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功德无量 第62节

作品:《男主他功德无量

    徐成猛的抬头,就看见在黑色火焰之出现了一个人影,由远至近,他们慢慢的看见这个人的样子。那是个很年轻的青年,骑着一个三轮车,正哼哧哼哧的努力蹬着三轮车。

    远远的看见村口的人,许用简直要哭了,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米乡村的祠堂里,身边七横八竖的躺着一堆人,还有黑色的火焰在烧,他差点就被吓坏了。

    “还好这火焰不烧我……”他拍着胸口,一脸后怕。

    众人:“……”

    徐琛深深的看了许用一眼,这世间有一种人不会被业火焚烧,那就是透彻澄澈如明珠的人,这种人,心里永远没有邪恶滋生。

    而眼前的许用,便是这样的人!

    整个村子就只有许用还有少少的几个人能进入,他们便负责进村子将里边的人搬出来。在这场大火之,米乡村的人,十不存一,活下来的仅仅只有两个人,其他的人都死了,很多人死在睡梦里,表情十分平静,直到死去,他们都在睡梦没有醒过来。

    徐琛叹道:“……这个村子的人将邪祟认为是神,用孩子作为祭品,用以祭神,他们早就已经不是人了,而是披着人皮的恶鬼。就算没有业火,他们也会死,他们祭拜这只邪祟多年,早已与其气息相连。这只邪祟成形的时候,首先吸食的便是他们身上的生命力。”

    所以,越溪他们才会发现整个村子十分安静,整个村子的人,都是这个邪祟的祭品。米乡村的人信奉恶鬼,最后却被恶鬼吞噬,也算是自食其果了。

    而此时,距离米乡村不远的山上,静静的站着四个人,注视着这漆黑的大火。

    “邪祟已死,明镜大师的舍利子也完全感应不到了……”

    第65章 鬼婚

    昏暗的房间里响起让人耳红心跳的细细呻吟声,而后只听见一声短促的尖叫声,一切又重归于平静。

    一具尚还有温度的身体被人扔到了地上,女人瞳孔涣散,脸上表情欢愉,这样的表情落在死人身上,这看起来极为怪异。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影从角落里走出来,拿起衣服给床上的男人披上。

    男人赤脚走到洗手间里,洗手间的镜子里照出一张英俊得过分的样貌,眉梢眼底都带着一种邪性,那双眼像是旋涡一般,你一对上他的目光,便有种要被他的目光给吸进去的错觉。

    唯一不足的是,这具身体还是太过瘦削,即使吸取了这么多女人的生命力,仍然离蓬勃健壮还差了些距离。

    俞书跟进洗手间,声音平静的道:“先生,米乡村的人传来消息,那位邪神大人已经死了,而……明镜大师的舍利子,也不见了踪影。”

    “喀嚓!”

    大理石所做的洗手台在他手下立刻出现了一丝裂缝,先生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十分危险,似乎在下一刻,就会掀起惊天之怒来,但是他说话的语气却十分平静,平静的问:“你是在告诉我,我这么多年来的谋划,不仅一场空,还赔进去了一颗舍利子……一颗明镜大师的舍利子?”

    俞书沉默,他完全可以理解先生的怒气,筹划多年,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任谁都会愤怒。

    “享了人类几十年的香火,又有明镜大师的舍利子加持,竟然这么简单的就被人给收拾了,这邪神也真是个没用的东西!”先生脸上露出个讥讽的笑容来,心已经是暴怒了。

    受他气势影响,洗手间里的灯光发出嗤嗤嗤的电流响动声,而后闪了几下,砰地一声,整个洗手间里的灯泡全部都炸裂了开来。

    先生扭头道:“吩咐人尽探听舍利子的下落,我倒是要瞧瞧,到底是什么人敢拿我的东西。对了,引水兽的那块水灵石可拿到手了?”

    闻言,俞书立刻道:“我让人查过了,水灵石如今是落在一个叫韩旭的手上,他是那个叫越溪的姑娘的徒弟。”

    先生眼里闪过一道冷光,道:“让人尽把东西抢过来,还有,让陆明他们加动作。”

    此时远在南方的一个小山村里,整个山村燃起了巨大的火焰,就算是黑夜,也照得天边一片红。村子里传来人们凄厉的惨叫声,在夜晚听起来无比的渗人。

    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村口,张开双臂,似是在认真倾听这风的声音,他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来,道:“听听,多么悦耳的声音啊,简直就让人无比享受……”

    “唳!”

    一只红色的鸟儿从村里飞出来,身后拖拽着长长的火焰,轻轻的落在一边的枝头上。只见这只鸟羽毛蓬松,站在那里就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灼灼燃烧一样,头顶上红色的火灵石因为受到人血的滋养,变得更加明亮。

    “还差一只金灵石……”男人喃喃,伸手摸了摸身边孩子的脑袋。

    那个孩子身体僵硬的抬起头来,眼里一片纯白色颜色,身上肌肤更是呈现出一种青黑色来,是一只被男人所豢养的鬼童。

    一只野鹿被男人丢在地上,男人亲昵的捏了捏身边孩子的脸蛋,道:“好孩子,去,都是你的!”

    野鹿还活着,嘴里发出叫声来,一双眼看上去清澈干净,带着惊惶。男童看着,眼露出几分贪婪,此时听到男人的话,当即就扑了过去。

    很的,空气传来咀嚼的声音,还有逐渐蔓延开来的血腥气。

    *

    越溪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满目的白色,她雪白的手背上扎着针,输液管里的药水一滴一滴的落下来,指尖一片冰凉。

    “越溪,你醒了啊!”秦双双守在旁边,看她睁开眼来,脸上露出高兴的表情来,她站起身来给她掖了掖被角,关心的问道:“你感觉怎么样?饿了没?韩旭下楼去给你买午饭了,看时间,应该也回来了。”

    “韩旭……”刚醒过来,越溪的脑袋有些木,闻言迟钝的大脑开始运转起来,她眨了眨眼,问:“韩旭没事吧?”

    秦双双道:“他当然没事,有事的是你,脑袋上被人敲了这么大一个伤口。当时你被抬起出来的时候,身上都是血,可把我们给吓坏了。”

    正说着,病房的门被人打开,韩旭从外边走进来,像是掐着越溪醒来的时间一样。

    等看见坐在床上已经清醒过来的越溪,他一向含着笑的嘴角,笑意更深了。

    走过来将手里的袋子搁在桌上,他问:“师父,你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越溪抬头看他,目光里带着几分探究,问:“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儿?”

    韩旭微笑着看她,道:“我当然没事,身上也没有什么伤,倒是师父你,怎么也不知道爱惜自己,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他目光微沉,即使还是笑着的,却让人觉得有几分冷。

    让那个家伙这么简单的死去,还真是便宜他了。

    越溪摸了摸自己被绷带裹着的头,道:“只是意外,我没想到会突然冒出一个人来,还对我下手。对了,米乡村情况怎么样?”

    秦双双沉默了一下,道:“……还剩下两个人活着,都是孩子,最大的也才两岁。”

    “米乡村的人大概是在五十多年前开始供奉那只邪神的,邪神保证他们的稻谷丰收,而他们用孩子作为祭品去祭神……他们会落得这样的下场,那也是活该。”越溪淡淡的道,她眉间微微皱起,道:“只是可惜了那些孩子,就这么被自己的父母亲人,当做祭品祭给了他们所谓的“神”。”

    到现在,她似乎都还能感受到那些孩子的绝望与惊恐,那种负面的情绪,还残留在她的体内。

    秦双双看她不虞的样子,忙说了一件开心的事情,道:“对了,这次天使考核,我们四个人全部都通过了,以后我们都是天师了。成了天师之后,我们就可以在上接各种任务,攒取积分,积分可以换很多东西的……对了,越溪你的实力这么强,还可以去天师盟做一下测试,看看你到底是几箓天师。”

    天师的等级分为九箓三通,九箓之后便是三通,这三通说的是通天通地通己,达到了通己的程度,就可以飞升仙界,超脱生死了。

    “三通……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上一届的天师盟会长周雄的实力才是三通,不过在二十年前会长就已经陨落了,如今天师盟的会长是周前辈的师弟钱还,实力乃是一通。”

    秦双双对天师盟内的事情倒是知道得一清二楚,说起来头头是道的。

    越溪吃饭的时候秦双双就坐在一边刷微博,刷到一条新闻,她长长的吹了一口口哨,道:“这车祸也太惨烈了吧,间这辆车被两辆车夹在间,这怕是得凉了。”

    越溪抬头看过来,秦双双以为她好,把手机递过来给她看,道:“你瞧,间这辆红色的车子都被挤瘪了,里边的司机还是个姑娘了……咦,撞成这个样子,这姑娘竟然没事?”

    几张照片看起来这场车祸的确是惨烈极了,尤其是最间的那辆红色的车,被两辆车夹在间,车子都被夹扁了。可是,令人惊讶的是,里边的司机,被人抬出来的时候,身上竟然一点伤痕都没有,只是被震晕了过去。

    “这运气可真好……”秦双双忍不住感叹,当然,这也是很多人看见这条新闻之时的想法。

    而在照片,被担架抬着的姑娘,手腕垂下,在她紧紧握住的手里,隐约可以看见一点点黄色,瞧着那模样,却是一张黄色的符篆。

    *

    沈念衣听见了锁啦敲鼓声,这声音听着就像是她以前去乡下爷爷家,乡下人办喜事的时候的锁啦声。随着鞭炮声,两侧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敲锣打鼓吹唢喇的声音,穿着红色喜服的新娘坐在轿子里,被轿夫抬着往夫家去,新娘子坐在轿子里嘤嘤哭泣着,哭声悲悲切切的。

    恍惚间,沈念衣看见轿子的窗帘被风吹开,露出里边娇滴滴的新娘来。

    新娘抬起头来,目光直直的落在沈念衣的身上,脸上露出明显的恶意来。

    沈念衣浑身一震,一双杏眼慢慢的瞪大。

    她看见了什么?

    轿子里边的新娘,竟然长得和她一模一样!

    “新娘子,该上轿了……”

    恍惚间,耳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沈念衣转过头,眼前只有一片红色,她的头上顶着大红色的盖头,脚下则踩着一双并蒂双莲的绣花鞋。

    她的手被人扶着,对方的力气很大,拽着她使劲的往前走。

    不对,不对!

    沈念衣心里大喊着,就在此时,她的手上传来一阵灼痛,然后她就感觉到自己僵硬的身体突然可以动弹了。

    伸手一把掀开红盖头,她看着眼前身着新郎服装的男人,质问道:“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男人目光闪过一丝惊讶,旋即阴冷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他开口道:“我是谁?我是你的丈夫啊!”

    沈念衣在睡梦猛的睁开了双眼。

    第66章 鬼婚

    从睡梦惊醒,沈念衣忍不住伸手抱住自己的双臂,身上冷汗涔涔,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感。

    “念衣!你醒了,你没事吧?身上有没有哪点不舒服呀?”一个女人急急走到她的身边,关心的问道。

    沈念衣回过神来,看见眼前的人,她忍不住伸手将人抱住,尚未还从恐惧回过神来,轻声道:“妈,我做了一个噩梦。”

    沈母反手抱住她,道:“傻孩子,你差点把妈给吓死了。”接到医院的电话的时候,她直接就晕了过去。

    不过幸运的是,沈念衣身上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两辆车将她的车挤压在间,可是救助的人却发现,那两辆车完美的避开了驾驶位,只让沈念衣受了一点小伤。

    医生听到沈念衣醒了,过来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然后笑道:“沈小姐的身体并没有大碍,头上的伤按时换药,很就能好了……”

    说完,医生忍不住感叹道:“真是迹,那样的车祸,沈小姐竟然只受了这么一点轻伤。看来,沈小姐真是一个幸运的人。”

    沈念衣有些出神,突然,她感觉到自己手里有什么东西,她低头一看,瞳孔猛的一缩——在她的手里,有一张黄色的符篆,符篆边缘的颜色有点漆黑,就像是灼烧之后留下的痕迹。

    这张符……

    沈念衣恍然间想起大概是在三个月前,有个年轻的女孩子叫住她,给了她这张符,还对她说了一句话。

    “……我看你印堂发黑,最近可能会有血光之灾,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死了啊……”

    想到这,她感觉身体有些发冷。

    事情明明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可是如今回想起来,那个小姑娘的模样却是一清二楚,甚至就连对方的话她也记得清清楚楚的。

    “她说的最近有血光之灾,可是都三个多月了,这次车祸,肯定是意外……”沈念衣在心里努力的说服着自己,可是她心里很清楚,她说服不了自己。

    当初拿到这张符的时候,她并没有在意,随手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那辆车,自从三个月前,因为出国,她就把车停到了车库里,今天是从国外回来第一次开。在开车的时候,她隐隐约约看见车垫下边露出一点黄色来,这才看见了这张符,随手揣到了兜里。

    在发生车祸的时候,她只感觉整个符篆在发烫,烫得她忍不住将符篆拿出来。而就在下一刻,车祸就发生了,天旋地转,她只来得及死死的攥住手里的东西。

    真的只是意外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