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第71节

作品:《御史夫人破案日常

    “当初羌王同意放我归朝,可是你用此事交易?”她立即猜到。

    谢芝抿唇颔首:“是,羌王心在商道,早晚会以其他缘由要挟我们运货上路,不如先放你自由,或许还会有转机。”

    叶秋嬗提了一口气:“可你难道不知他虎狼之心,目的并非开通商路那般简单?”

    她眸的华彩溢然让谢芝不自觉沉迷,半响才颔首道:“我自然知晓这批贡品有问题,可郡主之死是靳朝的过错,这次从融海水路运送贡品是圣上对羌国的补偿。圣上不可能让贡品进京,但目前还未有证据证明这批货有问题,且海关官兵也未查验出来,金口玉言已开,况且师父和三叔还在羌王手,我只能硬着头皮往靳朝去……”

    叶秋嬗噙起笑:“我知道贡品有何异样!”她说完走进里屋,不一会儿便拉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异族人走出来。

    “这人是羌国的巫蛊师,他奉羌王之命在北荒地界饲养蛊虫,目的就是将蛊虫藏于动物皮毛之,运到京城迫害百姓。”她抬脚一踢,将巫蛊师踹到地上哇哇大叫。

    谢芝瞠目:“蛊虫?这世上真有那等能使人丧失神智的灵物?”

    “没错,当初郡主也是受这蛊虫操控才自缢而亡。从和亲开始,这一切都是羌王设下的陷阱。”

    谢芝既惊又疑,拧紧眉问:“既然蛊虫能够操控人心,为何羌王不对我们下蛊,或是对沿路百姓下蛊,非要大费周折开通商路?”

    叶秋嬗踢了踢巫蛊师道:“你来说。”

    巫蛊师立即苦着脸一一回答:“这蛊虫因人而异,且操蛊之人颇费精力,若是一个不慎便遭反噬,国君不想冒险。且蛊虫怕水,从海上运输,它们便会自觉藏入动物皮肤之褪去甲壳,等过境之后再冒头,届时上千只母虫,任铜墙铁壁也抵挡不住。”

    “原来如此。”谢芝呢喃。

    “谢大人,我们如今该怎么办?”海关查不出异常,他们无权扣留羌国货队。

    谢芝沉吟片刻,忽而抬手将叶秋嬗散落在额间的碎发别在耳后,柔声道:“原先我别无他法时曾想过干脆破壶沉舟,将贡品一把火烧个干净,即便我因此身死也算为国捐躯,如今看来这想法却是没错的。”

    “谢大人,我明白了。”叶秋嬗心领神会。

    ……

    翌日,巫蛊师被谢芝带到郡守处,将一切真相交代出来。不消片刻,海关官兵立即将羌国使臣包围,重新取出贡品的皮毛,将毛剔去,切开表皮,果真在里面发现了正蜕甲壳的蛊虫。

    如今证据确凿,羌国人无言辩解,全被扣住。而谢芝则与叶秋嬗亲自押送贡品到达海岸,将二十几箱贡品悉数运上商船,而后沉入海。

    藏于皮毛的母虫垂死挣扎,飞离海水不过半尺又沉下去。这在叶秋嬗眼便是上千只莹绿在海水沉浮,犹如星辰陷落夜空,最后了无踪迹……

    她忽而觉得耳响起虫鸣,这次不如之前那般使人烦躁,反倒是悟出一点悲鸣之声。

    叶秋嬗脑抽痛,双眼一翻晕了过去,谢芝正巧接住了她,焦急地唤着她的名字,她却陷入昏迷,什么也听不到了。

    第85章

    叶秋嬗再次醒来时, 是被马儿的嘶叫声和奔走声吵醒的。

    她坐起身来才发觉自己睡在马车,车厢随着外界的吵闹而上下颠簸, 她却陷入恍惚。

    太久了……她的双耳太久没听到过声音了……在她都已经适应了一片世间死寂的时候,却又忽然好转了……叶秋嬗回想起自己在昏迷, 梦到一只蛊虫从自己耳爬出,浑身一颤、毛骨悚然。

    伸指在耳洞处扣了扣,好在什么痕迹都没有。

    “原来我双耳失聪并非由爆炸所致, 而是被蛊虫操控了……如今倒是清醒过来, 只是不知那下蛊之人可会遭到反噬?”她喃喃自语。

    良久未听过外界的声音,竟有些沉迷,连素来不喜的杂闹声听入耳都觉得有几分享受。

    “谢大人可在车外?”她试着唤了一声,想把这好消息分享给谢芝。

    掀开车帘的却是跟随她的禁卫的一个:“叶大人, 谢大人说羌国那边还需善后, 让吾等先将您送回靳朝就医。”

    叶秋嬗立即垮了脸,握拳锤了锤坐垫,愤愤然:“这个谢芝!”

    马车朝京城方向驶去……

    两日后, 羌国国君暴毙而亡,国内陷入动荡, 不过半月世间,曾为靳朝质子的羌国五王子即位称王,终于暂且平定了内乱。

    两月后,叶秋嬗低调回京。

    叶家人早已收到谢芝的书信,连日在府内留守盼着叶秋嬗归朝的马车。

    到达京城时已临近傍晚,叶芳与何氏并肩而站立于家门之前, 盛夏的余晖映照在他们身上,平添一分温暖恬静的美好。

    眼见着太阳要下山,还没等到叶秋嬗的身影,叶芳叹息一声,扶住何氏道:“今日恐怕等不到了,明日再看吧。”

    何氏却抬手遥遥指向北方:“夫君,你看!那是不是嬗儿的马车?”

    叶芳眸划过惊喜,转头看去,果见一辆马车风尘仆仆朝叶府行来,而后安稳地停在门口处。

    不待车上人下来,叶芳已激动地冲上前去:“嬗儿?你可是嬗儿?”

    车上人掀开车帘,一张芙蓉面已溢满泪水,她喜极而泣张口唤:“爹爹,娘亲!许久不见,你们可还安好?”

    “安好安好,你好好地回家我们都安好。”何氏竟也落了眼泪。

    “下来下来,咱们回家。”好不容易盼回闺女的叶芳双鬓已斑白,不过半年未见却恍惚苍老了十岁,叶秋嬗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好,爹爹,女儿这回归家后就留在家孝顺父母,再也不离开了!”

    “好好好!”叶芳拉住叶秋嬗的手,涕泪纵横。“咱们进去说。”

    叶秋嬗点头,走了两步忽而想到什么,转过身对身后的禁卫道:“你们暂且回宫复命,我回府休整一番便进宫面圣。”

    几个禁卫领命离去。

    这日,叶府一家子齐聚一堂、欢声笑语不绝于耳。是夜。叶秋嬗怀揣玉字牌让暗卫带她进宫去,再出来时,怀已空空如也,只身一人步行从皇宫走回叶府。

    ……

    半月后,谢守义、白新柏风光回朝,谢芝低调随行。圣上举办接风宴为几位功臣接风洗尘,当天宴会散后,谢芝被皇帝留在金銮殿。

    当他将一手罪证递给靳帝时,周遭只剩下他二人。

    “朕真是想不到,与羌王勾结的竟会是白家。”靳帝翻看着手无法辩白的罪状,冷声道。

    谢芝跪俯在阶梯之下,声若弦音:“白家野心昭然若揭,还请皇上明鉴。”

    靳帝漫不经心合上罪状,轻舒一口气:“终于揪出这幕后之人,朕这心里的石头也算是落下去了。这还得多亏谢卿和叶卿的功劳,无禺,如今你师父已回到故里,御史之位尚且空缺,你可愿继续替朕分忧?毕竟你们谢家世代忠良,朝有谢相把持朝政,再加上你这个御史大人,想必能将朕的江山治理得井井有条。”

    谢芝闻此抬起头来与靳帝对视,周遭寂静得落针可闻,良久之后,谢芝领悟到靳帝弦外之音。

    他低头道:“替圣上分忧是臣身为靳朝子民的本分,先前对皇上隐瞒私自前往羌国已是犯下大罪,臣怎敢再向皇上邀功求赏。”

    靳帝勾起唇角:“无禺,朕并非要怪罪于你,你毕竟是庚太妃最疼爱的侄子,之前犯下的错也算是与功劳相抵了。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总不能出门半年,空着手回家孝敬长辈啊。”

    谢芝沉默良久,再抬起头时黑眸灿若曜石:“臣想辞官。”

    靳帝挑眉:“哦?无禺对仕途已无抱负?”

    谢芝又摇首道:“臣想辞官,还想向皇上求一官职。”

    靳帝沉下脸:“无禺所求的是何司何职?”

    “臣想向皇上求得叶府的新郎官。”

    此处的新郎官自然不是指的新科进士,靳帝也是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竟是大笑出声。

    举起手书在谢芝头顶敲了两下,无奈道:“无禺啊无禺,朕看你是英雄难过美人‘官’,早前在你姑母面前信誓旦旦说要先立业再成家,如今立业未半怎的又弃官成家?了怪哉!”

    谢芝笑而不答。

    “好!既然你对朕的叶卿如此情深义重,那朕也不可棒打鸳鸯,不过是一道婚书的事,朕便允了你。”

    “叩谢皇上隆恩!”谢芝行了叩拜之礼,而后将怀代表他身份的令牌双手递上,躬身退出金銮殿。

    他身影消失良久,靳帝还看着案上的令牌怔愣出神,打开玲珑箱,取出里头的玉字牌,将两枚令牌放在一起。

    谢芝方才的一言一行,叶秋嬗在半月前也曾在他面前说过,他们二人都自愿放弃大好前途,甘心沦为平头百姓。靳帝原以为自己画了一个大饼在叶秋嬗和谢芝二人眼前,勾得他们为他效力,却不想他二人根本无欲无求,这不禁令他感到一丝难以把握和犹疑。

    但靳帝不得不承认,若是谢芝真向他要官位,他仍旧会心生忌惮甚至有彻底铲除之心,而当谢芝无欲无求时他又感到不安,最是难测帝王心不过如是。

    三日后,一道圣旨——白家被抄家处斩,白皇后打入冷宫。

    风云变化仅在几日之间,岁月逐步迈入多事之秋。

    ……

    靳宸二年六月廿九,这日清晨叶府迎来喜事。京有名的张媒婆奉谢家夫人的委托,前来给谢二公子求亲,求的是叶家如今唯一待字闺的大小姐叶秋嬗。

    将二人八字拿到石佛寺高僧那处一合,乃是前世今生天定的姻缘,如此一门郎才女貌的上好亲事便这么订下了。

    隔日,两道圣旨分别送入叶府和谢府,叶府那道是关于叶秋嬗和谢芝的亲事,如此一番便算是圣上钦赐的姻亲了,让这门亲事又隆重华贵了几分。

    而谢府那道圣旨不光有御赐姻亲,还有赐官一事,御史一职终究是落到谢芝头上,谢家人叩谢圣上之后,庄公公神神秘秘地凑到谢芝耳边低声道:“皇上让杂家问您,怎么如此等不得,圣旨都给您拟好了,本来就要下召的,却被您猴急抢了先,如今倒弄得圣上马后炮似的。”

    谢芝轻笑:“庄公公好大的胆子,竟敢背地里说圣上马后炮。”

    庄公公也嘿嘿直笑:“杂家怎敢非议圣上,这是圣上原话,杂家只是个传话的。”他话音落退后两步,拂尘一甩对谢芝躬身道:“杂家便在这儿恭喜谢御史双喜临门了,杂家告退,贵人们不必相送。”

    谢芝在原地跪俯许久,直到谢家大爷谢蓬莱搀扶起他,目光慈蔼地注视着他,轻拍其肩膀道:“无禺不必忧心,你尚且年轻只管放手去做。而大叔伯我已年老心衰,是时候退位让贤、告老还乡了。”

    谢芝怔怔望向谢蓬莱,见他果真两鬓斑白、神色难掩疲惫,可见为相这些年日日提心吊胆,没少为国为民操碎了心。

    他眼眶泛红噙泪,朝谢蓬莱深深一鞠:“谢家儿女定不负长辈期望。”

    “好孩子。”谢蓬莱目露欣慰道。

    朝堂之上,暗潮汹涌、起伏不平,一人上场总有一人随之黯然退场,为保谢家安稳,他情愿牺牲。

    不由又想到靳帝,年纪轻轻堪透人心,也不知是民之不幸还是国之大幸。

    果然,在谢叶两家婚事紧锣密鼓进行之时,一个惊天消息传入靳地——羌国新任国君愿归顺靳朝,成为靳朝属国,以靳帝为尊。

    这一场异族与逆贼的阴谋,竟是靳朝大获全胜。

    但又不禁令人深思,这究竟是羌国的阴谋还是暗地里有人故意纵之,使其发展成如今的情形呢?

    当然,谢芝与叶秋嬗都看破不说破,将这点秘密埋藏在心里,毕竟那些朝堂权谋都与他们无关。他们如今想要的不过是至亲挚爱安稳无恙,世间纷纷扰扰都如过眼云烟。

    彼此相扶相携便足以盛世无忧。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番外

    第86章 番外一

    因叶秋嬗要出嫁缘故, 叶祎盈也回娘家小住了几日,没过多久, 远在江南的叶秋妙也赶到京城,与她一同到来的还有叶家老夫人以及叶秋嬗素未蒙面的大叔伯和二叔伯。

    原来叶秋妙这次上京不光是为了参加叶秋嬗的喜宴, 还有便是给自己订下亲事,夫家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心属叶秋妙却遭她婉拒的花择花公子。

    三姐妹短短半年之间,一个已嫁为人妇, 一个即将过门, 一个也算是订下姻缘,如今齐聚一堂,自然是颇为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