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功德无量 第118节

作品:《男主他功德无量

    “好漂亮……”夏子晴一入座,看着湖里倒映的漫天灯光,忍不住感叹道。

    莫昱凌笑了笑,伸手将菜单递给她,道:“看看有没有想吃的。”

    说着,他不着痕迹的往前面看了一眼。

    “怎么样,看出什么来了吗?”越溪仔细看过,道:“没有阴气,那就不是鬼魂附身……但是,还是有点不对,身体有种不协调、不契合的感觉。就好像是容器能容下,但是却不适应。夏子晴的确是被什么东西占了身体,只是这是个什么东西,没有邪气,也没有妖气。若是换个人来,怕是连这点不对都发现不了。”

    韩旭看了一眼,道:“是镜子!”

    越溪看他。

    “人照镜子的时候,镜子会映出自己的影子来。虽然几率很小,但是,有时候,镜像也会产生自己的意识来,甚至会产生想要取代本体的想法。”

    “就像影妖一样?”

    “差不多,它们都能完全复制本体的存在,可是镜像和本体始终有点不同……”

    越溪仔细看了看夏子晴的动作,恍然道:“是左右!”

    本体与镜像是完全相反的,而现在的夏子晴,是镜像,所以她的动作上,会出现左右不协调的感觉,这也是越溪看见她觉得她整个人都透着一种怪异感来。

    越溪道:“原来是镜像,怪不得没有一点妖气和鬼气……那么真正的夏子晴被它弄去哪了?”

    第110章

    游园湖湖光水色十分漂亮,在夜晚整个湖水都像是在发光一样。餐厅内心的高台上摆着一架黑色的钢琴,一位年轻的青年客人走上去,他坐在钢琴前的位置上,面露浅笑,手指落在黑白的琴键上,悦耳的琴声顿时在整个餐厅里响了起来,吸引了所与人的目光。

    “……这琴声可真是温柔缠绵,就好像在低低诉说着情话一样。”夏子晴托腮侧耳听着,顺着弹琴的青年的目光看去,注意到那个位置上坐着一个穿着鹅黄色长裙的女人,她立刻笑道:“看来这首曲子,是弹给那位小姐听的了,这可真浪漫。”

    莫昱凌笑了笑,笑却是完全没有及眼底,似是在想些什么。

    夏子晴转过头去,窗户上映出她模模糊糊的影子来,如果有人注意到她窗户上的影子,就会发现那影子虽然和她长得一模一样,但是装扮神态却完全不同。

    玻璃里的倒影正在愤怒的瞪着她。

    “你在看什么?”旁边的莫昱凌注意到她一直盯着窗户看,忍不住问了一句。

    回过神来,夏子晴立刻对着他甜甜的一笑,道:“没什么,就是觉得外边的景色真的很漂亮。”

    看着这一幕,越溪单手托着腮,手指轻轻敲着自己的脸颊,她笑吟吟的道:“夏子晴……找到了!原来她把夏子晴锁在镜子里了,不过,那个也算是一个独立的空间了,没有显露出来,我们也很难找到。最主要,总不能在这里动手吧,我想想办法……”

    越溪转过头去,目光从餐厅摆着钢琴的那处扫过,而后她又猛的转过头去,愣了一下,问:“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只鬼啊?”

    没有人看见,在那个青年弹琴的时候,在他身边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那是个女人,还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她眉目如画,身上带着一种婉约的风情,却穿着大红色的衣裳,衣裳繁复华美,看上去应该是一件红色的嫁衣。

    这只女鬼站在青年身边,目光痴痴的看着对方,眼里全是柔情蜜意。

    越溪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感叹道:“这是人鬼情未了,还是什么三角恋啊?不对,这女鬼,穿这衣裳,看样子也是个老鬼了……至少,也死了有五百年以上了,阴气很重啊。”

    “师父想管?”韩旭问。

    青年将最后一个音符敲下,伸手将琴盖合上,然后站起身来朝着众人鞠了一躬,这次走了下去,直接朝着自己的女伴走过去。

    餐厅里掌声如擂鼓,气氛十分火热。

    女鬼看着青年的目光悲伤而缠绵,尤其是看见他低头亲吻自己女伴的脸颊的时候,虽然还是笑着的,可是笑着笑着就已经掉下眼泪来了。

    “……不,她并不打算伤害那个男人。”

    至少越溪从她眼里,看不见丝毫的怨气与恨意,有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悲伤。

    转过头来,越溪道:“和我们没什么关系,有没给钱,我干嘛要管?现在还是管管眼前的事情吧,十个任务点了……”

    她的表情变得美滋滋的,然后看向夏子晴,就觉得对方身上闪着“十个任务点”的字样。

    “来……”越溪的手指,轻轻动了动。

    夏子晴手边的杯子,突然就直接倒了下来,里边的柠檬水滴滴答答的立刻就流到了她的裙子上,她啊了一声,站起身来。

    “我去洗手间整理一下。”和莫昱凌说了一声,她转身往洗手间走去。

    等看不见她的背影了,莫昱凌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淡了下来,他走到越溪他们那里,问:“怎么样,我的未婚妻,她是不是被什么孤魂野鬼附身了?”

    越溪摇头又点头,道:“她身上的确是有些不对,不过不是被孤魂野鬼占了身子,而是被镜像。”

    莫昱凌反问:“镜像?”

    越溪指了指一边的落地窗户,道:“看见了吗,窗户上倒影出来的影子,这就是你的镜像。而夏子晴,她的镜像活了过来,并且侵占了她的身体,她想成为真正的夏子晴!”

    闻言,莫昱凌一瞬间觉得有些头皮发麻,都不敢看自己在窗户上映出来的影子了。

    “那,那现在该怎么办?那个东西占了子晴的身体,那子晴呢?她又去哪了?”他着急的追问。

    越溪笑:“现在我们要做的,自然是把她逼出夏子晴的身体了……”

    *

    餐厅的洗手间里有一大片镜子,夏子晴扯了纸巾擦了擦裙子上的水,不过这时候水都渗进去了,也没什么用。

    镜子里的人在看着她,“夏子晴”嘴角带着笑,她头也没抬的道:“你的父母,甚至是喜欢你的莫昱凌,他们都没发现我不是你……其实也难怪,我们两本来就是一样的,只是我比你更温柔贴心,他们自然是更喜欢我的。”

    她抬起头来,静静的注视着镜子里边的人,笑吟吟的道:“当初我在镜子里,也是这么看着你的。我当时就在想,凭什么我就只能看着你幸福乐,而我只能困在镜子里边。而现在,我是你,你……也是我了!”

    夏子晴静静的看着她,开口道:“就算你占了我的身体,你也永远不可能是我。我的父母的爱,莫昱凌的爱,都是给我的,而不是给你的,你只是我在镜子里的倒影罢了。”

    “你闭嘴!”“夏子晴”大声叫道,她愤怒的瞪着夏子晴,道:“现在,父母。未婚夫,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嗒!”

    轻轻的一声,一张黄符贴在镜子上,“夏子晴”一愣,两人同时朝着门口看去。

    越溪走进来,道:“虽说是镜像,可是很明显,你永远也成为不了真正的夏子晴。两个意识,就算模样相同,但是总归还是有些区别的。甚至因为是镜像,所以你在夏子晴的身体里,还会产生一种不协调来,所以莫昱凌才会觉得你身上有种怪异的感觉。”

    “夏子晴”警惕的看着她,问:“你是谁?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叫越溪,说起来,镜像这种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越溪看着“夏子晴”的目光,活像是在看一旁美味珍馐,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夏子晴”心里道了声不好,她不知道越溪是什么人,但是却能感觉到对方身上传来的那种压制感,让她整个人有种头皮炸开的战栗感。

    无数镜子浮现,越溪转头,看见四面八方都是自己的影子,她微微一动,镜子里的人也在跟着她动,就像有无数个她一样。

    轻笑一声,她道:“别白费功夫了,你觉得你能复制得了我吗?”

    往前踏出一步,耳旁传来一声很清晰的一声镜子碎裂的声音,下一秒,整个镜像空间完全碎裂开来,无数碎开的镜子渣滓簌簌落下来。

    “噗!”

    “夏子晴”吐出一口血来,目光惊恐的看着越溪。

    作为镜像,她非但没有将越溪复制下来,反而因为对方的力量太过强大,使得自己的身体都受到了一点损伤。但是也是因为这样,她知道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有多么的厉害,所以她转身就想逃,直接朝着洗手台前的镜子里冲进去。

    镜子上贴着的黄符上的金色纹路微微闪动,“夏子晴”甫一铺在镜子上,就感觉手下刺痛,像是有千根万根针扎在手上一样,她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越溪上前一步,直接伸手在她肩膀上拍了一把,一个透明的人影立刻从夏子晴的身体里打了出来,那人影有些虚幻,甚至有些模糊。而且,在她的身上,出现了一条又一条的裂痕,就像是镜子被打碎,镜面上的人影也出现了一道道裂痕来。

    将夏子晴的身体靠在一边,越溪站起身来,看着这个镜像。

    “夏子晴”往后退了一步,大声道:“……你,你别过来,你过来,我立刻就杀了夏子晴!”

    越溪脚步一顿。

    看她似乎在犹豫的样子,“夏子晴”脸上立刻就露出一个笑容来,她道:“她被我困在镜像,只要我一个念头,镜子立刻就会碎开,她也会立刻就会死亡的。”

    越溪皱眉:“你威胁我?”

    她笑了一下,道:“可是,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别人威胁我!”

    说着,她伸手直接在镜子上一抓,那只手穿过镜子,然后直接抓到了里边的夏子晴,越溪顺势往后一带,夏子晴的魂魄,立刻就被她扯了出来。

    “夏子晴”瞪大眼睛,愕然道:“你……你……”

    外边传来脚步声,韩旭和莫昱凌从外边冲进来。一进来,莫昱凌就看见了站在越溪身边的夏子晴,他双眼顿时就是一亮。

    “子晴,你没事吧?”莫昱凌上前来,忍不住伸手想要触摸夏子晴,却在伸出手的时候,又把手给收回来了,只是关心的问。

    夏子晴到现在才回过神来,她目光复杂的看着莫昱凌,摇了摇头,道:“没事。”

    “夏子晴”惊惶无措的看着他们,受她气场影响,他们头顶的灯光开始疯狂的闪动着,忽明忽暗,同时还发出了嗤嗤嗤的电流的声音。

    墙上的镜子倒映出他们的模样来,可是虽然模样相同,但是他们的表情却是十分邪恶诡异的。

    镜子里的人拿着刀,往着自己的心口捅去。

    莫昱凌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左手,死死的皱着眉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里竟然多了一把刀,而此时,他和镜子里的人影的动作一模一样,举着刀往心口插去。

    镜子里的人是你,本体是什么样的,镜子里边的人也会什么样。本体能影响镜像,同样的,镜像也能影响镜子。

    “这是怎么回事?”莫昱凌努力控制自己的身体,却发现根他的身体自己在动,他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脸上出了一脑门的冷汗,作为魂体的夏子晴面露焦急,道:“莫昱凌,你控制住自己啊。”

    莫昱凌苦笑:“我也想控制自己啊。”

    镜子里的越溪和韩旭也拿着刀往自己心口插去,越溪叹了口气,道:“我说过,就算是我的镜像,你也操控不了。”

    “喀嚓!”

    墙上的镜子裂开一条缝,而后是更多的裂缝,就像是蜘蛛纹路一样,遍布在镜子上。而后,墙上的镜子全部碎开,无数碎片哗啦啦的落在了地上。

    “夏子晴”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随着墙上镜子的碎开,她的身体也在一寸一寸的崩溃,出现了蜘蛛纹的裂痕。在下一刻,和破碎的镜子一样,她的身体变成了亮晶晶的镜子碎片,落了一地。

    洗手间里一片安静。

    空气里传来莫昱凌急促的喘息声,他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回想刚才那么一幕,仍然觉得后怕得不行。就差那么一点,那刀就插进他的心口了,那他大概就得凉了。

    夏子晴蹲在一边,关心的问:“你没事吧?”

    莫昱凌摇了摇头,对着她笑了笑,然后抬头问越溪:“现在怎么办?子晴,总不能一直这样子吧。”

    越溪回头看了一眼,道:“没事,只要让她的魂魄回到自己的身体里,然后回去多晒晒太阳,等身体和魂魄完全契合了,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她走过来,拿出一张符贴在她的身体上,然后道:“行了,你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来吧。”

    夏子晴眨了眨眼,问:“回去?那我要怎么回去……像电视那样,直接躺下去吗?”

    “……摸一摸身体就行了,身体和魂魄本就是一体的,你的身体自然会接纳你的魂魄的。”越溪开口道。

    夏子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她伸出手去碰了碰自己的身体,然后就见她整个魂体就被吸到了身体里边。

    “这样就可以了吗?”莫昱凌关心的问。

    越溪点头,道:“这样就行了,因为身体和魂魄离开太久了,刚醒过来的时候,她的身体可能会产生一些后遗症,像是头晕呕吐之类的。不过,这种症状很就会消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