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43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玄瑶抬头看向方寒,她的眼睛生得极好,笑起来的时候仿佛带着桃花水雾一般,可只有方寒知道,这双眼睛认真起来的时候,才是最打动人心的。

    “我相信爹爹,无论爹爹去哪儿,我都跟着爹爹走。”玄瑶说完,还是露出了担心的神色,“如果带上我,会让爹爹的有危险的话,那就算了,我可以跟着师父修炼,千年百年,总能再找到爹爹的。”

    方寒低低叹息一声,抬手按上玄瑶的眼睛,遮住她视线,“实在不必如此……”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无奈和喜爱,玄瑶的视线被遮住,有些不明所以,然后腰间就是一紧,“爹?”

    方寒揽住玄瑶的腰,抬眼看向天际,万里雷云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在他头顶聚集,云层雷光隐隐,第一道雷就要劈下。

    这一下,不闪不避,方寒将怀里的玄瑶护了个严严实实,用后背抗住了第一道天雷,仿佛慢了一拍似的,直到雷光散去,他身上剑意陡生,在四方列开阵势。

    方承看得心发颤,忍不住抓住白雁飞的袖子,脸色惨白道:“师叔,师父怎么不躲,是不是天劫太了……”

    白雁飞虽然担心,但听到这样的白痴话,还是忍不住敲了方承的头一下,“第一道天雷是测修士深浅之用,哪有躲开的道理?”

    白雁飞的话没错,千年之前修士们渡天劫,第一道雷都是默认不做抵抗的,天雷试出了方寒的深浅,方寒又何曾不是试出了天雷的深浅,细小的雷光在身上渐渐隐没之时,方寒眼闪过一瞬间的了悟,剑意成阵,将玄瑶圈在里面。

    九道剑意圈出的结界不算大,方寒却花了半数的灵力才聚集而成,只要他没死,这个结界就不会破,天雷也不会对结界的人造成伤害。

    带人飞升是十足凶险之事,一道天雷落在两人身上,就会被默认成双人劫,双人劫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可能原本只是九十九道天雷,带人飞升之后就变成了一百九十九道,天雷的强度是按照被带着飞升之人的修为来算,一般来说,修为越高,天雷强度越小。

    玄瑶只是筑基之身,所以方寒必须要花费更多的灵力用在护持她上,半数灵力结成结界,方寒的脸色未变,这让白雁飞和方承都松了一口气,玄瑶却轻松不下来,她看到了自家爹爹握着剑的手微微的发颤了一下!

    迎上女儿担忧的目光,方寒却做不出安慰的表情来了,第二道天雷迅速在雷云翻滚聚集,乌黑的云层仿佛有金龙乍现,低沉的雷鸣一声声的打在人的心上。

    测试出了深浅之后,天雷本就会按照修士的实力调节雷劫强度,没想到的是,这个临近飞升的修士居然还带了一个筑基期的小娃娃!天雷似乎被激怒了,第二道天雷通体金红,带着无尽的血煞之气,直直劈在方寒头顶!

    方寒横剑去挡,他的剑就是自己的本命灵剑,同那血煞天雷对上,猛然发出一声低低的剑鸣,仿佛在应和着什么。

    第二道天雷渐渐消弭,方寒垂眸落在自己的本命灵剑上,寒光凛然的剑身上,已然烙印了一层薄薄的雷光。

    不提方承,就连白雁飞的脸都开始白了:“第二道天雷,就是九霄血煞劫……”

    不久前方柔的父亲,方家现任家主渡劫,之前数十道雷劫好不容易挨下,不曾想骤然落下九霄血煞劫,猝不及防之下只能兵解成散仙,方寒这可才是第二道!

    玄瑶整个人被封在剑意结界里,即使天雷落下,仍然毫发无伤,她也听到了白雁飞的话,顿时眼泪就下来了,死死的按着结界边缘,大声的叫道:“爹,你把我留下吧,你一个人渡劫,天劫不会这么狠的!”

    方寒对她安抚的抬手示意自己没事,玄瑶怔怔的,方寒抬起眼,仿佛透过云层看到了什么,他眼一道金光一闪而逝,伴随着这道金光的逝去,第三道天雷仿佛一点也不想给他喘息的机会,猛然落下!

    九霄血煞,七重紫雷,五帝天劫,三清御龙……仿佛一场万年难得一见的天雷盛宴,无数道只在典籍里出现过的天雷争先现世,平日里一片死寂的方家城池也恍若刚刚醒来似的,无数的大能飞向方寒渡劫的峰头,却被这一道一道仿佛不见尽头的天雷那堪称恐怖的威压推拒在百里开外。

    “从我来时到现在,足有九十九道……为何还不曾停下?”

    “一百三十二道!这是带了人飞升啊!不知是哪位老……双重九霄血煞劫!”

    靠近不了峰头,大能们都纷纷聚在最近的一座峰头顶上,不错眼的看着那一道道威势十足的天雷,暗暗思忖着这些若是落到了自己身上,要如何应对,然而,无论是谁,都没有那个把握说能完全接下。

    方寒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纯金色,他淡淡的垂着眸子,手里的剑尖指着地面,一道一道可以毁天灭地的天劫劈在他身上,他恍若未觉。

    玄瑶的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隔着一层剑意结界,她静静的看着方寒的身影,桃花水雾弥漫的眸子里慢慢的只剩下这一袭天地造化的白衣,仿佛烙印。

    一场天劫,足足劈了九百九十九道,最后一道粗如参天巨木的雪白雷光仿佛灌顶一般当头砸下,即使翻遍整个修真界的典籍也找不出名字的天雷持续了很久,猛然间被一抹金光破开。

    滚滚雷云散去,漫天的红霞陡然盛放开来,天边升起万丈华光,瑞气千条,一道云梯伴随着祥云遥遥落在方寒的脚下。

    剑意结界缓缓撤去,玄瑶只觉得一瞬间身体变得十分轻盈,体内原本的灵台散去,她似乎又重新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又仿佛成了这天地间一片生灵,所在之处,一草一木都能随心而动。

    来不及多享受这种妙的感觉,玄瑶连忙扑上去察看方寒的情况,却被轻轻的按住了肩膀,她一抬眼,陡然对上了一双纯金色的眸子。

    “爹?”被这双金眸看着,玄瑶的头皮瞬间发麻,几乎是带着颤音叫了一声。

    方寒替她把发丝拢好,微微垂下眸子,道:“走吧。”

    一尘不染的靴底已然踏上登仙梯,玄瑶连忙看向白雁飞和方承,大声道:“师父,师兄,我和爹爹在上面等你们呀!”

    白雁飞担惊受怕了许久,才松了一口气,闻言拍了拍方承的头,笑道:“最多百年,我是一定会去的,这小子就难说了,也许真要五百年,听闻仙界一日,地上一年,真要如此就好了。”

    玄瑶还想说些什么,方寒纯金色的眸子淡淡扫了几人一眼,白雁飞不知怎么的总觉得不对劲,然而却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看着方寒一言不发的将玄瑶带走。

    登仙梯几乎看不到尽头,玄瑶走了不多久就有些脚软,这时一直走在她身边的方寒轻声道:“累?”

    玄瑶愣了一下,连忙摆手道:“不……”

    话未说完,方寒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语气温柔的说道:“再睡一会儿,很就到。”

    玄瑶十分不习惯这个姿势,她觉得自家爹爹说话语气神态动作不管什么都很不对劲的样子,尤其是看着她的眼神,那种说不出的温柔的样子,简直……让她背后发凉!

    “爹,你别这样,先放我下来,我们好好说话。”玄瑶一把抓住方寒的胳膊,慌张道。

    方寒顿了顿,在玄瑶耳边道:“不喜欢我抱着你?”

    玄瑶几乎都有些挣扎了,“爹,你放开我!不要开玩笑了,我会生气的!”

    方寒纯金的眸子里微微闪过一丝疑惑,不过倒是把玄瑶放下了,他顿了顿,道:“阿瑶,你究竟怎么了?”

    玄瑶愣住了,她看向方寒,方寒也看着她,纯金的眸子微微闪着光亮,玄瑶后退一步,有些警惕。

    方寒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眉眼间带了一股温柔缱绻的意味,道:“怎么就生气了?是恼了我吗?”

    玄瑶从未见过方寒用这种神态说话,她后退几步,猛然道:“你不是我爹!”

    这话一出口,平稳的登仙梯陡然颤动起来,方寒的脸色一瞬间变得空白,玄瑶眼前的天地陡然像是撕裂了一个口子似的,一道冷冽的剑光猛然灌注进来,再睁开眼,她仍然在那个渡劫的峰头上,最后一道天雷不偏不倚,正好朝她头顶落下!

    49.第49章

    那道天雷来的又又猛,玄瑶只觉得眉心一热,浑身上下像是被浸入了熔岩里,仿佛骨头都要被化开,眉心的热烫几乎深入到了脑髓,视线变得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