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功德无量 第108节

作品:《男主他功德无量

    “这里的阵法,会攫取所有人的气血真气,你们天师有真气,吸取的是你们的真气,而我只是个普通人,吸取的是我的血气与生命力!”

    所以不过短短时间,他看上去就老了许多。

    万斗金看向地上气息微弱的父亲,他们是在一个墓室里边找到他的,当时就气息十分微弱了,要是他们晚来一步,怕是就已经没气了。

    卫周易瞪大眼睛看着高台之上的人,轻声道:“这里是墓穴的心,那么那人就是墓主人……可是,一千多年前就死了的人,为何血气充盈,简直就……”

    就跟一个活生生的人没什么两样。

    正说着,那圆台之上的人似是感觉到了什么,慢慢的转过头来,那双温柔的眼睛直接和他对上。

    卫周易心大骇,这人,竟然真的活了……

    *

    高台上的和尚朝着一个方向看过去,微微眯眼,道:“明镜的气息……”

    他所注视的方向,何琪琪心猛的一缩,她抓住越溪的手,道:“他看过来了,他看到我们了,怎么办?”

    那边何俊也注意到了这里,面露喜色,道:“是琪琪!她没事,真是太好了。”

    净心沉声道:“不能再让他继续下去了,等吸取到了足够的血气,他就能复活过来……高台那里应该是阵法的心,只要破坏了阵法,他就不能再攫取大家的血气了。”

    说着,他解下手上的佛珠,佛珠上金色的佛微微闪动着光芒,化作无数道流光直奔高台而去。

    高台之上的和尚嘴角露出一个笑容来,一道屏障在他身边展开,佛珠撞击在透明的屏障上,其上光芒闪动,而后纷纷坠下,从高台上滚落下去。

    “咔咔咔……”

    深坑里的白骨开始颤抖,然后飞的聚集在了一起,慢慢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枯骨巨人,巨人朝着天空吼出一声,一股浊气吐出,而后拿着一根同样由白骨组成的巨大锤子,朝着越溪他们这处轰然捶来。

    抱着何琪琪,越溪直接跳到了枯骨巨人身上,而后一只手贴在它的身上,身上阴气大绽,直接将这个巨人身上的阴气全部给吞噬掉。

    这种阴物驱使它行动的便是那股阴气,阴气消失,自然就不能再动弹,甚至连身体都维持不了,无数白骨哐啷啷的落下来,在地上形成了一个白骨堆。

    净心瞪大眼睛,他知道越溪身上有点怪,可是去没想到,她身上竟然有这么强的阴气,而且这些阴气竟然还能吞噬其他阴物身上的阴气。

    按理来说,正常人是不可能有这样的阴气的,人体内阴阳平衡,阴气过重,那只能是死人了。

    “你身上有明镜的气息……”和尚盯着越溪,目光有些危险,他问:“你和明镜是什么关系,你体内……咦,你体内竟然有他的舍利子?”

    说到这,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狂喜,脸上那点慈悲的佛意再不剩半分,只剩下有些恐怖的贪婪。

    “有明镜的舍利子在,再加上你们这些人的血气,那我一定就能真正的活过来!”他伸手抚上手里的佛骨,往里边注入了真气。

    佛骨开始颤抖,开始发出金色的光芒来。

    越溪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心口,眉头皱起——有什么东西,在她体内躁动不已,似乎是迫不及待的她体内出来,是那人口的舍利子?

    “你怎么了,越溪?”何琪琪急忙担心的看着她。

    净心跳进深坑里,面色肃然,他双手合十,低声道:“佛法无边!”

    一个金色的“卍”字在他身后闪现,佛力浩然,直接迎面朝着高台之上的人打去。

    和尚有些惊讶道:“转世重修的和尚?看来老天都在垂怜我,有你在,再加上明镜的舍利子与佛骨,我活过来修为一定能恢复至少五成!”

    说着,他朗然一笑,直接一掌拍出。

    这不过是轻飘飘的一掌,打在净心身上他却是觉得重逾千斤,整个身体直接飞了出去,他吐出一口血来,神色肃然。

    如果是上辈子,他的巅峰时期,和眼前的这个人他还有一战之力。可是他转世重修,如今是末法时代,修行速度免不了降低了,他现在实力根本比不过上辈子。

    “唔!”

    越溪轻哼一声,有两颗金色的珠子从她心口飞出来,她身上的阴气再没有压制的东西,瞬间爆发了出来,阴气浓到了几乎成了实质,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阴森。

    “好强的阴气……”何俊等人震惊极了。

    “这是……舍利子?”越溪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两颗金色的珠子,有些不可思议。

    这什么舍利子,竟然在她的体内,她怎么不知道她身体里还有这个什么东西。

    舍利子受到佛骨的召唤,化作一道流光飞过去。可是在半路,一只手横空伸出来,将两颗舍利子抓住,原本躁动不已的舍利子光芒闪动,却是慢慢的平息了下来。

    “阿弥陀佛!”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在这突然出现的人身上,他穿着白色的僧衣,长身玉立,脸上带着猩红的血液,可是神色慈悲,宛若庙里的神像,目光之充满了悲天悯人的味道。

    “明……镜!”高台之上的和尚瞪大眼睛,叫出这个名字来。

    明镜?

    明镜大师!

    何琪琪喃喃道:“我一定是在做梦,明镜大师,不是早就死了吗?怎么可能会出现?”

    明镜微微一笑,他看着高台上的和尚,一步一步,慢慢走上高台,笑道“师弟,许久不见,你还是这么调皮!”

    “你不是明镜,明镜早就死了!他的身体,也分别在五个地方镇压邪气,你不是他,你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和尚大声喊道,眼里充满着惶恐。

    明镜伸手覆上他的肩膀,笑眯眯的道:“师弟你死后竟然还给自己修了这么一座死墓,运用邪术想将自己复活……你既然死了,就该归于天地,不要再贪恋红尘了。”

    说着,他手下的和尚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从他肩膀处开始,他身上的血肉开始腐烂,他惊恐的道:“师兄,师兄……师兄,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师兄!”

    “我佛慈悲……”

    一件雪白的僧衣落在地上,不过眨眼间,这人便化为了虚无,一根金色的佛骨落在高台上。

    “师弟,我还没谢谢你,多谢你这么多年来为师兄温养佛骨了。”明镜轻笑,伸手将地上的佛骨捡了起来。

    这佛骨在这墓穴之呆了上千年,免不了时光泽有些暗淡,受到了影响,可是落在他手里,却是佛气大涨。

    佛光大绽,金色的佛气充满了整个深坑,落在人身上,有种温暖慈悲的感觉。

    “好强……不行,我们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何俊等人冷汗瞬间冒了出来,分明眼前的这个和尚身上功德金光这么重,可是这一刻他们还是感觉到了无比的惶恐。

    刚才他轻轻松松就将那墓主人给解决了,那一幕,实在是给他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人,真的就是一千多年的那位明镜大师?

    从高台上下来,一步一步,明镜走到了越溪的面前。

    他伸手将人揽了过来,手上两颗金色的舍利子没入她的心口,越溪身上庞大的阴气瞬间就平息了下去,整个人看上去气息干净,和普通人类完全没什么区别。

    捂住自己的心口,越溪丝毫感觉不到那两颗舍利子的存在,她有些怪道:“你什么时候把这东西放在我身上的,我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到……难道是上次,在米乡村的时候?”

    她想来想去,也只有那时候了。

    明镜有些惊讶于她熟悉的态度,心里有种微妙的感觉,略迟疑的道:“你体内本来就有一颗舍利子,米乡村的时候,我不过是又给了你一颗……舍利子能给遮掩你身上的阴气,放在你体内最好不过了。”

    越溪神色自若的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他这个答案。

    “你认识我?”明镜忍不住问。

    越溪道:“明镜大师嘛,我认识啊……我徒弟跟我说过你。”

    明镜:“……”不对啊,这种熟稔的态度,总让他觉得有点诡异。

    “轰隆!”

    整个墓穴开始疯狂的摇晃起来,头顶的石块簌簌的砸下来,落在深坑里,将里边的白骨砸得粉碎。

    明镜抬头看了一眼,目光平静的道:“墓里阵法已破,马上就要坍塌了,你们尽离开这里吧……我们还会再见的。”

    最后一句话,他是贴在越溪耳边说的,说完之后,整个身影顿时化作了金色的光尘消失在了空。

    其他人瞪大双眼,可是现在不是他们惊讶的时候,这个古墓马上就要坍塌了,他们必须得点离开这里。

    越溪捂了捂脸,刚才总感觉脸颊被亲了一下。

    *

    “轰轰轰!”

    巨大的声响传来,越溪他们站在沙漠之,看着身后溅起巨大的灰尘来。

    万斗金蹲在地上,伸手拍了拍自家父亲的脸颊,有些担心的道:“我爸爸这是怎么了,怎么还不醒?他身上的这个伤口……不行,我们得尽送他去医院。”

    越溪给万叔施了一个止血咒,道:“万叔身上有老头给他的替命符,性命不会有什么大碍的。不过他身上的伤口,我就没辙了,的确得点送他去医院。”

    如果没有那个替命符,万叔怕是早就没了命,也等不到他们来救他了。

    他们找到车,急忙往回赶,在车里,何琪琪兴致勃勃的问:“在那墓里出现的那个和尚,真的是明镜大师吗?这可是传说的人啊,听说他身上所有的骨头都已经成为了佛骨,佛法精深,所以他的身体才能镇压住地底的邪气……只是,他都已经死了上千年了,为什么还会出现?”

    “仅仅只是一道残魂,佛法就如此高深了,不愧是明镜大师。”净心神色严肃,上辈子他的佛法已经达到了很高的程度,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位明镜大师的佛法甚至到了连他都看不透的地步,简直就已经完全超脱于这个世界之外了。

    “残魂?”越溪反问。

    净心点头,道:“明镜大师早就死了一千多年,他的身体分别镇压在五个地方,那不过是他的一缕残魂……”

    可是,残魂还存在,那是不是代表明镜大师,竟然还活在某个地方?

    想到这,净心只觉得悚然。

    明镜大师如果还活着,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修界从来没有听到他的任何消息。他就怕,是来者不善啊。

    何琪琪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她转头看向越溪,觉得有些怪,道:“明镜大师对你的态度,有些怪啊,他是不是认识你啊?就连舍利子都放在了你的体内!”

    说到这,她忍不住有些羡慕,那可是舍利子啊。

    “……明镜大师是一千多年前的人,怎么可能会认识我,他把舍利子给我,大概他看我长得好看吧。”越溪一本正经的道。

    何琪琪抓狂:“你够了啊,别开玩笑了……还有那个米乡村的是怎么回事?”

    越溪哦了一声,道:“那是天师考核的时候……”

    她长话短说,隐瞒了某些事情,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末了道:“当时我看见一个和尚走进来,然后就昏迷不醒了。那个和尚,大概就是明镜大师的残魂了。我从小身上阴气就重,因为这个原因,很受大家的排斥……明镜大师慈悲为怀,大概是这个原因,所以他才想着用舍利子来掩盖我身上的阴气。”

    “……伪神!你们这也太倒霉了吧,享受人间香火这么多年,那家伙实力肯定很强的。要不是明镜大师出现,你们怕是早就已经死了。”何琪琪忍不住感叹道。

    净心皱着眉,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越溪。

    *

    韩家。

    韩旭站在镜子前,将身上的衣服解开,只见他身上一道狰狞的伤痕血肉模糊,从肩部一直到胯部,几乎将他整个人都给砍成两半了。

    将佛骨拿出来,佛骨没入他的身体内,然后就见他胸前一根肋骨微微发亮,正是佛骨,已经取代了原来的那根骨头。

    “咔嚓嚓。”

    舒展了一下身体,他身体上的那道伤痕看上去似乎是愈合了几分。

    “没想到能够看见我的佛骨,这还真是意外之喜。”他挑唇笑道。

    这具身体不过是肉体凡胎,根本承受不了他的力量。所以上辈子的致命伤,也出现在了这具身体上,如果不解决的话,这具身体很就会崩溃,到时候他又得重新找另一具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