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第61节

作品:《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然问了也是白问,谢芝连余光都不曾留给他半分, 神色阴郁得让白新柏都误以为他们俩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了……

    “我倒要问你怎会在此处, 邱使臣?”谢芝终于开口,却不是对白新柏说的,而是冷眼看着叶秋嬗。

    “呃……”

    叶秋嬗被问得一噎, 明明白白看出他眼的讥诮,竟一时拿不出适当的说辞来。

    这次不告而别的确是她的过错, 且还不知谢芝南下一趟是不是为了自己,若真是那她罪过可就大了。如今人都追到了大漠来,她再藏着掖着有什么意义?

    决定要如实相告的叶秋嬗抿了抿干燥的唇瓣,扫了一眼白新柏缓声道:“这说来话长……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机,先救了其他人再详细告知你吧。“

    谢芝看着她,眸幽深如墨, 轻启唇刚要说什么,身边那煞风景的白新柏却向他靠了过去。

    “邱使臣说得对,谢少卿咱们还是先去看看郡主的安危吧。这驿站可太黑了,趁我们不备在饭菜里下迷/药,还好我与邱使臣同住一间客房,两人互相照应才识破了他们……”白新柏话未说完便察觉到背脊一凉,比他高出一个头的谢芝此时正居高临下看着他……

    若说他方才看叶秋嬗的目光是讥诮,那么此时看白新柏的眼神却是彻彻底底的冰冷了,有如数九寒冰将他整个人浇了个透心凉……

    “谢、谢……”白新柏被他看得心里发怵,结结巴巴连谢芝的名讳都说不清楚了,正心惊肉跳时,蓦地传来叶秋嬗急切的呼喊。

    “谢大人小心身后!”

    变故只在一瞬之间,白新柏迅速转头往叶秋嬗所指的方向看去,却见是一个未死透的贼党正举着大刀要往谢芝背后砍来。

    白新柏大呼一声,敦实的身子吓得一抖,毫不犹豫就往谢芝身后躲,然身还未动,便觉一股外力扯住了他的后领,而后便被人拔山扛鼎般轻易提起,往往那提刀而来的歹人飞去……

    惨叫声与肉体落地的闷响先后而至,目睹全程的叶秋嬗呆在原地,也不知惊讶更甚还是惊吓更多……

    在她神游天外时,谢芝已悄然走近,身上的血腥味愈发浓烈,直往鼻间钻。叶秋嬗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谢芝是真的杀人了,并非平日里的小打小闹,而是真的以一人之力灭了一伙贼党……这人的武功该是多么深不可测啊……

    目光略过他灼人的目光,看向他带血的手,指节修长,纤隽如竹。这样一双好看的手本该是用来提笔作画、烹雪煮茶的……如今却不能说是暴殄天物,因为这双手执起剑来似乎更加彰显其主人的英姿。

    那双手随着她的目光抬了起来,手的主人抿着唇,状似疑惑地伸到她眼前:“你在看什么?血?”

    叶秋嬗急忙摇头,并岔开话题:“你可有受伤?”

    “有。”

    “哪里!?”

    “这里。”谢芝指了指自己左胸口处,嘴角向下撇着,没了素日的闲逸散漫。

    叶秋嬗一惊,当真要替他查看伤势,但细瞧一眼却发现他胸口上衣料齐整,浑身上下别说血迹就连一点褶皱都找不出来。

    她又犹豫了,一种猜测从心头萌芽,还未待去证实便听谢芝又开口道。

    “怎么,不信我?那你读读我的心便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他不容置喙地擒住叶秋嬗的手,指尖冰冷的温度让她打了个冷噤。

    这样咄咄逼人的谢芝还真让人感到陌生,知道他必然是因为她不告而别的事置气了,愧疚心作祟,看向他的眼神不自觉带了点心虚和畏怯。

    “抱歉,我……”

    想到天甲和天乙可能在暗处,叶秋嬗又及时打住,未将后面的话说出口。

    这番欲言又止看在谢芝眼里却成了因后悔而生出的不知所措,似乎取悦到了他,神色的嘲意渐渐敛去,片刻,似笑非笑地捏了捏她软若无骨的手心,轻哼一声道:“怎么?这就怕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小骗子……】

    …………

    叶秋嬗与谢芝的别后重逢便是以这番对话结束的,此后两日,叶秋嬗深切感受到了谢芝那句‘算账’对她造成的无形压力和困扰……

    ……

    驿站那窝贼寇并未对和亲队伍造成多大的损伤,只除了被谢芝用来泄愤的白新柏断了一条腿外,其他人都安然无恙。安心歇息了一晚,翌日清早便整装启程,进入羌国境内。

    叶秋嬗是送嫁使臣,需妥善安排郡主的衣食住行,眼见着距离羌国外城墙越来越近,她特地派人让队首的士兵停驻片刻,而后亲自取出霓裳华服给白若虞送去。

    他们一行人穿山越岭而来,为了轻便,白若虞一直轻装简行,这会儿入了羌国国境便不可如此随意了,毕竟她代表的是靳朝颜面。

    将华服呈给白若虞的陪嫁侍女,此处没有屋舍,只能委屈她在车内更换。叶秋嬗十分尽责地守在车外,百无聊赖地望着远处的城墙出神,一道玄色身影忽然从她眼前闪过。

    “谢大人!”叶秋嬗立即反应过来叫住他。

    谢芝却好似没听到一般,脚步不停钻入前头的车厢里去。被彻底忽略的叶秋嬗挠了挠头,纳闷不已。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但见那马车的车卒是谢家丁,猜测那定然是谢守义的车,便又作罢了。

    没过多久,谢芝就从车上下来,又经过叶秋嬗所站之处。

    叶秋嬗望着他再次提起笑轻声道:“谢大人可有时间?我有话同你说。”

    然谢芝又像先前那般,对她的热情视若无睹,面不改色地走回自己的马车。

    “……”这下子任叶秋嬗再是迟钝也明白过来了,这就是他所说的‘算账’吧……

    望着门帘紧闭的马车,叶秋嬗瞠目结舌,难道谢芝是想同她决裂了?

    一直到入城门时,叶秋嬗也没再见着谢芝的身影,料想是因为他并非靳帝官面上钦点的送嫁使臣的缘故,擅自露面实为不妥。连他的恩师应宪亲自来城门迎接,他都未现身行礼。

    应宪一身绛红官服,仍不减当年英姿,与几个将头发盘成辫子、浑身挂满银饰的男子站在一起,四周是同样做异族打扮的羌国人,他们人手捧着一个银瓶,瓶内插着几根色彩艳丽的飞禽羽毛。

    见叶秋嬗几人下车便陆续上前来,将羽毛别在他们的发髻上。

    给叶秋嬗别羽毛的是个羌国少女,丝毫不见未嫁女子的羞赧之意,踮着脚给叶秋嬗别好羽毛后,目光停在她俊俏的脸上打转,大胆又热情。

    然而奈何妾有情‘郎’无意,媚眼抛了半响也不见叶秋嬗有什么反应,气馁地娇哼一声,回去了。

    叶秋嬗只能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还是怪她见识太少,这些羌国少女的衣料清凉,无不是露腿露肚脐的,更有甚者半个胸口都在敞在外头……

    在靳朝,连青楼女子也不敢这般着装的。谁能想到,在这不远万里的异国他乡竟民风开放到如斯地步,令她汗颜不已……

    此等艳景,于叶秋嬗这般的女子而言是尴尬和羞窘的,但于白新柏这种色胚而言却无疑是天上人间了……

    叶秋嬗望过去,见他支着一只伤腿还不忘垂涎美色,头顶上插得彩色羽毛衬得他整个人更加滑稽猥琐了。

    叶秋嬗既是鄙夷又憋不住想笑,这羌国的风俗真是怪,迎客的礼节竟是往客人头上插羽毛,插在女客头上倒还算勉强适合,可插在男子头上便彻彻底底的违和了……

    见几个使臣活生生被插成了山鸡,叶秋嬗顿觉遗憾——若是谢芝也出来受礼就好了,不知这彩羽插在他头上会是什么模样……

    被叶秋嬗惦念着的谢芝此时正倚在马车内,一手端起白玉小盏,一手搭在膝上屈指轻敲。

    静了片刻,见车帘毫无动静,才幽幽一叹,喃喃自语。

    “不止是骗子还是个傻子,许你不辞而别,便不许我也置置气么,要悔过也不知积极一点……“

    语毕,饮下半盏温茶。

    第74章

    受羌国礼节之后, 几个羌国侍卫牵来了几头佩戴红绸的骆驼,这韧性极强的动物是他们族内的神兽, 其通体雪白的白骆驼尤其稀有罕见,是羌国人眼祥瑞吉运的神灵。

    而这几头便有三头是白骆驼, 竟全被拉出来接亲了,由此可见羌国国君对此次联姻的重视。

    叶秋嬗沾了郡主的光,也有幸骑了回神兽, 一行人浩浩荡荡驶入城去。

    若说靳朝是地大物博、富丽繁荣的话, 那这羌国便只能算风景迤逦,人口密集的小国了。一路上都有百姓沿街围观,即便是周边小镇也人群熙攘,比靳朝皇帝出巡还热闹几分。

    遭众人目光洗礼了大半日, 叶秋嬗他们终于入了国都, 而后径直入住新修的郡主府。

    按靳朝的习俗,女子出嫁需得在成婚当日带着嫁妆从娘家抬入夫家的,羌国本没有这些礼节, 为表明求和之心还特地修建了一座郡主府,届时吉日一到才从府邸出嫁。

    郡主府是按靳朝房屋的式样修建, 与羌国的高顶泥墙的屋舍相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不过好在还能让叶秋嬗这等土生土长的靳朝人生出一丝亲切感。

    几个羌国大臣和逽依外使将郡主送到府内,妥善安排之后便告辞离去,只有应宪留了下来。

    他率先向白若虞行了礼,而后一一与各个使臣会面,官僚之间都是筋脉相连早已熟知的, 他与谢守义、白新柏两人好似老友重逢,轮到叶秋嬗时,却怔了怔问。

    “这位使臣倒是未曾见过,不知该如何称呼?”

    “草民邱清,见过应大人。”叶秋嬗从善如流拱手行礼道。

    “哦,原来是邱使臣。”应宪颔首,并不因她无功名在身而心生轻慢。只是目光停留在她脸上的时间稍稍多了一些,也不知是不是见她相貌过分秀致而心生怀疑。

    应宪目光坦然地打量着,叶秋嬗也丝毫不回避,反而光明正大地也打量着他。

    眼前的应宪年逾不惑,却依旧双目澄澈慧黠,鼻梁高挺、鼻尖微勾、地颌方圆,这样端正的相貌让人一见便生出信赖之心,怪道他在官场一直游刃有余、畅行无阻。

    她之所以能够如此大胆地回望过去,是因她学会了一个道理,想要隐瞒假象便要愈加坦荡无畏,就像之前那个假春晓骗过她一样,首先得自信才可得他信。这世上长相阴柔的男子也不是没有,只要她不露出马脚,别人就算怀疑也不敢冒然直言。

    果真,应宪在看到她镇定坦然的神情后,露出一抹歉意的微笑,朝她拱了拱手,收回目光。

    下一刻,他神色立即变为惊讶与欣喜,指向门口处朗声道:“无禺!你是何时到的?难不成是同和亲队伍一道进的城?”

    随后,一修长俊逸的身影疾步走入堂,正是一直未露面的谢芝。

    他走至激动的应宪跟前,撩开下摆径直跪下去。

    “徒儿拜见师父!”

    “起来!不过半年未见你便与为师如此生疏?还行这叩拜大礼,莫不是要损为师阳寿不成?”应宪忙扶起他,半玩笑半恼怒道。

    “师父说的哪里话,徒弟向您行礼本就天经地义,况您这般为国为民的好官怎么也得长命百岁才是。”谢芝嘴上携笑辩解道,神色流露出对这半年未见的师父的敬佩与钦慕。

    而应宪则拍了拍谢芝的肩,上下打量他片刻,目光尽是欣慰与自豪,倏尔神色一晦,张了张嘴道:“一路辛苦了,先好好休整一番吧。”

    继而又转向其他人:“今晚羌国国君会设宴给几位使臣接风洗尘,各位先回住处休息洗漱一番罢,届时会安排侍卫来府内迎接。”

    这句话对在座的人无疑是一种解脱,纷纷站起身来向他告辞。

    叶秋嬗自然也想些回到住处洗漱一番,不过临走时,看了一眼谢芝,对方正巧也在看她,两人目光相遇,他敛眸转过身去。而应宪好似要与他说什么,两人留在了大堂。

    不知为何,叶秋嬗总觉得谢芝此行并非只为当面戳破她的谎言,他不是那般意气用事之人,而他究竟是为何而来,恐怕只有应宪和谢家人知晓了。

    顶着一头雾水,叶秋嬗去了她在郡主府的住处,如今到了羌国她便不需要再为白若虞的饮食起居费心思,这些自有羌国的人来安排。

    好不容易落得一身轻松的叶秋嬗赶走了要伺候她的婢女,痛痛地洗了个澡,而后补了个安心觉。

    到晚间,宫里果真派人来迎接他们,叶秋嬗打着哈欠起身,将那身‘武装’穿戴好,与白新柏等人出了府。

    这回终于改作骑马了,不过羌国不兴马车,只有牛车和驴车,且还没有车厢只是一块板子,载人就像拉货一样,实在不符合他们尊贵的身份。

    入乡随俗,叶秋嬗他们虽心里不满,但面上却不能显露,索性直接跨上马背,改作骑马进宫。

    不过这可就为难叶秋嬗了,她在枢密省时只学了驭车,根本不会骑马的,前几日骑骆驼也是有人牵引才没摔下来。马不像骆驼那般平稳,若没人载她定会出事。

    白新柏眼尖地发觉了她的困境,灵活地挪动没受伤的那条腿驱马上前:“怎么?邱使臣不会骑马吗?需不需要与在下同乘一匹?”

    ‘同乘一匹’这句话从白新柏口说出听起来就像同塌而眠那般暧昧……叶秋嬗真想将手马鞭抽到他脸上去,正恼怒之际,一只手突兀地从后伸出将她马鞭抽走了。吓得她浑身一震,转头去看,就听背后之人嗓音清雅道。

    “邱使臣不会骑马,便让小的搭乘您一段吧。”

    说话的是谢芝,他好似刚沐浴过,发鬓微湿,落了几根在额间,叶秋嬗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皂角香。不过更加令她怪的是,谢芝换了一身墨色布衣,袖口和领口绣了一圈红线。再观在他之后的几个谢家丁也是如此打扮,答案不言而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