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19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询问过玄瑶的意见,玄瑶先问清楚了取精血对身体的危害程度,又看向方承,纠结着道:“这……多个女儿的事情,还是要先问问堂兄的意见吧?”

    她和方承年纪相差不远,原本应该处处避嫌,可是方承成了自家爹爹的徒弟,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怕人误会,她也就只好沿用了之前的称呼,唤他堂兄。

    方寒微微黑了脸,“不过是取些精血的事情,如何就算得上父亲了,一身同根同源之血,日后还当是兄妹便是。”

    玄瑶就不再说话了,看向方承,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希望他同意的,毕竟她是真的很喜欢方老太太,如果真的能变成老太太的孙女儿,哪怕就是再也回不去了,心里还是会很暖。

    方寒花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让方承点头,然后用了整整三天剔除去李家夫妇给予玄瑶的血脉精髓,又用了一个月将玄瑶的身体调理至和从前一般无二,才开始着手将玄瑶的神魂从桃心上移到她本来的身体里去。

    玄瑶从进入身体之后,感觉简直天翻地覆了一样,她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每到冬日里就手脚发寒,心虚气短,小时候还经常歪缠着爹爹窝进他的被褥里睡,按说这会儿外面也差不多数九寒天了,她却一点都不冷,浑身的热血,精力简直无穷无尽似的。

    方承觉得自己这会儿的脸色肯定很像纵欲过度,小师妹需要的精血不少,一次抽完他就成人干了,所以师父每次只取几滴,过后还给他灵药补身。

    男人嘛,补多了就容易溢出来,他这一个月窝在自己洞府里干了些啥,想起来连自己都脸红。溢出来的多了,精血少了,他现在活脱脱刚从狐狸精窝里出来的样子。

    干撸了一个月,全靠五根手指头过日子,猛然见到一个鲜灵灵的小姑娘,方承的心头就是一颤,随即想到这个鲜灵灵的小姑娘身上流着自己的血,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忽然就理解了自家师父的良苦用心,为了不让他对小师妹做出一种兔子都不会有的行为,师父这局棋下的大啊!

    玄瑶不知道见面的第一秒方承的脑海里就转过了这么多东西,她把自己之前的记的笔记又翻出来了,整个人都有些蔫哒哒的。

    方承现在简直是用看女儿的眼神看着她了,见她皱眉,连忙上前嘘寒问暖,“阿瑶,怎么了?看不懂的话师兄来给你讲……”

    玄瑶看着方承也有些亲近起来,接下师兄这个称呼,微微的皱了一下鼻子,有些委屈的说道:“我之前在那副身体里炼气了,回来这具身体,只有神魂是炼气期,爹爹说还要再从头来一次,可是我已经忘了我那个时候是怎么炼气的了。”

    方承听到炼气两个字浑身上下就条件反射的疼了起来,想到自家小师妹惊人的领悟力,他咬了咬指头,也有些纠结起来,没等他想出个法子来,玄瑶眨了眨眼睛,异想天开的说道:“师兄,我上次引气入体是因为看了你渡劫,那你下一次渡劫是什么时候啊?”

    方承张着嘴巴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自家师父给小师妹普及修真界常识的时候他也在,深刻的了解了什么叫天才和凡人的距离,所以在小师妹的心目,修仙之人渡劫都是很很的,像林远那样的二百岁元婴都是资质不太好的。

    他如今刚刚金丹,按照他原来的师父给他的推测,如果没什么遇的话,他再修炼上三百年,应该就可以渡下一次元婴天劫了。

    说是这么说,可当着小师妹的面承认自己是个凡人,这也实在有些丢人了,方承摸了摸下巴,开始瞎编道:“阿瑶,你说的看人渡劫然后自己突破,那个属于顿悟,顿悟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也许你看人渡劫几百次,都不会顿悟一次,所以你想要通过看人渡劫突破,这个是很不切实际的。”

    玄瑶惊讶道:“我那天原来是顿悟吗?爹说他这辈子也不过顿悟过三次,我有那么厉害?”

    方承的内心在哭泣,然后面上不动声色的做出了一副孺子可教的欣慰脸。

    可毕竟是从炼气一朝回落成凡人了,还要面临重修,玄瑶高兴了一会儿也就放下了,把笔记翻开来看,大世界的灵气要比小世界纯正的得多,这里又是方寒从前修炼的洞府,玄瑶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会儿,还真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一些灵气。

    方承正思考着要怎么把这事瞒过去不让自家师父知道,忽然发觉玄瑶半天没回话了,连忙回神,却见她一手撑着头,一手翻着笔记,空气游离的灵气慢慢的形成一个漩涡,在她脚下运转。

    少女黑白分明的眼眸里渐渐浮现了许多玄奥的字,她的动作明明十分随意,却带着一种仿佛和天地重合的韵律,玄之又玄,又有一种独特的美感,方承几乎要被那美丽的身姿吸引进去,猛然间,一只手将他拽了回来。

    方承的眼里顿时浮现戾气,顿时被一巴掌拍在头上,神志回笼的那一刻,就看到了自家师父冷冽的身影。

    方寒轻声道:“我们出去,不要打扰阿瑶。”随即就把方承拎了出去。

    方承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小师妹刚才那种摄人的美感实在惊心动魄,让他从身到心直到神魂都在叫嚣着靠近,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方寒知道他想要问什么,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道:“阿瑶顿悟了,这是好事,希望她能顿悟的时间长一点,对以后的修行有好处。”

    智商瞬间清空,方承干干净净的脑海里只回荡着一句话:苍天逗我!

    第22章

    方寒之前顿悟过几次,顿悟是机缘的一种,经常是修真者身临其境之后心有触动,从而引发和天道共鸣,机缘又和气运不同,气运的多寡乃是天生,机缘却是天地间难得的巧合。

    玄瑶这一顿悟就是整整三日,方寒知道,这是因为她之前从未接触过世间险恶,一颗赤子之心极为贴近修仙之道,和天道的共鸣也就越发的深,修真界最长的顿悟时间是十六日,那人正是他师尊元清尊主。

    玄瑶从冥冥之的那种玄奥感觉里抽身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发软了,这三天里她总觉得有个人在耳边念经似的说话,却又听不清楚在说什么,仿佛听了一刻,又仿佛是一万年,世间沧海桑田。

    随即她就把这件事情丢到脑后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已经炼气了!还是足足跨越了三个小阶段,变成了炼气三阶!

    玄瑶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要冲出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方寒,方寒已经走了进来,身后跟着蔫哒哒的方承,玄瑶怪道:“师兄,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方承十分忧郁的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方寒摸摸玄瑶的头,满眼都是化不开的温柔,他轻声道:“爹爹就说阿瑶最聪明,可是晋阶了?”

    玄瑶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她脸颊红红的,眼睛亮亮的,小声说道:“嗯,已经三阶了,爹,我这次突破花了好久啊,还是顿悟好,我上次只用了一小会儿……”

    方寒看了方承一眼,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下也没戳破,只是道:“凡事不能只依赖机缘,打好基础是最重要的,这才是能让你终身受益的东西。”

    玄瑶使劲点点头,随即肚子咕噜的响了起来,她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我去做饭。”

    方寒摇摇头:“我去,你先去休息一会儿,等吃完饭,再去睡一觉。”

    玄瑶确实觉得浑身上下又酸又疼,也就没有拒绝方寒,方寒特意给自家女儿腾出一间原本用来安置灵药的房间,放上白玉床,四面还散发着淡淡的灵药残留下来的香气,十分安眠。

    辟谷多年,方寒的洞府里并没有什么吃食,好在山上就有小溪,因为沾染了洞府底下的灵脉,水里的鱼十分的鲜美,掐头去尾,刮去鱼鳞,一根根的挑出刺,随着灵米下锅,连调料都不用,再打开时就是一锅鲜美的鱼片粥。

    等到方寒端着熬好的粥推门进来时,玄瑶已经蜷在被窝里睡着了,她的眉眼生得那么秀美恬静,睡着的时候嘴角会微微上翘,让人看一眼,心都软了。

    方寒没有打搅她,把鱼片粥放在桌上,然后坐在了玄瑶的床边。

    自从养了女儿,他的心态一直都很好,即便用着一个破败不堪的凡人身子,住在一个穷困潦倒的小乡村,他也能安之若素,看着一个小婴儿长大的感觉很妙,但却一直保持着那种可以随时抽身的状态。

    他太把自己当回事,太高高在上,所以很多的细节就都没有看清,也正是这样,仿佛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女儿就长大了,让他高兴的同时又有些怅然若失。

    一只手轻轻的落在了玄瑶的脸颊上,替她抹开垂落的发丝,方寒微微低眼看着熟睡的少女,心万般怜爱几乎要满溢出来,最后,他轻轻的在少女额心落下一个吻。

    玄瑶的睫毛颤了颤,眼睛就睁开来了,看到方寒,她揉揉眼睛,“爹,吃饭了?”因为刚醒,说话还带着王家村特有的乡音。

    方寒顿了顿,点头道:“做了两道鱼,先把粥喝了,红烧的还在锅里。”

    玄瑶就是闻着香味醒的,顿时咽了咽口水,连忙点点头,把被子一掀就坐起来了,洞府里冬暖夏凉,她又是想在床上睡一小会儿的,所以脱了两件外衣,一双雪白的大长腿猝不及防的映入了方寒的眼帘,没等他反应过来,玄瑶已经欢呼着下床了。

    方寒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提醒一下女儿注意举止,又觉得有些难堪,他有些气短的叫了一声,“阿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