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第44节

作品:《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两人在宫门作别,谢芝直往谢家府邸走去,而叶秋嬗照旧回了趟枢密省。

    本来借口与谢凌波出外游湖去了,便多备了一套衣裳。如今天已擦黑,即便是与好友去游湖恐怕也少不得被教训一顿……

    叶秋嬗换好衣裳,在密道的街市出口处现身,而后才招呼一辆马车赶回叶府。如此佯装成刚游玩回府的样子倒还算令人信服。

    只不过她心里头难免有些愤愤不平,暗忖自己如今也算是个位同四品官差了,又是圣上钦点的密使。如今为了公干还要想方设法地扯谎瞒住家里人,她这官差当得可真是累得慌。

    正考虑着是否要向皇上开口要个恩典,马车已行至叶府门前。

    门前的叶府家丁倒是一如往常,叶秋嬗却发现罗管家并不在门口。刚下车,便有一家丁迎上来,急急忙忙道:“大小姐,您可算回府了,老爷让小的转告您,回府了直接去正厅。”

    叶秋嬗一惊,还当是自己归家太晚惊动了叶芳,忙疾步往府内走,边走边问:“老爷说没说是因为何事?”

    那家丁却道:“是老夫人和三小姐来了!”

    叶秋嬗脚步不停,却皱起眉头,“哪位老夫人?哪位三小姐?”

    “便是您的祖母和堂妹啊,大小姐。”

    “哦!”叶秋嬗恍然大悟。

    ……

    待她到正厅时,叶家人已经开宴。上首坐的却不是叶芳,而是一个富态的老夫人,金钗华发、白面圆脸。而她左手方还坐着一个妙龄女子,轻纱罗衣,肤白若雪,是叶家一脉相承的好皮肤,甚至比叶秋嬗还更胜一筹。

    不过相貌却比不过她,丹凤眼、小鼻头、樱桃小嘴,秀气得好似一尊仕女瓷娃。极其典型的江南女子的相貌,秀而雅致。

    相较之下,叶秋嬗则取了叶芳与赵氏的优点,既有江南女子的秀致又兼京城女子的明眸善睐。

    不过这俩姊妹眉眼还是有几分肖似的。

    叶秋嬗打量她们,确定这两人便是她那祖母和堂妹,不过她也只在孩提时候才见过叶老夫人,这么多年都没有往来,对她们无甚印象也属常情。

    其实,叶家并非寒门,历代从商包揽了江南水路的运输生意,在江南一带还算一门世家大族。只不过贵胄向来是看不起商户的,且觉着外地的都是蛮子,江南的便是南方蛮子。所以她爹到如今都是入不了京名门的眼。

    叶家历代以来也只出了叶芳这么一个京官,叶芳被钦点探花后,叶家几房兄弟都凑拢过来,想花银子让她爹帮着在京买个一官半职,好挤入京城名流。可叶芳自个也还未站稳脚跟,更不提他是个清高孤傲的性子,平生最忌讳贪污受贿。

    这样一个刚正不阿的人自然与叶家格格不入,那一年叶芳便与家闹翻了,自此就没动用过叶家的钱财,所以才会有赵氏变卖嫁妆帮他周转这一出。到后来为了生计,瞒着家人从商,没想到生意倒是越做越大,如今却变成他的一块心病,正愁如何转手,没想到叶老夫人竟亲自找上门来了。

    “天哪,时间可真哟,转眼囡囡都这般大了。”堂老妇人站起身来,激动的神情倒不似掺假。

    “是啊,算一算母亲也有十三年未上京了。”叶芳也起身道。

    叶秋嬗十分伶俐地走了过去,甜甜地唤一声‘祖母’,直把老人家笑得见眉不见眼。

    “好孩子好孩子,祖母年纪大了,从江南来水程路程最也要半来月,所以这些年都未上京来探望过你,你不会恼了祖母吧?”

    “秋嬗怎么敢?本来应该是我去探望祖母的,但爹爹公务缠身,我又不熟悉路程,反倒是累着您了。”

    “哪里哪里……”

    如此寒暄半天,众人终是落座。

    席间话题不止,都是叶老夫人开口说道从前,其他人附和。其叶祎盈最为热情,不过老夫人却不怎么与之搭话,对她们姐弟的态度与对待叶秋嬗的天差地别。

    何氏则全程装聋作哑,只安心品着菜肴,叶秋嬗那堂妹也是缄默不言,偶尔却会拿丹凤眼睇着叶秋嬗,若两人目光相遇,她便笑着颔首示意,瞧着倒不是个不好相与的。

    谈话,叶秋嬗知晓了她这堂妹名叫叶秋妙,乃是她幺叔伯家的嫡女,如今年方十四,正是要出阁的年纪。谈到此处,叶老夫人特意强调叶秋妙还未许人家,此番上京一是为了见见幺叔伯也就是叶芳和堂姐叶秋嬗,二则是想见识见识京城水土人情。

    听她如此道,两厢皆是一默,这话外之意连叶秋嬗都听明白了。

    明里是说见识水土人情,可暗地里打的不就是在京城谋一门婚事的算盘么。

    这事本不该由叶秋嬗这种晚辈去议论,但她也不禁觉得好笑,暗道自己祖母可真是找错了人,她爹那种老古董哪会是替女子谋婚事的角色,真正该笼络的应是何氏才对。

    何氏由始至终都被冷落在旁,倒是乐得自在。她兀自用完食,慢条斯理将嘴擦拭干净。而后安然若素地来向叶老夫人告了退,便回了自个院子。

    叶老夫人僵着脸随她去了,暗道这新媳妇那眼高于顶的模样真是跟以前的叶芳如出一辙。她来前便打听过,还以为何氏在府上说不上话,于是也没去管她,她却不知,何氏一走,这在场的人便没有谁能帮到她了……

    又聊了一会儿,叶芳见天色不早,便劝他娘回厢房歇息。

    叶老夫人舟车劳顿,早就有了疲意,听他如此说自然颔首答应,欲要拉着叶秋妙走。

    一直缄默无声的叶秋妙却开口了。

    “堂姐,我可以和你一同住么?听闻你极擅书画,妹妹真想去瞧瞧你那院子的风光。”她笑颜如花对着叶秋嬗道。

    叶秋嬗纳闷,也不知她从何处听来的谣言,但这模样又不大好拒绝,也便笑着应下了。

    “可以啊,妹妹不嫌弃便好。”

    叶秋妙见她爽应下,唇间笑意更甚,衣影浮动,上前来便握住了叶秋嬗的手。

    叶秋嬗只觉得手上触感滑腻温暖,心道自己这堂妹皮肤真个是好。

    倏尔,便听叶秋妙也在心头道:【呀,我这堂姐长得真是水灵。】

    作者有话要说:  商业互吹哈哈哈哈

    堂妹是本最大助攻,不开玩笑~

    下一个案子应该比较轻松日常,小打小闹~我没忘记我这是个轻松小言_(:зゝ∠)_

    第52章 夜半相会

    回到落亭苑, 冯妈妈手脚麻利地将客厢收拾出来,叶秋妙便领着她的丫鬟在此处暂住了。

    叶秋嬗作为东道主自然忙前忙后地招呼着, 两个女子年纪一般大,没相处多久便熟络起来, 聊的话题无非就是胭脂水粉、华裳首饰之类。

    江南水土风貌与京城全然不同,叶秋妙越发来了热情,唤仆人拿出自己携带的行头, 一一说道起来。

    这些女子物什里头, 有京城过时的式样,也有京城没有的东西。叶秋嬗耐心听着,忽的见到一堆罗列在一起的小锦盒,好地拿起一盒问叶秋妙。

    “秋妙妹妹, 这是何物?怎么如此沉?”

    “哦!对了, 这是我为堂姐和幺婶婶准备的礼物。原本准备在宴席上拿出来的,但一路来见识了京城的繁盛,你们又是如此衣着不凡。便觉着这东西有些拿不出手, 也怕你们瞧不上,于是……”叶秋妙面带羞涩道。

    叶秋嬗摇头, 瞅着手做工精致的小盒子,柔声道:“妹妹多虑了,京城虽繁盛但并非囊括了天下,江南有的京城不一定有,妹妹大老远来探亲,能有这份心意已属不易了。”

    叶秋妙听她如此道, 立即展颜一笑,“堂姐不嫌弃那便太好了,这盒子里装的是美容膏,是我们那儿的大夫配的,近年在江南十分时兴,不过京城倒是没见有商铺卖这方子。”

    “哦?是七白膏么?”叶秋嬗疑道,美容膏里头她只知晓这个,听说是用几味药调制而成,她只在铺子里见过,并未用过。

    叶秋妙却摇头:“不不不,七白膏刺肤,若是皮肤娇气些的还会长红疹子,而我这膏子不会有这些顾虑,不论肤色好坏皆可使用。”

    叶秋嬗眼睛一亮,她的皮肤便娇气得很,是以从不敢乱用脂粉。抬眼见灯下的叶秋妙脸颊好似剥了壳的熟鸡蛋,好不羡慕。

    “妹妹的皮肤便是因它调养得如此水嫩的么?”她说着,便轻轻将手盒子打开来。

    那盒是由大理石做底托,呈着色泽透明的浆状膏药,好似一杯清水,瞧着精致得紧。

    “噫!这膏子怎么是无色的?不必沾水么?”

    对于叶秋嬗的大惊小怪,叶秋妙只是轻笑,“这膏子名叫白皮方,本就是无色的浆膏,涂抹在脸上冰凉如水,丝毫不会觉得刺肤,堂姐要不要试试?”

    叶秋嬗低头又看那盒药膏,越瞧越觉得心痒难耐,伸指勾了一点,果真如叶秋妙所说冰凉水润。她还真想试一试,随即点头唤来茉香准备一盆热水。

    而后便在叶秋妙的指引下,以水洁面,不一会儿厢房内便有两个女子倚在椅上,脸颊敷着白皮方。

    “秋妙妹妹,你这方子好生神!我如今说话也不会觉着绷,就是味儿有些怪怪的……”叶秋嬗故意做几个夸张的表情,引得叶秋妙发笑。

    “这白皮方材质特殊,自然味道要怪一些。”

    “哦?它是由什么制成的?”

    叶秋嬗伸指点了点自己右脸,膏药粘稠得在她指尖与脸颊之间牵出几条丝线。

    叶秋妙勾唇,丹凤眼轻眨两下,附到叶秋嬗耳边:“是猪蹄膀啊,堂姐。”

    “……”

    ……

    叶秋妙在落亭苑住下,叶秋嬗作为堂姐少不得要带她到京城四处游玩游玩,如此便要耽搁些时日。然而她更怕的还是密使身份暴露,无奈只得飞鸽传书,将此事写明,向谢芝告了假。

    翌日正午,她才收到回信,却是两封书信。叶秋嬗展开其一封,初初瞥到几行小字,便觉得有异,赶紧将信合上捏在手。

    此时正当午憩,整个院子都静悄悄地,但她知道暗处正有两双眼睛不分昼夜地监视着自己。

    她还是不动声色,攥着字条往净房走去,暗卫也有自家默认的规矩,日夜相随但唯有净房不可踏足,像叶秋嬗这般的女主子,沐浴、出恭是她唯一脱离暗卫视线的空隙,但他们也不会走远,会留守在门外等候。

    叶秋嬗入了净房,将门紧闭,又观察四周确定无人之后才将信件又打开来。

    “今晚三更时分,命暗卫将另一封信件送去石佛寺的善水主持处,事了再来叶府院后细谈。”

    这字条上这般写道,叶秋嬗看完便明白过来,谢芝是在使是调虎离山之计。她讶然,一是因谢芝的机敏,竟从昨日她的异样便觉察出暗卫的存在。二则是心存了疑虑。

    皇上那两个暗卫是听从她差遣没错,但万一他们只去一个人送信呢……

    叶秋嬗迟疑半响,顾虑最终还是被对谢芝的信任战胜了,将那字条撕了个粉碎扔入茅坑,才理理衣裳出去。

    午后,她依旧如平常一般,带着叶秋妙在叶府四处游玩,经过昨日的相处,两个女子不再生疏,嬉戏打闹时间过得飞。

    是夜,落亭苑归于平静,众人皆是睡去,唯有叶秋嬗眸亮如星,躺在榻上屏息等待。

    夜间偶尔有些许虫鸣鸟叫,她听得非常清楚,直至更夫敲了三下,才立即坐起身来。

    四周依旧是静谧无声,踌躇半响还是轻声开口。

    “你们出来罢。”

    倏尔,一道黑影应声落下,跪伏在她的床前,不动了。

    叶秋嬗心头鼓跳如雷,面上却佯装淡定,问他:“怎么就你一人?”

    那暗卫却一声不吭,恍若未闻。

    “……”叶秋嬗觉得有些棘手了,暗道自己或许还差遣不动他们,手心都忧出冷汗来。

    “你……你叫什么名字?为何不回答我?”她沉声道。

    这次终于得到了回应,耳边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

    “属下是天甲一号。”

    叶秋嬗挑眉,“天甲一号?原来你们都是以数命名的么,那本官问你,天甲二号去何处了?”

    “回叶大人,与属下一起的是天乙一号,今晚是由属下轮值,天乙一号会在破晓之前归来。”

    “哦……”叶秋嬗恍然大悟,原来每夜子时是暗卫轮替的时候,三更之后到鸡鸣之前,留守在叶府的只有一人,所以谢芝才会让她趁此支开暗卫。

    思及此,叶秋嬗沉吟片刻,将藏于袖的书信取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