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功德无量 第90节

作品:《男主他功德无量

    越溪摇头,又点了点头,她若有所思的道:“我在他身上,闻到了雪的味道……”

    “你说啥?血的味道?”

    “是雪,白雪的雪……”她闭着眼,那股冷冽的气息,就像是挟带着冰雪的风,让人瞬间想到了漫天的白雪。

    赵璐等人听得一脸的莫名其妙,什么白雪不白雪的,一个人身上怎么可能有白雪的味道?

    越溪回过神来,道:“没什么,反正没什么不好的。”

    顶多就是有点怪而已。

    冬生从状元楼出来,这家状元楼是他大学的时候开着玩的,没想到名字取得好,再加上厨子手艺不错,过了几年倒是小有名气了。

    “冬生!”门口,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人走过来,伸手自然而然的挽住他的手臂。

    冬生身子僵硬了一下,但是很的他又全身放松了下来,问:“酒店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

    孔凌微笑,笑得十分甜蜜,道:“处理好了,就是Jon那边联系我,说是戒指尺寸要改动一下。”

    “咦,不可能啊,我摸过你的手,你的尺寸我记得很清楚的啊……”说着他下意识的抓起孔凌的手握了握,然后表情有些僵硬。

    他记得,手指应该是要更细一些,就像是葱根一样,又细又长的。而且摸起来的温度,也应该是更冰一些的。

    “我,我大概是弄错……”冬生笑了一下,道:“那就让Jon改一下吧。”

    孔凌立刻点了点头,紧紧的抱住他的手臂。

    *

    高考结束后的天气还是很热,现在才六月份,可是全国很地区已经出现了黄色高温警告,热到鸡蛋打在地上都能被烤熟的地步了。

    越溪坐在葡萄架吓得石凳上,手里蒲扇扇个不停,她这院子布得有阵法,冬暖夏凉,即使在这大热天的时候,也十分凉。

    西瓜地里的青皮西瓜,她选了一个切开,吊在井里冰镇着,过了一会儿拿了半个出来,拿着勺子挖着吃,里边的红瓤清甜消暑,在大夏天的时候吃这个东西简直就是享受。

    “唔……”

    一阵风吹过来,卷着几片叶子,越溪抬起头来,看到天空有乌云飘过来,天气似乎一瞬间就凉下来了。到了第二日,温度已经到了二十度左右了,每天早上起来都让人觉得有点冷了,得加件衣服才觉得暖和。

    此时在通往a市的那条路上,一个全身被白色斗篷所罩住的人抬起头来,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a市,这座城市繁华而热闹,多少人来到这里会陷入这种繁华之,忘记自我啊。

    他低下头,伸手扯了扯身上的斗篷,一只手拿出来,肌肤胜雪,就像是白雪一样的颜色。

    *

    “天气预报还说最近几日天气会很热,这哪里热了?我都觉得有点冷了,这是倒春寒吗,可是都六月份了,倒春寒也不是这个时间啊……这西瓜真好吃。“赵璐一边挖着西瓜吃,一边嘀咕道。

    何建一坐在台阶上,闻言道:“谁知道了,现在温室效应,天气捉摸不定的,前不久哪个地方不是还下冰雹了吗?我看我们这里怕是也要下大雪了。”

    “下雪?不可能吧,六月飞雪,你不是有冤情?”赵璐说完自个儿就笑起来了。

    越溪看了一眼天气预报,等看完了,她才道:“天气预报上边说,有一股寒流从北方下来了,所以天气才会突然变冷,过几日温度可能还会更低了。”

    赵璐拿着勺子挖了大大的一勺,吃了一勺子她才想起来自己这次来的目的,开口道:“对了,越溪,我冬生哥后天结婚,你们要不要一起去凑凑热闹?冬生哥很大方的,我们肯定能在他那里拿到一个大红包的!”

    她小算盘打得美滋滋的,这一次冬生结婚,她的小金库肯定能充实不少的。

    “我们和你冬生哥也不熟,这么去不太好吧。”何建一挠了挠头道。

    “那天他不是邀请你们了吗,昨天在电话里还跟我说了,让我记得把那天的同学都带上……”说着,她十分八卦的道:“我还见到了他的未婚妻,长得很漂亮啊,还是个白富美,和冬生哥也算是门当户对了……你们到底去不去啊,一起去沾沾喜气啊。沾点喜气,高考肯定能考个好成绩的。”

    越溪摇头道:“封建迷信,要不得。”

    赵璐:“……”

    你跟我说封建迷信?what?

    “话说回来,我也是才知道,冬生哥这么着急结婚,是因为他前年出了事。那时候他去爬雪山,没想到发生了雪崩,差点就死了里边,后来在医院躺了大半年才好。”

    这些消息她父母都没跟她说过,所以赵璐到现在才知道冬生当初发生了这么危险的事情。

    “他的未婚妻就是救他的人,听说暗恋他很久了,这次知道他出事了,是不顾雪崩的危险,冲到了雪山去救人。冬生大哥感念她的情意,就和她在一起了。伯母他们想着,雪崩都被他遇到了,也实在是太倒霉了,所以想让他结婚冲冲喜。”

    对于这样的感情,赵璐表示有些羡慕,她也想那一日有人也能这么喜欢她。

    “如果那天有时间,我就去看看。”想了想,越溪对那天在冬生身上感觉到的气息还是有点在意,所以还是开口道。

    赵璐点头,道:“那那天我让家里的司机来接你,我们一起去。”

    等赵璐走后,韩旭问:“师父,你很在意那个冬生?”

    越溪道:“也不是,我只是对他身上的那股气息很好,那股气息从他身上传来,一直庇护着他,但是却又不是属于他的,而是另一个人……或者是妖的气息。能沾上这么浓的气息,他和对方一定相处了很久,而且很亲密,所以他的身上全是它的味道。那种清冽干净的感觉,就好像冬日飘的雪。”

    “……我听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精怪,名叫雪女,雪女所在的地方,便是凌冬,大雪纷飞。雪女就像白雪一样,毫无温度,也没有任何感情,它们伴随着雪花而生,身处在雪山之。它们这一族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一辈子都不能流眼泪,因为它们只有一滴泪,流完那一滴泪,就会变成雪花消失。”说着,韩旭笑了一下,道:“不过这种东西一般只有在雪山才能见到,如果离开雪山,除非是冬天,不然对于雪女来说,会造成很大的伤害。”

    高温对于它们来说,那就是灾难。

    *

    冬家。

    冬母看了一眼外边的天气,看上去像是要下雨一样,她有些发愁,道:“明明看天气,这两天都应该是大好的天气啊,怎么突然就变冷了?唉,希望冬生和孔凌结婚那天,不要下雨才好。”

    冬生坐在沙发上,看着外边在出神,这天要是下雪就好了。

    “要不是你们着急,我还想在冬天结婚了,最好是下雪的时候结婚,那最好了。”他最喜欢的就是冬天了,“你们想想,我在冬天出生,和孔凌也是结识在有大雪的地方。我觉得,在下雪的时候结婚,那一定是最好的时间了。”

    “下雪的时候结婚?哥哥你就不怕冷吗?”冬颖问。

    冬生笑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很是愉悦,他笑眯眯的道:“我喜欢冬天,喜欢白雪,下雪的日子一定是最好的。”

    “你还喜欢雪……你差点就被雪给压死了,要不是孔凌救你,你尸体都凉了!”冬母没好气的抱怨道。

    冬生笑,道:“可是要是没有这次意外,我也不会和她在一起,你也不会有这么一个好儿媳妇了啊……”

    冬颖十分好的问:“哥哥,当时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孔姐姐是怎么救你的啊?你不知道,当时听说发生了雪崩,我和妈都被吓坏了。”

    闻言,冬生忍不住回忆起当时的事情来,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害怕,反而带着一丝回忆。

    “那时候啊,雪崩来得太突然了,在这种自然灾害面前,人类就是沧海一粟,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我以为我会死的,可是我没有……”

    那时候他眼看着大雪朝着他扑过来,只觉得自己可能没命了,然后就失去了意识。等他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眼前一片黑暗,他听见了外边有风的声音,大概是挟裹着大雪,风声就像是在哀嚎一样。

    有人摸了摸他的脸,他这时候才意识到身边有人。

    那只抚摸他脸颊的手好冰,冰得就像是凝在一起的白雪一样,冷意刺骨。

    他问:“你是谁,是你救了我吗?”

    对方没有说话,而是小心翼翼的又摸了摸他的眼睛,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眼睛火辣辣的疼。他的眼睛受伤了,所以他根本看不见。

    接下来,身边的这个他不知道是男是女的人一直在照顾他,但是他觉得她一定是个女孩子,因为她很温柔,那是男孩子不会拥有的细腻和温柔。她身上很冰,那是刺骨的寒意,每次抓住她的手,冬生都觉得很冷,可是他又不愿意放手。

    她不知道在哪里找来的药草,给他敷在了眼睛上,火辣辣疼的眼睛只觉得一阵舒爽。

    “你是个女孩子嘛?”他曾经问过,当然,得来的是熟悉的沉默,他也不在意,外边风声很大,可是他心里却很暖和,他道:“等从这里出去,我们两在一起吧……”

    他也是第一次喜欢一个姑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我还蛮喜欢你的,你做我女朋友吧……好,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啊,你以后就是我女朋友了啊。”

    对方没说话,只是把冰冷的一只手放在了他的手里。

    “……为什么孔凌姐那时候不说话啊?”冬颖不解。

    冬生道:“她当时喉咙受伤了,差点把嗓子都毁了……不过,从雪山出来以后,她的手倒是没有以前冰了,大概是雪上里温度太低了吧。”

    “哥哥你运气真好啊,孔凌姐这么喜欢你,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以后你可要好好对她啊。”冬颖开口道。

    冬生点头:“我当然会好好对她啊,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她好像和在雪山的时候有点不一样,我以为她的性子应该是更加腼腆孤僻的,虽然身上很冰,可是人却很温柔。”

    说着,冬生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他还记得那双手的温。那双无比冰冷却十分十分温柔的双手,曾经牵着他往前走,底下是皑皑白雪,踩上去嘎吱嘎吱的响,而头顶的太阳,难得让人觉得很温暖。

    她拿了一朵花给他闻,很好闻的花香,香气也像雪一样,凉凉的,冷冷的,那股香气,闻过之后就不会忘了。直到现在,他的鼻尖似乎都能闻到那股香味。

    可是,孔凌给他的感觉,也温柔,但是却有点不同,如果是在雪山上她是雪的话,那么现在她就像是水。

    “……我都怀疑我是不是认错人了,好像也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冬生嘟囔道,表情有些复杂。

    冬颖瞪大眼睛看他,道:“什么叫没那种心动的感觉了?孔凌姐为你连命都不要了,你不会去做负心汉吧?”

    冬母也开口道:“冬生,你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负责的话来?”

    冬生无奈,他举起手来,道:“我就随口说一句,你们干什么这么大反应?开玩笑,我就是开玩笑的。”

    “开玩笑也不可以,要是被孔凌听见了,她心里怎么想?”冬母皱眉,表示自己心里的不愉。

    “我只是觉得,有点不对,不管是什么都不对……”冬生脸上露出烦躁的表情,他的手在空虚虚晃了两下,最后捏成拳头,他道:“你们明白那种感觉吗,我明明应该很熟悉她的,可是我却觉得越来越陌生,我甚至觉得,我是不是认错人了,救我的人而是另有其人!”

    “胡说八道!”冬母打断他的话,道:“我们亲眼看着孔凌把你从山上背下来的,那时候,她身上全是冻上的痕迹,而你还昏迷着……你现在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你对得起她吗?”

    冬生张了张唇,想说些什么,最后他像是放弃了,疲惫的叹了口气,道:“我有点累了,先上楼去休息了。”

    冬颖看着他的背影,问:“妈,你说哥哥,这不会是后悔了吧?孔凌姐也挺好的啊,哥哥一开始不是挺喜欢她的吗?”

    冬母有些失神,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她表情有些难看,抚了抚额,她道:“大概是脑抽了,你别管他。”

    冬颖点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想起刚才自家大哥的表情来,那就像是困兽,他被困在枷锁里边,也强迫自己甘愿被枷锁给锁住。

    回到自己的卧室,冬生去浴室洗了个澡,站在镜子面前,他伸手把镜子上边的水雾擦掉,伸手抚上右边锁骨那里的肌肤。在那里,有一个白色的棱形印记,看上去就是雪花落在了上边。

    他使劲揉了一下,那里肌肤都揉红了,那个痕迹还是存在着。

    “救我的人,真的是孔凌吗?”他喃喃自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神色有些复杂。

    大家都说,是孔凌救的他,她把他从雪山里背了出来,那时候她身上全是被冻伤的痕迹,青青紫紫的,十分狼狈,差点就没了命。可是,为什么他却觉得,孔凌越来越不像是记忆的那个人呢?

    他还记得,他和她在雪山上生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她会拉着自己去晒太阳,会给他准备吃的,虽然都是水果之类的,但是味道比他吃过的所有水果都还要美味。在那没有任何声音的雪山上,是她一直陪着自己,不然他可能会被那种寂静给逼疯。哦不,在被逼疯之前,可能就已经死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冬生使劲捶了一下自己的头。

    他明明记得,她的身材应该比孔凌更加娇小一些,不管是手还是脸,都小得过分,她的脸,自己一只手都能完全罩住。那时候,她的眼睫毛就像是扇子一样,会触碰着他的手心,有点痒。

    “后天就要结婚了,我在想什么……不是她救的我,难道还会是其他人?救生队的人明明说了,那雪山里边,再也没有其他的生命迹象的,那里不会再有其他人的,而且孔凌的确是救了我。”冬生扶额,觉得自己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

    越溪正坐在书房练字,突然,窗外传来鸟儿的清啼声,她走到窗前,看到葡萄架上站了两只翠鸟,一身羽毛翠绿,里边夹杂着黄色的绒毛,正凑在一起,一副交颈的姿势,用喙部为对方整理脖子上的羽毛。

    “咦……”

    黑暗有晶莹雪白的东西落了下来,越溪伸出手去,一片雪花落在了她的手里,迅速的融化了开来。

    下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