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第66节

作品:《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叶秋嬗听此怒极,轻吼道:“郡主从一开始便有寻死之心?你们为何不上报与我?难道不知此事牵连的是整队性命?!”

    那三个侍女抖如糠筛,嘴上连道:“奴婢不知、奴婢不知……”

    说完便将头蒙住,再也不愿多说什么。

    叶秋嬗见着实问不出什么,叹息一声,起身向外走去。

    看见门口处的禁卫,上前吩咐:“前日我下令关在柴房的那个侍女也是郡主近侍?将她带到寝院,我要问话。”

    禁卫应下离去,叶秋嬗也自行回了郡主寝院。

    她原本想再进去查看有没有遗漏的证据,却不期然碰到了秦湘,正气定神闲地坐在郡主寝屋里,居然一点也不忌讳。

    见叶秋嬗来,还笑脸相迎:“邱使臣可有盘问出什么线索?”

    叶秋嬗面色恹恹摇头:“唉,那些个侍女都被吓疯了,嘴上心里都胡言乱语的,压根问不出什么线索来……只有等另一个没目睹郡主之死的侍女来了,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

    她说着抬眼环视屋内,此时寝屋的尸首已被放下,暂时搁置在盛满冰块的浴池之,以免尸身腐坏。而屋内除了秦湘便没了他人,遂疑道:“咦?谢大人和应大人不在么?”

    “他们方才出去了,好像是传信使那边有什么异常。”秦湘低声道。

    叶秋嬗立即想起来,前几日谢芝提过要给皇上传信,只是不知出了什么异常,居然惊动他们师徒二人都一道出去了。

    来这羌国之后怪事真是一桩接着一桩,令她不免有些惶惶不安。

    “邱使臣怎么了?昨夜没休息好?”

    叶秋嬗苍白着唇笑笑:“何止是没休息好,压根就没敢合眼。”

    秦湘倒抽一口凉气:“怎的如此不爱惜自个儿身子,公子也是,真当你是钢筋铁骨的么?女子哪儿能这样熬的?”

    叶秋嬗忙安抚她:“他本劝我回去休息的,是我自己硬要去的。”

    “你呀你,成拼命十三娘了,不过还真和公子相配,当年他初入枢密省也是这般尽职尽责,连家都不回。谢夫人焦急着让他娶媳妇,他却敷衍了事,急得夫人都让我去暗查公子的喜好,还没见过哪个男子到了弱冠之年还不惦记女色的,真怕他是有了隐疾。如今瞧来哪是什么隐疾,只不过是没碰到他那盘菜罢了。”

    叶秋嬗见她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忍着羞意嘴硬道:“什么菜不菜的,又不是能吃的。”

    “可不就是能吃的么?”秦湘嬉笑着上前抱住她,在那纤盈的腰肢上摸了两把,“哎哟,姑娘这腰堪比赵宜主啊,公子真是有福了。"

    “你们枢密省都是祖传的不要脸么?别说了!”叶秋嬗怕她再说出什么混不吝的话来,立即捂住秦湘的嘴。

    两女子嬉笑打闹一番,扭作一团,秦湘凤眼瞪得老大,看向叶秋嬗头顶,支支吾吾地想说什么。

    “你再乱说话,我就不放手了。”叶秋嬗怒道。

    此时,秦湘内心之语却传递过来:【不是,叶姑娘,你看你身后,有个怪的虫子。】

    叶秋嬗心里一跳,放开了她。一只通体萤绿的甲虫从她眼前飞过……

    秦湘要伸手去抓,叶秋嬗却率先阻止了她。

    “湘娘别,这虫子的尸身我在北荒见过,它的甲壳上有扎手的小刺,且虫身散发一股怪味,使人闻之鼻间麻痹,恐怕有毒。”

    秦湘听此瑟缩了一下,乖乖收回手。

    那怪的虫子并没有停在她们身上,而是越飞越远飞出了窗外。

    “怪,这里怎么会有这种虫子……”叶秋嬗感到纳闷。

    还未待她细思,方才被她派去押送侍女的禁卫火急火燎地跑进来。

    “邱使臣!方才小的去柴房押人,却发现房门被人反锁,等小的踹开查看,里头已空无一人。”

    叶秋嬗心头一跳:“怎么会叫她逃了?,你带着这院子里的人四处搜寻,务必将那侍女给我抓回来!”

    禁卫立即领命,召集了看守寝院的其他禁卫一道离去。

    屋内的叶秋嬗在原地来回踱步,终究是被这接踵而至的怪事打乱了阵脚。

    秦湘见她额头冒汗,脸色发白,不由得心疼劝道:“叶姑娘莫急,您前日便下令封府,那侍女应该逃不出去的。”

    “湘娘,她是唯一的线索了,若是到了国嫁之日还找不出真相,你我谢大人,咱们所有的人都会被牵连的。”

    秦湘握住她冰凉的手,轻拍两下,似在犹豫。片刻后还是决定和盘托出:“叶大人不必怕,公子早有二手准备。”

    “你瞧这……”她放开叶秋嬗,忽的从怀里掏出一张人面皮来。

    在她眼前展开,贴在自己脸上,虽然没抹胶膏不大服帖,但还是能瞧出扮的是谁。

    叶秋嬗咽了一口唾沫:“你为何要易容成郡主,难道是……”

    “没错,这是我方才照着白若虞的样子画的。早前出京的时候,我便觉得此行不大简单,所以悄悄问玉先生要了一张人面皮,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叶秋嬗暗暗纳罕:“你真是聪明,不过你易容成郡主作甚?难道要替她嫁入王宫?”

    秦湘抬眼瞧她,难得地露出认真的神态。

    “是,若实在查不出真凶,为了大家的安全,我必定要替嫁的。”

    “你不怕被羌王识破?一张人面皮能管一辈子么?”叶秋嬗急道。

    “自然是管不了一辈子的,不过等他发觉之时,你们早已离开羌国。而郡主是在何时被替代的,已无人去追究了。”

    “不行,我们走了你怎么办?羌王会放过你么?”叶秋嬗抓住她的手,听到她内心轻声叹息。

    “我来此本就是为了保全谢家啊……况且我秦湘生时苟且,死却壮烈,不亏不亏。”

    秦湘双目清明,一派安然,叶秋嬗竟察觉不到任何惧意和怨气,轻描淡写仿佛超脱生死。

    “湘娘你不可这般悲观,我和谢大人一定会查出真相的。还有,你若留在羌国,九佘怎么办?他还在枢密省等着你呢。”

    因她这句话,秦湘竟出地黯然片刻,低首看向别在自己腰间的锦囊,蹩脚的绣功绣的是一对鸳鸯,难以想象那个比寻常人还高出三个头的壮硕男子,竟愿意捻起绣花针为她绣锦囊,实在好笑。

    好笑得秦湘眼都隐隐泛起泪花,也就是片刻时候,下一瞬她便闭了闭眼从善如流地将眼泪意连通情绪一道敛去。

    “他那傻大个子心里能装什么事儿,还不是过个三五年便把我给忘了。”

    “怎么会……”

    “好啦。”秦湘又牵起叶秋嬗的手,不在意地笑道:“知道叶大人舍不得奴家,可你忘了奴家的看家本领了么?”

    她说着在身前比了一个巴掌大的圆,又比了比一尺来长的高度,笑道:“奴家连这么小瓶子都能蜷缩进去,届时那羌王若要处决我,我便寻个地方藏起来,让他找也找不到!”

    “我竟忘了这一点,若到时真成了不可挽回的局面,那你可要好好利用这能。”叶秋嬗恍然大悟,压在心头的石头终于松开了些。

    她忽然想到秦湘有缩骨能,那这世上还会不会有同样得了软骨症的人呢?若是杀郡主的也是这样的人,他行凶之后悄悄藏在屋内某处,可不就成了漏之鱼么。

    “湘娘,我忽然想到一些疑点,你和我一道来吧。”叶秋嬗说完就走入寝屋,开始翻找。特别是衣柜和妆奁都打开来一一查看。

    等寝屋内的翻完了,没找出什么来,又踱步往相邻的西屋走去。

    那处放置的是公主的嫁妆,来羌国以后,叶秋嬗便吩咐人将嫁妆锁在此处的,至今没有人去打开过。

    她忽然想到,会不会是那凶手想谋财害命呢。

    掏出备用的钥匙,将西屋的门打开,这屋里和郡主寝屋一个格局,外厢空无一物,里厢才摆满了箱子。

    叶秋嬗一眼便瞧出来箱子有被人打开过的痕迹,走上前开了锁。箱子面上蒙了一层油纸,不打开还罢,一打开便有一股怪味冲入鼻间。

    “怎么有一股硝粉的气味儿……”秦湘左顾右盼,捂着鼻子道。

    “这嫁奁是皇上和礼部亲自装入的,嫁妆清单还在谢三爷那里,据说都是些靳朝特产,怎么会有股硝粉的味道。”叶秋嬗皱眉,将油纸撕开一角,却发现里头还裹着一层白纸,再此撕开,一些黑色粉末便泄露出来。

    她咽了一口唾沫,觉察到不对劲,又起身将其他箱子打开,发现几个箱子全装是一样的东西。

    “湘娘,不对劲,我们走!”她拉起秦湘就往门口跑,出来才发现门窗不知被谁关了起来,上前推门竟然从外锁住,她们被困在屋内出不去了。

    “怎么回事?谁锁了门?关我们在里面干什么?”秦湘提脚踹门,仍然毫无作用。

    叶秋嬗颊边滴下一滴冷汗,浑身发软,耳廓微动,颤着唇说:“湘娘,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秦湘这才静下心来细听,那声音几乎微不可查,细细碎碎地像是有什么在燃烧,发出细微的噼啪声……

    叶秋嬗跑进里厢,想推开箱子找寻导火索,却发现她根本没有力气,且那声音微弱,全然不知从何处发出。她随手抓起一个瓷瓶跑了出去……

    “湘娘,箱子里全是火药,有人要致我们于死地,没时间了,砸窗!”叶秋嬗疾呼,将手瓷瓶往窗上砸去。

    秦湘惊诧片刻,也找了一个硬物,和她一道砸窗。一边砸还一边高声呼救,可外厢的禁卫都被调去抓捕侍女了,一时片刻没人来救她们。

    这雕花木窗是双层加固的,上下两头都锁住,她们两个没有内力弱女子根本砸不开,眼见着室内火药味愈发浓重,叶秋嬗扔了已被砸碎的瓷瓶,刚要开口唤天甲天乙,那边秦湘却惊喜欢呼:“砸开了!”

    秦湘扔了手硬物,去扳那破烂的窗户,却发现只能开一个小洞,再掰开却是不能了……

    “湘娘,来不及了,你先走吧。”叶秋嬗眼涌出热泪,死亡近在咫尺,若能逃出一人,她也能够死而无憾。

    “你先走!我有缩骨功,走得!”秦湘说完便不管她如何挣扎,也要将她往窗外推。

    窗口的洞只有脸盆大,叶秋嬗头和肩背伸出去,手臂和腰以下却被卡住了,秦湘卯起劲将她往外推。

    正当她们无能为力之时,两个黑影骤然而至,扣住叶秋嬗双肩,一鼓作气将她拉出窗外。

    “,救秦湘!”叶秋嬗急道。

    然而还未待她回头,两个暗卫便抱着她就地滚落两圈,随后,一声巨响骤然炸在耳边,有碎石随之喷射而出,被他们二人尽数挡去……

    叶秋嬗只觉得双耳一阵嗡鸣,喉头哽起一股腥甜,不省人事……

    ……

    第80章

    耳仿佛飞进了一万只虫子, 嗡鸣不止……

    叶秋嬗在昏睡察觉到有人在抚摸她的脸颊,给她喂水, 替她盖被、整理仪容……但这个人没有说话,她还不知他是谁……

    又是一阵子不分昼夜的昏睡之后, 叶秋嬗终于找回点力气,她迫不及待睁开眼。屋内一片寂静,明亮的光线刺得她双目生疼, 闭上了眼半响再睁开才逐渐适应。

    她的手被握在倚在床边小眠的那人手, 稍微一动便将他惊醒了。抬起头来,布满血丝的双瞳露出惊喜之色。

    “秋叶,你终于醒了!”谢芝脸上扬起笑意。

    叶秋嬗皱眉,笑问:“谢大人说话怎么不出声?”

    她一说完, 谢芝错愕地张了张嘴, 脸上的笑意骤然僵硬。

    “谢大人?怎么……”叶秋嬗唤他,等吐出第二句话时蓦然顿住,颊边血色迅速退尽, 只剩满面煞白……

    她发现,她不光听不到谢芝的声音, 连自己的声音也听不见了……世间一片死寂,仿佛与世隔绝……

    谢芝紧紧握住她的手,指尖的颤栗轻而易举地传递过来,包括他内心的话:【秋叶,你别慌。我让羌地的名医给你看过诊了,都说你没什么大碍, 只不过是被爆炸惊吓到所以暂时性昏迷……你是不是感觉听不到外界的声音?这许是你将将苏醒,感官还未恢复,再等等,过一会儿便没事了。】

    谢芝手心都是凉汗,叶秋嬗瑟缩一下,望着虚空处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