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37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那紫霄剑派弟子微微愕然,刚想说什么,抬头看到方寒冷冽的面容,话就咽了回去,想要回去禀报,冷不防腰间的本命灵剑转了一个头,剑柄那端对着方寒,连按也按不回去。

    方寒身上的剑意十分纯粹,他是古早的剑修,几乎没有修炼什么功法,全靠自己领悟,这种纯粹的剑意对于剑来说,根本无法抵抗。

    想……想要成为这个人的剑,任他驱使,斩尽苍生……

    紫霄剑派的掌教是位大乘巅峰的剑修,踏入仙途五百年,有过遇,也得过传承,最终成为顶尖剑修宗门的掌教,他自认除去一些积年的散仙,再没有人能在剑道修为上胜过自己,却不曾想只是匆匆一面,连自己的本命灵剑都低了头。

    玄瑶眨了眨眼睛,看着那个摇摇晃晃对准自家爹爹的剑柄,总觉得好玩,忍不住就盯着看,被自己的剑压制着无法动弹,那紫霄剑派的弟子起初觉得十分屈辱,看到玄瑶好的眼神,却是脸上一热。

    正想说些什么,冷不防一声洪亮的传音在耳畔炸响,“还嫌丢人不够吗?回来!”

    咬牙把本命灵剑压制下来,那紫霄剑派的弟子却是连告辞的话都来不及说,飞的离开了。

    方寒压根没把这个小插曲当回事,天乾宫的弟子却是看得无比兴奋,就像是天乾宫把紫霄剑派压上了一头似的,吃了这么多年的亏,总算找回了一点场子,还是在紫霄剑派最引以为傲的剑道修为上,别当他们没瞧见那边齐刷刷把剑收回紫府的举动。

    紫霄剑派从掌教到弟子都解了剑,远远看上去,就和一般的法修没什么区别,简直不能更狼狈,而他们的太师叔祖却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不得不说……这特么实在太长脸了啊!

    然而没过一会儿,就没人惦记着看台上这点小插曲了,金丹大比是整个沧澜大会最有看头的,所以被安排在第一天,因为金丹的修士已经初步掌握了术法玄奥,正是最能看出一个人资质的时候,天乾宫足足有四十多个金丹修士参加了这一次的沧澜大会,九九八十一擂上,半数的白衣弟子从容上台。

    方承排在第二轮,玄瑶也就没怎么注意战局,冷不防就听身后白雁飞道:“这次的魔修……也太多了。”

    玄瑶只能看得清离自己这边近一点的擂台,闻言眯着眼睛看去,一眼看着,男俊女美,根本分不清魔修正道。

    一双温热有力的大手按上她脸颊,玄瑶忍不住闭上眼睛,方寒用指尖带动灵气在玄瑶眼角眉梢画下阵法,隐隐的蓝光闪动几下。

    “好了,睁开眼睛。”清清冷冷的声音。

    玄瑶睁开眼睛,发觉眼前没什么变化,再看向台下的时候,却是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她能看得清底下的所有擂台,也能看出来那些光彩照人的修士身上涌动的气息,那些浑身上下弥漫着乌黑气流的,毫无疑问就是魔修了。

    九九八十一擂,即便能看清也看不过来,玄瑶东看西看,锁定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擂台,台上的是是宛秀宫的掌事师姐周宁,她对面的正是一个眉眼妖异的魔修,周身缭绕着黑紫之气,怎么看都带着一股勾魂夺魄的摄人气息。

    才一上台,那妖异俊美的魔修就笑了起来,话语温柔缱绻,“是宛秀宫的姑娘啊,好久没见过了……怎么这些年都长得越来越难看了?”

    周宁凤眼微眯,并没有把充满恶意的挑衅当成一回事,而是小心的寻找着魔修的破绽,那魔修轻轻嗅了嗅,随即眼里掠过一丝兴味,他低低的笑了笑,白皙的手微微抬了一下,周身黑气猛然变化,无数条细小黑蛇犹如电光直朝周宁扑去。

    玄瑶忍不住啊了一声,条件反射的朝方寒的怀里躲了躲,方寒一怔,看向玄瑶看的那个方向,眼里寒光闪过。

    玄瑶怕蛇,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很少有不怕蛇的,玄瑶的怕却和一般的害怕不同,她幼时曾经救治过一条通体纯金的小蛇,却不曾想那蛇带伤时十分乖巧可爱,伤愈后却狠狠咬了她一口逃走,从此就给她留下了阴影。

    方寒轻轻的拍了拍玄瑶的后背,低声哄道:“那只是魔气,并非活物,别怕。”

    被哄了一阵,玄瑶吓白的小脸才慢慢恢复原样,她也不敢再看向带蛇魔修那边了,转了个方向,另外一边的擂台上,一个紫霄剑派的弟子正和一个妖刀魔修战得激烈。

    同为金丹巅峰,一刀一剑势均力敌,果然是十分有看头,玄瑶放下心来,那紫霄剑派的弟子是个剑眉星目的青年,手里的剑是统一的制式,魔修也是相貌堂堂,一把大刀舞的虎虎生风。

    “那只是修魔之人,并非魔修,”白雁飞解释道,“有的人天生没有修道的资质,却是魔种,得到修炼功法便成为修魔之人,修魔之人道心魔身,即便是正道也不会为难。”

    玄瑶听得连连点头,这时台上也分出了胜负,却是那妖刀魔修一刀横在紫霄剑派的剑修脖颈,底下记录了胜负,他便将刀移开,拍了拍那剑修的肩膀,哈哈大笑着下场。

    这一场十分精彩,玄瑶忍不住将视线转到另外一边的擂台上,那也是个带刀魔修,看上去相貌十分正派,对面是个容貌秀丽的女修,两人也是刀剑相搏,战况正是胶着。

    方寒和白雁飞倒不至于看小辈的大比入神,玄瑶看什么他们也就跟着看,时不时的指点几句,见玄瑶目光转向这一擂,白雁飞看了看,道:“那女修并非剑修,只是练了剑修功法,身上气息混杂,大约是个散修,金丹阶的修为,能和金丹巅峰的修魔之人战到如今,已经很……”

    他话未说完,眯了眯眼睛,“不,那不是修魔之人,而是魔修。”

    然而这话说的已经迟了,女修正一心运气灵力相抗,冷不防一道魔气直戳她小腹,玄瑶惊叫出声,那女修瞬间被魔气击飞出去,肚子上破了个洞,被万佛宗的僧人带下去医治。

    那相貌十分正派的魔修眯眼笑了笑,周身带起一股魔气,他随手把刀扔在擂台上,大大方方的走下擂台。

    42.第42章

    修仙之人斗法,总还是金丹期比较精彩,再往上同阶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到了化神之后,就成了几招几式的差别,正当日午,第一**比大致上已经有了分晓。

    被魔修吓着,玄瑶连忙去看正和魔修缠斗的周宁,出乎意料的是,她和对面的魔修相斗到如今还未见半分劣势,反而是魔修苍白的面容上又多一道新伤。

    白雁飞见她平复下心情来,微微勾了一下唇,给她讲解:“那魔修乃是走的毒之一道,你那宛秀宫的师姐却是水灵根,功法正克制,不过她后力不足,八成是胜不过魔修的。”

    方寒道:“你还少说了一样,那女修招式诡谲,出手阴狠,连魔修都有些拿捏不准,故而能斗到如今。”

    玄瑶盯着那铺天盖地的黑蛇阵,眼里带上了些许的恐惧,根本没有注意到方寒说了什么,见她神色有些不对劲,方寒轻轻的按上她肩膀,“怕就别看。”

    玄瑶把脸扭到方寒的怀里,小声说道:“师姐不会有事吧?刚才那个姑娘……”

    白雁飞低笑一声,道:“不是人人都没脑子的。”

    他话音刚落,渐渐露出颓势的周宁低喘几口气,脚下一刻不停,飞奔下擂台,口速道:“妾身认输。”

    那魔修见了血,眼红光不减,周身魔气大盛,正要乘胜追击,冷不防听了一声认输,气息一窒,只能用红通通的眸子死死盯着被两名万佛宗僧人护送下去的周宁,仿佛一条阴冷的毒蛇。

    这一场已经算是九九八十一擂较长的斗法了,不多时,第一轮的大比结束,玄瑶也在人群看到了方承。

    和天乾宫的弟子不同,方承穿着的是玄瑶特意给他做的衣服,白底青边,剪裁得当,他手里仍旧握着剑,只是周身带的气息却已经不属于剑修了,朝天乾宫的看台方向投来一个眼神,方承飞身上了擂台。

    这一场方承的运气还算不错,对面的不是魔修,而是一个紫霄剑派的剑修,方承打量对方几下,发觉对面的剑修修为只和自己在伯仲之间,原本的紧张顿时消去不少。

    玄瑶看不出修为,方寒给她画的法阵却清晰的点出了两人气息强弱,那剑修周身散着浅浅的剑意,显然已经入了剑之一道,相比起来,修为的高低却是无法衡量一个剑修的实力的。

    白雁飞道:“师侄这次恐怕要糟,那金丹剑修已经修炼出了初步的剑意,这个年纪已经很难得了。”

    玄瑶顿时一脸紧张的看向台上,可惜方承不解她的意思,见她朝自己看来,还含笑挥了挥手,示意她不必为自己担心。

    “剑意虽有,剑心却不够纯粹,方承若是平时没偷懒,这一遭还有胜算。” 方寒淡淡的说了一句,看到对手是正道剑修的时候,他其实也是松了口气的,只是不怎么明显罢了。

    方承不是第一次和剑修交手,当初在昆仑仙宗的时候,整个门派上下都拿着把剑装逼,学的也都是剑招,没见到自家师父前,他还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剑修来着,因为了解,知道剑修在对敌时常常发挥出色,他还是十分警惕眼前这个小子的。

    紫霄剑派是此间世界最大的剑修宗门,教出的弟子自然也不同寻常,一眼就看出方承实战经验的缺乏,所以决定先发制人,本命灵剑应声出鞘,随即十几道剑光犹如电闪雷鸣般呼啸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