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36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方寒把禅房收拾出来,当凡人的十六年,他已经不是很习惯术法了,总觉得净身术不如清水洗过的干净,飞尘诀不如一遍遍的擦洗来的安心,白雁飞看着,真心觉得这个师兄像被人夺舍了。

    万佛宗真就像个普通的寺庙一样,还提供素斋,送素斋过来的仍然是明音小和尚,看到玄瑶,脸红了红,把素斋从食盒里一样一样的拿出来,小小的食盒内有乾坤,足足盛了有大半桌,才把食盒收起来,双手合十道:“两位方施主,这是师兄让小僧送来的素斋,沧澜大会一共举办十六天,这些素斋的费用稍后会有师兄上门收取,请两位慢用。”

    “不必麻烦。”方寒放下手里的茶盏,给了小和尚一袋上品灵石,道:“这十六日一应费用从里面扣就是。”

    明音小和尚看样子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连忙点点头,接过灵石。

    傍晚的时候,方承回来了,一脸的放空,从他身上已经很难看出来从前清高出尘的仙长模样,玄瑶也就很自然的招呼他来吃饭,方承仿佛梦游似的飘过来。

    玄瑶给他盛饭,本来准备给他去热几样素斋,方承已经抱着碗吃了起来,看样子丝毫不嫌弃冷掉的饭菜,她也只好作罢。

    吃完饭,方承的神志似乎也回笼了,他看向懵懂无知的小师妹,事不关己的师叔,冷脸的师父,眼泪都掉出来了。

    “师,师父!徒儿刚才去报名,遇上几个道友,他们说这次的金丹大比不仅有正道修士,还有魔修!”

    事实上这是几个要报名大比的修士看到知客僧带着个白嫩嫩的一看就是刚刚晋阶金丹的小娃娃,十有八成都没见过血,以为他是为了好玩才来参加大比,特意好心提醒的。

    方寒眉头都没动一下,看向方承,“所以呢?”

    方承准备好的说辞都卡了壳,魔修啊!那可是魔修啊!这次的沧澜大会是不准杀人,可断灵根挖金丹毁根骨的事魔修干的还少吗?尤其魔修前期实力强劲,据说元婴以下越阶对敌都没问题,他一个金丹初阶,去了不就是送菜的吗?

    方寒却只是淡淡的说道:“同阶比武都害怕,日后上了天地战场,遇到人数多你一倍的魔修,你难道要束手就擒?”

    白雁飞帮腔道:“师侄,不是我说你,沧澜大会本就是同阶历练的盛会,好歹你也是师兄教出来的弟子,师兄当年一人一剑越阶斩杀十六化神魔修,不这么要求你,是师兄关心你照顾你,同阶一对一都怂,还是不是男人了?”

    方承整个脸都木了,他总有种出问题的不是他,而是这个世界的错觉,玄瑶见状有些不忍心道:“爹,师父,师兄他之前从未和人交手过,他若是和正道修士交手自然不算什么,败也就败了,那叫历练,可要是和魔修交手败落……”

    “师兄不曾参加过沧澜大会,我却是去过的。”白雁飞轻声说道,“千年前的沧澜大会没那么多规矩,经常一场大比下来死十几个人,我是那届化神大比的榜首。”

    白雁飞的目光转向方承,眸子里带上几分认真的神色,“方承,你如果想要在仙途上走得更远,收起那些小心思,你以为在师兄的庇护下每日清清闲闲的修炼,就能修出个人样来吗?”

    方承的脸一阵青一阵红,似乎想要说什么,又似乎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出身小世界,几乎没有过和人动手比武的机会,头一次就遇上魔修,他其实并不是有多害怕,只是理所应当的认为自己可以避开。

    玄瑶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方承,又看了看沉默的自家爹爹,忽然道:“爹,我可以参加吗?”

    方承愣了,不止是他,连白雁飞都有些惊讶,方寒却深深的看着玄瑶,良久,才道:“方承,待会儿带阿瑶去报名。”

    玄瑶拍了拍方承的肩膀,见他朝自己看过来,对他弯了弯眼睛,轻声说道:“我知道师兄并不是害怕,我陪着师兄一起,好不好?”

    终方承一生,见过无数的美人,可无论是天仙妖魅,精灵山鬼,还是凡间倾国倾城的佳人,都没有眼前这一刻的笑容来的刻骨铭心。方承听到自己轻轻的嗯了一声,他的鼻头很酸,很想就这么掉下泪来,更想把这个甜滋滋的小姑娘抱进怀里。

    白雁飞其实并不想让玄瑶去参加什么沧澜大会,让方承去,是因为他已经金丹,该学的术法都学过,只是缺乏和人对战的经验,这一点上他和方寒是共通的,可是玄瑶不一样,她刚刚筑基,连入门的四季春华录都没学完,去和人对战,不是开玩笑吗?

    他试图给方寒使眼色,让他就这么算了得了,可是方寒看都没看他一眼,微微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方承回来的时候并没有给自己报名,这一次再去却是毫不犹豫的填上了自己的名字,轮到玄瑶,他反而劝道:“小师妹,你的心意我明白,可是这一次大比鱼龙混杂,即便是筑基修士也……”

    玄瑶摇摇头,说道:“师父说的对,要是我一辈子都在爹的庇护下修炼,那一辈子都修不出个人样来,同阶对敌都要害怕的话,还谈什么以后?”

    白雁飞隐在玄瑶身后,本来带着几分无奈的看自家调皮丫头的神色忽然顿住了,他微微眯眼看向玄瑶,少女眼带桃花,容色绝丽,然而比那副浮华的外表更吸引人的,是眉心金红色的赤子之心,至纯至性。

    筑基大比一般是在沧澜大会最后几日,也就是收尾阶段,区区筑基修士的榜首,各大宗门是看不上眼的,也更不会去争这种小名声,排在第一日的,是金丹大比。

    金丹大比那日,方承起了一个大早,用过素斋,就在院子里温习术法,他原先走的是剑修的路子,可惜方寒替他看过根骨,并不是剑修的材料,便让他转做了法修。

    方承练的是云台宫的统一功法,名唤天地回元书,乃是一种特殊功法,他是单火灵根,配以天地回元书的独门阵法,十分得宜。

    过不多时,便有僧人来敲门,方承收敛功法,心仍然有些紧张,然而对上方寒平平淡淡的目光,他微微一凛,紧张的感觉竟然去了不少。

    玄瑶被白雁飞拉着学了一个晚上的四季春华录,早起十分困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经过一夜,外头越发冷了,院子里原本正盛的灵竹都有些蔫哒哒的。

    方寒仍旧替玄瑶把面纱拢上,玄瑶本有几分不自在,然而到了地方,才发觉和自己一样戴着面纱的女修着实不少,她这样倒是不起眼起来,才有些安心。

    白雁飞隐匿着身形,看着自家小徒儿不着痕迹的松口气,小模样着实好笑,她难道没有发觉,一个筑基期女修跟在渡劫大能的身边,还被照顾得妥帖,这就已经十分扎眼了吗?

    玄瑶是真的没有发觉,不够实力的不敢当着方寒的面窥视她,有那实力的看上一两眼就过去了,她又发觉不了。

    知客僧恭恭敬敬的询问过方寒后,才把他和玄瑶引到天乾宫众人那边去,天乾宫从弟子到掌教均是白衣,远远的就十分好认。

    41.第41章

    即便没落,天乾宫的尊位还是摆在那里,万佛宗临时搭建的看台上,白衣的天乾宫稳稳占据一方,各大宗门居高临下,这偌大的会场分为九九八十一擂,以修士的眼力,能将所有战况收于眼底。

    玉微真人一早就看到了方寒和玄瑶二人,只是不敢确认,见他们被引着朝自己这边走来,顿时喜笑颜开,甚至上前几步迎接,给足了方寒的面子。

    举凡顶级的修仙宗门,都是有散仙供奉的,飞升失败还能护住己身神魂不散,兵解成散仙的修士本就实力非凡,被宗门供奉之后,能够享有足够的资源用以渡散仙大劫,自然更加尽心尽力,天乾宫也是有散仙供奉的,可散仙毕竟是飞升失败的产物,自然不比能够飞升的修士惹眼。

    天乾宫不是没有渡劫修士,可那些到了渡劫期就小心翼翼准备起应对雷劫,一步不敢踏出洞府的修士,又哪里能和一个从头发丝到脚都显露出道爷就是牛批的大能比?

    天乾宫的弟子不乏认识方寒的,知道这是宗门里一位十分厉害的剑修前辈,再一看死对头紫霄剑派那边,连掌教都按不住剑了,顿时挺直了脊背。

    自古法修无第一,剑修无第二,一个人的剑道修为是非常直观的,剑意不如人,就连自己的剑都要向对方臣服,所谓万剑归宗,便是这个道理。

    位于瀚海之南的紫霄剑派一向只收剑修,战力在全修真界都是顶尖行列,即便是千年前天乾宫如日天的时候,紫霄剑派也是一方巨擘。

    剑修功法特殊,几乎不受天地灵气的影响,紫霄剑派这些年发展更是迅速,已经连着三届举办沧澜大会,这次却被万佛宗摘走了桃子,正群情激奋,不成想看台一角走上个人来,他们手里的剑顿时比人更加激奋。

    方寒却连看也未曾看那些剑修一眼,看台上修士气息混杂,他周身剑意缭绕,将玄瑶护得严严实实,对着迎上来的玉微真人,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玉微真人眼角余光却是注意到了紫霄剑派的尴尬情况,眼里的笑意都抑制不住了,连忙道:“师叔祖还请上座,这次的沧澜大会天乾宫一共派出九十六位弟子……”

    “不必多言,我只是陪阿瑶。”方寒未曾遮掩来的目的,玉微真人也不觉得尴尬,带二人来到天乾宫的位置上,这次三十六宫宫主一个没来,只有几个散仙供奉零零散散的坐着,见到方寒,头也没抬。

    方寒一向不觉得散仙有什么可在意的,只是对从前相识的一个老散仙点了一下头,就带着玄瑶坐到了位置上。

    见他落座,紫霄剑派那边终于按捺不住,不多时,一位紫霄剑派的弟子大大方方的走过来,对着方寒行了一个礼,“前辈,家师有请。”

    方寒抬眼看了那紫霄剑派弟子一眼,眉头微皱了起来,看向那弟子来的方向,并未见到有多厉害的剑修,便道:“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