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29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白雁飞顿了顿,轻声道:“师兄,你杀了我吧,我不想再活下去了。”

    他同欧阳翎神魂相连,这些年为了不让她把他们两个人一块作死,不知道多少次替她收拾残局,惯得欧阳翎越发肆意,他觉得自己千年前还算无辜,到了现在,已经是入了魔道。

    方寒道:“转魂修,你重修回大乘之境,等到飞升,过了洗仙池,再把这道神魂除去便是。”

    白雁飞顿住了,他倒不是觉得方寒这话狂妄,他和欧阳翎神魂相连,若想解除只有带着她飞升,洗仙池洗去凡人一切过往,包括神魂的契约,他之前从未想过带人飞升之事,可是师兄这一番话,将他往昔野心又勾动起来,带着欧阳翎神魂飞升,欧阳翎便是他伴仙,想要除去只是动动念头的事情。

    方寒其实并不太多话,见白雁飞默认下来,也就不再多说,开启小乾坤把欧阳翎和白雁飞的神魂一并收拢起来,瞥一眼残破的客栈,取出几块上品灵石,拍在墙壁,随即脚下剑气凌空,回程。

    躲在暗处瑟瑟发抖的店家立刻跑了出来,原本以为那灵石拍进了墙里会很难取出来,没想到只是接触到他,就落在了他的手掌心,知道这必然是下了禁制的结果,店家捧着灵石,笑得见牙不见眼。

    方寒去了不过半日,玉微真人已经急得满头冒汗,在主宫大殿走来走去,不防药王谷的人赶在这个时候来要账,他差点连形象都没崩住,付了灵脉,就差没指着门口让人滚了。

    顾之曦表示十分理解玉微真人,其实他们平时不是这么贵的,只是最近蓝家的劣质丹药有了好几位渡劫老祖的联名推荐,进一步抢占了市场,不坑天乾宫这一笔,他们就没钱买药材了。

    临出门的时候,顾之曦诚恳的对玉微真人表示,下次再来找他们,所有费用折一成,气得玉微真人吹胡子瞪眼。

    方寒进殿时顾之曦带着药王谷的弟子正往外走,玉微真人见到方寒平安无事简直像打了鸡血,飞的从玉阶上下来,连避讳都顾不得,连声道:“师叔祖,不知那牧云骁……”

    “伏法了。”方寒淡淡的说道,随即提起正事来,“天乾宫有没有九曲回魂草?”

    顾之曦的脚步一下就顿住了,正要往外走的药王谷弟子也不约而同的回过头,眼睛亮闪闪的盯着玉微真人,玉微真人一时间觉得自己成了一条煮熟的鱼,被一群花猫围着,准备下口。

    在众人的注视下,玉微真人抖了抖胡子,差点没哭出声,“之前倒是有两根,被上任掌教送出去给一位老祖祝寿了。”

    方寒微微拧眉,想要给白雁飞找到一具合适的身体难度不比他的差,毕竟白雁飞的神魂也是大乘之境,本身又资质极高,九曲回魂草并不是回魂之用,而是护住白雁飞神志不散,让他能顺利转为魂修,又不至于堕入鬼修之道。

    顾之曦耳边灵石撞击之声炸响,随即转过身,对着玉微真人和方寒露出了一个极为温和的笑容来,清清冷冷的容颜陡然点亮几分。

    等到药王谷的弟子们离开,玉微真人的脸已经麻木了,他看向对手的九曲回魂草品相不甚满意的方寒,简直想抱着他的腿哭一场。

    足足九条灵脉!九条!师叔祖你哪怕露个笑脸让我觉得至少值当点呢?这种上街买菜发现没有新鲜的于是勉勉强强接受了次一等的白菜的表情究竟是要闹哪样啊!

    方寒是真的不知道现在的这种干巴巴犹如一根豆芽菜的九曲回魂草已经算是上品,在他那个年代,灵花灵草长得半人高的比比皆是,九曲回魂草在他印象是个成年男子一臂长的小树苗,而不是手里可怜巴巴的一小团。

    不过分量少了,功用还在,方寒也没有耽搁,回了洞府,寻了间炼丹房,就开始准备替白雁飞转魂修。

    方寒当年不愿意转魂修,大部分是他舍不下玄瑶,其余便是不想走了邪道,在没有九曲回魂草的情况下,转魂修不成变鬼修是很正常的事情,白雁飞却没有这个顾虑,加上他体质特殊,转了魂修只会变得更加强大。

    欧阳翎的神魂半路上就清醒过来,被白雁飞一巴掌又打昏过去,他已经不准备让欧阳翎再醒过来了,这种祸害就该早死早超生。

    九曲回魂草炼制的很顺利,但需要的时间很长,白雁飞安静的等在旁边,忽然注意到了方寒挂在一边的衣物。

    炼丹房一览无余,却隔出一道屏风来挡了烟火气,屏风边上挂着一身寻常的衣物,并不是法衣,却被打上诸多阵法,每一道阵法都布得极为小心,将细密的针脚包裹进去,绣上去的纹路和千年前天乾宫内门弟子的服饰一模一样,却能让人看出那并不是统一的制式,而是女子极为用心的一针一线绣出。

    白雁飞有些惊讶,目光忍不住落在了方寒的身上,之前发生了太多事情,他都没来得及注意到,这个千年前宛若一块寒冰的师兄如今看上去竟然多了一丝人间烟火气,仿佛一把剑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剑鞘,将寒光掩藏。

    第33章

    转魂修十分顺利,和现在的法修剑修丹修泾渭分明不同,千年前的修士们很少有专攻一样的,方寒虽然是一个剑修,但是会画符箓,会布阵法,会一些简单的炼丹术,白雁飞也和他差不多。

    这倒是苦了药王谷的一行人,原本他们猜到方寒要九曲回魂草肯定是要救人,近来谷入不敷出,即使是被保护得再好再天真的炼丹师都有了危机意识,天乾宫是送上门的肥羊,他们正准备把羊薅秃,却没想到方寒拿了药就走,一句话都没说。

    顾之曦反倒没有其他人那么失望,点算清楚天乾宫支付的灵脉,用特制的储物戒指收好,原本就该告辞走人了,不知为何,又想起那一脸警惕的少女来,心里浮上些许不知道是什么的滋味。

    其实顾之曦知道,结亲是为两姓之好,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不计较,如果那位方姑娘不是五灵根,他是真的愿意和她好好相处,可偏偏她就是了,道侣神魂相契,如若一方达到了飞升的条件而另外一方没有,天劫就会加倍,熬过去的双□□升,但熬不过去的是大多数。

    何况就算他愿意,他的父母长辈也不会同意的,为了不耽误那位方姑娘的青春年华,他总还是要去和她说清楚的。

    想到这里,顾之曦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顾家血脉虽比不得方家,也属上乘世家之列,他如今不过七十三,已经是化神巅峰大圆满,百岁内便能大乘,当初的指腹为婚说起来,还是他元婴大典上的事情。

    一直以来,虽然对这个成婚的对象没什么期待,可他还真没想过负她,无奈造化弄人,他无法娶她为妻,那还不如尽早断去她的念想。

    入了冬天气就怪得很,白日里还是阳光灿烂,到了傍晚就下起了小雪,雪簌簌的落在屋檐上,发出细微的声响,苏小柔修为进境极,精力也好像无穷无尽似的,被她拉着温习了一天的功课,玄瑶到最后整个人都瘫在床上,一根手指头也不肯动了。

    苏小柔连忙给她把被子盖好,玄瑶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不知道为什么,苏小柔总是觉得玄瑶特别的好看,就连这么闭着眼睛睡着,都有种让人不忍心破坏的感觉。

    轻手轻脚的替她拆下钗环,小心翼翼的用不会把人弄醒的力度为她擦洗头脸,苏小柔还从来没这样照顾过人,感觉出的好,她总算是理解了玄瑶为什么总要当她姐姐了,原来照顾人是一件这么美好的事情。

    轻轻的叩击声打断了苏小柔满心的甜蜜,她推开窗,见是一只折成纸鹤的传讯符,直直的朝着玄瑶飞去,怕吵醒她,连忙截了下来。

    纸鹤却不是传讯符,而是设好的符箓,一到了苏小柔手里就自动开启,随即好听的男声在耳畔响起:“方姑娘,在下顾之曦,想同姑娘单独说几句话。”

    苏小柔听到顾之曦三个字,脸色微微的变了一下,握着纸鹤的力道都不自觉加大了些许,看向熟睡的玄瑶,咬牙把纸鹤松开,随即纸鹤飘飘摇摇飞出窗外,苏小柔带上房门,跟着纸鹤出去。

    玄瑶是真的累了,可是睡下没一会儿就又醒了过来,她还记得每天这个时候要给自家爹爹报平安,尤其这几日宛秀宫里人心惶惶的,她就更要让自家爹爹安心了。

    醒过来的时候没见苏小柔,因为苏小柔平时有半夜出去练剑的习惯,见挂在墙上的剑被取走了,所以玄瑶也就没在意,把捂得温热的鸳鸯蝴蝶佩从衣裳里取出来,输入一丝灵力,很对面就传来了一声轻轻的阿瑶。

    玄瑶揉揉眼睛,还带着些睡意道:“爹,我们今天和昨天一样没有上课,不过练功房已经解禁了,今天……”

    方寒握着玉佩,脸色温柔下来,白雁飞越发肯定了心的猜测,冷不防凑近了听,那端的鸳鸯蝴蝶佩里传来一声软软的爹爹,他当时就是一愣。

    足足半个时辰,对面的少女说三句,方寒必要回一句,哪怕就是没什么话要说,都非要嗯上一声,白雁飞觉得自己都要听傻了,如果他没有看错,师兄眉眼间的宠溺都要满溢出来了,那种温柔的神色,说对情人都不过分,对女儿,那就太过了些。

    白雁飞是真的拿不准方寒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眉眼间一口真阳之气不散,却又口口声声的叫着女儿,那便算他们是父女,可是谁家的父女要事无巨细到连穿衣吃饭都要细细叮咛,生怕对方吃不好穿不暖?

    方寒是一点也不觉得他和玄瑶的相处模式有问题的,他自小就不知情爱,懂事之后知道自己有个未婚妻子,更是自觉同女子保持距离。后来流落到这具凡人身子里时,遇见的人层次同以往就有了格外大的变化,他自然不觉得这些人有什么可学习的地方,他摸索着教玄瑶学会他所知道的常识。其实很多东西他自己都不甚理解。

    将玉佩塞回怀里,方寒把那件污了衣角的衣裳震了个粉碎,他知道,如果让阿瑶看到破损的衣裳,肯定会舍不得丢掉然后再补,倒不如给毁了,他的衣服不少,少一件两件阿瑶未必看得出来。

    白雁飞转了魂修之后,只觉得身体轻盈如同飞絮,虽然要背着半边昏迷的透明神魂,可是轻松是真的轻松。

    “原来转做魂修,灵根也一样没变,修炼方式大概也差不多,只是让神魂变得稍微凝实一些。”

    方寒陡然看向白雁飞,眼睛微微亮了亮,白雁飞被吓了一跳,连忙后退几步,方寒却一点也不在意,只是死死的盯着白雁飞,良久才道:“师弟,你是五行灵根,同是五道灵根,不知能否指点一下小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