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第62节

作品:《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那便多谢你了。”叶秋嬗承他好意,并转向谢守义又道了句谢。既然谢芝有意要隐瞒身份,她自然也要聪明些,虽则并不知他们的目的,但这里的人都与羌国篡位案息息相关,一个异动都可能牵扯到与敌国勾结的秘密,她只需在旁暗查便可。

    白新柏见此也只是一愣,而后似乎想起先前与谢芝令人痛不欲生的经历,浑身抖了抖,驱马退开了,边走还边露出鄙夷的神色,嘴里喃喃:“呵,怪不得啊……早前在京城时好心邀那孙子潇洒活,却遭他厉色相拒。原来是个喜爱龙阳之好的,哼……个兔儿爷也敢骑到老子头上,等哪日回了京,将你俩绑到勾栏院,折磨不死你们……”

    白新柏正满嘴污言秽语,却不知这些话早已听进了耳目灵敏的谢芝的耳,一道马鞭破空而至,毫无偏差地抽在白新柏的背上,顿时引得他一声惨叫,从马上跌下,蜷缩如虾在地上连连呼疼。

    干嚎了半天竟也没人去搀他,白新柏睁开肿胀的泪眼一看,四周全是谢家的人,他的白家丁大部分死在了来时的路上,剩下的少数还留在白若虞身边,如今是真的孤立无援了……

    眼见着谢芝眼若寒冰,下一鞭子就要抽过来,也顾不得疼了,迅速抹了涕泪起身回到马上,而后驾马出府往羌国侍卫所在的方向行去。

    叶秋嬗无言地望着白新柏瑟缩而去的背影,心头纳闷不已:白家派这么一个草包来作甚?真个只是给妹子送嫁的吗?

    这时,一只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道:“回神了,上马。”

    叶秋嬗愣了愣心想:谢芝也是怪,先前还对她视而不见,怎么这会儿又好了?

    怪归怪,王宫还是要进的,她只犹豫了片刻便就着他的手上了马。

    坐于马上,她在前,谢芝在后,他因要握紧缰绳,双臂不得已要将叶秋嬗环在胸前,马儿动起来她才发觉两人竟靠得如此之近。

    好在侍卫们都规矩地低着头,无人看见他们的异样,只有前头的谢守义频频回头观望,偏还装作一副无意为之的模样。

    叶秋嬗越发感到不自在了,但转念一想,自己如今是做男子打扮,在外人看来也只是两个男子同乘一匹马而已,她心虚的话只会让人误会。

    如此想着,叶秋嬗故意挺直了腰背,却不料谢芝正好收缰,她的胸口便直直撞到他的手腕上。

    叶秋嬗还未察觉到痛,只羞红了脸,身后的谢芝却蓦地一怔。

    “你里面穿了铜甲?”

    叶秋嬗的脸由红转白,顾不得羞意,立即低声问道:“你怎么知道?”

    谢芝却干咳了两声,不答。

    叶秋嬗立即低头查看起自己的衣物,生怕是因方才穿得急露出了里头的乾坤,被谢芝瞧见了还就罢了,被其他人瞧见了就是杀头的罪啊……

    检查半响无果,她又抬头急问道:“你怎么发觉我穿了铜甲的?可是这身衣裳透光?”

    “嗯……你真要我说?”

    “当然。”

    “是因为……上次在密道里,你这里还是软的……”

    意想不到的答案犹如惊雷炸在叶秋嬗脑海里,不过一瞬,她脸上便通红一片。

    “你!”叶秋嬗此刻的表情可用扭曲来形容,最终她也没能忍住喷薄而出的怒意,猛地抬起头向后仰去。

    后脑勺毫不留情地撞在谢芝俊逸的下巴上,换来他一声抽气。

    “嘶……分明是你叫我说的……”谢芝一手捂住下巴,委屈道。

    叶秋嬗也强忍着脑后的痛意,冷哼道:“你以后若再是这样,休怪我不客气。”

    谢芝却笑得十分讨打:“怎么个不客气法呀?你难不成还打得过我?”

    他刚道完,笑容便逐渐僵硬了,只因叶秋嬗缓缓抬起的那只手——一根淬亮的银针隐在她未染蔻丹的指间,看起来便像是女儿家绣花的银针一般无害。

    但他却知道这针上沾染着见血封喉的剧毒,还曾是他亲自涂抹上去的。到如今却要用到他自己身上,当真是自作自受了……

    见此景,谢芝终是坐直了身子,目视前方。“你若不喜欢我便不说了,这毒针还是免了,留给你自保吧。”

    一行人徐徐前进,并没有察觉到他们两人的异样。

    第75章

    羌国的官道不像靳朝那般宽阔平坦, 一路上颠颠簸簸将叶秋嬗残存的睡意驱散得一干二净。

    但无论如何颠簸,她与谢芝两人之间始终保留着一条缝隙, 直到到达宫门,他二人也再没出过窘事。

    羌国王宫当然比不得靳朝那般宏伟, 但也还算气派,依旧是没有瓦片的泥筑高墙,不过墙上涂了白漆, 镶满了曜石。在烛火的映照下依旧光彩夺目。

    这些石头放在靳朝是价值千金的稀罕物, 可放在羌国却是随处可见的廉价玩意儿。

    也有头脑灵活的商人想过将这些曜石运往靳朝售卖,但奈何大漠凶险,等到达靳朝国土时,一车的珠子已所剩无几。如此入不敷出的买卖, 自从吃了亏之后便无人再去尝试了。

    叶秋嬗对这些亮闪闪的漂亮东西是极感兴趣的, 她一路看去,却发现有些宫墙刚糊了新漆还没来得及镶石头,墙体变得坑坑洼洼、斑驳不堪, 生生坏了美感。她皱眉纳闷地向身边的羌国侍卫提出疑问。

    “怎么有的宫墙还在修葺?”

    奈何对方根本听不懂她的汉话,还是谢芝低声给她解答:“那些宫墙是新王夺位逼宫时毁坏的。”

    叶秋嬗点点头, 可以想象半年前此处是如何的断壁残垣、兵荒马乱。

    步入羌国的国君宫殿,一路都有内侍以号角迎接,到达天阶之下,抬头便见羌国国君站于上方,彝纹冕服、白玉冠旒,堂堂一国之君竟亲自出外迎接, 纵使叶秋嬗这等不慕虚荣的人也有些受宠若惊了。

    他们就台阶之下向羌王行了拜礼,而后便被迎进大殿。众人悉数入座,叶秋嬗他们远来是客被安排在羌王的下首第一位。

    羌国不像靳朝的宴席,靳朝都是一人一桌亦或是几人一桌,而羌国则是一个长桌连通首位,众大臣并坐一排,不分彼此。桌上摆满了羌国特色美食,果蔬在这旱地是极为稀贵的食物,是以这一桌子的菜肴都加了各色果子,虽然是好心虽弄得有些不伦不类了。

    叶秋嬗刚在郡主府便吃了些点心,如今腹有物,见这些异地菜肴就更谈不上什么胃口了。不过桌上的镶琉璃的酒壶却是引起了她的兴趣,端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乳白色的酒水倾泻而出,浓烈的酒味飘入她鼻间。

    “怎么是这个颜色,难道还没发酵?”

    背后传来一道清濯雅致的声音轻笑着:“这是奶酒,以牲口的奶和烈酒相融而成,以前我来大漠时就喝过,与靳朝的清酒比起来可对味多了。”

    叶秋嬗听他之言,低头嗅了嗅杯酒,果真有一股酒□□融的妙味道。

    好心切,她张嘴抿了一小口,奶酒没入舌尖刚尝出点味儿,便呛住了……以袖遮面悄悄吐在桌下。

    半响抬起脸来已是双目微红,龇牙咧嘴。

    “这酒又腥又苦便是你说的对味?”她咬牙切齿质问谢芝道。

    果不其然,身后人低笑出声,分明是有意逗弄她。

    碍于场面,叶秋嬗重重哼了一声,没立即报复回去,举起杯子要将剩余的酒一并倒了。

    不料谢芝此人何其胆大,右手一伸竟以迅雷之势将她酒杯劫走了,眨眼之后,杯子又安安稳稳地放回了案上,而杯的奶酒不翼而飞。

    “奶酒虽不对你口味,但也别浪费才是。”谢芝舔了舔唇,还有些意犹未尽。

    此刻叶秋嬗的脸色一定比烂醉的酒鬼不遑多让,好在在场的人交杯换盏无人注意到她的异样,气急败坏地转头瞪向那罪魁祸首,却见其气定神闲地负手而立,鹤立鸡群地站在家丁群,比谁都站得笔直,仿佛方才的事完全不存在一般。

    叶秋嬗转身扶额,心想:谢芝此人厚颜无耻已登峰造极,我万不可乱了阵脚着了他的道去。

    如此深吸两口气,便平复了心绪,专心往殿上看去。

    此时羌王正与逽依外使说着什么,她坐得近,悄然打量着这个新国君也不会引起他的注意。

    新国君蓄了一脸络腮胡,他们螣族人天生毛发浓眉卷曲,一直以游牧为生,还是在一百年前才摆脱了汉人皇帝的挟控,自划国土自立为王。所以如今皇帝的服制仍保留着百年前汉人皇帝的冕服样式。

    可以想见,一身汉人服饰穿在一个体毛浓密、五官深刻的外族人身上是一种怎样的违和感。

    逽依外使与羌王叽叽咕咕半响,而后走至叶秋嬗这一桌,向他们道:“国君让我向诸位使臣说,羌国民风开放,不似靳朝那般条条框框、繁缛节。诸位使臣既已入我国土,便遵从我国的风俗。美食佳肴尽管享用,待会儿还有舞姬助兴,若看上了哪个美人,国君自然慷慨相送。”

    也不知是传译有误,还是那羌王当真如此直言不讳,叶秋嬗和谢守义都对这豪放的国风愕然结舌,唯有白新柏这等败类才贼眼噌亮,目露期待。

    果真如逽依外使所说,没一会儿,一群身姿惹眼的舞姬便扭着腰肢,脚步轻盈地上了大殿。

    整个殿内顿时引起一阵哄闹声,有好几个羌国大臣甚至直接端着酒壶上场去与那群舞姬共舞,全场除了靳朝的客人都鼓掌踏脚随着乐曲扭动着身子,口哼着歌。

    这舞曲的曲调倒是颇具异域风情,只是那殿上扭动身躯的肥肚大汉却实在不堪入目了。

    这让叶秋嬗回忆起饕餮宴时令她终生难忘的情景,胃一阵翻搅,强忍着恶心埋下头去。

    谢芝细心地发觉了她的异样,佯装给她倒酒,轻拍她手背心里道:【你若忍不了便寻个借口出去透透风吧,我留在此处,若是羌王有要事要说,我会传达给你。】

    叶秋嬗巴不得出去了,暂且摒弃前嫌感激地冲谢芝点了点头。

    随后便见他端酒的手向前一歪,撒了半杯在她的衣摆上,谢芝立即跪下告罪:“小的手笨眼拙,请邱使臣恕罪。”

    明白他用意的叶秋嬗佯装恼怒地皱起眉头,怒斥了他两句,这番响动引起了羌王的注意,他体贴地指了一个婢女下来。

    “邱使臣,王宫之后有更换衣物的屋子,让奴婢为您带路吧。”这婢子居然会说汉话,虽则不大标准,但足以让她听得懂了。

    叶秋嬗讶异地抬起头才发觉,眼前的侍女并非完完全全的异域姿色,而是靳羌混杂的相貌。看来父母其一方必是汉人,所以会说汉话也不足为了。

    她不再疑他,起身随那婢女出去。脱离了酒色权欲之所,果真让她舒爽了些。

    叶秋嬗一边走,一边抬头看天,今晚的星河依旧璀璨夺目,仿佛离天又近了些,近得她都有些呼吸不畅了。

    “邱使臣可是有些水土不服?”那婢女大胆地关切道。

    叶秋嬗摇了摇头。

    “那看来邱使臣的身子是十分健朗的,不像我阿爹,来羌国二十余年了,到如今还时常头晕呕吐……”那婢女十分健谈,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家的琐事。

    叶秋嬗百无聊赖也不打断她,偶尔听一两句,心里倒是感到有趣。这羌国的女子真是可爱,各个热情如火,全然不似靳朝那般矜持有礼拒人于千里之外,论及这点,她倒有些羡慕她们了。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到达更换衣物的屋子,果真屋子只是间屋子,全然不似靳朝的宫殿那般奢华宽敞。屋内漆黑一片,叶秋嬗吩咐那婢女给她点了蜡烛,便将她赶了出去。

    随意挑了一身衣裳,手脚麻利地裹在外头就出了门。

    “走罢,带我去四处转转,方才喝了些酒有些不胜酒力,吹吹夜风也好醒醒酒。”

    “是。”

    那婢女是个粗枝大叶的性子,果真带着她四处转悠,还向她一一介绍。

    整个王宫除了在宴请宾客的正殿,其余全熄了灯火,好在墙上镶满了曜石,映照着月光倒也能辨别方位。

    “咦?那处怎么亮着灯火?是哪位贵人没去赴宴吗?”叶秋嬗指着远处一座灯火通明的寝殿疑惑道。

    婢女踮脚望向那处,犹豫了片刻还是答道:“那是四王子的寝殿。”

    “四王子?”叶秋嬗故作不知地反问。

    这羌国的王族底细她都叫天甲查得清清楚楚的,这个四王子她自然也知晓,只不过此时佯装不知,是为了试探试探有没有她不知晓的秘闻罢了。

    “邱使臣不知还有个四王子么?他还曾到靳朝当过质子,直到出了祸事才被送回羌国的,您是靳朝人应该听说过吧?”

    听这婢女不甚尊重的口气,可以想见这四王子在羌国必然不受爱戴。

    捕捉到这一点蛛丝马迹,叶秋嬗继续装傻,拉着婢女坐到石凳上。

    “不瞒姐姐,我如今未及弱冠,四王子在靳朝做质子时我还没从娘肚子里出生呢。时隔久远我确实不知还有这么回事,究竟是什么祸事啊?姐姐与我说说!”

    叶秋嬗面露期待地看着那婢女,她本就精致的五官在月色下愈发显得风流俊俏,被这双温意灵动的眼睛盯着,婢女也不自觉红了脸。而后反握住她的手,嗔怪道:“国君本不许我们谈论此事的,不过邱使臣既如此好,奴婢便与您说说吧。”

    叶秋嬗被羌国少女的热情惊得抖了抖,面上不显,微笑示意她继续。

    “四王子出事时已是二十几年前了,那时候国君尚且还只是个王子,四王子是先王最小的儿子,还在襁褓便被送到靳朝去做质子了。谁会想到,十八年后,质子府突起大火,当时四王子差点没被救回来……后来便被接回了羌国,如今命是保住了,可浑身上下没一块好皮肤,早已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