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第13节

作品:《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只是没想到他竟与这叶家姑娘如此有缘,躲在庙缉拿逃犯也能碰到她。谢芝听那解签僧人说到她璞玉之才历久弥坚,心好笑,还自嘲兴许他自己也是她命数的一道劫。

    谢芝一直信奉人定胜天,怪力乱神之说他是半点不信的,而那叶家姑娘倒是挺颇以为然。听到僧人说着是上上签,愁眉舒展、眼眸含笑,若五月芍药,静雅秀致。

    可待那僧人说是下签时,立时便染上愁色。

    谢芝在佛像之后静观,大摇其头。

    那和尚道她以后夫君命数坎坷,不会有大作为。可这般亭亭玉貌的女子若真嫁了个无能丈夫,焉能护得住她?

    他伏在殿后百无聊赖,终是等来了逃犯共党,便是叶秋嬗后头那对行径可疑的母子。

    这母子俩瞧着不出众却是大有来头,其夫君便是四年前被调去大漠边城的京官余亮。

    他被任命为窑城诸县县令,手段了得,心比天高。没两年便盘踞在窑城成了当地土皇帝。

    窑城黄沙之地,常年天灾。朝廷每年都会派发上万两灾饷下去赈灾,可这狗官贪赃枉法,竟将往年灾银悉数吞入腹……

    天高皇帝远,当地百姓拿他无法,好在枢密省的御史应大人发现了端倪,带着他这个徒儿明察暗访,才揭发了这狗官的罪行。

    奈何余亮地头蛇早已探听到风声,在他们还未上报朝廷派人捉拿之前便卷了赃款逃了。

    如今唯一的线索便只剩余亮留在京的妻儿,仍让其出行自由,便是为了引余亮自投罗。

    他们猜测余亮妻儿会趁今朝拜佛人多潜逃,便暗派人马埋伏四周,只待余亮出现便将其一打尽。

    谢芝在此处候了多时,好不容易等来了余亮妻儿,却见叶秋嬗被那和尚催促着往后殿来,不得已只得闪身躲进了门后。

    却不想阴差阳错竟叫她发现了自己……别无他法,只得捉了她与自己一道躲上房梁。

    现下两人打了个照面,见她认出自己就要惊呼出口,忙伸指压在唇上做噤声状。

    “嘘!”

    原来在他们两人纠结之时,殿前的人已有了动向。

    那善问大师将四下的门都牢牢锁住,而后与余亮夫人耳语了两句,便走至佛前的供台前。伸手将桌上果盘转动了半周,而后便见那佛座之下开出一个地道来……

    “怎么会有地道?这母子是什么来头?难道这僧人是假冒的善问大师?”叶秋嬗心头划过万千疑问,还未待她细想,便觉身边一空。

    谢芝已使了轻功纵身跳下去……

    “天恢恢,你还能往哪里逃?”他身轻如燕、矫若游龙,落在佛座之前,伸手便将那要下地道的母子擒了回来。

    这时,忽然伸出一只手来撕扯住他的衣袖,一道劲风将他推开去。

    这阻挠之人却是那瘦削的善问大师,此时他双手曲握成爪,使得便是少林的独门武功。

    “哦?看不出善问大师竟还是个武僧。”谢芝看了看自己破损的衣袖,冷笑道。

    现下情急,等不了他细说,两人又缠斗起来。善问使得是刚劲的少林绝学,而谢芝则是各门各派的武功都学了个遍,但却都不精通。一招一式虽则如虹掠影,但赤手空拳始终不是善问敌手,没几回合便落了下风。

    谢芝见势不利,立即缩入袖取了暗器,他身手敏捷,连发两枚暗器,一枚正余亮夫人,将其衣裙牢牢钉在供台上不得动弹。另一枚则飞向大门,直飞到观音殿里去,外头顿时一阵惊叫慌乱。

    而后便见十几个锦衣侍卫鱼贯而入,眨眼之间便将善问与余亮妻儿团团包围,将其三人一并拿下了。

    走在最后进来的是个玄衣年男子,负手而立,气度威严。

    谢芝理了理衣衫才向他行礼询问:“师父,可在地道之外擒住了逃犯?”

    应宪颇为失望地叹息一声,摇头答否。“余亮这狗贼相当狡猾,他叫一个与他身形肖似之人扮作他的模样,引得我们现了身……他此时必定逃之夭夭了,唉……是为师大意……”

    应宪自责不已,谢芝也有些遗憾,但却并未表露。而是道:“无事,他的妻儿还在我们手,早晚叫他难逃天。”

    应宪愧色稍霁,抬手拍拍他肩膀,关切道:“无禺可有受伤?”

    他唤的是谢芝小字。

    “谢师父关心,徒儿无碍。”

    谢芝抱拳道,却忽的想起一事,抬首往房梁上看去,果见那粉白色身影还躲在暗处,不敢动弹。

    他向应宪告退,而后悄然走至佛身之后,见旁边无人才纵身跳上房梁。

    叶秋嬗自他走后便死死抱住梁柱,这寺庙的房梁又高又黑,她瑟缩成团,仿若一只小雀……

    谢芝见此怜心大起,扯了袖子盖住手,朝她伸了过去。

    “叶姑娘,在下带你下去吧。”他柔声道。

    叶秋嬗自然想早些脱离这般危险之地,心里暗骂着谢芝装腔作势,面上却乖顺地点头应是。

    谢芝隔着衣袖拉过叶秋嬗手掌和腰身,一运功便带着她飞了下去。刚落地谢芝就忙不迭地打开寺庙大门,牵着她钻进点灯的后殿。

    他如此便是为了保住叶秋嬗的名声,没人见过她,自然不会招惹上是非。

    两人站定,对面便是是点点灯火。

    隔着轻薄的布料,谢芝仍能感觉到手下女子柔荑的柔弱无骨……令他颇为诧异。

    【女子的身子都是这般柔软的么?】

    “……”

    “下流!”

    叶秋嬗方才惊魂未定并没意识到自己的手还在谢芝掌,这下忽听他心头之语,立时羞恼无比,俏脸通红。

    “登徒子!”叶秋嬗抬手毫不留情朝他扇去,突如其来令谢芝毫无防备,竟叫她打得侧过脸去。

    顷刻,几道红印便爬上他俊逸的脸庞……

    “你!……”谢芝何时被人这般赏过耳光,况且在他看来是无缘无故,立时便大为光火,俊目赤红。

    “叶姑娘,方才在下奉命捉拿逃犯,情急之下不得已冒犯了你,并非姑娘以为的登徒子之流。”

    “方才与你接触也是考虑到不让殿侍卫瞧见你的存在,怕给你招惹流言蜚语,所以才出此下策,姑娘若是不信任在下的品行,该在房梁上便拒了在下便是。怎么到了安全之处反而不识好人心了?”

    谢芝一番话说得冠冕堂皇,噎得叶秋嬗无力反驳。

    她却不能直说自己能听见他心头讲得那些混账话。

    越想越气,也是秀目微红,指着谢芝道:“你、你别以为我猜不到你心里在想着什么!”

    谢芝冷着一张脸,剑眉轻皱道:“在下心里想的什么?在下心里想的只是如何将逃犯尽缉拿归案,如何铲除了大靳朝的贪官污吏!”

    他重重冷哼一声,负手转过身去,一番话虽说得义正言辞,一抹红晕却心虚地爬上耳廓……

    此时的叶秋嬗怒气填胸,哪里还察觉得到他的异状。

    作者有话要说:  谢芝打脸日常(1/1)?

    第16章

    两人背对而立、皆是怒目切齿。

    半响后,大门处有了动静,谢芝反应敏捷,纵身跃上屋檐。

    开门的却是何氏等人,茉香一见着叶秋嬗便冲了上去,拉着叶秋嬗一阵打量,生怕自家姑娘受了伤。

    “姑娘,方才您没事吧?佛殿里堵着好多官兵,说是在捉拿要犯。您在这里边儿又不见踪影,可把夫人和奴婢们给担心死了。”

    叶秋嬗愣了愣才回过神来,“哦,我还疑道佛殿出了什么事,怎会如此喧闹,原来是官府在缉拿逃犯啊……好在我方才一直在后殿处点灯,并没有撞见什么人。”

    她所言并非属实,却让茉香与何氏着是松了口气。何氏走上前来,将帷帽扣在叶秋嬗头上,轻拍她手背出言安慰。

    “秋嬗倒是个吉人天相的,现下殿内官兵撤了,咱们直接从正门出去也无妨。”

    叶秋嬗乖顺地颔首,她也觉得自己是个有后福之人。

    幸好今日碰到的是谢芝啊……

    他们谢家高门大户,是多少千金趋之若鹜之地,连长公主都对其青睐有加。

    出了方才的事,谢芝定然会比她还守口如瓶,免得损了双方清名,不得已让自己这小官之女“攀了高枝”。

    ………

    见她无碍,何氏先一步回到佛殿去,叶秋嬗紧随其后,趁旁人不注意时偷偷往房檐上看,却瞧见那‘梁上君子’正抱着臂好整以暇地睨着自己。

    “……”

    叶秋嬗心虚地收回目光,抬脚跨入佛殿去……

    这时候已过了朝山人潮,叶秋嬗只当什么都未发生过,还与何氏去拜了石佛陀,才慢悠悠地下山打道回府。

    ……

    回到叶府时,晌午已至,正逢叶卓尔散学归家,三辆马车停在大门处,叶卓尔面无表情下车来。

    “母亲,长姐。”他躬身向叶秋嬗她们行礼,礼数虽则到位但脸上却并无半分敬意。

    叶秋嬗瞧着他这幅两颊深陷、愁云惨淡的模样,既心疼又头疼。

    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幼弟不再亲切地唤自己大姐姐了,冷冰冰地好似与她没了情谊一般……

    可是谁叫她亲手揭穿了他的亲娘呢……

    “今日照旧将课业带到我书房做。”何氏显然对叶卓尔的态度不甚满意,睇了他一眼不容置喙道。

    自叶卓尔闯祸以来,何氏便一直督促着他的学业,每逢散学归家都要亲自指点教导,连学府的夫子都夸赞叶卓尔近来进步不小。

    这些事还是叫叶秋嬗听到点风声的,这也是她为何执意相信何氏有管家之能的原因。

    像她继母这般聪颖的女子,若是真对什么上了心,那便能做得最好。

    叶卓尔这小霸王都叫她管得不敢造次,其驾驭人心之能可见一斑。

    叶卓尔的疏离伤了叶秋嬗的心,但她仍是关怀自己幼弟的,想上前主动和解,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这踌躇纠结的模样落进了何氏眼里,她思索片刻说道:“秋嬗,我记得你的字写得不错。刚好这两天卓尔被夫子批了书写不工整,你做长姐的也来给他瞧瞧。”

    这就是让她一起去书房的意思了,叶秋嬗听后一怔,瞧见何氏眼里带着少有的柔意,顿时便心领神会,十分感激地颔首答应了。

    午膳是一家子一道用的,只有叶祎盈称身子抱恙没有到席。

    叶卓尔虽则来了,却也是全程丧着脸,好似行尸走肉一般,这两姐弟的异样真叫人担忧……

    午憩之后,叶秋嬗收拾一番,拿了自己平日所用的小楷狼毫,往何氏的院子去。

    何氏的宅院在主屋之左,取作玄圭园。院内凿了个池子,池放置了踏脚石,池子央便是一套石桌石凳,听闻何氏时常独坐水上吟诗作画,一坐便是一整天……

    叶秋嬗路经此处,只觉得微风送爽、风景宜人,若是她恐怕也要在这坐上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