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41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疼痛感一阵一阵的传来,外头的人似乎已经察觉到她醒了,方承小声的说道:“师妹?”

    玄瑶没有应声,她有些委屈,她能感觉到方承和白雁飞的气息就在外面,可没有自家爹爹的,失去意识之前,她不知道想过多少次窝进自家爹爹的怀抱里,告诉他,她有多害怕,可是醒过来,他却不在她身边。

    鼻子酸酸的,玄瑶把脖子上的玉佩掏出来,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动灵力,可是受了伤的小姑娘本来就是很任性的,她咬牙输入一丝灵力渡给玉佩,背上的疼痛一瞬间蔓延开来,疼得她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

    方寒一剑横在白骨魔尊枯干瘦削的脖颈上,那袭仿佛天地造化的白衣没有沾染一丝血迹,他身后却是一片尸山血海,白骨魔尊抖如筛糠,枯瘦的犹如皮包骨头的脸上透出疯狂的恐惧。

    就在这时,方寒挂在腰间的玉佩轻轻震动几下,少女的声音委屈的传了过来,“爹,你是睡了吗?”

    白骨魔尊的脖子咔咔响了两下,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犹如神魔的男人,却见他微微抬手握住玉佩,薄唇微启,字字句句温柔刻骨:“阿瑶莫闹,爹在给你找解药,明日一早就回来。”

    46.第46章

    玄瑶并不是多胡搅蛮缠的姑娘,有了方寒的解释,即使委屈,也不再纠缠,反而带了几分担心道:“爹,那你没事吧,解药……”

    “无事,且安心,再睡一觉,等你醒过来,爹爹就回来了。”方寒不再多话,切断了灵力联系,把玉佩放回腰间。

    白骨魔尊原本一直在想自己究竟是怎么得罪了这尊渡劫大能,竟然招来灭门之祸,等到手下被屠戮殆尽,他早就吓得魂不附体,提不起一点抗争的心思来,听到解药二字,忽而眉头一跳。

    “道爷,道爷饶命!”白骨魔尊连忙道,“小人多年来潜心研制毒物,实在没有犯过事情,您若是为毒之人前来,小人可以将解药双手奉上!”

    方寒顿了顿,剑锋在白骨魔尊脖颈处微下几分,发觉干枯的皮肉下并无一丝血迹,沉吟一会儿,道:“可有白骨催魂掌的解药?”

    白骨魔尊发迹数百年,自觉是魔修不世出的天才,平生除了研制毒物,最爱自创些功法流传出去,好教那些魔修小崽子们敬慕于他,为了扬名,他的每一套功法都以白骨为前缀,白骨催魂掌,听着倒像是他起名的风格,只是这一时半刻,他竟然有些想不起来。

    眼见着剑修眉眼间冷意越发深刻,白骨魔尊连忙叫道:“道爷,小人想起来了,想起来了……那是小人百年前自创的功法,只是一门黄级掌法。”

    他说着,倒有些犹疑,心下觉得这剑修大能找错了人,不过却不敢把这质疑说出来,只是有些为难道:“那时小人刚刚化神,一身血肉还在,解药就是小人的血,可是如今已然大乘顶峰,成就白骨之身……”

    方寒忽然笑了,“简单。”

    他剑锋下移,数道剑气犹如刀切豆腐一般直逼白骨魔尊小腹,随着轻微的几声剑鸣,白骨魔尊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周身的气势猛然变化,竟是从大乘顶峰跌落到了化神初阶。

    白骨魔尊疼得在地上打滚,方寒从小乾坤取出一只白玉葫芦来,念动法诀,随即收取了一壶鲜血,瞥一眼尸山血海,转身便走。

    白骨魔尊挣扎几下,正要站起身来,忽而一道异彩辉煌的雷光当头劈下,结果了百年魔修身。

    顾之曦其实根本没有想留下来,他原本只是想来看看有没有用得到自己的地方,顺道再给方姑娘道个歉,解释一二也就罢了,没想到那筑基魔修用的是魔尊独门功法,压根没法解,他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处。

    白骨魔尊虽然不是老牌魔尊,但这些年来的名头确实叫的很响,就算是药王谷供奉的那些散仙,也没有说一定能除去他的把握,更何况是一个渡劫修士,他自觉捅了篓子,于是只能留下等。

    心里反复思量,顾之曦能想到的最好结果就是那位剑修前辈同魔尊战平,毫发无伤甚至带着魔尊鲜血回来,可是理智又告诉他,那位前辈八成是要受些伤回来的,一个大乘魔尊倒不至于留下渡劫老祖的性命,可是魔修的手段层不出穷,吃亏是肯定的。

    抱着这样的念头,顾之曦又是愧疚又是后悔,一夜都没有睡着觉,直到凌晨才有了些睡意,却被人从床上拎了起来。

    等到睁开眼睛,顾之曦整个人都吓了一跳,“方,方前辈,您没有去吗?”

    方寒抬手把装满了血的葫芦递给顾之曦,没有多言,只是道:“那魔尊的血是黑的,不知道对研制解药有没有影响。”

    手里的白玉葫芦对着光能隐隐约约看出里面涌动的暗沉魔气,顾之曦满心的不敢置信,把葫芦打开,一股腥气直冲鼻端,还带着几分毒物的恶臭。

    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道:“不会,以毒攻毒,这里的血足够为方姑娘研制出解药了。”

    方寒点点头,取出一个檀木盒子,交给顾之曦,见他不明所以,方寒道:“这是报酬。”

    顾之曦想说他和方姑娘有几分交情,这次也是他自己上门的,报酬上门的有些过了,但是转念一想,当着人家父亲的面说这些,实在是有些不妥,便咽下了话头。

    方寒转身出去,顾之曦把檀木盒子放到一边,换上外袍,忽然闻到一阵药香,又有些不确定,他的目光落在檀木盒子上,打开,里面安放着一根万年灵仙玉竹。

    灵仙玉竹,活死人肉白骨,号称只要有一根头发在,即便神魂转世,也能救活人的天地灵植,曾有人用一株千年灵仙玉竹复生一城百姓。

    顾之曦默默把不要报酬四个字撕碎了咽进肚子里去,内心的小人痛哭流涕的向有钱大佬低了头。

    顾之曦研制解药的速度前所未有的,不过三天就拿出了解药,只是魔气入侵让伤口无法自行恢复,在魔气消除之前,玄瑶只能趴在床上。

    周静那一掌着实不轻,身为宛秀宫的弟子,她的掌毒来源十分值得推敲,玉微真人的胡子都揪掉了,命令严查,比起前几次,这一次宛秀宫真的叫被翻了个底朝天,可是无论怎么查,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和周静一母同胞的姐姐周宁成了重点调查对象,就连白雁飞都去看过几遍了,那女修对敌手段确实阴毒,可是一身功法确确实实是宛秀宫功法,周宁十分配合调查,就连搜魂之术都查不出异样,只能判定是周静自己偷练了魔功入魔。

    玉微真人这么判定无可指摘,方寒却有些心冷,一个宛秀宫就有这么多幺蛾子,现在还闹出了弟子入魔的事情,他是天乾宫弟子,却不是开山老祖,管得了一时,莫非还要管上一世吗?

    玄瑶在床上数着日子趴了十几天,等到能下床了,沧澜大会早就开完,他们是最后一批还留在这里的来客。

    “爹,我们是不是要回去了?”玄瑶的脸色还有些苍白,但眼睛里已经有了些精气神,看起来像是大病初愈的样子。

    方寒摸了摸她的头发:“不回了,我们去方家,爹要准备飞升了。”

    白雁飞早就发觉方寒的气息有了变化,也不觉得突然,见玄瑶愕然,不由笑道:“早晚要有这么一遭的,阿瑶若是不想成为师兄的从仙,不如再等几十年,跟师父一起飞升……”

    他话说到一半,忽然想起自己还要带着个拖累,只能在方寒冷冽的视线闭上了嘴。

    玄瑶知道什么叫从仙,修士飞升时天劫加身,有的修士实力极为强大,能带着和自己有联系之人同渡天劫,经历双重雷劫之后,被挟带着飞升之人也成为仙人之身,只是要从属于那位渡劫的修士。

    见玄瑶脸上少见的露出了几分怔愣,方寒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什么从属不从属的,只是跟爹走罢了,莫非阿瑶想一个人留下来?”

    玄瑶摇摇头,她从王家村跟着爹爹出来,已经很能看明白,她和爹爹是一家人,无论走到哪里,只要她和爹爹在一起,就是家。

    她的目光落在了方承身上,似乎是发觉了她的注视,方承抬起头,对她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师叔已经说了,师父飞升之后,我就跟着师叔一起,师妹,别担心我,师叔说要找个小世界清修,已经答应和我一起回去方府了,我还怪想家里的……”

    白雁飞一巴掌拍在方承的头上,“不要以为跟了我就能偷懒,云台宫教的功法够你用到化神了,再过一阵子,给我去天地战场历练。”

    方寒赞同道:“不需太久,等到天地回元书练出令字之后,就让他去吧。”

    方承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好看,玄瑶抿着嘴笑,眼睛里却透出些许茫然,飞升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呢?

    此间世界宗门林立,夹杂其的世家颇有几分不显眼的味道,但那只是外人看来,修真世家能经历万年不倒已经十分难能可贵,方家却是万年走在世家前列,百岁飞升已成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