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10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姑娘家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嫁的好和不好,那都是命,你能替她看一时,能替她看一辈子吗?”方老太太摇摇头,“其实按我说,让阿瑶自己看看,眼界开阔了,选的人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方寒道:“母亲不必多说,她的婚事,我会负责。”

    方老太太叹了一口气,看着名册也有些泄气,摆摆手让方寒走了,照着儿子这么挑剔法,她还真不知道自家孙女日后得嫁个什么样的,难道真得是天上的皇帝,地下的真龙吗?

    方寒并不觉得自己钻了牛角尖,阿瑶是他的女儿,陪伴着他渡过了最初借尸还魂的那段时间,一千年的神魂飘荡对他来说只是一场格外长久的噩梦,他知道,如果不是当初捡到了阿瑶,刚刚清醒的他听说仇人飞升,只怕真的就能去做鬼修,甚至夺舍入魔。

    好在他在那个寒冷的冬夜捡到了一个柔软的小生命,他被那种极力想要活下去的眼神触动,他开始笨拙的照料着这个婴儿,抱着暖烘烘的小生命熬过了生命里第一次寒流。

    他是真的把阿瑶当成自己的家人来看的,想要找一副契合他神魂的身体需要太多时间,他担心一转眼便是沧海桑田,总想着尽量安排好这个没有灵根的女儿再离开,可他却发现,这个世间没有一个人能让他放心的把女儿交出去。

    玄瑶自从那次之后,整个人就显得有些沉闷起来,她能理解长辈的好意,可她根本就不想嫁给什么权贵子弟,她知道方府的生活和她从前的生活就像是一个天一个地,可她就是莫名想念还在村里的时候,只有她跟爹爹的日子。

    自家爹爹不是太爱说话,不教书的时候就喜欢看书,虽然考了秀才,却和那些振振有词的说女人就该洗衣做饭的读书人不一样,他心情好了会做一大桌子的菜,心情不好只做一两样,还会教她做,她学会做饭之后本来以为这些都要自己包揽下来,可大部分的时候还是爹爹在做。

    玄瑶知道,自家爹爹嘴上不说,其实是很疼爱她的,可这不是不顾及她意愿逼她成婚的理由,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男人,但是她就是无法想象会在哪一天被自家爹爹逼着上花轿,去嫁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方陵和她关系好,知道她心里不好过,加上自己最近也被逼着相看姑娘,顿时觉得自己找到了同盟。

    “阿瑶,我说你要是实在不想嫁人,就跟我一起走吧,”方陵十分认真的说道,“我师父是个剑客,常年在各地游走,我这次其实是被骗回来的,你跟我走,我带你去找我师父,我们一起出去游玩,还有我师父保护,多好!”

    玄瑶着实愣了一下,这也是她最近才知道的事情,因为修真门派林立,凡间王朝的威信力其实并不是那么大,相对而言,权贵世家的规矩也就不那么严苛,若是一个姑娘不言不语离家出走几年,名声自然坏了,但若是跟着可靠的长者游历天下,不仅不会是污点,还是值得一生炫耀的事情。

    然而仔细想了想,玄瑶还是拒绝了方陵的好意,她认真的说道:“我爹会担心我的,你虽然在外惯了,可是大伯肯定也是担心你的,只是不怎么说出来罢了。你要是想跑,我不会说出去,可事后大伯要是问起,我还是会实话实说的。”

    方陵气得跌脚,“啊呀!早知道不跟你说了,要不是见你可怜巴巴的,我才不会心软!当心二叔把你卖了,你还给他数钱呢!”

    玄瑶摇摇头,声音有些低落,“他总是会为我好的,哪怕是想强迫我嫁人,也是为我好,我知道的。”

    方陵气坏了,“二叔到底是怎么教才教出你这么个榆木脑袋!”

    “我爹给我做饭,给我洗衣服,即使他身体不好,也从来不肯让我做重活,这些我都知道的!”

    玄瑶也有些生气了,一条一条的反驳,气得方陵来回转圈,发觉自己怎么也说不过她,跺着脚走了。

    早在方陵踏入梅园的时候,他就踏入了方寒的威压范围,见这个混不吝的臭小子竟然敢蛊惑阿瑶离家出走,方寒差点没给气乐了,正想着好好教训一下方陵,却没想到玄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方寒一直不知道,原来这些年他做的这些外人看上去简直是不负责任的事情,在自家女儿看来,已经足够。都说父母的爱是天性,可他天生冷情,阿瑶是个例外,他却还是无法像一个正常的父亲那样去照顾她,他只能做到自己能做的,他原以为自己在阿瑶的眼里也该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没想到她早就能够理解他,并且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维护他,只因为不想让他被误解。

    千年前的方寒高高在上,从不曾俯视蝼蚁,千年后的方寒依然高高在上,可他的心里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的住进了一只蝼蚁,慢慢腐蚀开他的心防。

    第11章

    方寒做了决定,他不想把女儿就这样随意的嫁了,他的女儿,哪怕只是个五灵根,他也要带她走上修行之路,只有逆天修行,才能改变她天生的命格,他要让她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这个决定下的实在艰难,即使是在这个小世界,五灵根也是修士最底层的存在,五灵根谐音无灵根,同凡人相比只是多了一些对于繁杂灵气的吸引,千年前世家用延寿丹药长期豢养美貌的五灵根,用来给境界尚低的弟子体验灵气的交融,也就是炉鼎。

    稍微有些修为的都看不上这些低等炉鼎,针对五灵根的功法更是少之又少,其大部分都还是炉鼎功法。

    方寒自幼跟在大能身边修习剑道,每逢晋阶就去天地战场杀戮一番,不交朋友,不谈情爱,是最标准的那一类剑修,然而闲暇时却喜欢看书,天乾宫的藏卷被他看了个遍,其五灵根的功法虽然对他不适用,但是因为新,倒是记得一部分。

    天乾宫乃是大世界一方巨擘,所收藏的功法自然是顶尖的,其有一套专门为五灵根创出的功法比较得方寒注意,这功法的创始人乃是数万年前一位大能,这大能同五灵根女子相爱,不忍见心爱女子步入轮回,创出这套功法来,同自身契机相连,付出整整下落一个大境界的代价,将爱人修为提升至和他一般无二。

    他如今不急着复仇,这功法原也适用,可是却有个先行条件,便是修习这功法的两个人必须双修千次以上,对对方身体了若指掌,运功时宛若整体,一身修为才能双人共用。

    他乃是阿瑶之父,这功法虽好,却用不得,可是一时之间又找不出比这更好的法子,方寒皱着眉头,忽然想起另外一种使得直接天道认可二人为整体的方式。

    敬拜天地,宣告六方神灵,认阿瑶为女,许她共分他身气运,从此生生世世轮回,他便是阿瑶永远的父亲。

    这个念头一经脑海,便是一阵冥冥之的感应,方寒感受着心口隐隐的触动,发觉自己从潜意识到想法都是雀跃的,更加坚定了要认阿瑶做女儿的想法,十六年的陪伴,十六年的相守,她应当是他的女儿。

    师尊曾经说,剑道并非独行之道,他原本不能理解,但如今忽然就明白了,他一人独行时天不怕地不怕,可当有了牵挂,他就有了一种求生的信念,这种信念会支撑着他一直走到最后。

    冥冥之的契机忽然降临,方寒闭上眼睛,感受着薄而又薄的壁障笼罩住他神魂,随即天道契机将他整个人锁定,没有法宝灵器丹药,但他丝毫不惧,一道道磅礴的剑气从方寒的躯壳里升腾而起,凝结成一把长剑,横亘身前。

    夜空翻腾着无数浓云,雷光如龙,若隐若现,方寒也没想到自己的雷劫来的这么,不过想想倒也合理,千年之前他就是在渡雷劫时被人暗算,神魂既然没有受伤,他当年只差临门一脚便能突破大乘成为渡劫修士,如今一时顿悟,自然引得天地契机降临。

    只怕今日之后,方家再也住不得了,方寒心微叹,原想丢开这具肉身,可是十六年神魂相容之下,一时想要神魂出窍也来不及,只能硬着头皮踏空,迎上当头劈下的雷劫。

    第一道天雷便是九重紫雷劫,将方寒肉身劈得血肉模糊的同时也惊醒了熟睡的方家人,待见得天雷将刚刚回府的二爷园子劈得面目全非时都吓得魂飞魄散,玄瑶睡梦被人叫醒,拉着跑出梅园之后才渐渐清醒过来。

    方家人脸上带着又惊又惧的神色看向夜空,丫鬟下人们四处奔走把正在熟睡的人们叫醒,最后众人都瑟瑟发抖的聚到了一块空地上,玄瑶也看到了夜空那个凌空站立的人,虽然看不清楚,可那身形,分明就是自家爹爹!

    方陵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叫喊出声,小声的说道:“别叫,大哥说,二叔是在……渡劫。”

    玄瑶被捂着嘴,看向方承的方向,方承也看到了她,脸上的表情很怪,但还是安抚众人道:“二叔确实是在渡劫,以我的眼力,看不出二叔的境界,天劫契机只会锁定渡劫之人,只要不接近梅园,不会有危险。”

    方承没有说,虽然他没有看过师尊渡劫,但是却能看出来,二叔周身的威压是师尊所不能比的,师尊修行千年,自家二叔满打满算也才三十多岁,如果不是有遇……不,就算是有遇,也不可能逆天到这种程度,他这二叔,很有可能是个夺舍老鬼。

    掩盖住眼底的惊惧,方承抬眼看向夜空,此刻第二道劫雷降下,横亘方寒身前的巨剑忽然轻轻一动,天雷被拦腰斩断,空气近乎凝结成块的威压又重一分。

    玄瑶担心极了,虽然不知道自家爹爹什么时候跑去修了仙,可这一道道的天雷威势极大,光是听着就让人心里打鼓,更别说打在人的身上了,就算天雷劈不死人,那得有多疼啊!

    方寒并没有觉得有多疼,天雷降临,带来的不光是破坏,还有新生,这具身体在第一次天雷过后并没有四分五裂,于是天雷余威自动开始修复他的经脉气海,与此同时,紫府洞开,一条新生的雷灵根贯穿他全身,久旱的经八脉猛然间被天地灵气充盈,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大乘,渡劫!

    一道道雷劫劈下,天地灵气冲破壁障,大乘期的神魂冲破渡劫期的瞬间,方寒这具凡人的身体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突破了大乘境界,最后一道九九归一天雷劫当头劈下,渡劫期的威压陡然升腾起来,蔓延开八百里外。

    附近的修士们都感受到了这股庞大的大能威压,然而连一个去看看的念头都不敢升起,渡劫期的大能基本上都是各大宗门的供奉,供奉基本上都会在宗门里渡劫,一是给后辈观摩,二是展现自身实力,三便是图个安心了,这种在外渡劫的基本上都是野生的大能,野生大能脾气捉摸不定,能不招惹就尽量不招惹。

    天雷渐渐平复下来,一些细小的雷光仍然在方寒身上蔓延,修复着他身体内外,方寒微微抬手,给自己释放了一个净化术,黑污顿去,露出苍白的皮肤来。

    下落的时候顺手解封了小乾坤,取了件外袍披上,方寒刚刚站定,目光就落在了不远处的空地上,和一双清澈充满担忧的眼睛对上。

    只是微微一动,他人便到了空地上,方承心有了怀疑,上前一步挡在方家二老身前,把方家主也拉住,方寒看了他一眼,这时玄瑶挣脱开了方陵,就差没扑进他的怀里了。

    “爹,爹你有没有怎么样,疼不疼?”玄瑶急切的想要说什么,却在方寒看她的第一眼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经过天雷淬炼,方寒的身体变得和上一世一模一样,苍白病弱的容颜变得纯粹俊美,一双亮若星辰的眸子淡淡朝她瞥来,带着说不出的冷冽,她忍不住又退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