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第70节

作品:《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老叟那儿抢得过一个穷凶极恶之徒,将他往墙上一推,周身弥漫着戾气:“滚!要是耽误老子了蛊,将你剁成肉馅!”

    蛊?叶秋嬗眉间一跳,似乎抓住了什么,却又不敢确定,索性抽出一根毒针走到巫蛊师身前。

    “我手上这根毒针可保证让你在蛊之前便吐血身亡,你可要试试?”

    见识过她的‘厉害’的巫蛊师不敢动弹了,他不自觉张开双手,手的水壶也打翻在地,引得老叟一阵心疼。

    巫蛊师却不理会,煞白着脸问叶秋嬗:“你是何人,究竟想做什么?”

    叶秋嬗冷眼看他,将水壶捡起来还给老叟,才朝他支了支下巴:“到屋里说。”

    进屋之后,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巫蛊师彻底没了气势,蜷缩在窟窿之下,而叶秋嬗则站在他跟前,手毒针银光闪烁。

    “说吧,你是谁,为谁养的蛊,为何会来靳地养蛊。”

    “你问这些来作甚?知道太多秘密对你没好处。”巫蛊师还妄想垂死挣扎。

    这句话换来叶秋嬗一声冷笑:“你别和我扯这些不相干的,你告了密,今后你主子或许会杀了你,但你若是不说,我现在便可杀了你。”

    毒针猝然凑近,巫蛊师浑身一颤连忙避开:“我说我说!”

    “我是受羌国国君之命,在此养殖蛊虫,这幼虫需每日吸收阳光,且以苁蓉为食才可养活。所以我只能租住北荒民居,借用此地来养幼虫。”

    叶秋嬗眯了眯眼:“幼虫?成虫之后是不是会生出甲壳,且通体萤绿,带两对羽翅?”

    “是是是。”

    “蛊之人有何症状?”

    巫蛊师看她一眼,又开始揉搓自己沾染了虫汁的表肤处,颤着唇道:“蛊之人依个人体质各有不同症状,温和之人会变得暴戾,而暴戾之人则会变得麻木,但唯一不变的是,此蛊会催生人心的恶意……”

    叶秋嬗瞠目结舌,“什么意思?蛊之人若是有不甘和怨气,那么他会如何?”

    巫蛊师抬头看她,褐色的瞳孔闪烁着诡异的光:“他会杀人,亦或是自尽。”

    “……”

    叶秋嬗恍然想起白若虞的侍女曾说过的话——“邱使臣,郡主昨夜被虫豸所扰睡得不大安稳,让您带人过去清扫清扫呢。”

    如今便将一切疑点都说清了……郡主果真是毒所致,不过这次的毒物却是一只蛊虫,膨胀了她心的怨气,致使一个佳人香消玉殒……

    还有爆炸那日,也飞了一只蛊虫进来。不过她和秦湘都未与蛊虫接触,应该是没有蛊的。

    思及此,叶秋嬗还是不放心,又问道:“这成虫是如何下蛊的?”

    “成虫能放出去下蛊的都是母虫,母虫甲壳底下藏满了幼虫,幼虫细小落在人身上之后便会钻入七窍。”巫蛊师没说完的是,幼虫的虫汁也带有毒性,若不及时清洗也会蛊,且此蛊难解。

    “可有解法?”叶秋嬗随后便问。

    巫蛊师摇头:“难,蛊虫入人血脉无声无息,只有操蛊之人用母虫逗引才能将其取出。亦或是蛊之人在受其操控时清醒过来,这样操蛊人会遭母虫反噬。”

    叶秋嬗皱眉,不由得想起白若虞,她应是清醒过来了的,不过怎么不见羌王遭到反噬,难道他并非操蛊之人,还是说他培养了一批专门为他下蛊的死士?”

    这些疑点暂且不论,她还有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要问:“羌王养蛊有何目的?”

    叶秋嬗始终不信堂堂一国君为了开通一条商道便行此等奸邪之事。且还费尽心机困住靳朝使臣,为了一条商道不惜开罪靳朝,这不像是那个能谋朝篡位的王子做出的事。

    果真,巫蛊师立即开始闪烁其词,眼朝右瞥,嘴上道:“我只负责替王养殖,其他便不知晓了。”

    这模样分明是在撒谎,叶秋嬗立即掐住他喉间,怒目相视:“少跟我耍花腔,说实话,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

    毒针近在咫尺,巫蛊师立时慌了神,嘴上连道别别别,心里头却抱着侥幸。但奈何用的是他螣族的蛮语,叶秋嬗凝神听着,最后只听懂了“国君”“上岸”“水”等几个字眼……

    上岸和水立即令她联想到融海,是要运什么上岸?

    叶秋嬗脑忽地灵光一现,扯住那巫蛊师的衣领,恶声恶气道:“东西上不了岸了,靳帝已发觉你们国君心怀不轨,早在融海港口埋伏了官兵,届时东西一并抓获,你们羌地区区小国,可受得住吾皇之怒?!”

    “什、什么?靳帝已知国君计策?”

    叶秋嬗见果真将他的秘密诈出来,心头得意,面上却丝毫不露,面沉如水颔首道:“你还不招降,若是早日归顺我朝,或许还可获得一线生机。”

    巫蛊师神色灰败,终于认命道出实情:“我招我招,羌王让我大量养殖蛊虫,是要藏在皮毛之,想通过融海商道进贡到靳朝宫。”

    叶秋嬗还是没控制住,大惊失色。

    “为何不以和亲为由直接送入宫?”偏要费尽周折选一条水路,这是她疑惑之处。

    巫蛊师摇头:“边关严防死守,有异物的根本无法过关,我也只是钻了北地荒凉的空子,再往前去却是不能了。那蛊虫怕水,遇水则会钻入皮毛孔之蜕甲,直到半月之后才会出来。边关的看守自然察觉不到,等半月之后,贡品已到达京城……”余下的他却是不说了,好似是怕叶秋嬗怒起将他杀了。

    不过他不说叶秋嬗也能联想得到——届时母虫所到之处,皆受蛊虫感染,京城将会陷入一片慌乱之……

    巫蛊师见她出神,又左顾右盼一番而后小心翼翼讪笑:“这位贵人,我已将自己知晓的全数吐露,先前养虫并非我本愿而是受权贵胁迫,烦请贵人放过我一马,饶我一条小命吧。”

    真想不到能培育出那种怪虫的巫蛊师竟是个贪生怕死的宵小之辈。

    叶秋嬗秀致的脸庞在屋内忽明忽暗,露出一抹浅笑。毒针随后搁在巫蛊师的脖颈上。

    “巫蛊师,和我走一趟吧。”

    “去、去哪儿?”

    “融海港口。”

    第84章

    融海港口在靳朝北地, 大漠到港口也不过四日路程。

    如今港口未通,素日只供临海百姓打渔、泊船。晴空万里、海风肆意, 本来风平浪静的海平线忽地冒出一个黑点,渐行渐近, 直至百里海外才瞧出原貌。

    原是一艘商船,船帆上飘扬着一面螣族特有的旗帜,气势磅礴、来势汹汹。

    打渔的几个渔夫面面相觑, 倏尔将手活计一扔, 惊慌失措地往岸上奔去,融海港口并非没有修筑海关,只不过因无船来访而常年荒废。今日忽见几个渔夫来报,说海上有艘异国船只驶来, 众官兵立即摩拳擦掌回到港口处站岗。

    商船愈漂愈近, 足有寻常商船两倍大。待它安稳地泊在口岸,几十个官兵已围堵在四周,只要船上之人一现身, 便立即将其扣押。

    然而,下船的却是一个眉目英挺、玉树临风的汉人男子, 着一身绛紫官服,面对散发出冷光的兵器没有丝毫露怯。

    “你是何人,胆敢闯入我靳朝港口。”为首的官兵呵斥道。

    来人面沉如水,不疾不徐从怀里掏出一枚令牌。

    “我乃枢密省监察少卿谢芝,今奉羌国国君之命,前来运送贡品。”谢芝话音一落, 船上又下来几个高头大汉。俱是羌国人相貌,把持在谢芝两边。

    为首的官兵皱眉仔细打量令牌和谢芝的穿着,是靳朝官员所佩无误,但他并未立即放下戒备。

    “你说你是奉羌国国君之命,但我等只奉圣上之命。你若能拿出圣旨,我便开关放行。若拿不出来,对不住,我们只能将尔等扣在此处。”

    在谢芝身旁的是逽依外使,他将官兵的话语翻译给羌国人听,几个羌国大汉目光冰冷的瞥向谢芝,似在看他如何行事。

    谢芝仍从容不迫,向那些个官兵拱手道:“几位大人,此乃羌国国君手谕,你们看过便可知晓。”

    他侧过身让一个禁卫将书递上,那官兵头子展开一看,倏尔眉头便纾解开来,换上一副笑脸:“原来圣上与羌王决议开通商道,我等还未收到消息,方才多有得罪实在抱歉。”

    “无碍无碍,大人也是恪尽职守。”谢芝微笑道。

    那官兵却又正了神色:“虽则有圣上手谕,但我等还是要例行公事,烦请谢大人和众位使臣将船上贡品交予我们检查,若是无误便可过关。”

    谢芝抬手让路:“好的,大人尽管查验。”

    羌国的大汉悉数上船,架了桥梁便开始搬运贡品,足有二十几个大箱子,比当初郡主出嫁的嫁奁还更丰厚。将箱子一一打开,无非是些羌国本地才产的东西,曜石占大多数,其余的都是药材、补品和动物皮毛。

    官兵一一翻看查验,未发现任何不妥,扬起笑脸将谢芝等人恭迎进城。

    临海海城并不大,甚至还比不上一个县城的繁华,人口稀薄家家户户以打渔为生,这里的人或许一辈子也没见过几个外乡人,今日却忽见一行异域人进城,皆沿路围观,有惶恐者有好者,无不是指指点点目露惊讶。

    “这段时间真是了怪了,先前来了一个外乡人和羌国人,今儿又有一队羌国人进城,还是从融海边来的,莫不是圣上决定要开通海上商道了?”一个肤色黝黑的男子对另一个老叟道。

    另一个咋咋舌:“谁知道啊?不过若是真开通了商路,对你我来说也是好事。”

    走在街道心的谢芝双耳微动,敏锐地捕捉到这段对话。

    “一个异乡人和羌国人?还有谁会来此地?”他心里起疑。

    随后,他们一行人便被迎进了官员府邸,预备歇息一晚再启程上路。与海城郡守寒暄半日,众人各自回了各自寝院。

    几个羌国大汉跟随谢芝来到他歇息处,待了半响,并没有要离去的意思。

    谢芝进屋换了一身常服,出门见几个大汉还在,纵使淡然如他也沉了脸色。

    “难道国君还有要事传达?”

    几个大汉岿然不动,为首的提起一抹冷笑:“国君命我等入靳地之后,要时刻跟随谢大人。”

    谢芝同样回以冷笑:“原来贵国国君是个出尔反尔的小人,试问我如今亲自运送贡品,可有丝毫违约?”

    几个大汉听他斥骂君王,额上立即青筋暴起,隐有动怒之势,右手把持在腰间的刀上似是蓄势待发。

    谢芝丝毫不惧,不疾不徐走到椅上坐下,又开口道:“国君可是承诺过我将贡品安稳送到京城后,便要放几位靳朝使臣归朝。且在那之前不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们如今却像尊煞神一般坐守我的寝院,是要让国君违背约定不成?”

    大汉纵然满腔怒气,但也无言反驳,低头敛去眸的杀意,朝谢芝拱拱手:“谢大人说得在理,我等不该在此处限制您的自由,但也请谢大人记住,您的同僚俱在羌国,他们的生死全在您的手上。还有先前的那位邱使臣,您应是知晓她未过北荒的。”大汉噙起一抹狞笑,随后直起身带着众人离去。

    在他们转身的一霎,谢芝脸上的笑意顿收,星眸微敛散出冰冷的杀气。

    他若有所思地以手沾了茶水在桌上写了一个‘秋’字。

    与叶秋嬗分别已是半月之前的事,那时他以为羌王不敢明目张胆派人对她大肆追杀,于是答应了要亲自运送贡品,换得叶秋嬗的自由。可他没想到她会选择让禁卫回来护他,身边只剩两个暗卫的叶秋嬗怎可能安全回朝。

    谢芝真不知该感动于她的舍己为人,还是恼怒她的思虑不周。好在羌王的目的是要挟他运送贡品,应该不会加害于她。

    只是他若不想将贡品运到京城,那便难说了。应宪、谢守义还有白新柏如今都被扣留在羌国,方才那大汉说他们的生死全在他一人手上诚然不假。

    可谢芝自己的性命也如雨打浮萍、朝不保夕,叫他如何两全呢?

    谢芝望着杯茶水陷入沉思,倏尔一个石子儿弹入水,溅起一滴水花落在谢芝脸上。

    他眼疾手,微使内力将手茶杯往房顶上执去,‘啪’地一声,将一片瓦打碎,露出外头璀璨的星夜来。

    “是谁?!”

    谢芝轻喝一声,纵身一跃朝那房顶的黑影追了出去。

    那人的轻功实属上乘,黑影在夜色穿梭,犹如鬼魅。但谢芝也不是省油的灯,虽则不能立即追上,但仍不远不近地跟着,直至追入一家民宿之。

    民宿内灯火闪烁,一道纤细的身影映在窗纸上,不消细看谢芝也认得是谁。

    他脸上绽开笑,疾步走入屋内,惊喜唤道:“秋叶,你怎在此?”

    屋内的人影果真是叶秋嬗,依旧是半月前那身男装,不过未涂抹花汁,肤色如玉、亭亭玉立地站在烛火下。

    “谢大人,为何是你运送贡品?”她却开门见山问道。

    原来她早在半月前便到达海城,一直守在此处等待着羌国贡品过关,今日终于等到他们进城,没想到为首的人竟是谢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