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21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玄瑶点点头,眼睛仍然亮晶晶的,显然是对三方并立的天地战场感兴趣的不得了,方承很想告诉她,也许师父飞升都要比她结丹早一点。

    去引仙阁的弟子回来的很,他们闹出的动静实在是有点大,四五个长老御剑飞行在前头,身后乌压压一片的天乾宫弟子,直往后山奔来。

    牧云骁的猜测成真了,那位剑修前辈真的是一位回归的大能,让他有喜有忧,喜的是人是他发现的,要记上一功,忧的是他貌似没有给大能一个好印象,对方看上去完全不想搭理他的样子。

    牧云骁露出了些许沉思的神色来,不防被一双手蒙住了眼睛,他有些不耐,却露出了淡淡的宠溺的笑容来,“好了,师妹,别闹了。”

    “谁跟你闹,太师叔祖的女儿好看吗?”被称为师妹的少女撅了撅嘴,晃晃身子,不依不饶的说道:“也许她都好几百岁了,和玉容师叔一样老!”

    牧云骁含笑拍拍少女的头,少女秋波盈盈,脸颊微红,小声的说道:“师尊说晚上几位长老都要去主宫,玉容师叔也去,你来我这里好不好呀?”

    “好啊,晚上等着我。”牧云骁薄唇弯起一个似嘲非嘲的笑容来,配上俊美的仿佛谪仙似的面容,当真是让人心折。

    面前的少女含羞带怯,仿佛一朵正在盛放的牡丹,牧云骁的目光却落在了不远处的青衣少女身上,步入仙途几十年,绝色佳人看烦了,偶然有个不理不睬的,反倒有意思起来。

    方寒似有所觉,朝着牧云骁的方向看去,却只见到一片乌压压的人头,他微微的皱起眉来,几个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方寒道:“让这些弟子都散了吧,我也没什么好看的,诸位跟我去一趟主宫,拜见一下掌门。”

    几个长老连连应是,天乾宫不是没有渡劫大能,只是渡劫大能一般都在自己的洞府里,长年累月的不出门,一旦闹出点动静来那就是要渡劫了,他们这些管着事务的长老,大部分都是化神大乘之流,面对渡劫期的强者,尤其还是战斗力强横,同阶以一当十的剑修,总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

    天乾宫下分三十六次宫,分别对应三十六宫主,主宫是掌教的住处,平时也接待一些客人,但接待的都是一些大宗门的长老,世家的代表什么的,像方寒这样渡劫期还在外面跑来跑去的大能,还真是从来没有过。

    方寒原本是在元清尊主门下修行,那时掌教没有弟子,元清尊主乃是一宫之主,兼任太上长老,他也算是三十六宫首徒,主宫去过无数次,这一次却是物是人非了。

    天乾宫现在的掌教尊号玉微,算起来要叫方寒一声师叔祖,掌教玉微真人是个看起来十分睿智和蔼的长者,玄瑶偷偷看他一眼,总觉得他长得特别像王家村以前的老村长。

    睿智和蔼的长者比对了一下弟子名册,玉简里恍若一尊冰雪雕像的剑修和眼前气息冷冽的大能对上号,当下就笑眯眯的叫了一声:“师叔祖好!”

    方寒顿了顿,微微的点了一下头,道:“我来主宫登记一下洞府,这是我在外收的徒弟。”

    玉微真人点点头,吩咐弟子记录在案,忽而又看向玄瑶,以他的眼力,自然一眼就能看得出她的灵根,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而是看向方寒,道:“小师叔倒是可以即刻入宫修行,这位……”

    玄瑶的身份不太好叫,玉微真人索性略过,颇有些为难的说道:“三十六宫只有宛秀宫是专为女修开辟的,若要教这位,玉容师妹辈分上差了些,不知师叔祖在意否?”

    方寒看向玉微真人说的那玉容师妹,当下眉头就皱起来了,那确实是个颇为明艳的美人,可是眉宇间那股媚意都满溢出来了,而且身上赤龙未断,哪里是个正经女修的样子?

    他习惯了有话直说,当即说道:“自然在意,我千年未归,不知宛秀宫什么时候走了合欢道?”

    玉微真人愣了愣,看向玉容,又看向方寒,几个长老也呆了一呆,那玉容长老先是一愣,随即俏脸薄怒,冷声道:“前辈说的这是什么话?晚辈虽然后学末进,但也一向惜身,从未做过前辈说的这种,这种下作事情!”

    第24章

    这女子看上去真的是被气狠了,但是方寒没有理她。

    修仙得道长生,第一步便要斩赤龙断白虎,用以固守精元,炼精化气,所以众人压根不会怀疑一个大乘期的长老身上赤龙还在,方寒却是一眼就能看出,这女子从前斩过赤龙,但新近同人欢好过,失了阴元,赤龙也就逐渐恢复了。

    大道并不是无情道,斩赤龙断白虎后,若有了心意相通的道侣,双修反而是好事。玉容是一个云英未嫁的女子,如果仅仅只是同人欢好,方寒也不会在意她,可是她显然是被魔修采补过,身后几个女弟子眉眼里也带着媚意,还想让他把阿瑶送去这个淫窝不成?

    玉容被气得浑身发颤,眉眼里的魔气都冲天了,方寒眉头微微一皱,看向周遭毫无所觉的几个长老并掌教真人,忽然一抬手,按上玉微真人的眉心。

    玉微真人一愣,却没有抵抗,让方寒一丝真气顺畅的进入了自己的识海。

    探查一番过后,方寒收回真气,轻声道:“再看看你这师妹。”

    玉微真人看向玉容,当下就是一惊,宛秀宫的功法走的天人合一之道,第一便是要求女修洁身自好,可玉容并她身后弟子,个个眼带桃花,春情弥漫,尤其是玉容,竟然连阴元都没了。

    玉容不知道为什么自家师兄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不过她还是咬牙说道:“师兄,玉容的为人你是知道的,自进入天乾宫以来,玉容一直洁身自好,不说魔道采补,即便是双修道侣之法,玉容也从未肯试过,师叔祖只凭一句话,莫非就要定了玉容百死莫赎之罪不成?”

    玉微真人叹一口气,道:“师妹,我不知道你是用了什么法子瞒过我同诸位师兄弟的眼睛,如今被师叔祖当面拆穿,你难道还不肯认错吗?”

    连最亲近的同门师兄都不相信自己,玉容几乎要落下泪来,几个长老不认识方寒,但都是玉容的同辈,见她情状,不由得纷纷为她说话道:“掌教,也许这其另有隐情……”

    方寒轻轻一抬手,周身真气直朝众人逼去,他已经是渡劫期,即使众人有心想退,也没人反应得及,本以为是师叔祖恼怒起来要教训他们,没想到真气拂面,却是一阵神清气爽。

    仿佛眼前一道迷雾被拨开,众人再睁眼时,一看玉容面庞,想说的话就都卡在了嗓子眼。

    方寒冷哼一声,“你们小辈的事情,我本不想掺和,可也不能眼看着被人败坏了天乾宫万年清誉。既然眼都不瞎了,还不赶紧去搜查那犯事的魔修踪迹,莫非要等那人逃出天乾宫,日后逢人便说起天乾宫女修的滋味?”

    几个长老又羞又愧,玉容一听魔修两字顿时反应过来,当下便大叫道:“不要伤他!”

    随后便想自爆,大乘修士自爆的威力不可小觑,她是想借此为那魔修拖延些时间,更是提醒他风声有变,让他尽逃跑。

    在场众人一瞬间就反应过来,纷纷祭出法宝准备抵御这鱼死破的一击,方寒将玄瑶护在身后,随后一脚把方承踹到玉微真人的九玄龟甲底下。

    他丝毫也不惧怕,周身剑气凛然出鞘,无数道剑意升腾而起,伴随着万道雷光当头劈下,玉容还没自爆成功,人已经被斩成了一团肉泥,与此同时一道青黑色的神魂惨叫着想要逃离,被雷光劈散。

    一击杀死一位大乘修士!

    玉微真人还好,几位长老的腿肚子都有些打颤,宗门里也有不少渡劫老祖,他们自然知道并不是每一位渡劫修士都有这样可怕的实力,这仅仅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罢了。

    如果说千年前的修真界第一天才对他们来说还有些遥远的话,那么眼前这个面色淡然的渡劫修士绝对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敢再怠慢,几位长老纷纷准备通知三十六宫弟子紧急集合,他们要把混进其的魔修找出来。

    方寒道:“有个叫牧云骁的,身上带着魔气,应该已经开始入魔了,从人数看,除了他之外,应该还有几个魔修一并隐藏在天乾宫弟子里。”

    牧云骁是玉微真人的弟子,修真界师徒如父子,甚至是比父子更亲近的存在,这比玉容和魔修勾结还让玉微真人难过,不过他倒是没有怀疑方寒的意思,只是哑声道:“晚辈无能,让天乾宫丢人了。”

    方寒没说什么,只是道:“把宛秀宫的事情处理好,同魔修有过关系的弟子一并逐出宫去,其他的事你去吩咐。”

    伤心也只是一时,玉微真人很就收拾了心情,让人不要打草惊蛇,去把牧云骁叫来,其他的长老则是尽通知了各宫宫主,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召集齐弟子们检验。

    方寒也不想再掺和什么,带着玄瑶和方承离开主宫,回去的路上,方承有些懵了,玄瑶却一直是若有所思的神色,方寒以为她吓到了,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

    “爹,你说玉容长老是不是很喜欢那个魔修,才肯为他死?”玄瑶咬了咬唇,小声的说道:“能被人这么喜欢,会不会只是修了魔,但那个人其实是个好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