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第21节

作品:《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曜珮闻此嘴角一勾,玉手伸向布兜,从里边拿出一支箭矢来。叶秋嬗也随后而动,拿起一支箭,在手掂量两下。

    这无镞之矢用竹竿所制,分量恰到好处,应是较容易投掷的。

    叶秋嬗这般想着,便听‘叮’地一声,对面的曜珮扔出的箭矢碰到瓶身,落在地上。

    竟是首投失利……

    叶秋嬗心想自己怎能抢了公主的风头,便半眯着眼也往那瓶身上投去……

    曜珮正脸色微沉,颇为沮丧地叹息一声。她还未回过神,又听一声脆响,抬头一看原是叶秋嬗也未投进,正丧着脸一副气馁的模样……

    这下曜珮稍感抚慰了,清咳两声鼓舞道:“这投壶确实有些困难,咱们都尽力而为吧。”

    叶秋嬗忙点头:“是是是。”

    心里却暗自为曜珮鼓劲,“公主您要加把劲儿啊!”

    曜珮摩拳擦掌,又开始投掷,可不知怎的,她竟是屡战屡败,到最后十支箭矢竟是一支未进。叶秋嬗瞧着着急,也不敢投进,最后比下来,满地的箭矢,两个瓷壶却空空如也。

    场面好生尴尬……

    良久,才听皇后轻声拍了拍掌,出声打圆场:“长公主与叶姑娘身为女子不擅投掷也是情有可原,方才本宫瞧着好几次她们都差点投了呢……若是本宫来,恐怕还比不上她们,皇上您说是吧?”皇后递了一个眼神过去。

    皇帝愣了愣,摸摸光洁的下巴,表示十分赞同。

    “这般看来,你们俩算是打成平手了。”他道。

    叶秋嬗面上气馁,心里却在憋笑。她们两人一支未进,竟还生搬硬套地算作平手,曜珮公主这皇兄还真是对她恩宠有加。

    ……

    虽则皇兄这般顾及着自己,但曜珮却始终觉着颜面难存,僵着脸半响才开口说话。

    “既然本宫与叶姑娘未分出胜负,那便改改射覆的规矩吧。本宫将一样随身宝物藏起来,若是叶姑娘猜了,那这宝物便归你,若是猜不那叶姑娘便要舍一样宝贝给本宫,这样如何?”

    她巧笑嫣然道,皇帝自然顺从,叶秋嬗更是不敢违抗。这新规矩要深究起来对叶秋嬗是相当不公的,但谁叫对方是天之骄女呢。

    曜珮下巴微仰,姿态雍容地走入屏风。不到半刻便从里面出来,看来是早有准备。

    “叶姑娘,本宫藏的这个物件是稀世珍品,你若猜了便赠与你,但你若猜不,那本宫也要取你一个宝贝了。”

    “臣女身无长物,能入得了公主凤眼便是臣女荣幸了。”叶秋嬗低眉顺眼道。

    “叶姑娘不必妄自菲薄,你今日装束倒是甚合我眼缘,特别是你头上那支梅花簪,上回百花宴也见你戴过。瞧着玉质剔透甚为可爱,待会儿若你未猜,便将这发簪押出来吧。”

    “这……”叶秋嬗大惊,这支白玉簪可是她娘的遗物,怎能输给她?

    “公主……”叶秋嬗为难地唤道。

    曜珮却漠然转身,回到坐席之上,抬手示意:“叶姑娘,本宫这物件的谜面是‘真亦假时假亦真,无为有处有还无。’,请你推度。”

    “……”这架势,是不容她置喙了……

    可这谜题,也太过高深了些吧……

    见着曜珮如此笃定的模样,叶秋嬗心知求不了情,暗道一声抱歉,动起自己心思来。

    “公主可否将托盘给臣女端详片刻?臣女绝不将红绸掀开。”她使出先前对付孟玄仪那一计,恭敬地请命。

    席间端坐关注了她许久的孟玄仪早已按耐不住,猛灌一杯清酒,嘴上含笑念道:“输了输了,铁定输了。”

    他这异样引来周座侧目,谢芝更是挑眉问他:“哦?不知世子口说的谁?”

    孟玄仪傲然轻哼,不与他搭话。

    “自然是你那刁蛮的公主要输。”他心得意道,未察觉自己竟主动站在了叶秋嬗那一头。

    叶秋嬗正忐忑不安,对场外动静全然不觉,曜珮则听说她要查看托盘,立时起身匆匆走下殿前,将托盘夺了过去。

    “这物件一窥便知全貌,请勿着手触碰。”曜珮警惕地挡住叶秋嬗的手,不让她有半分接触的机会。

    叶秋嬗双眼随着托盘看去,央微微凸起,像是个细小的东西。女子身上的首饰也小巧,但却多了去了,这叫她如何盲猜?

    她暗自打着主意,心道曜珮虽不给自己机会触碰,但自己却有千万种法子去探知她的心。

    美目流转,叶秋嬗向曜珮走近。

    “真亦假时假亦真……难道公主所藏的是个难辨真假的物什?臣女思索了半天,难不成是字画赝品?”她故意往相反的猜,好让曜珮卸下心防。

    果真,曜珮弯起嘴角,面露得意却不言不语。

    叶秋嬗蹙紧眉,瞅瞅托盘又瞅瞅她,惑然不解。“公主方才进屏风时并未带字画,且今日所着是轻纱广袖,瞧着并不能藏住什么东西。臣女猜测公主应该还是取的身上所戴之物藏于盘的吧……”

    她一语点破,曜珮身子一怔,已暴露心头局促。

    “臣女斗胆请示皇上,可否让臣女仔细查看查看公主佩戴的首饰?”叶秋嬗学聪明了,她直接越过曜珮向皇帝请命,以免被其推脱。

    先前也有人这般要求过,皇帝自然不好公然偏袒自己皇妹,颔首应允了。

    金口玉言已下,曜珮纵然不情不愿却也不得违抗,只得站直了身子,紧盯着叶秋嬗,提防着她有什么异动。

    叶秋嬗步履轻缓,踱步到曜珮身后。眸划过一丝狡黠,眼疾手往她头上的步摇摸去。

    “公主该不会藏的是一根簪子吧?”

    她刚碰到步摇,便听身前人惊叫一声,一只手伸过来紧紧将她手腕抓住。

    “大胆!”

    【你这女子真是胆大,竟敢碰本宫的发饰!】

    曜珮勃然变色,抓住叶秋嬗的手,心头之语准确无误地传达过来。

    计策得逞,叶秋嬗面上淡然,心里却在偷笑。

    为防她撤回手去,叶秋嬗另一只手悄然按在她手背上:“公主请恕臣女不敬,臣女猜这盘之物是您所佩戴的首饰,是也不是?”

    曜珮却嗤笑一声:“本宫的首饰海了去了,你这纯属盲猜,本宫才不会上你的当。”

    【这白玉雪梅剑穗世上没几人见过,你若猜得出来那本宫真要对你五体投地了。】

    “……”听到她浑然不觉地将谜底透露出来,叶秋嬗喜不自禁。心道一声不敢当,便佯装半猜半疑地将心所想说了出来。

    “臣女还是猜测此物乃公主所带首饰,但瞧着公主今日所佩头面十分齐整,缺一不可……这便让臣女有些疑惑了……”

    叶秋嬗越说得多,曜珮脸色越发得意……

    【本宫就知晓你猜不,什么蕙质兰心也不过是虚名罢了。】

    她轻笑一声,将叶秋嬗的手拂开去。刚准备劝她认输,却见其一改愁色露出笑意。

    “不过臣女方才一想,公主殿下头面虽齐整,但身上配饰却不必如此讲究。便是少一串珠子,或是坠子好像也不会引人注意。”

    耀珮脸色一变,露出几分紧张。

    叶秋嬗轻笑,又接着道:“方才公主对臣女头上的白玉簪子这般在意,臣女便猜测公主是否也有支相似式样的配饰?不过瞅见那盘之物又不像是簪子一类细长的物什。思来想去半响也不十分笃定,现下并无其他线索。臣女便赌一赌运气,猜公主盘所覆之物是一条白玉梅花的挂穗。公主,不知臣女可有猜对?”

    “你……你怎会……”

    曜珮瞠目结舌,脸色忽灰忽白。

    殿上贵人们都直起身子往这边观望,连皇上都一脸好地询问起来。

    “如何?叶姑娘可猜了?”

    曜珮看向殿上,又看了看右方宴席,最后再瞋目切齿地瞪着叶秋嬗。极不甘愿地将红绸掀开来……

    盘所呈之物赫然便是一块白玉雪梅的红缨剑穗,同样是玉质剔透、成色极好,与叶秋嬗头上这支竟好似出自同一工匠之手……

    她猜了,殿上众人皆为其鼓掌喝彩。其孟玄仪最为激动,仿佛与有荣焉。

    唯有一人隐在人群之,神色莫辨。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修了一下大纲

    第26章

    叶秋嬗没将自家娘亲的遗物输出去,反而还赢回了一块上好的挂穗。

    东西虽是个宝贝,但她却把长公主给得罪了,如此算下来不如不要这坠子……

    可金口玉言已开,她便是想还也还不了,只得怀揣着这烫手山芋一般的挂穗,回了叶府。

    甫一回府,便冲进房,将挂穗压在妆奁底下,才稍稍安心。

    夜里上床安寝时,越想越是不安……

    长公主本就对她有成见,今日之后,她必然已变成长公主的眼钉肉刺……

    开罪了金枝玉叶,叶秋嬗怎能不怕,那夜她整夜辗转反侧,第二日起床便顶着一双乌青的眼,好似被人打了两拳一般……

    冯妈妈自是十分心疼,又是关切又是唠叨,正给她梳妆打扮之时,叶芳竟行色匆匆地赶到她们院子来。

    “嬗儿,你昨日在宫里赢了一块白玉剑穗回来?”他剑眉紧皱,一脸焦急。

    “是的,爹……”叶秋嬗愣愣答道。

    “将它拿出来,这剑穗乃先皇御赐之物!谢丞相与谢公子已上门讨要来了!”

    叶秋嬗惊坐而起,赶忙翻出妆奁底下的剑穗,交了上去。

    叶芳取了剑穗便匆匆离开,独留叶秋嬗还心有余悸未回过神来……

    她原以为这剑穗只是曜珮心爱之物,没想到竟是先皇御赐。

    以前是听闻过先皇曾赐一七宝纹鲤匕给谢家,难道此剑穗便是匕首上的配饰?

    怪道长公主那般自负,还说此物乃稀世珍品,没几人见过。却原来如此贵不可言……

    叶秋嬗提心吊胆,以为自己冒犯了天尊,谢家父子却只是讨回了剑穗,还留下三箱珠宝,便又悄声无息离开。

    她并未等到预料之的怪罪,如此忐忑不安地过了半来月,竟出地风平浪静,时间一久她便也将此事淡忘了……

    夏去秋来,转眼立秋已至,雨水越发地频繁,雨过之后徒留一地的热闹又落寞。

    叶秋嬗生在这个季节,再过两个月的秋前一日她便要受及笄之礼,成为待字闺的大姑娘了。

    这几月内,何氏真担起了管家之责,将府大小事务管得井井有条,奴仆更是对她服服帖帖,叶府以前那点乌烟瘴气总算散了去,叶芳乐得清闲,连带对何氏的态度都好了几分。

    只是何氏却并不领情,全府上下能让她和颜悦色的只有叶秋嬗,连对叶卓尔也只是以严师之尊处之。

    叶芳又一心仕途,并不大在意,夫妻俩的关系好比数九寒冰,叶秋嬗在旁看着干着急却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