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42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方寒的回归并没有给这个修炼成狂的世家带来什么喜悦,几个断去升仙骨的老仆将他们一行妥善安置下来,足足有一个凡人城邦那么大的方府白日里却几乎见不到人烟。

    方寒对此十分习惯,方家人从出生开始,飞升和传承就映入了他们的意识里,方家人一般在三十岁上下通过家族安排娶妻或者嫁人,生下孩子之后就立刻抽身,从此专心修炼。像他父亲那样娶了妻还纳了妾,反而是葩,似乎也正因为如此,他那父亲成了要被记载进史册的,十分稀少的没有飞升的方家人。

    老仆将一行人带到一处灵气极为充裕的院落,就连玄瑶都能感觉到,这里的灵气和天乾宫的洞府完全没有可比性,不由暗暗有些咋舌。

    47.第47章

    在方寒的印象里,方家是一个冰冷没有人情味的地方,每一个方家人从出生开始就被检测好资质,然后就是短则百年长则数百年的修炼,直至飞升。

    检测资质其实经常容易有错漏,比如白雁飞的那种五行灵根就很难查得出来,但普通世家经常会犯的错误完全不会出现在方家,举凡资质过关的方家人就一定会飞升,资质这关没有过去的,无论有多少遇机缘,无法飞升就是无法飞升。

    方寒很早就记事了,他生母是一个极为强大的女剑修,嫁给他父亲之后生下他就一心扑在修炼上,比起方家人还要刻苦,成为方家前后几十代最合格的女主人的同时也早早的失去了丈夫的心。因为这个,他小时候并不受宠。

    转机是在他五岁时的资质检测,那一日方家画影壁直直打在他身上,万年来从未有过的华光照亮了他的脸,他记不清众人的神色,却记住了父亲惊讶带着恼怒的脸庞。

    天生剑灵之体,天生剑骨资质,天生剑心通明,和母亲一样,他仿佛生来作为剑修存在,而方家人,大部分都是雷灵根的法修。

    作为修真界第一天才存在的日子仿佛就是一场冷到刻骨的独角戏,方家空洞的亭台楼阁仿佛一块腌制的肉浸泡在带着咸味的卤水里,浸泡了他一整个的人生。

    ……

    方寒静静的看着一个个腌肉坛子,目光落在辛苦腌制肉块的玄瑶身上,有些无奈,但眼里却透出些许的笑意。白雁飞没见过这个阵仗,先是围着房梁上冻干的柿饼转圈,又是蹲在地上伸手戳正在腌制的肉块,好道:“这个是晚上准备吃的吗?”

    玄瑶一早起来就托了方家的老仆带了一大堆的东西,有些他听过,有些根本就不知道名字,他原以为是小女儿家换了住处,想要好生打理一下,为此还十分期待来着,没想到忙活了一下午,全是吃食。

    “不是啊,这个是准备过年吃的,先腌起来,等到吃的时候切几块,炖着吃特别香……”

    白雁飞知道凡人有过年这个习俗,但是具体并没有去了解过,觉得新鲜极了,方承也眼巴巴的看,他在昆仑仙宗过了十多年,每次师兄弟们提起凡人的玩意儿,即使心里再好,也要把持出一股仙人风范,假装自己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只有方寒不仅仅是看,他能撸起袖子帮着一起忙活,老仆送来的都是新鲜的兽肉,一整只对半劈开,和村里过年杀猪分肉没什么区别的那种,往年都是他来切。

    白雁飞和方承面面相觑,一个渡劫大能洗手作羹汤,本来应该十分违和的场面由方寒做来,只显得理所当然,抬头瞥见两人古怪脸色,玄瑶眨了眨眼睛,只以为他们是馋肉了,当下笑了笑:“这些肉也不是全腌,爹说晚上要做一些,一会儿小柔也要过来,师父,师兄,你们要不先去换身衣服吧?”

    来到方家之后,玄瑶也很就见到了方柔,方家人很大一部分都在闭关,算起来,除了那些冰冷严肃的老仆们,方柔竟然是他们来到方家之后见的唯一一个方家人。

    方承和白雁飞也知道自己帮不上忙,识趣的去换衣服,玄瑶把腌肉的坛子一个个放好,起身的时候有些头晕,方寒连忙放下手里的刀,把她扶好。

    “让你不要做这么多,身上的伤还没好全,当心累着。”方寒把玄瑶扶稳,给她倒了杯水,玄瑶一口一口的喝着,摇摇头。

    “我们不是离开了吗,留师父和师兄在这儿,他们两个人压根不会照顾自己,我多做一点,他们吃得习惯了,等我们走了以后,就知道找地方吃喝了。”

    方寒顿了顿,玄瑶的话说的天真又可笑,不过他有些笑不出来,修仙之人本质上还是人,只要是人,哪里有不食人间烟火的,不过是修为到了一定程度,可以无视这种本能罢了,能关心到他们一日三餐的人,又有几个呢?

    方寒轻轻的拍了拍玄瑶的头,玄瑶不知怎的就有些不自在起来,脸颊红了红,小声道:“爹,我都长大了,不要再拍我的头了……小柔上次看到,都笑话了。”

    玄瑶说话总带着几分习惯性的尾音,听上去就仿佛撒娇似的拖长,方寒却听得一顿,良久才道:“好。”

    腌了一下午的肉,浑身上下都带着肉腥味,菜上桌的时候玄瑶就有些不想吃了,方柔坐在她身边,有些拘谨,看着白雁飞和方承两个人大大方方的吃喝,又渐渐安心下来。

    “按照我们那里的时间算,还有十几天就要过年了,爹爹的生辰在年前,就是五天后,小柔,你到时候一定要来啊。”

    方柔斯斯的咬着肉片,闻言顿了一下,小声的说道:“五天之后,是约好和药王谷少主见面的日子,我可能来不了了……”

    玄瑶啊了一声,惊道:“那个七十岁的老头!小柔,你还要去跟他见面?”

    方承正和一只麻辣兔头搏斗,闻言被吸吮到的辣汁呛了一下,为了避嫌,顾之曦没怎么出现在玄瑶面前,不过他倒是知道对方的身份,人家堂堂一宗少主,修为高,相貌好,脾气性格也不差,怎么到了玄瑶的嘴里就成了一个七十岁老头了……

    没想到玄瑶这么说,方柔的眼圈也跟着红了,她的脸皮很薄,羞怯的样子很像一只温柔无害的小兔子,她小声的说道:“我爹答应我,只要我三十岁前能修到金丹,他就帮我退婚,我才刚刚筑基阶……”

    玄瑶不知道该怎么劝,她一直觉得这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事情十分荒谬,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尤其还是把女儿嫁给老头,这总会让她想起村子里那些被家人嫁给老光棍,为家里兄弟换得彩礼钱的小姐妹们。

    方柔其实一点也没指望玄瑶能帮她什么忙,只是她还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感情,过不多久就在美食的诱惑下忘记了烦恼,一口接一口的吃了起来,反而把玄瑶看得愣了。

    送走了方柔,玄瑶却有些发愁起来了,平心而论,她是真不想看着方柔嫁给她不喜欢的人,但是方家的情况和她想象的根本不一样,自家爹爹的老祖宗身份仿佛也就是一个身份而已,至少在方柔的婚事上,自家爹爹是插不了手的。

    “爹,你觉得小柔三十岁前能结丹吗?”玄瑶纠结着问道。

    方寒早就看过方柔的资质,在方家人里算是不上不下,如果用心修炼,三十岁前金丹是稳稳的事情,那位家主也许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才给出了这么一个许诺。

    玄瑶听了,有些安慰的同时又有些发愁,“要是到时候那个老头上门来闹……”

    方寒有些好笑,这方家上下居住着无数修炼狂魔,别说上门来闹,就是一个不小心声音大了一点,立刻就会被无数渡劫修士的威压镇压下去,算起来,方家应该是整个红莲大世界最危险的地方了。

    五天后方柔果然没有来,玄瑶尽量收拾了心情,把方寒按在座位上,从一早忙活到午,做了一大桌子菜。

    民以食为天,在玄瑶的印象里,过生辰除了吃也没别的什么了,以前村里人过生辰,整生辰要办席,小生辰就是家里吃一顿,虽然不知道自家爹爹今年应该算是多少岁,但他们着实没有什么亲戚可请的,也只能家里吃一顿。

    方家上空布下了阵法,里头是恒温的,不过目力远些就能看到,透明的结界上方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霜,屋子里却是暖烘烘的,玄瑶把最后一桌菜端上桌,给方寒倒了一杯酒。

    方寒平日里不饮酒,但不是不会喝,他接过酒杯,抿了一口,道:“下次可以办的简单点。”

    玄瑶笑了两声,正要入席,冷不防方寒眉心一皱,手里的酒杯微微一颤,再一看,不是酒杯在颤,而是方寒的手在颤。

    玄瑶下意识的站起来,想要去看看方寒,白雁飞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惊声道:“师兄,你,你要渡劫了?”

    方寒已经没办法回答白雁飞了,玄瑶为他忙碌了一个上午,他欣慰的同时又有些隐隐的感触,饮下她斟的酒时,内心的欢愉几乎盖过了这些年来所有的总和。

    就在此时一道天地契机猛然将他锁定,这些日子他一直有种冥冥之的感应,知道自己临近飞升,但总缺了那么一个契机,没想到,玄瑶才是他的契机。

    天地契机降临之后,被契机锁定之人会有一段时间的准备,雷云会慢慢的在渡劫之人头顶聚集,一得到身体的控制权,方寒果断抱起玄瑶,朝着方家早为他安排好的渡劫之地奔去。

    48.第48章

    渡劫之地不算太远,方寒脚下缩地成寸,只是几个起落,人便到了一处山峰顶上。

    玄瑶刚刚站稳,白雁飞已经拎着方承赶到了,修士的天劫并不像凡人所臆想的那样,会对旁人造成伤害,只会落在被天地契机锁定之人身上。

    来不及多言,方寒拢了拢玄瑶散乱开来的头发,轻声道:“带人飞升之事我之前并未做过,也不能说有十足的把握,阿瑶,你相信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