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8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方承闭上了眼睛,不去看他,神色却比之前更加寂寥了,他开始想念昆仑仙宗的师尊,想念那些师兄弟们,只有他们才是和他一样的人,这些凡俗之人,根本就不能理解他究竟遇到了什么。

    方寒来的最晚,他披了件宽大的披风,脸色比白日里更加苍白几分,眼神却很镇静,看了看方承,说道:“躺在这里无济于事,你不是有师门吗,为什么不传讯回去,你师尊他应该有办法帮你。”

    方承的眼里忽然闪过希冀,是啊,师尊乃是化神大能,他如今的情况诡异的很,也许师尊有办法帮他。他从乾坤袋里摸出一方灵符,又用仅存的灵力灌输进去,发了紧急求救的讯息。

    见他面色好转,方家主也算松了口气,方陵冷哼道:“爹,我们走,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我大哥!昆仑仙宗的仙长我们怎么攀得起!”

    方家主看了看大儿子,又看了看一脸愤怒之色的二儿子,眉头深锁起来,倒是方寒轻声道:“陵儿,少说几句,你大哥他心里不好受。”

    方陵气呼呼的,倒是听了方寒的话,不再多说了,方承一点也不在意自己这个弟弟,死死的握着传讯符,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玄瑶听话的在院子里待到了第二天早晨,终于没再发生什么事情,她也听说了自家大堂哥的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能小心的不惹他生气。

    方承的传讯符已经发出去很久了,但还是没什么消息,理智上知道师尊日理万机,他的传讯可能不是那么的显眼,可心底还是忍不住发寒,他自认是师尊最疼爱的弟子,师尊也一直对他很好,可当他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却连一点哪怕是关心的话都没有传来。

    方寒冷眼看着,却没有说破,他昨日神魂离舍,这件事情确实是他干的,不过他没有废掉方承,只是暂时封印了他的修为,他倒是想看看,那位衍宋真人究竟是怎么疼爱弟子的。

    说来倒是巧,他千年前拜入的正是昆仑仙宗上属宗门天乾宫元清尊主门下,和他那弟弟算是同门,不过却是一个亲传一个记名,彼时衍宋真人正是他那弟弟的爱徒,他对家人并无执念,这对师徒倒是常常喜欢来找他联络感情。

    后来他被未婚妻和弟弟联手背叛,并没见到这个徒弟的身影,没想到千年过去,那对男女双双.飞升,这人也成了个大能。

    方承被带出这种性格,很难说是不是近墨者黑,他的师父师娘已经飞升,他暂时不能拿他们怎么样,这债徒弟还上一部分,也不是不可以。

    衍宋收到方承传讯的时候着实是惊了一下的,此间乃是天乾宫下属小世界的一支,他因为在天乾宫实在混不下去了才自请来了小世界,小世界能人少,化神便是一方大能,这些年过的可谓是顺风顺水,听到徒弟被废,他第一反应就是自己从前的仇家找来了。

    踏入仙途近千年,他的资质不好不坏,全靠师尊飞升前留下的资源混下来,可资源又不是无穷无尽的,为了修炼,他也做过不少亏心事,他胆子小,向来做的隐蔽,他疑心这次是为了引他出手,才找了方承做鱼饵。

    这一犹豫,方承便在府里整整等了十天,从最开始的希冀,变成了绝望。

    方陵看不得他这个样子,忍不住说道:“我说你这个人好手好脚的,也不短吃穿,整天窝在房间里像什么样子?外头的乞丐可没你的福分。”

    方承不想理他,他觉得这个弟弟不喜欢他,正好他也是,却听方陵咬咬牙,继续说道:“你要是实在不好受,你看看我,我从小没灵根到现在,还不是活的好好的,不能长生就不能长生,说的跟你修了仙就能成仙似的。”

    最后一句,终于又忍不住刻薄起来,方承瞥他一眼,没说话。

    衍宋真人想了很久,终于拍板,徒弟想收可以再收,他要是出了什么万一,那就一切都玩完了,正好方承不是灵根被废了吗?灵根废了还想修什么仙?

    方府终于在传讯的第二个月收到了昆仑仙宗的消息,是衍宋真人的其他几个徒弟,来的时候都穿着昆仑仙宗的白衣,踏着飞剑直接进了府邸,面容高傲。

    方寒打眼一看就知道这些只是筑基的弟子,领头的那个也才金丹初期,看了一眼就失去了兴致,领头弟子似有所觉,朝他看去,见是个一脸病容的男人,脸上顿时露出几分嫌恶。

    玄瑶不知道发生了事情,本能的抓住了方寒的袖子,被他轻轻带到身后,方寒道:“没事,是来看你堂兄的。”

    这些弟子们不愿意同凡人多言,好在方承听到消息就立刻赶来正堂,见到方承,那领头弟子才点点头道,“方师弟,你的事情师尊都已经知道了,他让我给师弟带个话。”

    方承的心已经凉了半截,但还是忍不住希冀的问道:“师尊……”

    那领头弟子缓声道:“师尊说,你与仙道无缘,莫强求,莫执念,师徒缘分今日便断了吧。”

    方承呆住了,他看向领头弟子,又看向平日里关系亲近的师兄弟,忽然发觉他们看他的眼神变了,变的像在看一个可笑的玩意儿,变的像他看方家人的样子,那么高高在上。

    领头弟子传完话,见方承面露茫然,脸上露出几分轻蔑之色,说道:“方师弟,念着同门一场,我劝你一句,不要再折腾了,你的灵根被废,寿命会和常人一样,可能更短,还是早日看开为好。毕竟,你再也不是昆仑仙宗的人了。”

    方承不再说话了,看着昔日的师兄弟们脸上露出漠然的神情,他忽然觉得这些人简直像是怪物,冷血到让人不寒而栗,记忆里的那些同门情谊统统变得扭曲,师尊昔日的教诲拉长成了阴冷的调子,一切一切,仿佛都在嘲笑着他。

    是他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要这么对他?方承不能理解,但他也不想去理解了,手脚渐渐冰凉,他忽然觉得身上穿的这身雪白的昆仑仙宗衣饰单薄的很,冷得他骨头发颤。

    这时一道还在变声期的少年嗓音干涩的响起,莫名尖锐,“寿命和常人一样怎么着你们了?我们家的事用得着你们多嘴?别踩着我们家的地方,滚!”

    这句话难听的很,方承却好像在一瞬间气力回笼,漂浮的思绪被拉了回来,然后就见自己那个不讨喜的弟弟昂着头挡在他身前,眉头皱的死死的,那张明里暗里的看好戏的视线被隔绝,方承垂下眸子,看着自己身前这个并不高大的背影。

    见几人脸色顿时变了,有个弟子手都放到了剑柄上,方家主上前一步道:“诸位既然已经传完话,那便请离开吧,还请日后不要再来了,这里并不欢迎你们。”

    那领头弟子按住了几个想要拔剑的弟子,目光落在方承身上,眼神带着几分嘲弄,“让凡人替你出头,果然是越活越回去了,我们走,等方师弟百年后,谁记得他,就来给他上柱香。”

    方承握紧了双拳,深吸一口气,方家主冷声道:“送客。”

    那领头弟子哈哈笑着带着一干人上了飞剑,方承是他的眼钉,以前有师尊护着,他不能拿他怎么样,现在师尊不护着他了,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心高气傲的师弟怎么逼死自己。

    方承很好,至少他觉得自己过去的二十几年不会有比现在更加清醒的时候了,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幻想出来的,师尊不是他想象的那么慈爱,师兄弟们也只是因为他资质高所以巴结他,那领头弟子平日同他还有几分交情,却原来也是恨着他的。

    在失去了一切后反而看清了这些人的真面目,他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第9章

    出了这档子事,方老太爷原本也不想办什么寿宴了,还是方家主说请柬已经下了,不办未免失信,这才勉强同意办下去。

    照顾方承的心情,寿宴并没有大操大办,反而办的很是低调,不过低调归低调,该到的人还是要请的,就连这次被方承遣送回来的六皇子也来了,他倒是看不出如何嘲讽的样子,只是公事公办的送了礼,便回宫去了。

    他走时尚且是皇子,归来时兄长已经登临大位,这个世界上,谁的处境都很难。

    方承顿了顿,对着六皇子的背影遥遥举杯,然后把杯酒一饮而尽,神色说不出的释然,玄瑶悄悄的侧头打量自己这位堂兄,发觉他身上的那股漠然疏离的气息消散了很多,这是大伯的儿子,自己的堂兄,她看着便也有几分亲近起来。

    发觉玄瑶在看自己,方承也抬眼看她,失去了修为,不过眼力还在,他能感觉出这个少女的不同之处,却并不想深究,只是对她微微的点了点头。

    玄瑶愣了一下,对他露出一个笑容来,她有一双实在好看的眼睛,微微弯起来的时候显得格外恬静秀美,让人心底不自觉的流泻出暖意来,方承怔了怔,有些迟疑的对她弯了弯嘴角,做出一个类似笑的表情来。

    “阿瑶,去给爷爷敬杯酒。”方寒拍了拍玄瑶的头,把一杯三分满的酒盏放到她手上。

    玄瑶连忙接过酒杯,站起身,见众人都看向自己,她有些紧张,微微的深吸了一口气,方寒轻轻的捏了一下她垂落在身侧的手,一瞬间玄瑶觉得自己全身都有了力气。

    在众人的视线上前几步,露出笑容,落落大方的对着方老爷子行礼,她轻声道:“孙女敬祖父一杯,祝祖父身体康健,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方老爷子知道自己这个孙女有些内向,没想到她为了替他祝寿,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走上前来,顿时露出了笑容,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玄瑶虽然紧张,看到方老爷子露出笑容,还是很高兴的,这时一直坐在边上,不说话也不动的方承忽然也站了起来,他抿了抿唇,轻声道:“孙儿也敬祖父一杯,祖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方老爷子这下是真的高兴了,他连连说了几声好,手里的酒杯都端不住了,方承喝完手里的酒,又倒了一杯,看向方家主,“孩儿敬父亲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