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功德无量 第72节

作品:《男主他功德无量

    孟新走进苗家,首先看见的就是苗家的女主人,对方神色惨白,眼睛里还有未散去的恐惧,像是看见了对她造成了很大冲击性的一幕。

    苗母带着他们去了楼上,道:“我丈夫很早就起来上班了,家里就我和我女儿两个人。今天早上,我去叫我女儿吃早饭,然后就看见有个人躺在地上……”

    说着,苗母的眼泪已经情不自禁的掉下来,她摇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孟新跟着她去了苗婷婷的房间,然后眉头忍不住就是一皱。

    这间卧室很明显是一个少女的房间,到处都可以看见粉色的装饰,充满着粉嫩青春的屋子。而现在,在这个卧室床前的那一大片空地上躺着一个人,那人身材娇小,穿着羽绒服,头发花白,一张脸皱巴巴的,脸上全是岁月的沟壑,是一张老年人的脸。

    “你说这是你女儿的房间?这死去的人是谁?是你的亲戚?”孟新怪的问。

    苗母摇头,她面露茫然,道:“……我,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女儿。我不可能认错的,我女儿脖子后边有一颗痣,这人的脖子上也有一颗痣。而且,她身上的衣服,也是我女儿昨天穿的。”

    说到最后,苗母的语气已经很肯定了,她不可能会将自己的女儿也认错的。

    闻言,孟新一愣,觉得有些不可置信。

    他吸了口气,走进屋子里,站在门口的时候他就闻到了一股香味,等走进了屋子里,那股香味更浓的,像是什么花的香气。

    “……这是,桃花?”在尸体手上看见一抹红色,孟新戴着手套,弯腰将那枝桃花捡了起来。

    粉色的桃花盛开在枝头,正是怒放的姿态,花瓣粉嫩娇艳,那抹艳色,十分的漂亮,那花瓣随着孟迟的动作颤颤巍巍的摆动着,看上去极为娇美。

    这个季节,竟然还会有桃花?

    孟新心里有些疑惑。

    那具尸体的身份经过法医检查,得出来的结论让人惊讶,她的确就是苗母的女儿,苗婷婷。苗婷婷今年十七岁,可是这具尸体,看上去却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而且根据死因调查,这个苗婷婷的死,没有任何问题。

    “这具尸体只是因为过度衰老而死,换句话说,就是自然死亡……“

    这个结论,足以让无数人惊讶。

    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岁数,自然就会死,这是一个生命的循环。而检查表明,苗婷婷的死亡,就是因为生命走到了尽头,这才会死去。

    可是,她明明是一个才十七岁的小姑娘,正是最灿烂的年华,为什么一晚上过去了,她就会变成这个垂垂老矣的模样。

    答案是什么,稍微细想一下,简直让人觉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孟新目光幽幽,想起来一些不愉的事情来。他想,有关这件案子,他可能要去拜访一个人了。

    而在第二日,越溪在自家门口看见了孟新。

    第74章

    充满着少女气息的卧室里,灯光明亮,穿着毛茸茸居家服的小姑娘坐在书桌前,有些兴奋的用针将自己的食指戳破,瞬间,指腹上鲜红色的血珠就冒了出来。

    将血珠抹在书桌上的桃花牌子上,下一刻,看上去平平无的木牌子上的血色瞬间就消失了,就像是被木牌给吸收了一样。而与之相对的,木牌上的那枝像是做装饰物的桃花,合起来的花瓣似乎微微打开了几分,有一股淡的几乎闻不到的桃花香气飘出来。

    可是这一切,沉浸在兴奋之的女孩子并没有注意到。

    “这个桃花符是真的有用,只要你拿自己鲜血滴在上边,也不需要多,只需要一滴血珠……然后将木牌给你喜欢的男孩子,对方也会喜欢上你的。”

    想到那位学姐说的话,女孩心里又是期待又是高兴的。又想到那些拿了桃花符和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在一起的朋友们,她心里更加期盼着明天的到来了。

    第二日,女孩将桃花符仔细的揣在兜里,等到了学校午休时间,她将自己喜欢的男孩子约了出来。

    “……找我有事吗?”男孩脸上有些无奈和烦躁,女孩已经跟他告白好几次了,他真的不喜欢这种死缠烂打的人。

    女孩害羞的看着他,鼓起勇气将手里的桃花符递了过去,道:“这个,这个是送给你的,我希望你能收下。”

    男孩皱眉,他挠了挠脸颊,道:“对不起,这东西我不能收下……我真的不喜欢你,你还是放弃吧,我不可能接受你的。”说着,他转身就要走。

    见状,女孩子一下子就急了,忙道:“你……只要你把这个东西收下,以后我就不缠着你了。”

    男孩怀疑的看了她一眼,勉强答应道:“好吧……这东西我收下了,你以后也别来找我了,我有喜欢的人了。”

    只是对方成绩这么好,想要和她考上同一所大学,真的好难啊。

    男孩心里叹息,伸手将木牌接了过来。

    木牌之上的桃花似乎绚烂了几分,男孩眨了眨眼,眼里瞬间有些发红。

    他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女孩,眼里闪过一丝茫然。

    女孩眼里闪过一丝紧张,小声问:“你,你……”

    男孩突然就笑了,伸手抓住她的手,道:“你喜欢我啊,我也很喜欢你啊,你和我交往吧。”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真好看,特别合他的眼缘,总觉得怎么看怎么都喜欢,就是觉得很喜欢。

    闻言,女孩双眼瞬间就亮了,心里十分激动——这桃花符,是真的有效果啊。

    与此同时,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一株巨大的桃树被种植在屋里,那桃树极为高大,几乎遮天蔽日。即使是在冬日,桃枝上也开满了粉色的花朵,整棵桃树四周都似乎蒙着一层粉色的雾气。不过这桃树乍看之下一团粉色,充满着活力,可是细看之下,你却会发现,在它靠近根部的地方,却透着腐朽的味道,几乎溃烂。

    一个年轻的姑娘走到树底下,伸手抚着树干,轻声道:“欲望可真是让人疯狂……”

    她伸手抚着空飘动的那些粉色雾气,这便是那些女孩的生命力,如今全部倾注在这株桃树之上。

    而随着粉色雾气的缠绕,桃树根部的腐烂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慢慢愈合着。

    “还差一点……”女孩喃喃。

    *

    警局又接到了一起报案,死去的是大学的女学生,才刚交了男朋友,死在自己的床上。今天午该去上课的时候,舍友看她还没动静,就去叫她起床,可是床上没任何声响,舍友就爬到床上去看。

    “然后,然后我就看见一个老人躺在她的床上,身体都已经凉了……”

    舍友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哆嗦,回想着那冰冷的体温,当时她差点吓得从床上摔了下来。

    孟新伸手拿起被子上的那支桃花,桃花鲜艳芬芳,带着一种十分甜腻的香味。

    经过检验,这具老人的尸体,的确就是那个才21岁的女学生,只是容颜一夜之间衰老。看上去就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一样。

    警察将她新交的男朋友叫来做笔录,青年皱着眉,一副茫然的模样,问到自己的女朋友,他自己都是一脸的惊讶了,道:“……她是我女朋友?可是我根本就不喜欢她啊?咦,我当初为什么会答应她啊,我怎么会说我喜欢她?”

    青年比警察还要懵逼,回想着当时的心情,完全不明所以,他自己都不明白当时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对方做她的男朋友。

    “就是突然觉得,很喜欢她……像是邪了一样。”青年喃喃。

    回想起来,这段时间的记忆都已经不真实,就像是站在一旁看别人的故事一样。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八起这样的案件了,案件都相同,受害者在一夜之间变老,自然死亡……死后会散发着一种很馥郁的香味,而且在案发现场,都会有一枝桃花。这个案子,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

    警局里大家对这件案子也是议论纷纷,有很多人都还记得兰宁的案件,这世界上的确存在着许多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这个案子,让他们忍不住联想起来兰宁的那件案子来。所以,孟新再次站到了越家的大门前。

    越溪看到他有些惊讶,道:“我以为,孟先生不会再想看见我的。”

    孟新苦笑,道:“我是不想再看见越小姐,因为这代表着,我又遇到了用科学难以解释的问题。而这样的案子,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毫无办法。”

    越溪让他先进屋来,问:“那么,这次又是出了什么事?”

    闻言,孟新立刻整了整表情,神色凝重的道:“这次的案子,已经有很多年轻姑娘因为这事而丢掉了性命。其实其一人,你应该也认识,她叫苗婷婷,和你是一个学校的。”

    “苗婷婷?她死了?”越溪皱眉。

    孟新点头:“这些姑娘死得都很怪,她们在一夕之间死亡,死的时候,整个人都变得很老,头发斑白,皮肤松弛,看上去完全和一个老人没两样。经过法医检验,她们的死亡,不是外力,也不是谋杀,而是因为年纪太大,到了时间自然就死了,也就是属于自然死亡。”

    他将尸体的照片拿出来给越溪看,按理来说,这种东西是不应该拿给无关人员看的。不过现在他需要越溪的帮忙,事急从权嘛。

    照片上,死去的女孩模样苍老,神色安详,就像是在不知不觉之就死去了。而在她们的手里,都握着一枝桃枝,桃枝上粉色的桃花正是怒放,娇艳而美丽。

    “这个案子,我怎么看都觉得不是人能犯下的……没有人能让一个人突然衰老,甚至死亡。所以,我才来寻求你的帮助。”孟新真心实意的道。

    越溪看着他,道:“我以为,因为兰宁的事情,孟先生你会觉得我是个非正义的人,没想到你还会来寻求我的帮助。”

    孟新一笑,脸上有些惋惜,他道:“兰宁的事情……我能理解你的想法,正是这件事,正让我觉得越小姐你一定会帮我的。你是个好姑娘,心底很软,所以我才会求助于你。”

    越溪挑眉,道:“心底太软……那你可就错了,我这人一向不会无缘无故帮助别人的,除非你愿意给我相应的报酬。看在钱的面子上,我或许会有点动心。”

    “这是当然,既然请越小姐帮忙,我们当然会支付一定的报酬的,我绝对会跟上面申请一下,给你个大红包,妥妥的。”孟新一副完全没问题的表情。

    闻言,越溪立刻期待的看着他,道:“我上次给人家办事,他们给了我一百万的红包,你们能给我这么多吗?“

    孟新:“……这个,可能,大概,是有点,困难了……”

    连续几个不确定的词语,孟迟只能干笑了。

    越溪叹气,道:“好吧,果然跟公家做事,没有做私活的钱多。”

    两人聊了几句,那边孟新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接起电话来听了几句,然后表情就是一变,道:“又出事了?我这就过来。”

    他看向越溪,道:“越小姐,我们现在就很需要你的帮助,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和我一起去案发现场看看?”

    越溪点头,自然是应下了。

    两人赶往案发现场,坐的自然是孟新的车,只是眼看就要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前边的路段就堵了,半天都不见移动的。

    “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堵?又不是上下班高峰期!”孟新嘟囔道。

    越溪心突然有所感应,扭头朝着要一个方向看去,一座高楼上,一道黑影直接朝着下方坠下,越溪瞳孔猛的一缩。

    “那是……那是有人跳楼了吧?”旁边也有人看见了这一幕,忍不住惊呼。

    越溪眯眼看向那个方向,那里,冲天的怨气与血气,几乎将整个天际都给染红了,就像是有人用鲜血涂抹在天空之上。

    “好红的火烧云啊……”有人喃喃。

    在大冬天的,这种火烧云很少见,几乎让人觉得整片天空都燃了起来。

    前方的路很就通了,越溪他们的车子开走,天边的红烧云看上去极为艳丽,孟新忍不住道:“我怎么觉得这火烧云有一种很不详的感觉,像是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漫天的血气和怨气,死去的那个人,心里绝对充满着怨恨和绝望。

    越溪淡淡的道:“恭喜你,你猜对了,我想,接下来的时间,你们警局会有一段时间好忙的。这次死去的人的怨气,可比兰宁大得多,而且,他的体质还有些特殊,变成厉鬼之后,怨气和愤怒,会让他变得很可怕。”

    闻言,孟新头皮都炸了,苦着脸道:“你的意思,是在说,接下来,可能会死很多人?”

    “你说对了。”

    孟新问:“……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

    越溪想了想道:“也不是没办法,那就是找出那只厉鬼,在他动手之前,超度他,送他进入轮回,在在一切还未发生之前,就把它扼杀在摇篮里……不过前提你得知道那个自杀的人是谁。”

    孟新立刻回答道:“我立刻就让人去查。”

    两人交谈间,车子已经开进了a市的一所大学,然后在一栋女生宿舍楼底下停下。

    宿舍门口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孟新直接带着越溪去了六楼,这次的受害人是美术学院大二级的一个女同学,死因和前面几起都是一个样。

    一进宿舍,越溪就闻到了一股很浓的花香,十分甜腻,还混杂着一股让人觉得恶心的腐朽之味,浓得简直让她有些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