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第1节

作品:《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作者:怀呱

    案:

    叶秋嬗大病一场,竟病出个读心术的能来,这下可厉害了。

    不光惩治了居心叵测的姨娘,自己更是得了个蕙质兰心的名声,人生简直过得风生水起。

    只是不巧,这秘密竟叫那没安好心的败类给知晓了去。自此她便开始了隔三差五被掳走的生活……

    某个败类:有道是人尽其才,叶姑娘身具能更该为国效力。来人呐,将那几个反贼贪官押上来!

    叶秋嬗欲哭无泪: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本又名《我有特殊的读心技巧》

    有点慢热的架空小、经不起考究~每晚半夜更新,目标日更完结!欢迎收藏!

    (PS:①本不太严谨,剧情与bug齐飞,如有硬伤欢迎指正~②女主是成长系,并非一开始就秒天秒地秒空气。③谢绝扒榜)

    内容标签:异能 甜 悬疑推理 东方玄幻

    主角:叶秋嬗 ┃ 配角: ┃ 其它:读心术

    第1章

    日上三竿,屋子里还遮着床帘,熏笼的余香弥漫着淡淡的药味,并不难闻,只是叫人萎靡乏力。

    一体态丰腴的妇人,手持托盘,黑沉沉的药汤还冒着热气。

    妇人缓步进屋,将托盘放置塌几之上。而后才恭敬地对床上之人道:

    “姑娘,该喝药了。”

    话音落了片刻,床上之人似乎才悠悠醒转,只见水红色的床幔被一只莹白素手缓缓拂开,露出床帐内的原委来。

    “冯妈妈,把药端过来罢。”说话之人气息虚弱,眉眼娟秀却脸色苍白,明明是豆蔻少女竟似常年染疾的药罐子一般。

    冯妈妈未说什么,恭顺地将药碗端到女子身前,热汤冲起来的药气直熏得她皱眉头。

    可这女子仍屏住气,将赭褐色的药汤一饮而尽,末了还是忍不住苦得直咋舌……

    可依她如今的状况,是并不会有蜜饯之物来缓解苦涩的味觉的。

    思及此处,少女鼻头一酸,秀目微红。叫旁人见着也替她委屈。

    冯妈妈心生怜悯,微叹口气。

    她是叶家的老仆了,自这大小姐出生起便伺候着她。在叶秋嬗心,她的地位与其说是奴仆,不如说是长辈更来得贴切。

    叶秋嬗自幼丧母,叶老爷忙着自身仕途,无暇顾及府内杂事。后来娶的续弦夫人又是个只会吟诗作对,不食人间烟火的才女。

    所以这些年管家的一直是叶老爷的宠妾肖姨娘。

    肖姨娘原本是叶秋嬗生母的陪嫁丫头,直至主母去了,又为叶府产下一子一女,才被抬为了妾室。

    叶秋嬗自小是肖姨娘看着长大的,更兼生母去得早。所以叶秋嬗一直拿她当亲生母亲一般看待。

    可是明眼的人都能看出,叶府如今的主母何氏膝下无子,唯有肖姨娘的卓尔少爷是个带把的。

    如若再过几年,何氏那里还没有动静,这卓尔少爷怕是铁定要过继为嫡子,承叶府的家业了。

    这是全府上下心照不宣的事,可偏偏这叶大小姐还蒙在鼓里,认贼作娘却不自知。

    如今这瘸了的腿和一身病气,还不就是因那妾室的儿子而起。

    叶秋嬗性情纯良,素来是个宠爱弟妹的好阿姐,那日她便是被庶弟央求着出府游玩才惹了祸事。

    自然,其过错全由她这个长姐承担了。

    而后被叶老爷禁足半月不说,还被何氏罚跪了一整天,直至晕厥过去。

    再醒来时,双腿便因长时跪立而血脉不畅,短时内都不能正常行走了……

    更兼她身上还染了热疾,如今将养几天,还是一副元气不足的羸弱模样,怎叫人不替她心疼。

    冯妈妈心里虽怜悯这位小主子,嘴上却并不敢多说什么。如今叶府都由肖姨娘管辖,处处都是她的耳目,就连冯妈妈都是被她一手提拔起来的。

    她虽一心忠于自家小姐,却也只是个家有老小的奴才,可不敢拿着身家性命跟那狠女人作对。

    对于叶秋嬗,冯妈妈心有愧疚,她面上并无异样,只是敛了敛眸子,伸手将叶秋嬗扶住。

    “姑娘,大夫说要多出去走动走动吧。腿疾才能早些康复。”

    叶秋嬗听了她的话,迟缓地抬了抬眼,双目无神,全然没有半分平日里的灵秀慧黠。

    “好吧,冯妈妈你扶我起来。”

    冯妈妈扶住她瘦弱的臂膀,叶秋嬗才借力起身。

    她自那日被罚跪以来,已经许久未下过床了,平时稍稍抬腿都是一阵酸疼,更别说下地走路了。

    只见她脸色煞白,双腿也微微打颤,却咬紧牙关不发一语。

    【真是个可怜的姑娘。】

    叶秋嬗隐隐听到是冯妈妈在说话,其语气又不像平日里谨言慎行的她,这让叶秋嬗觉着有些怪,却还是牵扯起嘴角答道。

    “那日擅自带卓尔出府的确是我的过错,爹娘罚我也是应该。”

    她嘴上虽这么宽慰冯妈妈,心里却难免苦涩。那日是她第一次见到爹如此大发雷霆,神情冷完那些话后,居然神色如常,在她目光的逼问下也没有半分闪躲,反而关切地问她如何了。

    她立即意识到了不对劲,敛了情绪。第一次摆出主子架子。

    “冯妈妈今日之话可切莫再说了,肖姨娘虽只是庶母,但也是叶府的主子,主子之事还轮不到下人非议!”

    她说完便强忍着疼痛,置气将冯妈妈的手甩开去,自己一步一顿地在院子里走动起来。

    徒留冯妈妈一人怔愣在原地,不明所以。

    “姑娘,老奴方才并未说什么啊……”

    叶秋嬗听她还在狡辩,颇为不耐,刚想转过身训斥,便见一翠绿身影从洞门进来。

    人还未到,就朝着叶秋嬗拜了下去。

    “小翠向大姑娘问安,大姑娘的腿疾可是好些了?”

    来人正是肖姨娘的贴身大丫鬟小翠,虽样貌平凡,但心思伶俐,一直颇受肖姨娘重用。

    叶秋嬗见着小翠这般安分守己的模样,再联想到方才冯妈妈没规没矩的猖狂态度,心下便责备起自己管下不严来。

    “靠程大夫的汤药休养了几日,如今稍微可以走动走动了。可是姨娘遣你来问候我的?”叶秋嬗问道。

    “大姑娘与姨娘真是感情深厚,姑娘病了这段时间,肖姨娘茶饭不思,人都瘦了一大圈了。”小翠说完,抬袖拭泪,让叶秋嬗颇为感动。

    她心想自己继母虽则恶毒,好在还有个肖姨娘真心疼爱她。

    “小翠,你伺候在肖姨娘身边,可要好好安抚着她。我身上这小病不过几日便会康复,若是肖姨娘再因我而病。那我可真是难辞其咎了。”

    小翠听了她的话乖巧地应是,擦干了脸颊的泪痕,笑颜重现。

    她目光颇有分寸地朝叶秋嬗打量了一圈,开口道:“奴婢见大姑娘如今都能够下地走动了,想必腿疾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吧。不如大姑娘亲自去肖姨娘那儿道道平安,怎么着也比奴婢的千百句安慰更起效啊。”

    小翠巧舌如簧,说得叶秋嬗觉得自己即使没有好周全,也必须得去一趟了。

    “好,我收拾收拾便去姨娘那处,小翠你先去帮我备辆轿子吧。”她爽应了。

    “是,小翠这就去。”小翠高兴地应道,起身告了退。

    “姑娘,您腿疾还未好,不可太操劳啊……”冯妈妈见她答应了小翠要去给肖姨娘道安,忙上前劝阻。

    叶秋嬗站立太久,早已支撑不住,只得无奈地倚靠在冯妈妈身上。

    她毕竟和冯妈妈十几年主仆情意了,方才那些猖狂之语她也只当她是护主心切,如此心下还是原谅了她。

    “冯妈妈,肖姨娘平日里对我的疼爱你是知晓的,而我也一直待她如亲人一般。既然如此,做为晚辈,总要去报报平安罢。”

    叶秋嬗解释完,刚想吩咐冯妈妈扶她回屋,却听到她在自己耳边低语——

    【那小蹄子果真和她主子一个德性,就欺负我们家姑娘心软,也不看看姑娘这腿……】

    “……”当真是冥顽不灵!

    叶秋嬗还未听完便怒意顿生,一把将冯妈妈推开去呵斥道:“冯妈妈,你何时变成这种离间主子感情的刁奴了!”

    叶秋嬗心失望至极,却还是舍不得对冯妈妈恶语相向,她只得顺了口气,漠然地背过身去,朝冯妈妈挥了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