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功德无量 第44节

作品:《男主他功德无量

    孟新一愣,他皱眉道:“越小姐,我知道你是可怜兰宁,可是,就算那些孩子再有什么过错,但是罪不至死啊。”

    “……可是兰宁死了,是他们害死她的。”越溪很平静的说着这个事实,“这就是因果报应,他们当初欺凌兰宁,那是因,而兰宁报复他们,这就是果,而他们都在这因果循环里。”

    “可是这是犯罪!”孟新虽然可怜兰宁,却十分不赞同她的举动。

    越溪淡淡的看向她,道:“那是因为她的正义永远没有到来……她的正义不仅迟到,还缺席了。所以,她赔上了自己的一条命,怀着绝望和恐惧,对于她来说,死亡已经成为了她最后的归宿。而她期望着,死后能让那些人付出代价,所以她化成厉鬼来复仇了。”

    孟新:“……那越小姐,你是真的不愿意帮忙了吗?一命抵一命,兰宁已经杀了四个人了,总该够了吧。就算是鬼,杀人,那也是犯法的。就算是报仇,现在的她,杀了一个又一个,又和那些伤害她的人有什么两样呢?”

    “还是有区别的,至少别人是无缘无故就欺负她,可是她杀人是有原因的。”越溪很认真的解释道。

    孟新:“……”我不想听,谢谢。

    越溪皱了皱眉,道:“兰宁……我可以去见见兰宁,但是不是为了那些人,而是为了她。杀孽每杀一个人就会多一层,杀满十个人,那就没有回头的希望了。”

    等待着她的,只有不得超生这一条,好的直接魂飞魄散,如果入了地府,那是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而这,也是果,她杀了那些人则是因。

    和孟新约好了时间,孟新离开,老周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们,感觉自己简直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了,什么因果不因果的,还有那什么兰宁,不就是那个二跳楼死去的姑娘?

    他觉得,四周好像有点冷啊。

    *

    夜晚,刚好是十二点,第二学里边一片漆黑。虽然已经开学,可是因为出了这档子事,许多二的学生因为害怕都回家了,因此学校里十分安静。

    越溪和韩旭跟着孟新他们来到二,她看了四周一眼,道:“先去兰宁死去的地方看看。”

    兰宁是从高二的教学楼上跳下来的,一共十层楼,最上边的天台是反锁着的。孟新他们来的时候跟学校那边沟通过,因而有个老师带着他们。

    老师看了看明显年纪很小的越溪和韩旭,不明白警察办案怎么还带着两个孩子,他一边拿钥匙开锁,一边道:“这里一直都是锁着的,可是有的孩子就喜欢到这上边来玩,经常撬锁,也不怕出什么危险。”

    锁开了,他伸手取下锁,将门打开,一瞬间,外币的风就吹了过来,闻着似乎有几分腥味。

    他们走到天台上去,身后突然传来哐啷的一声,大门突然被风吹关上了。在这大晚上的,这一声可把人吓了一跳了。

    老师走过去,一边嘀咕道:“这风怎么这么大……”

    可是很的,他的表情就变了,有些惊慌的道:“这门,门……门被人锁了!”

    “也许不是人,可能是鬼了……”韩旭笑眯眯的道。

    老师:“……”

    越溪走到天台边往底下看,十层高的楼,往下边一看,胆子小的怕是得吓死。不过经过兰宁那事,这天台四周都被防护栏挡着,也是怕再出什么事情。可是上一次,还是有个学生从这跳下去摔死了。

    有风吹过来,越溪下意识的眯了眯眼。

    “……上边,上边有人!”有人惊恐的大叫。

    越溪抬头,就看见在防护栏上,飘着一个红色的身影。“兰宁”一双眼睛瞪着他们,气息阴沉暴戾,杀了四个人,很明显影响到了性情,她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厉鬼了。

    “兰宁!”越溪叫出她的名字。

    “兰宁”看向她,目光冰冷且充满恶意的扫过他们一众人,开口道:“你们都是为了阻拦我而来?你们为什么要帮他们?他们该死,他们都该死!我要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她说到最后,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神经质了。听兰母说,在后边,兰宁的情绪的确变得越来越神经质,她已经被那些人逼疯了。

    “你们都是帮他们的……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你想杀我?可是你打不过我啊……”越溪说的是老实话,她想了想道:“你如果硬要杀我,那我就只好把你吃了。”

    “兰宁”:“……”

    “而且我也不是来抓你的,我只是想问你,你知道,如果你杀的人太多,你最后的结局,只会是魂飞魄散,不得善终吗?”越溪认真的看着她,“就算是这样,你也不后悔吗?”

    “不后悔……就算是魂飞魄散,我也要他们死!”“兰宁”哭道,眼流出血泪来,血泪滴在地上立刻变成了火焰,那火焰很明显对她有很大的伤害,烧得她整个人痛苦不止。

    而这些火焰,便是杀孽!

    每杀一个人,杀孽越重,那火焰威力就会越强。她心里充满着怨气,这些怨气会化成血泪,变成火焰灼烧她,直到烧到她魂飞魄散。

    越溪静静注视着她,道:“就算你不动手,他们迟早都要为自己所犯下的过错赎罪,这样你还是想亲手杀了他们?”

    “兰宁”笑了一声,越溪眼前的一切突然天旋地转,她发现自己站在一间教室里。正是冬天的时候,外边天寒地冻,最后边的窗户大开着,冷风从外边吹进来。

    越溪的目光落在教室的最后一个位置,那里坐着兰宁,她穿着单薄的棉衣,旁边的冷风吹进来,吹得她整个人都在发抖,手指被冻得通红。

    她想,这大概是兰宁的世界,她还没有死前的日子。

    “……老师,我想把窗户关上。”下了课,她小声的对班主任说道。

    班主任不耐烦的看着她,道:“大冬天的,教室里哪里能不喘气?你是个好孩子,要为大家着想啊。”

    可是我好冷啊!

    兰宁心里想着,但是觉得对大家好,她又乖乖的点头。

    数学课上要用到圆规尺子,她刚买了一副新的,可宝贝着了。

    班上的大魔王把她的圆规碰到了地上,然后拿圆规扎她的手臂,兰宁越哭,其他人笑得就越大声。所以,她学会了咬着嘴,一声不吭。

    下午是她值日,班上没有同学愿意和她在一起,所以都是她一个人做的。

    她被人推进厕所,那些人按着她的头让她去喝马桶里的水,她不愿意,他们就踢她打她,还拽她的头发。

    妈妈给她的零花钱,还没用,就被人抢走了,她去要,被他们推进了垃圾堆里……

    这一切直到她从教学楼上一跃而下,才终止。

    “兰宁跳楼死了啊?诶,她这样的人,活在世上本来就是多余的,死掉也是应该的。”

    “你们说,人死后会不会变成鬼啊?兰宁会不会来找我们啊。”

    “嗤~她死之前我都不怕,死之后我还会怕她?”

    “哈哈哈,就是就是……”

    而他们完全没想到,兰宁真的回来找他们了。

    ……

    一幕幕从眼前闪过,越溪看完了兰宁短暂的一生,她的一生短暂而且绝望。她不明白,人为什么会这么可怕,为什么要想着伤害别人,为什么要伤害……她?

    “……他们说,人穿着红衣服自杀,就会变成厉鬼了。哈哈哈,他们没想到,没想到我又回来了,我来找他们了……”

    “兰宁”哈哈大笑,她脸上充满着愉悦的微笑,十分高兴的道:“我把他们对我做的事情,全部都施展在了他们身上。他们对我哭,对我求饶……可是,我不会放过他们的,我要他们死,我要他们遭到报应!”

    越溪抬起头,风吹得她头发凌乱,她施了个法,一道金光落在“兰宁”身上,“兰宁”警惕的看着她,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越溪道:“没什么,我只是让你能保持冷静,不要被杀孽蒙蔽了心智,杀了不该杀的人。”

    厉鬼手上沾得血太多,会慢慢失去自己的理智,到时候,要是杀了无辜的人,那些人又何其无辜?

    她转身,看见孟新等人脸上全是痛苦,一副魔怔的样子。他们全都被困在“兰宁”的幻境之,经历着她曾经所经历过的痛苦。

    她过去把他们全都叫醒,孟新出了一身冷汗,道:“刚才那是什么……”

    越溪道:“那是兰宁的过去,难受吗,痛苦吗?她当时就是那样痛苦的。可是我也知道,她这样是在犯罪。但是,在兰宁需要的时候,她的正义没出现……“

    “可是,如果世间真的这样,有怨报怨,有仇报仇,那这个世界,法律还有什么用?那这个世界,也早就乱套了。”孟新双眼发亮,不管兰宁有多么的可怜,他一直都坚持着自己的底线,完全没有因为心软而“不管是为什么杀人,那都是犯罪,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越溪笑,她道:“没错,你说得对。只是我这人,并不是正义的一方,我并不善良,他人生死和我没有任何干系……所以啊,正义还得靠警察叔叔你们维护。”

    孟新问:“那你……”

    越溪道:“除了我,我相信你们警察局应该还找得到其他人对付她……”

    她看向天空,眯着眼睛道:“这件事情,马上就要结束了。”

    不管怎样,这件事情都会迎来终结。

    回去的路上,韩旭轻笑了一声,道:“师父,你还是心太软了。你这样,很容易被人欺负的啊。”

    越溪不服气:“你是说“兰宁”?我哪里心太软了?”

    韩旭道:“师父你一方面知道她杀人是不对的,但是却又不忍心杀她……你还说你信不软?”

    “……我只是觉得,她想要的正义一直没出现,在她死后,我又有什么资格以正义的姿态去抓她?”越溪淡淡的道。

    但是,她也不能说兰宁做的是对的,所以她只能两边都不帮。可是,既然知道是谁在作乱,警察局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呢?

    第二日去上学的时候,赵璐兴冲冲的走过来,小声道:“越溪,你知道吗?听说警察局找了专业的人来对付兰宁了。”

    越溪看向她。

    赵璐道:“我是听我姑父说的,好像是什么天师盟的人,是真的有本事的那种人,兰宁她会不会有事啊?”

    越溪有些出神,道:“那些人欺负她,所以她杀了他们。而她杀了人,所以也会有人来抓她,这也是因果。”

    赵璐有些泄气,道:“我也知道这一点,只是……”

    只是有些可怜兰宁而已。

    接下来,越溪偶尔能听见有关第二学的消息,那个天师盟的人的确有些本事,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都没有听见第二学有什么命案发生,学生们也逐渐恢复了正常的上下学。

    有一日回到家,越溪听到外边有动静,她打开门,看见兰宁靠着墙坐在地上,面色青白,气息微弱。

    越溪看着她,没说话。

    兰宁哈哈笑了一下,道:“我,我杀了他们……我把他们都杀了,哈哈哈!可惜,还有些人,还有一些人……”

    一边笑,她嘴里一边往外吐血,血液一落在她的身上,立刻化成了红色的火焰,灼灼的燃烧她的身体。火焰,很的就覆盖了她全部的身体,她脸上出现痛苦的表情,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

    越溪走到她身边,慢慢的坐在旁边,语气平静的道:“一个人在阳间造的孽,如果这一生都没有悔改,那么等他死了,下了地狱,他所造的孽,也会被一笔一笔的清算。那些伤害过你的人,他们会付出该有的代价的。”

    听到这,兰宁低低的笑了,似是解脱,她喃喃道:“那就好……”

    她脸上的鲜血尽褪,那副可怕狰狞的模样不再,恢复以前白净秀丽的脸庞,就和她生前一样,干净秀丽,她其实是个很清秀的姑娘,笑起来也很可爱的。

    火焰将她整个人烧尽,越溪伸手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一道金光没入她的额头。

    “……做个好梦吧。”

    *

    今天是兰宁初升高的第一天,陌生的地方,陌生的环境,这让她有些紧张,忍不住伸手一遍又一遍的理了理身上的校服,她今天还努力的把头发梳得更加好看一些。

    高是什么样的啊?

    她心里有些期待的想着,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和她做好朋友啊?

    怀着雀跃的心情,她来到属于自己的教室,抬头看了一眼教室的班级号,是高一(六)班。在这个班级,她会在这里,度过长达三年的生活。

    “大家好,我是兰宁……”她腼腆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她是班上最后的一名。

    作为a市最好的高之一,她能进第二学,其实已经很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