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第67节

作品:《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爆炸?哦……我记起来了……郡主嫁妆全被替换成了火药,有人想害死我和湘娘……湘娘呢?她如何了?”叶秋嬗唇瓣一张一合说得极大声,就像被塞住双耳的人,全然意识不到自己的声量高低。

    谢芝红了眼,倾身抱住她。

    【没事了,秋叶,没事了……】

    “我问你湘娘呢?你们将她救出来没?”叶秋嬗想推开他,却奈何手脚无力,只能搭在谢芝胸膛轻飘飘地推搡两下,“你说啊!湘娘呢?”

    谢芝紧紧地抱住她,任她吼骂推打也不还手,只在心里颤声道:【秋叶别去想那些,你要先养好自己的病。】

    答案不言而喻。

    “怎么能不去想,她是为了救我才……”后半句她未说出口,取而代之的是痛到极点的哭嚎。

    那个洒脱明媚的女子,前一刻还在与她调笑,后一刻便在她眼前被炸得粉身碎骨、灰飞烟灭。她是为了救她才错失逃生机会。

    思及此,叶秋嬗直觉心口急跳、喉头发痒,轻轻一咳呕出一滩血来。

    温热的血顺着谢芝的外衣浸入肩背,他耸然一惊,松开了她,转过头来也是双目赤红隐有泪光。见此场景惊呼一声“秋叶!”

    而后迅速将她扶着躺下,随手拿起药碗掷向门口处,大呼:“!去传大夫来!去!”

    不消片刻,大夫们便火急火燎赶来了,这几个大夫是当地神医,全都被谢芝请在府上。说是请实则是变相扣押,几个大夫和他们又语言不通,十分不满地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通,被谢芝冷若寒冰的目光震慑之后,才抖如糠筛安静下来。

    “大人,他们几个大夫说,邱使臣是因爆炸受惊而伤及心脉,此病是心病,只能让她静养身心,不可用药。”逽依外使从传译。

    谢芝未答话,看向床上的叶秋嬗,见她小脸苍白如纸,素来灵动的眸子变得了无生气,凝着帐顶处出神,仿佛与世隔绝一般,他的心口也不可自抑地跟着抽痛起来。

    好半响他才背过身去,深吸一口气,问那些大夫:“爆炸声太大,会不会震碎人的耳膜,致使双耳失聪?”

    逽依外使怔愣片刻,才传达给羌国大夫。

    “大人,他们说的确有这种可能,不过几率很小,一般会严重到耳内流血不止。”

    听此一言,谢芝才算是稍稍松气,叶秋嬗除了方才呕血之外,并无其他伤处,由此可见她的症状或有转机。

    “让他们下去吧,逽依使臣,请借一步说话。”他对逽依道。

    而后又去查看叶秋嬗,发现她已阖上双眼,秀眉紧紧皱着,察觉到有人靠近立马便翻身面朝墙壁,全然不想与外界交流。谢芝握紧双拳,想要上前安抚她,让她不要害怕、不要回避,但最后却只是替她掖了掖被角便出去了。

    谢芝不敢离得太远,出门去的邻屋,逽依外使随后跟上。

    一进屋子他便开门见山:“逽依使臣,贵国国君可有平息怒气?”

    逽依低首抱拳:“回大人,国君因此事气极,彻夜未眠。特命臣来告知诸位大人,五日之内,必须给羌国一个交代,若不然便以谋害君王之罪论处。”逽依的话语虽强势,但态度十分谦卑。

    谢芝并不见惊慌,斜眼看向他。

    这个逽依外使在靳朝待了几十年,早已将自己和他们划为一个阵营。他们若出事,他也逃不了干系。

    谢芝勾唇冷笑:“此事真相如何想必羌王比你我更清楚,案子自然是要查的,至于真凶能否找得到便要看逽依使臣肯不肯相助了。”

    逽依立刻心照不宣颔首应是:“下官作为两国来使,为了靳羌和睦,定然要鼎力相助的,谢大人若有什么需要下官之处,尽管吩咐。”

    谢芝不置可否,深深看了逽依一眼,便不想多做逗留,向他拱拱手,将他送出门去。

    走出院子,倏尔响起一阵电闪雷鸣,没过片刻便下起雨来……这旱地的雨一年也就那么几次,这次却毫无征兆犹如瓢泼。耳边仿佛炸开了锅,雨声和人的欢呼声交织在一起,嗡嗡作响。

    谢芝眯起眼,遥望那断壁残垣处,被雨水冲刷的废墟上升起一股黑烟,他思绪不自觉跳转到昨日。

    晌午之前一切安好,他与师父本要到府内各处搜寻证据,却不想收到了信使出事的暗号。那信使手是他要传给皇上的机密信件,还特地让四个做同样打扮的信使分成四路,为送信之人遮掩以防被人跟踪,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谢芝与应宪马不停蹄赶到信使发出暗号的地点,却还是姗姗来迟,那信使已被人灭口,身上的信件也不见踪影……

    这信上的内容无论落到谁手里,都足以给他招来杀身之祸。

    谢芝当时便做好了要应对不明势力的准备,但他没想到对方手脚如此之,且还是以郡主府开刀……

    犹记得当时回府目睹满地狼藉时的心境,仿佛有只手从口伸入心脏,将他死死扼住。那是谢芝头一回感受到生不如死的痛处,即便到了现在,叶秋嬗还好端端地躺在榻上,他仍时不时心口抽痛如刀绞。

    好在老天待他不薄,没让他痛失至爱,但它却不肯给他一个有惊无险。

    秦湘死了……那个与他相识相交十几年的女子,他们早已把彼此当做亲人一样的看待。如今她却客死他乡、尸骨无存……

    谢芝合上双眼,一滴水从他颊边划过,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

    再进屋时,叶秋嬗已醒来,倚在床栏上,手里攥着一个香囊。

    她头也不抬,兀自望着香囊出神,谢芝刚要开口询问,忽的想起什么,走上前去握住叶秋嬗的手。

    【秋叶,怎么不多睡会儿?方才大夫说你只是受了惊吓,静养一段时日便可康复。】他竭力保持心声与口型一致,让叶秋嬗误以为恢复了听力,却见她抬起眸,苍白一笑。

    “不必如此安慰我,心声和人的说话声是有细微的区别的。我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到,怎可能是恢复了听力……”叶秋嬗这回声量极小声,气若游丝。

    谢芝最怕的便是她这幅模样,忙小心翼翼地安慰:【别怕,会康复的,这儿的大夫昏庸无能,我将你送回靳朝找程大夫来看诊,定能将你治好!】

    叶秋嬗不置可否,只是低下头,将手的锦囊摊开来。

    “我想起来了,这是湘娘在推我出窗后,塞到我腰带上的。她叫我替她还给九佘,让他另寻佳人,别等她了……”

    一滴滴泪从眼眶落下,砸在那只锦囊上,叶秋嬗再次呜咽出声。

    如同之前那般,谢芝扶住她的头按在自己肩窝处,紧紧拥住她。

    【不是你的错,秋叶。这不是你的错……湘娘是心甘情愿救你的……】

    叶秋嬗只哭不答。

    谢芝轻抚她后背,缓缓道:【湘娘不是你所想的那样脆弱,她是个非同一般的女子。我与她的初遇便十分特,她可有跟你说过?可想听听?】

    见她逐渐止住了哭声,谢芝才松气又继续道:【那时我还只是个垂髫小儿,喜爱带着奴仆出门闯荡,四处游山玩水。恰巧偶遇了湘娘所在的杂耍班子,那班子打的是活人彘的招牌。我那时好,便花了大价钱去看表演,却不想看到的竟是将活人折断手脚、头骨扭曲装入一个插花的瓶子里……当时恶心得我将隔夜饭都给呕出来了……】

    讲到此处,谢芝停顿片刻,用袖口给叶秋嬗拭干了眼泪才又继续说:【那活人彘便是小时候的湘娘,她天生软骨症,手脚韧性非常人能比。我当时见她可怜,便下重金将她赎了身。没想到湘娘如此知恩图报,一路跟着我的马车到了谢府,没办法我只得暂且留下她,后来随师父见识了枢密省众多人,才将她举荐过去。】

    说到此处,谢芝神色黯然下去:【我让程大夫给湘娘看过诊,她的病药石无医。且越到年发病率越高,还没有任何病例阐明有哪个软骨病病患活过四十……我与湘娘相识十几年,只见过一次她发病时的样子,剧痛会使她失去理智,而后以自残的方式以痛止痛……这些年来若不是程大夫的去疤药给她保养着,她全身上下必然伤痕累累。】

    谢芝感觉到怀人在轻颤,有温热的液体从他颈间话落,叹息一声又说下去:【湘娘表面上看着洒脱不羁,实则心性坚韧顽强,若不是如此,她在杂耍班子那炼狱一般的地方也活不下来。许是知晓自己命不久矣罢,她从不掩饰自身喜好欲/望,之前一直流连风月,与人春宵一度比男子还更翻脸无情。这一度成为我们同僚之间互相调侃的笑料,都说一群大老爷们儿活得还不如人一个姑娘潇洒。】

    此时,叶秋嬗稍稍平复心绪,仰起脸来接过话道:“可即便如此,湘娘仍是个有魅力的姑娘,若不然九佘也不会对她情根深种。”

    谢芝眸流露柔意,点头应是:【我们虽调侃湘娘,但却从未瞧不起她。她与九佘的事我们早就看在眼,所以才会屡次揶揄让湘娘收心和九佘成亲……但湘娘一向有自己的主见,一直未松口过。那时还当她是不意九佘,如今看来……她该是顾忌着自己的绝症吧,不想让九佘有了希望又再度失望,不如就从未开始过,让他忘了自己,自己也可无牵无挂地离开人世……】

    原来生性洒脱不羁的人,在面对挚爱时,也会瞻前顾后、踌躇不决。

    叶秋嬗倚在谢芝怀里,竟忽然理解了秦湘对九佘的若即若离,一如当初她面对谢芝的情谊,一方面怕皇上忌惮招惹祸事,一方面却又不敢直言相拒伤了他的心。

    叶秋嬗心口忽地突突急跳起来,原来她对谢芝的情谊也有男女之情么?

    她又听到谢芝沉雅的嗓音在她心里回响,耳边虽然寂静一片,但却能感受到他喉间的震动。

    【湘娘为你而死她无怨无悔,甚至或许是她的解脱,秋叶,你要点振作起来,只有你安然无恙了,湘娘才死得其所。不然她在九泉之下也牵挂着你的安危,你忍心吗?】

    没听到她的回答,谢芝轻抚她乌发又再次说道:【秋叶,不要自责了,让湘娘安心离去吧。】

    这回,叶秋嬗终于点头:“湘娘心甘情愿为我而死,我却不能视其为理所当然。谢芝,我们要找出真凶,替她报仇。”

    谢芝凝望着她,片刻之后颔首应是。

    作者有话要说:  预告之后的剧情会像过山车~~~

    第81章

    叶秋嬗将昨日发生爆炸前的所见所闻都详细跟谢芝道出。

    【你是说郡主的嫁奁有被人打开的痕迹?】谢芝抓住其一个细节, 握着她的手问道。

    叶秋嬗点头:“对,那箱子只有我有钥匙, 但我一直贴身藏着从未露于人前过。且这批嫁妆是皇上亲自让礼部装好的,后来一路都由我的禁卫严加看管, 不可能会被偷梁换柱。来到羌国之后才抬入郡主寝院的,院内每天都有人看管,众目睽睽之下, 怎会不惊动任何人就将几大箱嫁妆全替换成火药了呢?”

    谢芝敛眸沉思着, 指腹有意无意地搓摩她手心的软肉。叶秋嬗觉得痒,脸红了红想抽回手来,却又被他攥住。

    【如今嫁奁、房子都被销毁的一干二净,想要找证据是不大可能了……但那人闹出如此大的动静不可能不露出马脚, 或许是咱们自己人也不一定……】谢芝抬眼看向叶秋嬗, 眸幽深如渊。

    叶秋嬗一怔,刚要再问,便被她伸指摁住了唇。

    “嘘——”

    片刻, 一人进屋,是刚从王宫折返的应宪。

    “无禺, 叶姑娘可还有什么大碍?”他站在距睡塌五步的距离,关切道。

    在叶秋嬗眼里,他只是张了张嘴唇,听不到他说了什么,好在谢芝可以通过心声传达给她。

    “她没什么大碍,只是……”谢芝顿了顿, 才又道:“只是受了惊吓,到如今双耳听力还未恢复过来。”

    应宪面露惊讶,望向叶秋嬗的目光带着担心和忧虑。

    “叶姑娘身怀读心能,她如今双耳失聪,可还能听到他人心声?”

    谢芝点头:“这倒是可以,不过秋嬗说她静下心来时常常听到耳嗡鸣,我想这也是使她失聪的症结所在,可惜程大夫不在羌地,若不然定能有法子治好她。”

    应宪摇头轻叹:“无禺,你出来一下,羌王方才召见我谈及此事,咱们或许有新的转机。”

    “羌王如何说?”谢芝双目一亮,立时站起身来,回头扶着叶秋嬗将其靠在床边,“秋叶,你先休息片刻,我与师父谈谈事。”

    “叶姑娘好生休息。”应宪也冲叶秋嬗道,叶秋嬗虽听不到他的声音,但也大致能猜出来,遂颔首答谢。

    “叶姑娘真是蕙质兰心,即便耳不能听,也能猜出我所说的话来。”应宪看了眼叶秋嬗又看向谢芝笑道。

    谢芝轻叹,和他一道走出寝屋,在与之只有一扇珠帘之隔的小厅驻足。

    “师父,就在此处谈吧,我不想离她太远。”谢芝说着望了望榻上的叶秋嬗,见其百无聊赖地倚在床边,白皙的脸颊比之前些日子消瘦了几分,瞪着杏眼眼巴巴地望着这处,瞧着既可爱又可怜。

    谢芝目光不自觉柔和下来,与应宪在桌前坐下,亲自为他师父倒上一杯热茶。

    应宪笑着接过,抿了一口将茶杯放下才启唇道:“羌王想尽开通融海商道,向靳朝输送的羌地特产曜石和药材还有兽皮。”

    谢芝闻此,喝茶的动作顿了顿,蹙起眉:“真就只是贸易往来?还是他有什么别的目的。”

    “这我便不得而知了,郡主未嫁自缢,郡主府上被火药炸毁,且那火药还是装在郡主的嫁奁里。这条条罪状足以迫使我靳朝要妥协一些东西,才能堵住悠悠众口。”

    “师父以为皇上会如何裁决?”谢芝望向他。

    应宪抿唇,似在思考,半响才侧了侧身道:“依吾皇的果决,他只会静待我们查出真凶。若是查不出来,我们便会成为他的弃子,为江山社稷着想丢弃几个臣子也无可厚非,反正,融海要道是绝不可能向他国敞开的。”

    “那师父方才为何说此事或有转机?”

    应宪讳莫如深:“我所说的转机是指幕后那人,太过急功近利反倒暴露了狐狸尾巴,你想想,此事若成,谁获利最大?”

    谢芝心领神会,不再追问。

    叶秋嬗倚在床边,谢芝背对着她,瞧不见他此刻是何表情。不过光凭应宪凝重的神色便可判断出局势的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