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功德无量 第61节

作品:《男主他功德无量

    他其实已经七十多岁了,只是因为一直受到“神”的庇护,才能一直保持着年轻的样子,而如今越溪抽掉了他体内的那股“神力”,他自然就恢复了他本身就该有的状态。

    越溪站起身来,三道金符化为流光,随着她一声“破”字,直接激射而出,落到了那团黑雾的身上。

    那一瞬间,越溪似乎听到了一声模糊不清的尖叫声,整个米乡村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大地裂开,地里繁盛的稻谷眨眼间化为了飞灰。而陷入昏睡的村民们,他们脸上的血色也迅速的消失,生命力被黑影给速的吸取过去。

    “驱邪,诛魔,杀神!”

    这三道符,任一一道符,哪道都能引起天崩地裂,更别说如今三道符全出,无数紫雷金光闪动,黑雾发出不甘心的咆哮声,声音震得人耳朵发疼。可是不管它再如何不甘心,在金符之下,也被绞成了虚无。

    祠堂里一片安静,只能听见越溪有些急促的呼吸声。黑雾已经消散,可是她的表情却丝毫不见轻松。

    “桀桀桀!”

    有尖利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整个祠堂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祠堂里飞起无数漆黑的鸟儿,然后在空再次汇聚成了一个黑影。这道黑影,比起刚才那团黑雾,看上去要小一些,可是却已经拥有了四肢,只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在看着越溪的时候,透着一种贪婪。

    “……你想消灭我?”黑影开口,大概是第一次开口,他的声音有些怪,有些嘶哑,甚至有些僵硬,他笑道:“我是神,是米乡村的神……我无处不在,你不可能消灭我的!”

    闻言,越溪却是一笑,她道:“我知道,你享受了米乡村五十多年的香火,早就和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气息相连了……所以,我也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你觉得是瓮捉鳖,又何尝不是我在鳖设局!

    “红莲开,业火生!”

    随着她一声低喃,在米乡村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突然闪过一道红光,而后便是越溪脚下的位置,不知道何时,她竟然在脚下绘了一张红色的符,符闪动间,黑影似乎看到了一朵红色的莲花,莲花怒放,而后便是冲天的黑色火焰。

    业火存在于地狱之,它会烧尽天下所有的罪恶与邪物,直到将一切罪恶净荡。

    整个米乡村都燃起了漆黑的火焰,映得天边都是一片漆黑。火焰漆黑,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可是一沾到黑影的身上,它就忍不住尖叫起来,里边充满着恐惧与害怕。

    业火,是一切邪物最害怕的东西!

    黑影血红色的眼睛狠狠的盯着越溪,然后朝着越溪扑过来,它嘶声道:“要我死,我也要你一起死!”

    黑影无形,它本就是天地间的一缕晦气,那是人类无数的负面情绪所造成的,因为得了人类的香火,反倒是有了意识。被黑雾扑住,那一瞬间,越溪只觉得无数负面情绪从心底蔓延出来。

    绝望,恐惧,疯狂……

    恍然间,越溪似乎看见自己变成了一个孩子,然后被自己所敬爱的父母送进了祠堂里边。漆黑的鸟儿在在黑暗盯着他看,然后朝着他扑了过来,啄食着他身上的血肉,最后甚至连他的灵魂也不放过,也被这缕晦气给吞噬了。

    再后来,得到了祭祀之后,晦气变得越来越强大,整个米乡村的黑鸟也越来越多,而它,也感觉到越来越不满足了。

    孩子被捆在稻草人里,他们害怕极了,看见一向和蔼可亲的村里人面无表情的从他身前走过,甚至在面色如常的交谈着,他们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他的存在。在孩子眼,这些往常看起来十分亲近的面容也变得狰狞可怕起来。

    他们就这么在烈阳与恐惧死去,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可亲的亲人村民们,突然变得面目可憎。

    越溪觉得自己的脑袋要炸开了,她意识到,这是那些被黑雾所吞噬掉的那些孩子们的情绪,种种负面情绪充斥在她的脑海里,让她忍不住抱着头蹲下身子来。

    “阿弥陀佛……”

    恍惚间,她似乎听到了一声低喃,她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从祠堂大门走进来。在这个身影身上,似乎有一种很纯粹光明的气息,一到这里边,整个祠堂里的污浊之气都淡了几分。

    对方在她面前蹲下身子来,伸手碰了碰她的脸。

    “你累了,睡吧……”

    他这么一说,越溪便感觉整个人就有些困倦了,那些负面的情绪,一瞬间似乎就被人安抚了下来。

    “你是谁?”睡意控制不住的要吞噬她的意识,越溪伸手紧紧的抓住眼前之人的手,瞪大眼睛,似乎想要仔细看清对方,可是对方的脸在她眼里,却是一团模糊。

    和尚有些讶异,完全没有想到越溪竟然能抵得住昏睡的欲望。

    “我是谁?我是个好人啊。”和尚笑眯眯的道,越溪只能从他的声音听出来他是笑着的。

    越溪咬了咬舌尖,感觉昏睡的意识清醒了两分,她警惕的看着对方,完全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放下戒备来,她道:“没有坏人会把自己是坏人放到嘴边的……”

    恍然间,她突然想起一事,道:“你是……给了大头蛇一颗龙丹的那个和尚?”

    和尚轻笑了一下,没有反驳,只是轻轻抚了一下她的头,低声道:“不管我是谁,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的。”

    越溪眯眼,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这句话,她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明明对方看上去透着一说不出来的危险,她却诡异的觉得安心。

    这个人,我是认识的!

    越溪意识到这一点。

    和尚手上一点白光没入她的额头,越溪还来不及思考这个人到底是谁,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直接昏睡了过去,一头栽倒在了和尚的怀里。

    “祝你做个好梦,我的师父……”

    第64章

    越溪五官其实生得很精致,眉目如画,睡着了更是显得秀气而安静,只有这个时候,你才会觉得她只是个普通的小姑娘,明年才要满十八岁。

    “……那么,既然我师父睡着了,我们就来谈一下你的事情吧。”伸手将怀里的人往怀里揽了揽,和尚微微眯眼,伸手朝前一抓,一个模糊的漆黑人形立刻出现在他的手里。

    对方在他手里尖叫,和尚却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他的目光带着堪称怜悯与温柔,手上的动作却足以称之为冷着,他伸手点了一下怀里人的额头,轻声道:“你要是狠心一些,又怎么可能会受伤?”

    明明有那样的手段,却不愿意伤到村里的人,这村里的人,明明每个都是面目狰狞的恶鬼。

    人心自来是这个世界上最莫测最难懂的,恶,能恶到极致!

    抱着人站起身来,身上白色的僧袍坠落于地,一直枯槁的手伸过来抓住他的裤脚,米乡村的村长抬起头来,浑浊的目光祈求的看着他,道:“救救我,救救我……”

    眼里闪过一丝厌恶,和尚轻声道:“真丑陋。”

    不知道是在说眼前的人的模样,还是在说他的心。

    金色的火焰窜上来,村长尖叫一声,浑身都被火焰给灼烧,甚至在灼烧他的灵魂,疼得他在地上打滚,恨不得立刻晕厥过去。可是偏偏他的意志却又十分清楚,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被火焰烧焦,他甚至能闻到自己的血肉被烧糊的味道。

    将惨叫神抛在身后,和尚轻松的抱着人走出这间祠堂,漆黑大火在他们身后灼灼燃烧,整个米乡村都充满着污浊与邪恶,业火难平,这东西,一燃起来,那就是永生永世不会熄灭。

    在黑色的大火,和尚看到了一个孩子,那孩子皮肤白嫩,看上去白白胖胖的,脖子上挂着一颗石头,正站在业火里边静静的看着他们。

    “谢谢你们……”

    他张口,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嘴边竟然还有两个小酒窝。

    邪祟死了,他终于可以放心的去投胎转世了。

    *

    路旁生着一种红色的小花,和尚伸手折了一朵别在越溪的耳畔,他静静注视着越溪,轻声道:“地府里边有个地方叫业火地,里边盛开着满地的红莲,红莲盛开,业火不熄。只要这世间还有人,那就会有无数邪恶产生,而红莲噬世间所有邪祟而生……而在二十年前,地府的业火全部熄灭,红莲凋零。”

    “……师父,你究竟是什么人呢?”他轻声问,心里有些好。

    你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人,为什么会身带业火呢?

    和尚伸出手去,越溪眉间金色纹路闪动,身上的阴气再没有可以遮掩的东西,肆无忌惮的从她身上爆发了出来,这让越溪原本白净秀气的脸蛋顿时看上去就多了几分阴气沉沉,红润的脸颊也似乎变得惨白了。

    一颗白色的光珠落在和尚的手,光珠温暖而明亮,但是却一点都不刺眼,是一种很温润的光泽。

    “唔……”思忖了一下,和尚还是反手将光珠再次放入了越溪的体内。

    而后他右手张开,手却是一颗金黄色的珠子,珠子里边隐隐带着极为庞大的力量,那是精纯而磅礴的佛修,一拿出来,便让人有一种耳清目明,心尘埃顿消的感觉。

    “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能看见我的舍利子,也真是意外收获了……”他顺手把舍利子放到了越溪的身上,他语气带着笑,道:“师父,你可要好好保管我的东西啊,这东西,可不能丢了。”

    和越溪离开后,他就是去找这东西了,他上辈子死后,一共留下了三颗舍利子,越溪原本吃下的是里边最小的一颗,如今,又寻到一颗,那就还剩一颗。

    “没关系,我的东西,迟早我都会拿回来的……”

    *

    邪祟一死,它的法术自然就破了,原本消失不见的米乡村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

    米乡村外蹲守着的天师们顿时就发现了,急忙给上头发去了消息。

    这一次的天师考核,上边竟然将地点给弄错了,等到发现的时候,考核的弟子们早就已经进了米乡村。天师盟的人在发现不对劲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米乡村来,可是却没有在这附近看到米乡村的影子。

    这些天师们一直守在这门口,而到现在去,他们终于看见了米乡村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入眼满目的漆黑火焰,火焰看上去似乎没有任何温度,整个村子都被这种看上去极为不详的火焰给笼罩着。

    “这是……怎么回事?”众人都被眼前的一切个惊呆了。

    “嘶,好痛!”一个人猝不及防被这黑色火焰沾了身,顿时他身上就窜起黑色的大火来,熊熊燃烧起来,烧到身上,只觉得钻心的疼。

    “怎么回事?”

    “拿水来!”

    “别碰这火,不能让它沾身,不然立刻就会被烧到!”

    这火焰也是怪,拿水去浇却是半点对它造成不了影响,而且你只要沾上一点,整个人瞬间就会被这火给覆盖住。

    “啊……”有人抱着身子惨叫,在其他人的注视下,化为了一团漆黑的灰烬落在地上。

    这一幕,让人心里发冷,更让人对这火焰避之不及。

    就在此时,第一个被火焰烧身的人却是站直了身体,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双手,怪的道:“咦,我没事了……不仅没事,我还感觉我的修为精进很多啊。”

    那种感觉不知道怎么形容,有种灵台澄澈,浑身轻松的感觉。

    “我四年前,我在斗一个红衣女鬼的时候被她咬了一口,那伤口怎么治都治不好……”说着他撸起袖子来,只见原本被女鬼给咬过的地方,皮肤光滑,根本看不见任何伤口。

    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道:“伤……好了。”

    闻言,其他人面面相觑,看着眼前的漆黑火焰,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来了。

    有人因为这个火焰而得到了好处,有人却因为这火焰而化为黑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徐道长来了……”

    人群里传来喧闹声,得到消息急忙赶来的徐琛站在村口,看着静静燃烧的漆黑火焰,他表情凝重,有些不可置信的喃喃道:“黑色的火焰……这是,业火?”

    可是,普通的天师不知道,他们这些上边的天师却是一清二楚,在二十年前,地府的业火红莲一夜之间全部凋零,因而业火熄灭。这世间没有了业火,邪恶滋生的更了,这二十年来,全国各地发生的灵异事件也越来越多了。

    鬼怪杀人,造下杀孽,那也会被业火焚烧,但那只是很普通的业火。而眼前的业火,可见红莲绽放,那便是红莲业火。

    红莲开,业火生!

    “吩咐下去,让人别靠近这里……”徐琛急忙吩咐身边的人。

    这业火和普通的火焰不同,沾身之后,若是心地善良,不造杀孽的人那还好,但若是心有恶,身上染孽的人碰到,那必定是业火焚身,魂飞魄散。

    而一个人生存在世间,又有谁能保证自己,一点错误都没犯呢?

    徐琛皱眉暗暗想着,然后就听见身边有人失声道:“有人从村里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