩旭现在站在大雨之,雨水如珠,大颗大颗的往下砸,却又下得十分安静。而这些雨在落到韩旭身上之时,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立刻就被弹开了,不沾他身上分毫。

    大雨之,一个人躺在地上,韩旭认出来这人是和他们一道来江家的一人,那人浑身被大雨淋湿,在地上不断的往前爬,脸上全是恐惧。

    那人没有看见,就在他的腿上,爬着一个又一个的泥娃娃,娃娃们张口,一嘴一嘴的咬下他腿上的血肉,露出了他腿上森白的骨头。雨水一冲,便将鲜血冲了个干净。

    “真丑,一点都不符合我的审美观!”韩旭轻声评价道,看也没看这一幕,越过这个人,直接往前面走去。

    鬼境,那是实力强大的鬼怪所开辟出来的一个独属于它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所有的一切都会被它所掌控。

    换句话说,落入鬼境的人,生死都在这个鬼的一念之间。

    第40章

    空气弥漫着早餐特有的香味,阳光从窗外照进来,照得屋里一片明亮,不知道是哪里飞来的几只鸟雀,落在阳台上,啃着用碟子装着的面包片,偶尔嘴里发出一声愉的鸟鸣声。

    阿青又招了这些小东西来!

    江玉钏心里这么想着,他的妻子沈青,一直都很受这样的小东西的欢迎,这些小东西很亲近她。当然,她也很受这些小东西的喜欢,因而家里经常会看见小鸟小雀,而沈青,也会拿吃食来喂它们。每天早上起来,江玉钏都能看见这些小鸟站在阳台上啃面包片。

    这一幕,可以说是十分熟悉了,好像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一幕了。

    等等,我为什么会说很久?

    江玉钏的目光一瞬间有些迷茫。

    “玉钏,你怎么了,还没睡醒吗?”

    厨房里忙活完的女人端着早餐走过来,阳光,她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乌黑的头发挽了起来,雪白的脖颈修长漂亮,你能看见她脖子上透明的血管,看上去美丽而脆弱。

    江玉钏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无意识的露出一个微笑来,道:“没什么,大概是昨晚做了个噩梦,有点头疼。”

    沈青在他身边坐下,问:“什么样的噩梦啊?”

    “……就……”江玉钏刚一开口,然后就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想不起来了。”

    沈青笑,道:“想不起来就算了,反正是噩梦。”

    “也是。”

    有的时候,做了梦,梦里明明十分清楚,可是一觉醒来却全部都忘记了。

    夫妻两人开始吃早餐,等吃完早餐,江玉钏就准备去上班,他刚一站起身,身体就突然一僵,忍不住看向自己的双腿。

    沈青疑惑的看向他。

    江玉钏眨眼,自己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为啥他会觉得,自己的脚不能动?

    “过两天我们回江家一趟,爸爸叫我我们回家吃饭,说是好久没回去了。”

    “要回去吗?好吧。”

    江玉钏知道她不喜欢江家,走过去抱着人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道:“你不喜欢老宅,那我们去吃个饭就回来。”

    沈青抬头对他笑,露出两个酒窝来,道:“没关系,我们也好久没回去了。”

    等从家里出来,阳光刺眼,江玉钏抬头看了太阳一眼,总觉得有一种十分不真实的感觉,总觉得,好像不是这样的,他的生活,不是这样的。

    晚上夫妻二人去江家,沈青只是个普通的农村姑娘,她嫁给江玉钏,很多人都觉得她是高攀了。在江家,也有很多人瞧不起她,对她明嘲暗讽的,因而沈青一点都不喜欢江家。

    “还好你对我好。”沈青抱住江玉钏的肩膀,头抵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低声道:“玉钏,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好不好。就像《我侬词》那里说的一样,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好不好?”

    听到这句诗,不知道为什么,江玉钏心里产生了巨大的恐惧。

    沈青轻轻笑了一声,道:“要是我们两个都是娃娃多好啊,那样就可以将咋两个一齐打破,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这样就你泥有我,我泥有你了。听起来,是不是很浪漫啊?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都不分开了。”

    江玉钏:“……”

    他咽了咽口水,突然有些不敢直视沈青的目光。

    沈青倒是也没有追问,松开抱着他的手,道:“我先去洗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