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第32节

作品:《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你……凭什么……说我说谎!”他口齿不清奋力反驳着,断臂上缠绕着一根金线与屏风之后相通。

    屏风后的叶秋嬗冷笑,她凭什么?凭的不过是那些惨死的无辜百姓的冤屈罢了,她甚至连手都未搭在金线上,不管他是否真的已将罪行招供,只是兀自道一句:“说谎。”

    这样,谢芝便会下令。

    “还不召?施刑!”

    又是一阵响彻云霄的惨叫,刑房内的几人如看死物一般冷眼看着他受尽折磨。

    ……

    良久,一番谎。”

    “施以刖刑。”

    ……

    “他在说谎。”

    “施以宫刑。”

    ……

    刑部十大:  终于把这玩意儿写死了!连我都松了口气!

    童尸案告一段落,下一篇章会正式开始悬疑破案风~~~~

    明天会来两章过渡,放松一下心情~

    谢大人亲自发糖,你收是不收?

    谢谢秋白、红豆还有个名字显示不出来的小天使的营养液。感谢大家这两章的鼓励~讲真,我还以为会被撕,毕竟案初始并非暗黑风,陡然写的这么血腥……

    由此看来小天使们接受尺度还是挺大的233333爱你们(づ ̄3 ̄)づ╭?~

    第38章 及笄之礼

    凡牵涉到‘宝田会’一案的富商皆被查处, 其不乏靳朝有名有望的皇商。此事之后大靳的商货贸易难免有所亏空,虽后有他人替补, 但短时内也难以恢复到先前的秩序与繁盛。

    虽然此事有利有弊,但当今圣上赏罚分明, 对谢芝更是青眼有加。碍于他刚刚上任不好再升官级,只得赏下金银珠宝且允了太史令将其功绩载入史册、表彰于世。

    人人皆道谢家又要出个千古功臣,谢芝春风得意的同时, 也不忘枢密省等同僚的功劳, 特别是叶秋嬗,身为一个弱女子几次犯险,能破此案她的功劳最大。

    然叶秋嬗衣食无忧也无功名需求,在他几次询问之后, 终于得来一个要求。

    “谢大人将枢密省地道挖一条到我家后院来吧, 以后我要去枢密省也无需大费周章了。”

    这倒是个可行的主意,谢芝毫不犹豫应下来。于是接下来的半月里,朝廷工匠便紧锣密鼓地开始开凿地道。

    叶府后院偶尔能听见一些细微的敲凿声, 但若要深究却也找不到源头。

    如此半月之后,叶府密道大功告成, 入口处便设在落亭苑的假山之后,细心做了掩盖,要将铺了草皮的铁板抬起才能瞧见地道。

    叶秋嬗对此十分满意,将自己那身男装行头藏得好好的,就等着哪日被上司传召了好前去协助。

    可她等了几日也没有动静,打听了才知晓, 原来谢芝的恩师应大人近来不在京,去了大漠边境。京内的异族刺客也是因他的威慑而销声匿迹,又经过宝田会一案,歹人自然生畏,如此也算是过了一阵子太平日子。

    天下一旦太平,枢密省便空闲起来。除去枢密省的公职,叶秋嬗则还有一事要忙。

    再过半月便是秋佳节,而秋前一日乃是她及笄诞辰。

    叶府内院一早便忙活着准备笄礼所用礼服和各类礼器,叶秋嬗身为笄者更是从月初便开始跟老妈妈学习礼节了,以防笄礼当日乱了阵脚。

    秋前几日,叶秋嬗正食着午后茶点,忽接到她父亲的传令,说是要商量笄礼之事。叶秋嬗忙洗漱一番,换了身衣裳往正屋赶去。

    此时正值秋菊开得最烂漫的时候,路过花圃,叶秋嬗还流连了片刻。

    叶芳素来对园林建筑不大讲究,他院子外那些个花草植被全是赵氏生前所种,如此十多年了,长势喜人十分青葱茂密。年前肖氏擅作主张在花坛里立了几个雕刻艺品,说是风水好有助家主仕途,但也着实没什么品味,几个木头桩子杵在那儿,挡了视线不说还坏了美感。

    叶秋嬗每回来此都要唾弃一番,她正考虑着要不要跟她爹建议将这几个木头桩子撤了去,没想到这时刚巧有一人从门洞出来,两人不备,撞个正着。

    来人一身月白布衣,身形高大,却是个陌生男子!

    叶秋嬗轻呼一声,忙以袖掩面退到一旁去……

    “姑、姑娘……对不起,在下没伤着你吧?”那男子结结巴巴道。

    叶秋嬗这才稍定神,抬眼瞧去。却见是个眉目清朗、脸庞白净的青年男子,身着布衣倒不像是为官之人,但也并非叶家亲戚,为何会出现在她爹院子里?

    “敢问公子可是我爹请来的客人?”她问道。

    那男子一愣,反应过来面前这美貌女子便是叶府的千金叶小姐,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冒犯,忙垂首告罪。

    “在下名唤稽央,受令尊之邀来贵府洽谈公事,方才走得匆忙,无意冒犯了叶小姐,还请小姐恕罪。”稽央低眉顺眼,白净的额上渗出冷汗。

    叶秋嬗瞧他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不自觉一愣,心道难不成自己长相看起来是个胡搅蛮缠的?狐疑地眨了眨眼,柔声道:“方才是这雕刻挡了眼,连我也没瞧见公子你。不过是无心之失罢了,公子不必自责的。”

    稽央听她音色柔亮悦耳,不自觉抬起眼来,一瞧见那芙蓉玉貌,又红着脸埋下头去。

    “叶、叶小姐,在下告辞。”结巴着向叶秋嬗告了退,而后步履匆匆离开了。

    叶秋嬗愣愣地看着他好似躲避洪水猛兽一般逃走,觉得有些好笑,摇了摇头提裙进了院子。

    叶芳此刻正在书房公干,听她的敲门声才唤人将其迎进来。

    甫一进门,便听他朗声道:“嬗儿,太妃娘娘派人传了信,后日你及笄她将亲驾来做正宾。”

    “太妃姑姑竟记得我的生辰?”叶秋嬗惊了。

    叶芳却宠辱不惊,抚了抚胡须道:“你先前有勇救候世子之举,后又被特邀赴了祭火节宫宴。何止是庚太妃,连岭南侯府都派人上门送了礼的。闺阁女子名声这般响亮,真是让爹好生烦恼啊……”

    他面上虽这么说着,嘴角却微微翘起,分明是十分引以为豪又不肯表露出来的模样。心头喜滋滋地想:我叶芳命里无丁,生个女儿倒是争气。看来真该给她择个入赘夫婿,往后暗辅佐,还怕我叶家兴旺不起来?

    如此想着,叶芳抬手朝叶秋嬗一招,唤她过去。

    “嬗儿来,爹跟你说说话。”

    叶秋嬗还少有见他爹如此和颜悦色,颇有些不自在,但还是款步走了过去,坐在他下手方。

    “转眼你便这般大了……”叶芳瞧着叶秋嬗越发美丽的脸庞,感慨道。平日里的不苟言笑虽使得他额上眉间留有皱纹,但仍能辨出年轻时的俊美相貌。

    诚如庚太妃所说,叶秋嬗真是像极了他,甚至比他还胜一筹。

    叶芳仿佛是看见了年轻时的自己,拍拍她的肩,竟有些不舍。他手掌的温意透过衣衫传达过来。

    【我女儿绝不能嫁到别人家去,她性子这般良善,去了婆家定然要被欺负……但瞧着后生里头就稽央性子较为谦逊恭敬,如今又有功名在身……只是他后家条件着实贫寒了些,好在本人倒是颇有才气……可相貌方面却比不过同辈那两人出众……唉,且再瞧瞧吧……】

    叶芳在心头纠结半响,全被叶秋嬗听了去,直愣在当场,脸上浮起热意。

    怪道方才便觉着稽央这名号甚为耳熟,原来就是那个家境贫寒的今科榜眼啊……她爹竟然有意招稽央为婿……

    叶秋嬗不由地想起方才稽央局促腼腆的模样,自己也闹了个大红脸。

    ……

    三日后,叶府车马盈门、宾朋满座。来往皆是世家家眷,这场笄礼好不气派。

    良辰一到,叶秋嬗着豆绿色采衣,梳着环髻。走入堂内,瞧着也不过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儿。倏尔加笄之后,换了一身襦裙,未添花钿的脸庞清丽可人,已变成一豆蔻少女了。

    直至三加三拜礼成,初试大袖礼服,头戴钗冠。袅袅婷婷立于堂上,眉目娟丽、环珮叮咚,竟是已有成年女子之韵,却仍保留着少女的纯真灵气,好生难得。

    即便是保养得当又天香国色的庚太妃也不禁羡慕,及笄之年乃女子最美好的年华,女大十八变,一天一个样儿。早前还瞧着只是有几分清秀之姿的孩子,这下再看,却是琦年玉貌足以令人惊艳了。

    叶秋嬗着礼服在堂内向众位长辈行礼敬茶,她如今只顾着头上沉甸甸的钗冠,没留神去瞧他人反应。

    凡是笄礼女子都会让自家姐妹帮忙梳头加笄,是以今朝许久未见的叶祎盈也‘出山’了,只不过心头不大乐意,给她梳头也不见个笑脸。但好在还算识大体,从头至尾小心翼翼不敢有所差池,让叶秋嬗也着实松气。

    礼成退回房内后,还轻声向叶祎盈道了一句谢。换来她一瞬愣神,片刻后又噘着嘴轻哼一声回道:“大姐姐谢什么,明年我笄礼时,还不是要累着你来替我加笄。”

    “好。”叶秋嬗勾唇应下,两姐妹未再多言,转头背对着各自忙活各自的了。

    入夜,府里送完宾客,叶芳与何氏忙了一整日,皆是疲惫不堪,又受了叶秋嬗一杯茶后,才各自回了院子歇息。

    期间何氏趁众人不注意,悄然塞了一个锦囊给叶秋嬗,沉甸甸地。叶秋嬗好心大起,回到自家院子便迫不及待拆开来。

    却是一袋子钥匙,令她不由得一怔,怕是何氏又将管家权交还过来。正不知所措,眼角却瞟到袋还有一张字条,忙抽出来细看。

    信上写道:

    “秋嬗,你爹有意招婿入府,想必此事你已有所耳闻。是以母亲才将府内钥匙悉数复刻一把交于你,你若是想收回内院管事权,即日起便可上手。你若是还想松几年,母亲替你管着也无妨。钥匙还是给你,往后在府行事也方便些。”

    叶秋嬗一字不漏地看完,字里行间都感受到何氏对自己的疼爱与照料,竟觉得眸有些湿润。

    她的继母何氏好比天上飞雁,心有苍穹。如今却困在了叶府这方寸之地,叶秋嬗原先一心想留住何氏,让其为叶府主事,却没考虑过她的感受,如今想来确实自私了些。

    她将字条和钥匙好生收捡,刚准备沐浴一番,好静静沉思,忽听茉香‘呀’了一声,应声望去。

    “怎么了?”

    “姑娘,您瞧。不知是哪位夫人小姐送的,怎么会摆在落亭苑里呢?”茉香一脸惊喜,侧过身将案几上的圆木盒子露了出来。

    叶秋嬗也是疑惑,上前细看,却见这红木盒子十分别致,上头精细地浮雕着几朵并蒂而开芍药,看花边貌似是刚完工不久的新艺品。

    今朝倒是收到了不少礼品,但都由冯妈妈放回了库房清点,这边居然还漏了一个,实在怪哉。

    她有些纳闷,摸了摸盒子边缘,将它打开来……

    一股果香和甜味随之散出,只见盒凹槽上呈着各色果脯和蜜饯,由锦盒装好,色泽新鲜味香十足。

    间还放着一个白银色面具,叶秋嬗讶异,将它取出,却是十分轻薄的材质,摸着柔软冰凉。仔细一瞧才发现面具上密密地刻着暗花,用茜红花汁点缀上色,可谓相当精致了……

    叶秋嬗大概能猜到是何人送的此物,指尖轻抚过面具的花色,将它戴在脸上。

    “茉香,好不好看?”

    “好看好看,奴婢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面具呢……也不知道这位客人从何处买来的,街市上的面具明明十分滑稽丑陋。”茉香双手合拳,望着叶秋嬗傻傻笑道。

    叶秋嬗噗的一声笑开来,指着她嗔骂道:“瞧你这傻气模样。”

    伸手摸出一颗干果,塞入口,甜味溢出。立即笑眯了眼,“好久不曾吃甜食了,这么多蜜饯够我嚼小半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