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31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这样一来,收徒之事就要提上日程了,方寒一开始想要把玄瑶送去宛秀宫,是为了让她能够更好的打下基础,方便日后修炼,没想到宛秀宫接二连三的出事,他连一刻钟听不到玄瑶的声音都要担心她出事,自然不愿意让她在宛秀宫再待下去。

    白雁飞也终于见到了那位五灵根的姑娘,和他想象的不一样,第一印象是美,人面桃花美如画,一低头一抬眸自有一番娇态,随即他便皱了眉头,相书上有一种说法,叫红颜薄命。

    玄瑶不是很喜欢自家爹爹的师弟打量自己的眼神,很容易让她想起王二狗子,当初王二狗子说着喜欢她,可看她的眼神却是像在看一个物件而不是活人,所以她就算喜欢他,那种喜欢也有限得很。

    冷冽的目光朝他扫来,白雁飞有些愕然,看到玄瑶微恼的神色,随即反应过来,他倒也干脆,道:“是我失礼了,我只是有些惊讶,没想……”

    方寒道:“师弟,无需多言。”

    话说的客气,周身的冷气却迸裂出了细小的雷光,白雁飞一句话没说话,顿时不再出声,他看了看玄瑶,露出微微苦恼的神色来,不多时,手里凝聚出了一颗巴掌大的灵气团。

    玄瑶不明所以的看向方寒,方寒对她微微点了一下头,“试试看。”

    白雁飞对着玄瑶挑了一下眉毛,笑道:“丫头,试试看能不能吸收了这团灵气,要是吸收了,叔叔给你个好东西。”

    玄瑶一点也不好白雁飞要给她什么好东西,经受了千年的牢狱之苦,即便是神魂都被摧残得过分,白雁飞急着转魂修,也就没有花心思在打理自己上,方寒连方承十个月不洗澡都不在意,自然也就不会在意一个头发乱蓬蓬衣服脏兮兮一脸黑灰的师弟神魂。

    白雁飞以往对女人杀伤力极大的笑容看在玄瑶的眼里,就是个黑煤块笑出了一口白牙,纠结了一下,还是从黑煤块的手里接过了灵气团。

    玄瑶在宛秀宫修习了两个多月,对吸收灵气再熟悉不过,她闭上眼睛想要像以往一样,却愕然的发现手里的灵气团子和她熟悉的天地灵气不同,那一团是结结实实的一团,别说吸收,恐怕就是啃一口也啃不动。

    她睁开眼睛,白雁飞眉头微微挑了一下,仿佛一只逗弄老鼠的猫,“宛秀宫的功法正适合吸收五行灵气,用心,再试一遍。”

    玄瑶看向方寒,方寒对她点点头,玄瑶握着灵气团子,眉毛皱了起来,当吸收的不是游离的灵气,她就好像重新变回了还没有引气入体的凡人,只能对着灵气一筹莫展。

    玄瑶回想了一下她第一次引气入体的情景,师兄说那是顿悟,顿悟的感觉有些怪,仿佛忽然就打通了某个关节,一股股的天地灵气疯狂的涌入她的身体,将她撑得几乎裂开。

    第二次是突破,突破的感觉平平淡淡的,仿佛就是发了一会儿呆,想起了引气入体的步骤,然后就突破了,玄瑶想了想,开始回忆引气入体的步骤。

    一层层淡如薄雾的灵气在玄瑶的脚下凝聚起来,手的灵气团子慢慢变得漂浮不定,白雁飞微微睁大了眼睛,随即看向方寒,方寒示意他不要说话,抬手在玄瑶周身布下一方结界。

    白雁飞被吓了一跳,他也顿悟过,可那时是在天地战场,被十几个魔修追杀了整整七天七夜,机缘巧合之下才得来的顿悟,这个还没筑基的小娃娃,这也是顿悟?

    方寒轻声道:“阿瑶资质气运命格皆是下乘,唯得几分机缘,使我不至于失去念想。”

    白雁飞简直要卧槽出声了,他是大乘修士,在千年前那个凶残的,大家伙争着抢着飞升的年代都能排的上名号,也不过顿悟过一次,这个还没筑基的小姑娘就这么顿悟了,这还叫几分机缘?

    机缘是她亲爹才对!

    第35章

    过不多时,灵气的漩涡逐渐扩大,白雁飞的眼睛都瞪大了,刚才还只是一点点的征兆,让人心生不解的同时又有些怀疑,可这种天地异象出现,却是真真切切的代表着顿悟。

    玄瑶闭着眼睛,手里的灵气团子被一丝一缕的分化成五色灵气,从天灵灌入,于经脉行走,不多时直入丹田,方寒本以为她这次也要顿悟许久,没想到灵气团刚刚被吸收完,玄瑶就睁开了眼睛。

    惊喜的声音响起:“爹,我突破炼气六阶了!”

    一场顿悟无论时间长短与否,带来的往往都是一个大阶段的突破,对玄瑶而言,却只是从炼气三阶到炼气六阶,可见方寒所言,资质气运皆为下乘是什么意思了。

    白雁飞却不在意这些,他双眼亮亮的看着玄瑶,道:“方才你是怎么吸收五行灵气的?可有排斥反应?”

    五灵根被称为废灵根的原因大多是因为那些灵根天生细弱不堪,五道灵根大多数为五行灵根的几种,却又搭配异种灵根譬如风灵根冰灵根之类,造成五种灵根之间相互排斥,让人无法习练一种功法。

    而白雁飞的五行灵根却是天生金木水火土五道灵根,这五行灵根配以先天灵体,乃是极为妖孽的一种资质。一般下等宗门查验不出五行灵根,只当作废灵根处理,所以修真界经常会流传一些废灵根逆袭的事迹,但其实那些人的资质本就是万里挑一。

    玄瑶的五灵根是方寒亲自看过的,乃是金木水火四道五行灵根搭配一条异种雷灵根,算是废灵根最普遍的一种,本无法吸收五行灵气,但不知为何,顿悟的那一刹那,她体内五道灵根同时牵引五道灵气,五行灵气在她经脉之化成一种独特而诡异的灵气,被五道灵根同时吸收进去。

    玄瑶想了想,把自己的真实感受说了一遍,然后用亮晶晶的眼睛看向方寒,方寒失笑,抬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柔声道:“阿瑶做的很好。”

    越是长大,玄瑶就越不喜欢人摸她的头发,可是方寒不一样,她喜欢被他摸着脑袋的感觉,就好像回到了温暖的避风港,看着这个男人的眼睛,感受着他手掌的温度,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心感。

    白雁飞知道自家师兄不可能认不出五行灵根,但听了玄瑶的感受,还是忍不住说道:“师兄,我想再查探一下阿瑶的灵根,她能完全的吸收五行灵气,这其一定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

    玄瑶有些警惕的看了看说话的黑煤块,躲到方寒身后,扯着他衣角,小声的说道:“爹……”

    方寒拍拍她的头,随即看向白雁飞,道:“阿瑶乃是四道五行灵根并一道雷系灵根,此前我已经查探过多次,五行灵气之事也是我想问你的,阿瑶吸收了那些,会不会有事情?”

    白雁飞惊了一下,也有些不确定起来,他给玄瑶五行灵气是为了让她试试吸收一点,主要是想看她资质,不成想五行灵气竟然让废灵根完全吸收了进去,要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看看师兄的冷脸,他觉得他可能活不过今天晚上了。

    白雁飞思索了一会儿,道:“师兄,你看这样如何,在没有确定五行灵气会不会对阿瑶造成影响之前,我先收她为徒,至于其他师兄不必担心,我就是宛秀宫出身。”

    方寒看向玄瑶道:“阿瑶,你的意思呢?”

    “一定要离开宛秀宫吗?”玄瑶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师姐说等我筑基,就可以拜入长老门下……”

    方寒道:“无论拜不拜师,宛秀宫都不能再待了,那里乌烟瘴气,爹也是会担心你的。”

    想起这阵子的事情,玄瑶沉默了一会儿,随即小声的说道:“我知道爹担心我,可要是人人都嫌弃那里乌烟瘴气,是不是就没人了?”

    白雁飞忽然反应过来,道:“宛秀宫出什么事情了?”

    玄瑶惊讶的看了白雁飞一眼,随即想起他方才所言乃是宛秀宫出身,宛秀宫乃是女修修行之地,而眼前这个黑煤块显而易见是个男人……玄瑶想了想,结合最近学到的一些借尸还魂的具体事项,顿时对白雁飞肃然起敬。

    方寒才想起自己并没有把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和白雁飞解释过,也就长话短说,不过几句话的工夫,白雁飞已经听得呆了。

    白雁飞和方寒是同时代的人,那时的宛秀宫只是天乾宫下属宗门,却已经是女修门派的顶尖,别说是让魔修如入无人之境肆意淫玩,哪怕是有魔修路上多了一句闲话,第二日人头必定高挂,哪有如今发生了这种事情,竟然还能让人跑了,让宗门大能四处去追杀的狼狈。

    玄瑶也是第一次完整的听完,忍不住便道:“为什么那些邪魔歪道偏偏就盯上了宛秀宫,盯着女修算计……那些污秽之事,对他们来说是光彩的事情吗?”

    方寒只是拍了拍玄瑶的头,没说什么,白雁飞却眯了眯眼睛,冷笑道:“不过是无能的男人习惯折磨女人来展示自己罢了,那些魔修要是敢堂堂正正的朝天乾宫下战书,才算他们本事。”

    玄瑶盯着白雁飞看了许久,觉得这个姐姐也没那么讨厌了。

    白雁飞浑然不觉自己被当成走了背运借尸还魂到男人身上的姑娘,他看了看玄瑶,觉得她的性格还是很对自己脾气的,心里的疙瘩总算去了些许。

    白雁飞不喜欢长得漂亮的女人,他的心上人是个普普通通的姑娘,修为不高不低,长相不好不坏,只是要比旁人爱说爱笑些,他喜欢她,便是喜欢和她平平淡淡却又温馨的相处。害死她的那些女人一个比一个长得漂亮,他却只觉得可怕,怕到背脊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