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第17节

作品:《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仆人应下,随后便将撑杆从水拔了出来……

    看着他手拿匕首,埋头不做声的样子,叶秋嬗越发觉得怪异。

    哪有下人随身带着利器的……

    她心怀疑虑,盯着那仆人细细打量,却见其眉目深刻,乌发如墨被罩在粗布帽,只有些许卷曲的绒毛漏了出来。再待她仔细一瞧,却见那卷曲的毛发根部分明是金色的!

    这人样貌怎的如此异域?叶秋嬗被自己的发现吓了一跳。

    半响才壮足了胆子悄悄伸手搭在撑杆上,那可疑仆人心所想便一五一十地传达过来。

    【这群少爷小姐手无寸铁,我干脆立马动手,拿了那醉鬼世子的狗命!】

    “……!”

    叶秋嬗心大骇,“这人不是奴仆,是刺客!”

    作者有话要说:  收藏破百啦,好开心O(∩_∩)O哈哈~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

    我爱你们我爱你们我爱你们(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为了庆祝小目标达成,周六不定时掉落两更!

    再次谢谢收藏和留言的小仙女们,笔芯!φ(&gtω&lt*)

    第20章

    探听到这般骇人的秘密,她心头打颤,回首望去,岸上空无一人,连茉香都不在自己身边……而船舱内的赵家少爷小姐们也无一人带了奴仆,整条船上便只剩下这个假奴才了。

    只见他手持匕首,在撑杆上刮了刮,抬起一张眉目深邃的脸,目光阴鸷。

    “叶小姐要将撑杆削成什么模样?”

    这刺客声音喑哑,口音有些怪,这让叶秋嬗确定了此人定然不是靳朝人。或许是螣族蛮夷,亦或是羌国人,竟不远万里混进赵家的队伍来,也不知他是只身一人还是有同党。

    不论如何,她现在都好比鱼游沸鼎,上岸去搬救兵是不可能的了,若是此时表现出异样,眼前这亡命之徒必定第一个拿她开刀。

    叶秋嬗正六神无主,抬眼便见那刺客略有怀疑地眯了眯眼,她心头一跳忙道:“削一小截放于盘便可。”

    那刺客颇具深意地看了她一眼,才颔首低头削起竹竿来。

    “好,你先做着。待会儿听到我的传唤你再端着托盘进来,我若没特地叫你,你千万不可擅自进去,可知晓了?”叶秋嬗强作镇定,反复强调。

    直到见那刺客点头,她才为了不露端倪,不急不缓地提裙掀帘子进船舱去,与出来时一样,甫一进去立马便回身将门帘遮得严严实实。直到确定门外之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形才面色煞白地转身面向众人。

    “秋嬗的谜已经出好了,方才世子要与我赌罚四杯,那么便请世子听好了,我出的谜题是……”叶秋嬗一边大声说着,一边走向孟玄仪。

    此刻的孟玄仪正酒醉微醺,见她走至自己身旁坐下,附在耳畔轻声道:“世子,外面那个假奴才要刺杀你!”

    “什么?!”孟玄仪惊诧而起,酒也醒了几分,“你说谁要刺杀我?”

    他高声质问,一语惊起四座。叶秋嬗想阻止都来不及,众人一片哗然。

    “船上有刺客?”

    “在何处?秋嬗表妹不会是弄错了吧?”

    “那我们回岸上去……”

    赵家子弟你一言我一语,皆是将信将疑。谁也没在意叶秋嬗让众人噤声的手势……

    就在这时,船身忽的晃动起来,船内众人被晃得东倒西歪。门口的帘子也被人掀开来。先出现的是一双黑色布靴,而后便见一异族长相的男子走进舱内,他已将帽子摘去,露出一头卷曲的半金毛发。

    “叶小姐所出谜题在我手上。”他操着十分不正宗的汉话,阴笑着道。

    众人有短暂的沉默,随后便听叶秋嬗高声惊呼:“有刺客!世子走!”

    说着硬将呆愣的孟玄仪拉扯起身……

    “船在水上,你们能逃得掉?”那刺客丝毫不慌,原来方才叶秋嬗进来之际,他已悄悄将船上锁链取开,此时他们的船恐怕已随波飘至深水处了……

    刺客凶相毕露,也不加掩饰了,直接将手红布一掀,露出两把冒着寒光的长剑来,他手持左右。足尖一点,直冲向孟玄仪面门……

    千钧一发之际,孟玄仪朝旁倒去,却躲闪不及。眼见着那刺客的另一剑便要刺下,本能地抬手遮挡,却听‘噌’地一声,预感的疼痛并没到来。

    半响睁开眼才发现是赵京娄用琴替他挡住致命一击……

    原来这赵家子弟出身将门,虽不属武将,但平日里也至少会练练武功强身健体。不像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候世子,养尊处优长大,连和十岁孩童打架都讨不到好处……

    此时赵家几个少爷都上前将刺客团团围住,刺客只身一人与他们缠斗起来,暂且自顾不暇。

    其余女子和孟玄仪都被逼得躲到船尾,开始高声呼救。只是他们的船已飘远,岸上的人还未听到这边动静……众女子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几个少年赤手空拳与那刺客肉搏,却不想那人竟是个高手,被这么多人团团围住竟还能毫发无伤,几个回合下来,少年们均被刺伤,逐渐处于下风。

    眼看着形势不利,叶秋嬗心急如焚,推搡着孟玄仪道:“世子,那刺客是冲你而来,你跳下水,游到岸上去搬救兵,此处我们还能周旋一二。”

    孟玄仪却大摇其头,嘴上说着:“不可不可,此番离岸上已远,我若下水便让那刺客有了可乘之机。”

    心里头却说:【本世子根本不会凫水,若真跳下船还不得被淹死……】

    原来这废物世子竟还是个旱鸭子……叶秋嬗又急又气,哑口无言。

    他们这边无所作为,便导致那边也心乔意怯,没两下就被压制住,让那刺客脱了身,纵身飞到船尾来……

    “世子走!”又是赵京娄奋不顾身挡住刺客之剑,情急时刻,叶秋嬗与赵绰兮都拽住孟玄仪,几人往船头那边转移。

    这时的船身离岸上足有好几丈远了,不过好在岸上的人终于察觉到这边的危机,已有几个会凫水的奴仆跳下水往这边游来。

    若想死里逃生便看能不能拖住这一时半会儿了……

    叶秋嬗看到脚边的撑杆,毫不犹豫地将其拿了起来。

    “秋嬗表妹要做什么?”赵绰兮喘着粗气问。

    叶秋嬗并未回答,而是奋力将撑杆伸向船尾,直直往那刺客身上扫去。此时正逢他将赵京娄制住刚要下手却被叶秋嬗一阻,让赵京娄免下致命一击。

    刺客怒起一脚将赵京娄踹开,抬手持剑‘唰唰’两下便把叶秋嬗的竹竿削短了一半……神色阴鸷地往船头走来……

    “他、他过来了……把你手上的杆子给我,让我缠住他,你们借机逃走!”孟玄仪强装镇定挡在众位女子身前,对叶秋嬗道,但颤抖的声音却暴露了他此刻的恐惧。

    这倒是个法子,让废物世子英勇就义,她们若想逃脱刺客必定顾及不暇……

    可真的要以世子为饵吗?

    叶秋嬗心下一横,既然横竖都是死,不如拼命搏一搏,她思及此,手撑杆一用力,往旁扫去,直指孟玄仪。

    “叶姑娘你做什么?!”孟玄仪惊慌失措,已被她逼至船沿。

    “世子爷,对不住了。您撑到救兵来,便可活命!”她话音刚落,便伸手一推,毫不留情将孟玄仪推下水去……

    孟玄仪如木偶一般僵直砸入水,直至湖水涌入口鼻才本能地挣扎起来……嘴里断断续续呼喊着:“本世子……不、不会……凫水……”

    船上众人哪管得了他,原以为那刺客见孟玄仪下了水也会跳下去刺杀,但在水绝不比在岸上灵活,到那时他们便可找武器将其制住。

    只是却不想他只是持着剑在船边张望片刻,迟迟疑疑也未有下水动向。

    原来这刺客也是个不擅水性的!

    一眼识破了他的短处,叶秋嬗心一喜,朗声对众人道:“!大家都跳下水去!”

    她话音一落,众女子才反应过来,也不顾什么仪态教条了,捂住口鼻,双眼一闭便纵身跳下船去。

    一时间,伴随着此起彼伏的落水声,船身四周便像是饺子下锅一般,沸腾起来……

    叶秋嬗是会凫水的,因此她落入水并不慌张,孟玄仪就在她周围扑腾,也是个聪慧之人,生死关头强逼自己镇定,竟逐渐琢磨出游水的要领来。

    他一浮一沉地游着,一时半会儿还淹不死。

    但那船上的刺客却不是省油的灯,他抱着与孟玄仪同归于尽的决心,‘噗通’一声跳了下来……

    叶秋嬗大惊失色喊道:“世子,小心!”

    孟玄仪应声自卫,却仍旧躲闪不及,叫那刺客照他背部刺下一剑,鲜红的血水在湖蔓延开,孟玄仪吃痛,手脚无力速速往水里沉下去……

    叶秋嬗见他就要命丧于此,也不管男女之别了,迅速游了过去,双手自他腋下抱住,将人拉到水面。

    “叶姑娘……你走,不必管我……”孟玄仪恍惚之际仍顾及着她安危,令叶秋嬗多少有点触动。

    ……

    那不擅水性的刺客刺了一剑便已沉下水,叶秋嬗抱着孟玄仪奋力往岸边游。

    但他始终是个男子,叶秋嬗没游几下便浑身脱力……眼看着两人都要沉下水去。

    好在救人的奴仆及时赶到,分别将她两人驮至背上,终于呼吸畅、死里逃生……

    此时的叶秋嬗早已全身乏力,现下安稳了才合上眼昏死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修修改改现在才把第二更放上来……_(:зゝ∠)_

    星期天一定早点更新~

    本章告诉我们,掌握一门逃生技能是多么的重要:-)

    第21章

    待叶秋嬗再次醒来时,她已回到家,脑袋昏沉,双腿膝盖处也是冰冷酸痛。

    睁开眼便见到满屋子的人脸,有赵老太君的,还有她的父亲和继母的,众人见到她苏醒,皆是转忧为喜,凑拢过来轻声关切。

    “丫头,你可算是醒了。都是祖母的罪过,本想邀你去散散心,却害你差点命丧歹人之手……”赵老太君老泪纵横,上前握住叶秋嬗的手,她是真心怀有愧意,去岭南侯府赔了罪,见世子无恙便匆匆赶到叶府来。方才守在叶秋嬗床前见其昏迷不醒,可谓是心急如焚。

    叶秋嬗不舍花甲老人为了她劳心焦思,即使自己头疼难忍,也竭力装作无碍,展露笑颜安慰道。

    “祖母无需自责,那刺客凭空冒出谁也预料不到,现在孙女已无大碍,祖母千万不要忧虑过度。”

    叶秋嬗一张小脸素净莹白,衬得双眸如小鹿一般明亮如洗,且说出来的话又是这般善解人意,怎能不让赵老太君心生怜惜。

    “好孩子,你好生休养着,有什么需要的就跟祖母知会一声,祖母一定补偿你。”她紧紧握住叶秋嬗的手,关切道。

    受了老太君的抚慰,叶秋嬗心里一暖,颔首谢恩之后才想起要紧的事来,“祖母,世子如何了?”

    “世子并无大碍,已经送回侯府救治了。听世子说是你救了他,侯夫人应承了明日要亲自登门答谢你呢!”赵老太君激动道。

    随即抬手将叶秋嬗脸庞的碎发拂开,神色和蔼地问她:“孩子,祖母也听你表姐她们说了,是你临危不乱救了大家。你这孩子怎么如此聪慧,跟祖母说说当时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