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第43节

作品:《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曜珮却是看着她笑笑,不再说话了。

    叶秋嬗松气,正襟危坐。直到入了宫门,与她分别,又开始紧张起来。

    来迎她的居然是总管庄公公,行事恭敬,神色却讳莫如深。都说庄公公乃是皇上的心腹,他的态度便代表着皇上的态度。

    叶秋嬗见他似乎模棱两可,更加忐忑了。

    庄公公将她带到景阳殿,此处是皇上批阅奏折和接见大臣之处,叶秋嬗颔首低眉随庄公公进去。

    引见了她,庄公公便将殿门一关,走到外间守着去了。殿内寂静无声,偶尔有翻阅书页的声响,叶秋嬗不敢抬头去看,就堂跪下来向座上之人行礼。

    “微臣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回应她的仍是缄默无声,仿佛整个殿只有她一人,这过程十分煎熬。

    一页书又翻过,座上天子终于始开金口。

    “朕可没有一个不以真面目示人的臣子。”

    一句话掷地有声,叶秋嬗直接怔在当场,周身冒出冷汗,连忙俯下身去。

    “皇上恕罪,微臣貌丑,怕冲撞了贵人之眼,皇上恕罪……”

    座上之人却冷哼一声,语气愈加严是八十大板,就是二十个板子,她都要送出小半条命去……

    叶秋嬗先前天真以为自己立了功,皇上应该不会过于为难,没想到君意难测,一来就惹了圣怒。

    思来想去还不是自己的能惹了他的忌惮,如今是终于见识到皇家威严,眼看便保不住小命,怎不惶恐……

    叶秋嬗匍在地上,抖如糠筛。皇上那头却迟迟未开口唤人将她拖出去,如此又回到了刚来时的死寂,煎熬半响上头又说话了。

    “你上前来。”他道。

    叶秋嬗喏喏动身,上前几步复又跪下,而阶梯之上便是天子。

    “邱叶先生?你有看人测谎的能,那你抬头看看,朕有也是在说谎话么?”

    他语有笑意,却是冷笑。每一次问话都将叶秋嬗打入绝望之境,且越来越惧怕。

    “朕叫你抬头,你是要抗旨么?”

    叶秋嬗怵地一抖,抬头看去,皇上却俯下身来,天子圣颜近在咫尺。

    “朕派人查过你,身世成谜,你那劳什子老家更是根本无一个姓邱名叶之人。谢卿用人重才,朕却用人不用疑,你今日若不将底细讲个明白,即便身具能,朕也留不得你!”

    “……臣、臣并非有意隐瞒皇上……”

    “将你面具取下,朕要看看你究竟是何人。”皇上拍桌喝道。

    叶秋嬗早已被吓得三魂少了七魄,唯恐连累了叶家,心头一横,双手抚上面具。

    “臣并非有意隐瞒皇上,实在是身不由己。臣自知命数已尽,但愿皇上念在臣立了功的情分上,饶过臣的家人。”

    说完便双眼一闭,将面具掀开来,皇上早已急不可耐,冲她瞧去,待看清真面目,却是瞠目结舌,震惊当场。

    “你、你是叶家那……”

    叶秋嬗又跪俯下去,“罪女叶秋嬗叩见皇上……”

    “……”

    “原来是你……怪道祭火节那次,你能轻易猜出曜珮的谜底……”

    叶秋嬗再次磕头,“臣女有罪,在谢大人那处暴露了能,谢大人当时正棘手一件案子,便邀臣女去协助。此事是臣女一人的罪过,家人对此一无所知,望皇上饶恕叶家。”

    “你……”皇上指着她,“你竟敢女扮男装这般胆大包天,叶卿恪尽职守,居然教出一个你这样的女儿……”

    “皇上,我爹也是蒙在鼓里,此事全是我一人罪过。”

    皇帝却舒了口气,靠向椅背。“倒是个有孝心的,不过欺君之罪却是逃不了了。”

    叶秋嬗早已看淡,抬起脸来视死如归道:“臣女自知罪无可赦,任由皇上处置。”

    她脸色因惊吓而白透如玉,分明是娇娇女子的秀致面貌,却因坚定的神情而平添一分巾帼英姿。皇帝见此一愣,凝神半响终于缓下脸色。

    “你若将功补过,也并非罪无可赦。”

    叶秋嬗心头一亮,听出一丝希望,忙俯身磕头道:“谢皇上宽恕,臣女虽无大才,但好在有个测谎能。先前的妍嫔案和孩童失踪案也有用到臣女之处,皇上若宽恕臣女一些时日,臣女定当竭心尽力在枢密省门下,协助谢大人破案。”

    皇帝却讳莫如深摇头,“不,朕不是要你效忠谢芝。”

    叶秋嬗呆若木鸡。

    “朕原本打算将你提拔为书令,专门替朕传召和监察使臣。但你是一女子便没这必要了。”

    “皇上的意思是……”叶秋嬗不解。

    “朕说过用人不用疑,朝廷之上,必有暗潮汹涌、伺机而动之人,朕需要你这个能,好比一面明镜,将那些乌烟瘴气给照个一清二楚。但直接这么摆出来太过明显且引人忌惮,不如便让你继续在枢密省待着,那处龙蛇混杂,别有用心之人定然露出马脚。”

    话音落了,他顿了顿又开口:“谢芝将那玉牌子给你了罢?可有带在身上?”

    叶秋嬗在怀摸索,拿出了牌子给他递上去。

    皇帝却摆手没接,“你且仔细瞧瞧,这牌子有何异同。”

    “嗯?”叶秋嬗纳闷将那牌子翻来覆去查看,粗略着瞧倒是没发现有何特殊,但仔细一看便瞧见牌子的右下角处有一暗花,瞧不出是什么花样。

    她将牌子举高,玉质被光线映得透亮,那暗花也瞧得分明起来,却是刻着一个篆字——“密”

    皇帝见此又肃然开口:“这牌子代表你的身份,朕要秘密提拔你为监察密使,替朕监察朝官员,凡贪赃枉法或蓄意谋反者不论官级大小皆上报给朕,包括谢家,也包括你爹。若是私自包庇,罪同贪污,抄家严处!”

    叶秋嬗心头大震,才知原来皇帝早有此策,立即俯下身去朗声答道:“臣女不敢!”

    皇帝温声,轻跺脚,“起来,朕不是那般专横的帝王。既用你便视你为爱卿,你只需谨慎言行、恪尽职守,朕一样会给你庇佑。这密使玉牌乃你专属,往后你可凭玉牌进出宫门,且朕还允你两支禁护卫队,若是有需要时可受你差遣。”

    叶秋嬗忙磕头谢恩,只觉得手头的玉牌隐隐发烫。

    “你身份今非昔比,纵然没有朕的助力,也会引起他人忌惮。是以朕会派两名暗卫潜伏在你左右,若是遭遇不测,还可护你周全。”

    他说完便手指一动,两名黑衣暗卫便从隐蔽处现身,恭敬朝他跪下。

    “你们二人今后便跟随叶卿了,她若有什么吩咐,不得违抗。”

    黑衣暗卫领命,走至叶秋嬗身后站定。叶秋嬗只觉得身后多出两座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皇上这明里是说派人保护她,但暗定是让这两人监视她,以后无论做什么都有人在暗观察,让她想想便毛骨悚然。

    但她也是只能硬着头皮谢恩。

    皇帝对她这态度还算满意,点头让她平身,“叶卿将面具戴上罢,今日朕与你的谈话不可泄露。你只需记住,你如今效忠的不是枢密省,也不是谢芝,而是朕。”

    “微臣明白。”叶秋嬗点头起身,又将面具戴上。

    不过是须臾时光,她便经历了从大惊到大悲大喜,如今已平复下心绪。

    皇帝冲她摆手,让她告退。叶秋嬗如蒙大赦,躬身往门口走。

    还未走两步,便听皇帝又唤了一声“等等”,她随即停下来。

    “你有这能,想必已知晓你义姑姑的事了罢……”

    叶秋嬗怔然,她早料到会有这一天,直挺挺又跪下去,摇头不言。

    皇帝却一改先前的威严,眉宇间隐有怅然,叹息一声才道:“她一生不容易,一切都是朕的罪孽……”默了半响又接着道:“朕看得出她是真心待你,望你是个明事理的,她与朕如何以及将来有何结果都不关你事,切莫因此伤了她的心。”

    叶秋嬗眸光闪动,她不知太妃与皇上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但确实如他所说,太妃待她是真心的好。

    思及此,她诚恳答道:“人生苦短、真心难求,皇上放心,臣女省的。”

    作者有话要说:

    最大金手指上线~

    第51章 叶秋妙

    叶秋嬗出宫门时脚步虚浮, 她脑袋却越发地清醒,逐渐觉出味儿来。

    皇帝今日的诏令必然是事先预谋的, 进门故意给她一个下马威,把她吓得不轻, 而后再提条件,如此便轻易缴械投降了。

    叶秋嬗暗自纳罕,庄公公却迎上来。

    他不愧是皇上的心腹, 自叶秋嬗安全出殿, 便心领神会,圆润的脸上携着前所未有的慈笑,毕恭毕敬将她送到宫门处。

    这时候天色趋近傍晚,红霞漫天如绸缎一般将宫墙装饰了一番。叶秋嬗没想到谢芝竟在宫外等她, 负手而立、衣袂翩飞。

    见她毫发无伤出来, 凝重的神色转忧为喜,上前一步却又被侍卫拦住,无奈只得在原地张望。

    不知为何, 直到见了他,叶秋嬗才浑身一轻, 凭生出一种劫后余生的错觉。

    她恭敬对庄公公行礼告辞,而后缓步移至宫门,拦截的侍卫让出路来,谢芝见她面白如纸,伸手上来搀扶。

    “秋叶,如何?”

    叶秋嬗却侧身避了过去, 让他双手落了空,两人之间隔着足有三尺远。叶秋嬗低头冲他抱拳:“多谢谢大人关心,我没事的。”

    “你怎么?”谢芝怔然。

    “……”叶秋嬗沉默,她方才低首时还瞥见身后两个暗卫的余影,眨眼间便销声匿迹、难见踪影,可见皇家的暗卫果真非比寻常。

    叶秋嬗虽不熟知官场法则,但她也有自己的判断力,皇上特意强调了谢家,必然是有意为之。她爹曾常说官场沉浮讲究的便是个平衡二字,朝廷如一方鼎,各大势力互相均衡了才能立足于世。

    如今谢家、岭南候以及白家便是三足鼎立,若哪一方略微优胜或是出现颓势,那么平衡也会土崩瓦解。谢家似乎便有打破平衡之势……

    谢芝的叔伯谢韬官拜一品宰相,乃朝第一人,而谢芝如今也年纪轻轻入枢密省为监察少卿,更不提谢氏本家旁支,多少为官为商的谢家子弟。可以说谢家已成一百年大树,盘根错节的树根深入京城土地,这棵树若倒了,王土也要随之撼动。

    皇上对谢家是忌惮的,但他却不敢明里与谢家作对,只能暗地笼络势力,巩固自己政权。

    他将叶秋嬗安插在枢密省,无非便是多一双眼睛盯着谢芝,她若再表现得与谢芝太过熟稔,只会害人害己……

    思及此,叶秋嬗轻舒一口气,对谢芝伸来的手视若不见,敛眸道:“谢大人,若是没有其他事,下官便告辞了。”

    她故意着重‘下官’二字,希望谢芝能有所察觉,抬头与之对视一眼,二人都是眸有深意。谢芝面上微动,眸子左右看看,才缓下脸色冲她点头。

    “本官也要回府去了,就此告辞。”

    “谢大人慢走。”叶秋嬗躬身行礼,面上并无异色,心头却是松了口气。

    她这段时日没收获什么,与谢芝的默契倒是日渐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