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14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玄瑶也知道自己可能有点笨了,可是她真的没有办法理解,只能眼巴巴的望着方承,期望他讲解得更加简单一些。

    方承终于能够理解自家师父看着他的眼神了,他敢保证,自己现在的眼神和师父没有半点区别!……好吧,区别还是有的,师父可以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说他是个榆木脑袋,但他要是真这么做了,师父能把他的手砍下来给小师妹赔罪。

    不远处的小厨房传来阵阵的饭菜香气,闻的方承肚子一阵咕噜,他沾了小师妹的光,最近几天都能过来蹭一顿饭,自家师父别看脸色冷了些,厨艺却是极佳的。

    林远正巧踩着饭点进门,事实上他也不知道什么叫饭点,到了元婴的份上,辟谷丹都不再需要,除了特意去品尝美食,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进院子之前,他以为是方姑娘在做饭,不由得在心里默默念了句真是宜室宜家。

    虽然一开始抱着些许怀疑,那位浑身上下都透着神秘的大能怎么会是王家村的那个教书先生,不过看惯了大能和方姑娘的相处,他倒是也渐渐能理解了,像方姑娘那样的女子,还真是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对她好一点。

    敲门声响起,玄瑶的心里也跟着敲起了鼓点,她霍的一下站起身,见方承不明所以的朝她看来,她脸颊微微的红了一下,急匆匆说了一句“我去开门”,就飞的跑出了院子。

    林远对着玄瑶笑了笑,把乾坤袋里的东西取出来,说道:“方姑娘,这是你托许师妹带的东西,正巧我顺路过来,这些是她要我带给你的。”

    玄瑶想要接过来,林远却微微避了避,温和道:“有些重,你一个姑娘家搬不动,还是我帮……”

    他话未曾说完,一双修长有力的手伸过来,接走了他怀里的包裹,一抬眼,正是方寒。

    “下次记得叫爹爹,搬不动的东西,不要逞强。”方寒一只手就把包裹提起来,抬手摸了摸玄瑶的头,对着林远点点头,随即就把东西拎进去了。

    玄瑶站在院门前,有些无奈的看了看自家爹爹,又看了看林远,小声道:“我爹他不太喜欢外人上门,怠慢林仙长了……”

    林远一点受到怠慢的感觉都没有,他已经听掌门说了,这位散修前辈乃是一位渡劫期的大能,离飞升都不远,换了旁人想要让他瞥上一眼都难如登天,能给他一个点头,已经是很客气的了。

    林远笑了笑,温和的说道:“能见方前辈一面,已经是我的运气了,许师妹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完了,我也该告辞了,方姑娘,再会。”

    玄瑶脸颊微微的红了,小声的说道:“那,那你明日还来吗?”

    林远一怔,只见美人低眼,晕生两颊,犹如春日桃花含苞待放,极为动人,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弥漫上心头,烧得他耳根发红,不由得胡乱的点了点头。

    玄瑶低着头揪了揪衣角,没听见回应,一抬头发觉林仙长已经踉踉跄跄的御剑上天,摇摇晃晃的飞远。

    说不上来什么心情,玄瑶关上院门,方寒已经一样样的端菜上桌了,有人的厨艺是后天练出来的,有人则是天生的厨子,方寒算是后者,他做菜尤其美味,即便是从前没有做过的菜,只要知道做法,稍微琢磨一下就能会。炼气需要花费的精力很大,尤其是五灵根这种几乎称得上废物的灵根,他这些天花了很多心思在做菜上,各种食补补得方承整个人都圆了一圈,玄瑶却没吃下多少。

    一是修仙入门对她的资质来说简直折磨,二是那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小心思,方寒看在眼里,却不打算支持。

    以他的眼光,自然看不上一个二百岁的元婴老头,虽说修真不在意年纪,可年纪越轻的修仙者代表的是更远大的前程,曾经有人计算过,一百岁内结婴的大多数只要途不陨落,都能够飞升,一百岁后结婴花费的时间越长,他认了阿瑶为女,日后飞升也必然要带着阿瑶的,万一到时候阿瑶舍不得夫君,难道他还要多带着一个人不成?

    在方寒看来,想成为自己的女婿,不说什么百岁飞升,但是至少也要有自行飞升的能力,方家乃是万世修真世家,想攀上他方家的女儿,就要拿出实力来。

    不过就算不太能理解,他也是知道的,小女儿心思清楚归清楚,却不能当面戳破,当下面色如常的招呼玄瑶过来吃饭。

    方承整个人都有些超脱,见了一桌子的菜,才慢慢恢复了一点精神来,他现在正处在筑基突破金丹的关卡上,身上的气息忽强忽弱,极为缥缈,若是在昆仑仙宗,自然要被层层保护起来,轻易不敢打搅他,然而在方寒面前,他就是个皮糙肉厚的苦力。

    “你现在整天没事情干,过几天我让人把那些外门弟子辞了,你就住过来吧。”方寒给玄瑶盛了一碗鸡汁豆腐羹,给了方承一个空碗,让他自己去盛饭。

    方承懵逼了一秒,忍不住开始想象自己坐在一堆脏衣服里,一边搓衣服一边感悟金丹契机的情景,也许天劫来临时他还在劈柴?

    方寒不知道自己新收的徒弟脑洞这么大,只是看着魂不守舍的扒拉着饭碗的女儿,轻轻叹了一口气,拍拍她脑袋。

    这倒霉丫头,眼光怎么就这么差呢?

    第16章

    引气入体的事情足足折腾了一个多月,方承都给自家师父跪了,玄瑶也知道自己的悟性大约是很差的,笔记都记下了半屋子,倒背如流,但是她就是没那个灵光一闪。

    方寒也有些无奈,他想给女儿捷径走,但是走捷径的前提是她先要把鞋穿上,连鞋都穿不上,还谈什么将来?

    玄瑶开始变的有些沉默,有时候抱着笔记一看就是一整天,方承打坐修炼的时候她就盯着他看,筑基临近金丹带动起来的灵气很足,方寒也不拦着她,只是心暗暗想着,要是再有三天还不能炼气,他就要走些不同寻常的路子了。

    在寻常宗门里,炼气是考验弟子的最终关,不是所有身具灵根之人都能修仙,灵根只是代表了修仙的能力,能够炼气才是步入仙途第一关,当初方承和六皇子一同被送入昆仑仙宗,两人都是单灵根的天才,方承早早炼气,六皇子却迟迟不能引气入体,因为是单灵根的关系,足足拖了十几年,终究还是被送归凡间。

    这些抽象的事情到了方寒眼里,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悟性,悟性和灵根无关,是资质的一种,人的资质一看根骨二看悟性三看气运,悟性有时候比根骨重要得多,所以即使是双灵根三灵根也常常会出一些大能,而玄瑶……根骨差,气运差,如今看来,悟性也不怎么好的样子。

    方寒是有立刻让玄瑶引气入体的法子的,正常的引气入体是由修真者自身感悟天地灵气,引动灵气入体,这便是步入仙途了,还有一些古老的世家会为多灵根的子弟选择一位实力高强的长辈,全程由长辈引动最强的灵根,吸收灵气入体,这并不是说这些子弟不能自己引气入体,而是为了日后剔除不必要的废灵根做准备。

    灵根至多只能剔除两根,否则会对修士身体造成损伤,而且剔除灵根工程极大,一般来说不是特别有底蕴的世家或是顶级宗门,是没有这个底气的,玄瑶是五灵根,最多也只能成为三灵根,尤其她的灵根纤弱黯淡,成为三灵根后吸收的灵气可能还不如五灵根,所以方寒是没有想过剔除她的灵根的,只是觉得引气入体的法子可以试一试,如果玄瑶的身体不是千年桃心炼制的话。

    桃妖本性放荡,千年桃心虽然是一味不可多得的灵药,却也带着桃妖生前种种恶习,他原本不想拿出来,可是玄瑶一眼就挑了桃心,这便是一眼之缘,再用其他灵药也许适得其反,他便默许了,不曾想会带来后续种种麻烦。

    桃心滴血认主,让他没有办法成为阿瑶血缘上的父亲,与此同时桃心乃是妖灵,不能接受旁人的灵气,一旦引动桃心便是真正意义上的春心萌动,那时他未曾想过阿瑶连引气入体都做不到,到如今束手束脚。

    玄瑶被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折腾崩溃了,她是真的感觉不到半点灵气的存在,哪怕贴着方承都感觉不到,更别说什么灵根丹田之类的,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凡人,就好像方承说隔音结界是浅蓝色的,她却只能摸到一片硬硬的空气墙。

    折腾了一个多月,玄瑶一点突破的迹象都没有,方承却要突破了,感受到天地契机的那一刻他简直不敢置信,咣当一声扔下劈了一半的柴,就朝着自己的洞府飞奔而去。

    玄瑶愣了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方寒却淡淡道:“那小子气息不稳,大概还要出什么幺蛾子,我去看看,你待在这儿,哪都别去。”

    玄瑶连忙点点头,和方承相处了这些日子,她已经渐渐把他当成大哥看待,自然担心他安危,见方寒面色如常,才有些安下心来。

    方承这次突破来的迅猛,连他自己都未曾想到,半路上就不得不停下来,就地准备渡劫,青山派近些年收的筑基弟子很多都未曾见过师兄姐们突破的情景,询问过方承本人的意见,几个长老便带了众多弟子在另外一边山头上远远的观望。

    筑基没有天劫,在方寒这些高阶修士的眼里,到了元婴之后,天劫才是真正的天劫。金丹要渡的是小雷劫,不会造成修士的陨落,渡不过去至多就是掉落回筑基境界,但一般渡不过小雷劫的修士,打落境界之后,很少有能再次结丹的机会,就算勉强结丹,也走不了太远。

    方寒皱着眉头打量着方承,方承正在缔结法阵,一道一道的法阵将他整个人包裹的像是一个法阵团子,然后他又从乾坤袋里掏出各式各样的保命符箓,甚至还有一个等身的替命人偶。

    见方承还要再掏,方寒眉头皱得更深了,一抬手就把他那堆破烂扔出了法阵范围,方承正要布下最后一道防护,冷不丁手里空了,一抬头看见自家师父微冷的俊脸,心头就是一个咯噔。

    方寒甚至剑都没出鞘,就把他腰间挂着的乾坤袋给挑成了碎布,随后一道剑气,轻而易举的把方承的所有法阵都打裂。

    方承手里还握着乾坤袋变成的碎布条条,整个人都懵逼了,整整一座山头的青山派弟子也懵逼了,这是,这是要谋杀徒弟吗?我们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

    这时,方寒冷冷的说道:“不以肉身抗雷劫,如何锻筋炼骨?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若还敢作怪,不等天劫劈下,我先结果了你这个庸徒!”

    肉身抗雷劫!方承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开始回想起自家师父当初渡劫时的情景,他承认,一人一剑对抗天地雷劫看上去确实帅到没朋友,但是他做不到啊!

    空的劫云越来越重,仿佛有雷光闪烁其,被天地契机锁定的方承感觉尤其明显,最可怕的是,他手里什么都没有,天雷劈下来直接劈的就是他的脑壳!

    第一道雷劫劈下的时候,青山派的弟子里有些年纪小的,都要捂着嘴尖叫出声了,完全没有半点转折的,天雷劈下,站在原地的青年整个人都被劈成了一块焦煤,晃了两下,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