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功德无量 第73节

作品:《男主他功德无量

    “这是……”有警察看孟新带着一个陌生的小姑娘,有些疑惑。

    孟新介绍道:“这位是越小姐,我是让她来协助我们办理这次的案件的。”

    “越小姐!”上次跟着办理兰宁案件的人还记得越溪,知道人家小姑娘虽然年纪看起来小,可是那是有真本事的。

    越溪走进宿舍,案发现场维持的很完整,完全没有受到破坏。那女孩是趴在书桌上死去的,和其他的受害人一样,手里还捏着一枝桃花,咨询了孟新,越溪将那枝桃花拿了过来。

    桃花开得极为灿烂,就像是刚从桃树上折下来的一样,花瓣娇嫩,可以看到里边娇艳的花蕊。这么一株桃花,散发出来的香味却很香。

    越溪闻了闻,发现这香味除了从这桃花上传来的,更多的,还是从那死去的女孩身上传来的,对方似乎连骨头里都是这种桃花的香气,夹杂着腐朽的味道。

    冰冷的尸体静静的躺在那里,神色安详宁静,甚至嘴角还是翘着的。

    越溪想,对方可能完全没预料到自己会突然死亡,还满心欢喜的想着明天该怎么过。

    “受害者的男朋友过来了……”

    一个青年走进来,气色有些不太好,眼里像是蒙了一层纱一样,目光看上去浑浊而茫然。

    “你就是胡悦的男朋友?”有警察过去进行例常的询问,和前几个案子一样,作为受害者的男友,对方的表情比他们警察还懵逼。

    我为什么会是她的男朋友?

    所有受害者几乎都是这个表现,一副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变成受害者的男朋友。

    越溪走过去看了对方一眼,突然伸出食指去,点了一下他的额头,对方露出了难受的表情,忍不住把眼睛闭上,但是等再次睁开之后,他原本浑浊的目光变得清明,萎靡的精神也好像在一瞬间恢复了。

    “我这是……”对方惊疑不定的看着越溪,觉得混沌了好几日的大脑瞬间变得清醒起来,再回想过去的这段日子,他的表情变了几变,忍不住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道:“我最近这是怎么了?”

    孟新问:“越小姐,他刚才是怎么了?”

    越溪淡淡的道:“是瘴,桃花瘴!桃花自古以来,就象征着爱情,了桃花瘴的人,会被迷了心智,不由自主的爱上某个人。唔,以科学的角度来说,就是他看见某个人,会多巴胺不受控制的迅速分泌。”

    孟新:“……”

    他问那个青年,道:“死去的胡悦,和你是什么关系?”

    青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我和她是什么关系,说是男女朋友,可是我现在很确定,我根本就不喜欢她。但是,这段时间我就像是不受控制一样,看着她就觉得,很喜欢她……这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越溪问:“那你还记得,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准确来说,你是不是拿了她什么东西,之后才会控制不住的喜欢她。”

    闻言,青年想了想,半晌他露出恍然的表情,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道:“我记得,那一天,她拿了一个木牌给我,我拿了那个木牌之后,整个人就有点不对劲了。”

    当时自己不觉得,可是如今回想起来,却觉得当时的自己就像是着了魔一样。看着对方,就忍不住喜欢,那种疯狂的感情,如果当时有人阻拦他,他怕是立刻就能去死了。

    那种感觉,真的好可怕……

    青年悚然,突然觉得自己对恋爱,对女人都有一种恐惧感了。

    越溪心暗道果然这样,她对孟新道:“事情的关键,应该就是在那个木牌上,你们可以派人去查查,到底是谁在卖这些东西。苗婷婷……当时我听我同学说过,她曾在我们学校门口的一个摊子上买了一个桃花符,只是当时我并没有在意。”

    现在的商家都喜欢搞些噱头,为了商品好卖,加个什么招桃花的,招财运的,什么都有,虽然是假的,但是也有很多人怀着希望的想法买下。

    孟新喃喃道:“至今发生的案件里的受害人,都是学生。这人卖桃花符的地方,看来多是学校附近,至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买了,情况看起来有些不妙啊。”

    按照现在情况来看,这些桃花符也不知道卖了多少出去,如果这些买了桃花符的人都用了,那就代表已经在死亡的边缘试探了。

    “我立刻让人去调监控……”孟新立刻就去打电话。

    越溪实在是忍受不了宿舍里的气味,便走到了走廊里边去透气,她休息了一会儿,孟新走过来,表情有些严肃,道:“下午堵车你还记得吧?”

    越溪点头。

    孟新叹了口气,道:“那是因为在那边的学校有人跳楼了,是个18岁的高三女同学……”

    “当时消防人员其实已经抓住她了的,可是她自己又挣脱了去……才18岁。”孟迟眼眶都红了。

    越溪沉默,半晌才道:“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兰宁这样,这个女孩也这样,对于她们来说,活着只有痛苦,死亡才是解脱。”

    她不知道那个女孩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能让人绝望到跳楼,即使被人抓住了,也要生生掰开对方的手,那一定是极深的绝望。绝望到,她在这个世界上,看不见任何的希望。

    漫天的血色与怨气,这个姑娘对这个世界是无比的憎恨,这样的人,死后也会变得更加恐怖。

    孟迟苦笑道:“在当警察之前,我一直觉得我作为警察,能给大家带来公平,带来公正。可是很的,我发现,事情并不是这样的。这世界上,有无数人,没有得到他们的公平,他们绝望的死去。但是对于这一切,我无可奈何,我的手,触碰不到那么多的地方,而我能坚持的,只剩下法律。”

    无规矩不成方圆,所以有时候,即使违背道义,甚至不忍,他也只能去做。

    其实最让他觉得难受的是,是当时那个女孩子跳楼之时底下围观人员的态度,这让他觉得,有时候,人心真的可怕,可怕到让人觉得害怕。

    如果那些人愿意给她多一点温暖,多一点安慰,她是不是就没那么绝望,或许就不会死了。

    孟新忍不住去想,可是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根本就没有挽回的可能。

    越溪叹了口气,道:“对了,关于这件案子,我想,对方是在攫取人们的性命,利用桃花符,和受害者们达成了某种协议,她让受害者们达成愿望,而代价,便是她们的命。甚至,我刚才试着招了一下胡悦的魂,完全没有动静,要么是她的魂魄被关在哪里,要么就是已经消失在了世间。当然,我更倾向于后者。”

    孟新咬牙,道:“我已经让人去调查监控了,应该很就能把那人揪出来了。”

    越溪微微点头,道:“你们小心点,背后的人,可能没那么简单。”

    第75章

    越溪跟着孟新又跑了两个案发现场,仍然是千篇一律的案子,受害者整个人迅速衰老,生命力被抽取,死的时候手里还握着一枝桃花。

    再次从一个案发现场出来,时间已经是半夜了,就连孟新都感觉到了其的不对劲。

    “……今天一天已经发生了四起这样的案子了,对方下手的速度越来越了,更准确来说,应该是它变得更加急切了?”

    前段时间案子几天才发生一起,可是这两天,死去的女孩越来越多了。

    “我让人查了一下,不止是我们a市,其他城市也发生得有这样的案件。甚至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了,只是因为死去的人死因查不出来,也没个结果。尤其是这两日,案件的发生频率也变得多了……”

    越溪淡淡的道:“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对方的目的达到了,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了,所以它需要庞大的生命力来作为供给。”

    孟新扯了扯头上的头发,觉得自己头都要秃了。

    最怕的就是这种不知道藏在哪里的敌人,而且还是这种不科学的敌人,简直每次都在挑战他的科学观。

    就在此时,他的电话响了,接起来没几分钟,他的目光就越来越亮了。

    “……有结果了,从受害者的同学那里,我们得到了一个很关键的信息!”

    *

    铃声响起,年轻貌美的女老师将书合上,道:“好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了……同学们,我们下周再见吧。”

    这位老师姓何,叫何莲月,是大学里的英语老师。因为年轻长得也漂亮,学识丰富,深受学生们的喜爱。

    “何老师!”

    几个女学生小跑着跑到她的身边,一个个脸红红的,有个女学生小声道:“老师,那个桃花符真的有效果吗?”

    闻言,何莲月目光更加温柔了,她道:“当然了,老师和你们师爹就是这样在一起的,我们结婚已经七年了,感情还是一样的好。你只要心足够诚,将你的一滴血滴在木牌上,你喜欢的人也会喜欢你的。”

    有女学生面露怀疑之色,道:“这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正经的做法。”

    何莲月立刻笑了起来,道:“这东西啊,其实就是放大你身上的闪光点,让你喜欢的人能够注意到你。信则灵,不信那当然是不会有效果的。”

    最后有四个女学生都在她那拿了桃花符,唯独那个出言觉得不正经的女孩子没要。

    等何莲月离开,那个女学生立刻劝告自己的同伴,道:“这世界上哪有这种好东西啊,你们别被骗了。”

    “那可是老师,老师怎么可能会骗我们?”

    “就是啊,再说,就试试嘛,有用最好,没用那也不会有什么事吧。”

    几个女孩叽叽喳喳的说着,面上瞧着兴致勃勃的,唯有那个没有要木牌的女同学表情有些不好看。她总觉得,这天底下就没有这样的好事,哪有人莫名其妙的就会喜欢上别人的?可惜朋友们不听她的劝,她也没辙。

    何莲月心情很好的回到家,她换了鞋子,推门走进卧室里去。

    卧室的布置十分温馨,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温暖的色调人,如果在卧室正间应该摆着床的位置那里,没有放着一具黑色的棺材的话,这个屋子,肯定是十分美好温馨的。

    漆黑色的棺材就搁在原本应该搁床的位置那里,那种阴森的感觉,与整个浅色调的房间完全格格不入,诡异得让人头皮发麻。

    何莲月轻声哼着歌,她走到棺材边,垂眸往里边看去。

    棺材里边静静的躺着一个人,那是一个十分英俊的男人,穿着一身高级定制的西装,气色红润,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平生……”何莲月伸手轻轻抚了抚自己丈夫的脸颊,脸上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来,她喃喃道:“很的,很的你就能活过来了,你不是说要永远和我在一起的吗?等你醒来,我们就可以永永远远的在一起了。”

    只要她能完成对方的要求,那人答应过她,会帮她救活自己的丈夫的。

    门铃响起,何莲月把卧室的门锁上,转身去开了门,很让她意外的,门外的人竟然是警察。

    “何小姐,我们怀疑你和多起杀人案件有关,和我们去警局走一趟吧。”门外,孟新开口道,目光锐利的盯着她。

    闻言,何莲月却是不慌不忙,她轻轻点头,笑道:“好呀,协助警察办案,是我们公民应该做的,我一定全力协助。虽然我觉得,你们肯定是找错人了。”

    越溪从孟新身后走出来,等闻到屋里的味道,她下意识的伸手捏住了自己的鼻子,一副难以呼吸的样子,有些嫌恶的道:“好臭。”

    孟新深深的吸了口气,怪的道:“没有啊,没什么味道啊。”

    “有……只是你闻不到,那是死人的气味。死去的人,随着时间流逝,尸体会慢慢腐烂,那股腐烂的臭味简直让人作呕。”越溪看向何莲月,目光很亮,以一种平静陈述的语气道:“何小姐,你家里,放了一具尸体吧。”

    闻言,何莲月脸上的笑容终于有几分僵硬,可是很的她就反应了过来,笑道:“小姑娘可真会开玩笑……警察同志,这位也是你们警察局的人?我瞧着,这怕是还是一个高生吧。”

    “这位是越小姐,她是我们警局的顾问……你别看她年纪小,尤其是在某些方面,可是很厉害的。”孟新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越溪已经越过何莲月走进了屋子里,然后直接走到了卧室那里,她扭头问何莲月:“虽然不太礼貌,但是我能进去瞧一瞧吗?”

    “不可以!”一句话脱口而出,注意到其他人怀疑的目光,何莲月掩饰性的笑了笑,道:“这里边是我的隐私,我不想让人家看见。”

    越溪微微颔首,却已经伸手握住了卧室的门,然后朝着右边一扭。

    何莲月目光一动,眼里闪过一丝讥诮,这卧室的门的锁可是特制的,就算是专业的开锁匠也打不开的。

    “喀嚓!”

    一声轻响,在何莲月不可置信的目光,越溪轻轻的把门给推开了。

    “不行!”何莲月发出一声尖叫,整个人连眼睛都红了。她伸手想要拦住众人,可是门一打开,大家已经看见了卧室里边的模样,瞬间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黑色的棺材看起来十分不详,就像是一张大床一样,静静的摆放在屋子里,看起来十分诡异。

    越溪掩着鼻子走过去,她往棺材里看了一眼,道:“我就说,我怎么闻到了一个死人的味道……这人,已经死了一年以上吧。”

    那股腐烂的臭味,充满了整个房子。

    何莲月愤怒的看着她,嘶声道:“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们就擅自闯进来,你们这是犯法的。”

    越溪想了一下,道:“我在今年五月份才会满十八岁,还属于未成年。阿姨,我年纪还小,不懂事,你不要和我计较了。”

    何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