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功德无量 第57节

作品:《男主他功德无量

    越溪道:“我可以送你去往生的,不收钱的哦。”

    “不……”老吴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他注视着周大姐的背影,道:“让我再陪陪她吧,我说好的要陪她一辈子的。”

    他态度坚决,越溪只能点头道:“那好吧,如果你想走了,你可以到我家里来找我的。记住我说的话,阳间不是鬼魂该留下的,阳间的一切对你的魂体都会有伤害,你也不想成为孤魂野鬼,甚至消失吧?”

    老吴点头。

    越溪看他飘到周大姐身边,小心翼翼的伸手握住她的手,即使对方感觉不到,脸上也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

    如果可以的话,他是很想陪她一辈子的!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了。

    *

    天师考核的通过名单很就下来了,越溪在站上找了一下,看到自己和韩旭的名字都在上边,这才松了口气,而且她还看见了许用和秦双双的名字也都在上边,他们两个都通过了。而随着通过名单同时公布的,还有下一个考核地点——米乡村。

    米乡村是a市下边的一个小村子,越溪搜了一下,这个村子是有名的鱼米之乡,他们村子里的大米极为出名,味道很好,软糯香甜,当然价格也很贵。

    “……米乡村的村民经常能听到孩童的啼哭声,他们看到死去的孩子的鬼魂在村里飘荡着,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村里已经死了十个人了。”

    越溪他们乘着车来到米乡村,这一片区域都被开发过的,路况很好,坐在车里没什么颠簸的感觉,就是路途有点远,等越溪他们到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而越溪也在路上睡了一觉了。

    她是被韩旭叫醒的,醒过来的时候还是一副睡意朦胧的样子,被韩旭牵着手带下车的,而米乡村的一切,也展现在她的眼里来。

    米乡村风景很好,被群山环抱着,就像是一颗明珠落在群山之间。只见四周远山如黛,青山绿水的,如今又是稻谷成熟收割的季节,放眼望去,田地里一片金黄色,一圭圭的稻田错落有致,里边金黄色的稻谷谷穗饱满,压得枝头沉甸甸的,弯下了腰。

    “哎呀,早就接到上边的消息,知道同志你们过来,我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米乡村的村长热情的迎了上来,他看上去有些胖,脸色十分红润,可是眼底下却带着淡淡的青黑色,整个人看上去似乎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是的,是怪异!

    越溪看到他的第一眼,就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怪异,在他的身上似乎有一种很不协调的感觉。对方的表情十分热情,可是细看之下,却又很僵硬。

    村长带着他们往前走,一边走一边介绍村子里的情况,他道:“你们应该也知道我们村里的情况了吧,村子里是从上个月开始死人的,死的是村尾老薛家的男人,被发现的时候,他死在稻田里,像是被鸟把肉都给啄走了,身上坑坑洼洼的,没有一块好肉……然后接下来,又死了好几个人,都是一样的死法。“

    他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恐惧,似乎是又想起了那些人的死状,在黑暗无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

    “……你们说是有孩童的鬼魂作乱,这个孩子,又是怎么一回事?”人群里的周铮开口问道。

    村长哦了一声,道:“这个啊,唉,说起来也是造孽啊……那是老张家的孩子,才六岁,前不久在山上摔死了,摔得那叫一个惨啊,连人样都看不见了。我们山上鸟多,等发现他的尸体的时候,身上的肉都被鸟给吃光了……”

    “你们这儿的鸟倒是挺凶的啊,连人肉都敢吃了。”韩旭轻声道,语气有一种意味不明的味道。

    村长哈哈笑了一下,道:“我们这里的鸟的确很凶,连人都敢啄了……上次来这里的警官,身上的肉都被啄下来了。”

    韩辞雪提醒道:“村长,那后来呢?那个老张家的孩子死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哦,后来啊……后来我们村子里就开始闹鬼了,经常听见孩子的哭声,村头刘家那姑娘晚上在外边,还看见了张家那小子朝他笑了,回来就开始发高烧了,再然后啊,村子里就陆陆续续的开始死人了,闹得大家人心惶惶的。唉,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才会找大家来帮忙啊。”

    天色已经昏沉了,有风卷过来,带着稻米的清香。

    许用跟在越溪他们身后,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心惊肉跳的,手臂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转过头去,在昏暗的光线,隔着一段距离,看见一个人影站在稻田,对方似乎在朝这边看,目光冷冷的,凉凉的。

    “啊,鬼啊!”许用尖叫一声,看也没看身边是谁,直接手脚并用的就扑了上去,抱着人就不愿意撒手了。

    人群里一瞬间有些躁动,半晌许用听到头上的冷冷的开口道:“那不是鬼,只是一个稻草人而已。”

    许用咦了一声,抬头对上范家范铎冷冷的目光,吓得他直接松手,差点摔了一跤好的。他扭头看去,在黑暗虽然有些不甚清晰,但是仔细看去,那道人影还真是个稻草人,有手有脚的,被一根杆子撑着插在稻田地里。

    “原……原来是稻草人啊……”他干笑,一抹脸,脸上全是冷汗。

    村长笑语气自豪的道:“我们村子里的稻谷长得好,颗粒饱满,不过也引得这附近的鸟儿都喜欢跑来吃。所以啊,我们就做了这稻草人搁在这里边,远远看去,就像有个人站在里边一样,那么那些鸟儿就不敢来吃我们的谷子了。”

    韩旭笑道:“我也听说过米乡村的大米,那可是鼎鼎有名的,村长你们应该是费了很大的心思去种的吧。我记得米乡村的稻谷都是纯天然的,不打农药,也不施化肥,所以口感上佳。”

    听他这么夸奖,村长简直笑得合不拢嘴来,高兴的道:“那可不是我吹,我们米乡村的米,那是顶顶的好。你们还没吃晚饭吧,等下到了,你们就可以好好的尝一尝了。”

    韩旭笑着点了点头,他伸手在旁边的稻田里撸了一把稻米,只见手的稻米颗颗颗粒饱满,鼓胀胀的,你完全可以想象到,这个米有多么的好。

    看着手里的稻谷,韩旭有些歉意的道:“不好意思啊村长,我这人向来就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在城里也看不见这东西,没忍住扯了些谷子下来。”

    村长摆了摆手,道:“没事,就这么一点。”

    韩旭点了点头,话音一转,道:“……没有施化肥,也没有打农药,这个米竟然还长得这么好,村长你们一定有自己的独特小窍门吧?”

    村长立刻道:“这是当然了,这都得多亏了我们的shen……我们的精心照顾……诶,前边就到了,我早就让人做好饭等你们,大家吃好喝好先,闹鬼的事情,也不着急。”

    这是村里最大的宅子,也就是村长家里,如今里边灯火通明,十分热闹,有很多村民站在屋子里十分好的看着越溪他们。

    “这就是从城里来的客人,他们会帮我解决村子里闹鬼的事情……”村长短短的介绍了一下他们,急忙让他们坐下吃饭。

    越溪他们这一桌上都是些年纪大的人,看上去应该是村里的长辈,对待越溪他们的态度也十分热情。

    “这些是城里来的啊,哇,看着就和我们不一样,长得真好看……”

    “果然是城里人了,就是洋气了,你们看那小姑娘,真漂亮了。”

    村民们的议论声传过来,对于他们这些城里人,他们似乎是很好。

    村长招呼他们坐下,立刻有人端上热腾腾的饭菜来,鸡鸭鱼肉都有,十分丰盛,然后是一碗蒸熟的米饭,米粒颗颗饱满,蒸熟了之后,透着一种透明的质感,还有一股香醇的米饭的香气。

    村长笑道:“来来来,尝尝我们米乡村的米,绝对让你吃了还想再吃。”

    碗里的大米的确十分诱人,瞧着就软糯可口的样子。

    越溪伸手正准备去端碗,手腕却被人握住了。

    “师父,我好像有点恶心。”韩旭皱着眉,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十分不舒服的样子。

    越溪忙问道:“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

    韩旭道:“我大概是有点晕车,休息一下应该就好了。”

    其他人已经动筷了,看着两人的样子,村长忙问道:“这是怎么了?”

    越溪道:“村长,能让人带我们去住的地方吗?我朋友他身体有点不舒服,我扶他去休息一下。”

    村长看向韩旭,对方面色惨白,看样子是真的很不舒服,他便道:“好好好,我让人带你们去住的地方……郑家的,,带客人去你家。”

    一旁的许用见状,忙道:“我和你们一起过去,我也没什么胃口,呆在这里还影响了大家的食欲。”他看上去有些恹恹的,的确不大舒服的样子。

    闻言,秦双双也搁下了筷子,道:“那我和你一起吧,哥哥让我跟着你,要好好的保护你。”

    村长点头,道:“等下我让人把饭菜给你们端过去。”

    “那麻烦村长了……”

    越溪他们住的地方其实就是村里的村民家里,他们被分别安排在好几家住,他们四人就被安排在郑家了。

    带他们过去的女人姓赵,越溪他们就叫她赵大姐了。

    赵大姐看上去是个很沉默的人,打着电筒一直闷着头往前走,一句话也不多说。

    “咦,这是什么?”路过一个大宅子的时候,许用突然开口问道。

    赵大姐看了一眼,闷声道:“这是我们村里的祠堂。”

    她站在原地,盯着祠堂看了半晌,脸上露出一个很古怪的笑容来,然后又转身闷着头带越溪他们继续往前走。

    村子四周都是稻田,黑暗能隐隐约约的看见一点站在稻田里的稻草人的影子,瞧着就跟一个真正的人站在那里一样。

    许用看了一眼,整个人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不敢多看,埋着头往前走。

    四人跟着郑家的顺着小路来到郑家,郑家的房子还是很老派的木房子,不过很大,像乡下这种地方,一家人能占会很大一片地方,外边还圈着一个菜园子,很是宽阔。

    木房子房梁很高,不过大概因为年岁久了,走进去给人一种十分阴暗的感觉。

    “……你们住这两间屋子,我都给收拾过的了,床单都是新换过的,你们不要介意。”赵大姐开口道。

    韩旭坐在床上,笑起来温和而纯良,他道:“怎么会?我们还得多谢赵大姐你给我们收拾了,麻烦你了。”

    赵大姐没在屋里多待,道:“你们要吃东西吗?我去给你们下把面吧,我家里喜欢吃面,这面还是前两天去镇上买的,新鲜着了。”

    说着,她转身就离开了,走的时候还顺手把他们的门给带上了。

    许用整个人像是没了力气一样的坐在床上,他脸上的表情有些焦躁,道:“不知道为什么,一进这个村子,我就觉得十分不舒服……还有那个稻草人,也忒吓人了吧,看着跟个真的一样。”

    秦双双无语的看了他一眼,道:“许大哥,你怎么就这么怕鬼啊?人家那叫就是稻草人,我觉得,你要不要换个行业,我觉得,当天师并不适合你啊。“

    “我不!”许用梗着脖子,道:“我是个很有志气的人,怎么能因为一点点小挫折就退缩?”

    秦双双:“……”

    许用搓了搓自己的双臂,嘀咕道:“也是了怪了,我看着那个稻草人,就是觉得瘆得慌……我也就看到鬼了是这个反应。”

    越溪听到这,看向韩旭,道:“你怎么想?你刚才不让我吃东西……准确来说,是那碗米饭,你是发现了什么了吗?”

    韩旭笑了笑,刚才苍白的脸色恢复了正常,他道:“也不是发现了什么,只是觉得,警惕些总没错。这个村子,给我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臭虫一样的味道。”

    闻言,许用使劲的点头,道:“我也觉得很不舒服,总觉得到处都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一样。”

    手指摩挲了一下,韩旭低声道:“那些稻谷,长得太好了……没有用化肥,也没有用农药,那稻谷却颗颗饱满。今年夏天可是没下过几场雨,a市附近许多农户家里的收成都不好,为什么独独只有米乡村的稻谷长得这么好呢?还有那个稻草人……师父,你也觉得不对,不是吗?”

    “是有点不舒服,整个村子给我一种不祥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闹鬼的原因。”越溪微微皱眉。

    韩旭站起身来,走到窗边伸手把窗户打开,外边是一棵桂花树,正打着苞,细细碎碎的金黄色桂花散发着沁鼻的香味,一只羽毛漆黑的鸟儿站在枝头上,见到人了竟然也不怕,歪着头看着他们。

    许用凑过来一看,豁了一声,道:“这只鸟可真大啊……”

    这鸟看起来有点像乌鸦,身上覆盖着黑色的羽毛,喙部尖利,抓着枝丫的爪子更是强劲有力,站在桂花树上,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们。

    韩旭若有所思的道:“如果是这种鸟,一嘴咬下去,还真有可能咬下一块肉来。”

    许用撇撇嘴,道:“这鸟看上去就很不详,像乌鸦一样,人家都说乌鸦代表了死亡,这鸟又代表了什么?”

    秦双双道:“来之前我调查过米乡村,这个村子最出名的就是他们的稻谷……好像是在十多年前,这个村子就逐渐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他们的大米口感上十分的好,打着无污染无化肥无农药的口号,一出现在大众眼前,就得到了大家的欢迎。也有人拿着米乡村的稻谷做种子种植过,可是却都没有米乡村出产的大米口感好,大家都说米乡村的水土好……”

    韩旭轻声道:“现在我们所知道的信息是,米乡村的大米,稻谷田里的稻草人,死在稻田地里的人,还有就是那个死去的孩子……以及,鸟!”

    “鸟?”

    “没错,是鸟……无论是那个死去的孩子,还有死在稻田地里的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身上的肉都被鸟给啄食了。这鸟,也许是一个关键点。”

    四人讨论了一下,脑海里无数思绪纷杂,却没个头绪来。

    “等明天,我们去死去的那几户人家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越溪开口道,这话顿时得到了大家的赞同。

    反正事情也急不来。

    周大姐做好了四碗面给他们端上来,面就是外边几块钱一把的鸡蛋面,底下还卧了一个荷包蛋,上边浇着高汤,闻起来倒是香味扑鼻。

    “周大姐,你们米乡村的大米这么有名,你家怎么喜欢吃挂面啊?”周大姐要离开的时候,韩旭突然问道。

    周大姐身子一僵,她声音平静的道:“我是北方人,比起米饭更喜欢吃面食馒头之类的……”

    韩旭哦了一声,笑眯眯的,道:“我也喜欢吃面条馒头之类的,所以接下来的时间,要麻烦周大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