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44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然而这一幕落在旁人眼里,却有些怪异,九百九十九道天雷过后,漫天霞云,灵雨飘扬,登仙梯已然落在方寒靴底,剑意结界,少女却仿佛入定一般站在那里。

    从兴奋回过神,方承忍不住去拍玄瑶,却被一剑横挡在外,方寒眉心微皱,道:“阿瑶在渡劫,心魔劫。”

    举凡修士,大乘到渡劫这一阶段都要渡过心魔劫,才能真正脱胎换骨,譬如白雁飞,他早有了渡劫的实力,但是一直放不下心结,就还是大乘,玄瑶的天雷劫虽然被他尽数挡下,但心魔这一关总要过。

    玄瑶一生不过十九年,前十六年风平浪静,后三年却也谈不上跌宕起伏,又身怀赤子之心,方寒其实是并不怎么担心的,他更加担心的是玄瑶会在心魔劫后,落下心魔。

    眉心的热烫渐渐散去,玄瑶按了按额头,见她动了,方承连忙上前道:“师妹,你没事吧?”

    玄瑶摇摇头,“没事,我刚刚……”

    方寒道:“那是心魔劫,取自渡劫之人心最为恐惧之事,无论遇到了什么,不要当真就是。”

    玄瑶想说她刚刚并没有遇到多让人恐惧的事情,只是有个怪怪的东西假扮了爹爹罢了,但是看着方寒安抚的神色,她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同白雁飞和方承道别过后,再一次踏上登仙梯,却没有了方才幻境的疲惫,玄瑶有些惊的看着登仙梯逐渐升高,身边的祥云越来越重。方寒见状,微微的笑了笑:“族典籍记载,飞升之人自登仙梯入洗仙池,再由洗仙池褪去肉身,神魂飞仙。”

    “那身体就不要了吗?仙人都是修士飞升的神魂?”玄瑶惊讶的说道。

    方寒对此了解不算多,不过还是给玄瑶解释了他知道的事情,“三千世界数不胜数,仙界则是一个游离在外的界,一旦实力达到了一定程度,就会被原本的世界驱逐,去到仙界,并非只有修士能够飞升。”

    玄瑶听得云里雾里,索性就不想了,身体一丝疲惫也没有,她的注意力就到了别的地方,自从渡完劫后,方寒的额心就出现了一个纯金色的印记,仿佛就是最后一道天雷的形状,实在显眼。

    然而她还没把疑问问出声,脚下的登仙梯就到了尽头,一团祥云落在她和方寒脚底,仿佛催促的带着他们往前走。

    玄瑶好的看向身后,却只看到了层层叠叠的云彩,来时的路已然没了,布满晚霞的天空仿佛触手可及,但又看得见摸不着,她还没来得及多看几眼,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几分不耐的响起:“想过洗仙池就得排队,都排好了,别把自己当什么人物,区区人仙,还想反了天不成?”

    玄瑶连忙朝声音来处看去,只见祥云缭绕间满是人头,似乎是在排队,长长的队列尽头,是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坐在椅子上,面前摆着张桌子,老头脸色红润,似乎是气着了,嘴里念着,胡子一翘一翘的。

    方寒顿了顿,竟然也没怎么在意,道:“我们去队伍最后。”

    玄瑶连忙嗯嗯几声,跟在方寒身后,这里的人简直多不胜数,尤其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极为强大的气息,让她都有些喘不过气了,只能紧紧的抓住方寒的衣角。

    刚刚站稳,不远处就走过来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剑客,眉间有着和方寒一模一样的金印,只是颜色略浅了些,他在队列外打量了一下,似乎是理解到发生了什么,一言不发的来到了队伍最后,就排在玄瑶身后。

    没什么人说话,这里几乎都是修士,能够修炼到飞升的修士并没有几个初次见面就能谈天说地的,观察四周的同时,众人也都在警惕,还有暗暗衡量着那老者的实力。

    队列很久才动一下,那老者似乎在记录排队之人的资料,如同凡间官府上户籍,有的修士不愿多言从前之事,那老者就极为不耐的放下笔瞧着他,直到肯如实说来才罢。

    玄瑶觉得不自在极了,身后排队的剑客活像个话本里的江湖人,灰白的头发下一双沉沉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偏偏又一言不发,让她连发恼都没个理由。

    方寒也察觉到了那剑客的视线,眉头微微蹙了一下,抬手将玄瑶带到身前,转身对上那剑客,道:“阁下有什么事情?”

    剑客灰沉沉的眸子上下动了动,对上方寒冷冽的视线,良久,才道:“她,长得、很像……我女儿。”

    玄瑶愣了一下,被冒犯的不自在也消散了许多,拉了拉方寒衣角,方寒仍旧护着玄瑶,淡淡道:“这是我的女儿。”

    剑客灰白的嘴唇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还是没说出口,玄瑶有些不明所以的朝他看去,对上那双桃花水雾的眸子,剑客那本就不年轻的容颜仿佛一瞬间变得更加苍老。

    “她,很好……”

    方寒没说话,阿瑶在他心里自然是最好的,玄瑶却明白了剑客的意思,眨了眨眼睛,说道:“她是个很好的姑娘吗?”

    听到了应和,剑客灰沉沉的眸子里仿佛带上了亮光,很兴奋的手舞足蹈了一下,比比划划的说道:“她很好……会、什么都会……”

    剑客有着一把干哑的嗓子,似乎很久没有开口说过话了,玄瑶也不催促他,让他能慢慢的把话说完。

    玄瑶对老人和孩子有着难以言喻的耐心,虽然剑客的神志并不太清楚,说话也颠三倒四,玄瑶还是耐心的听了下去。

    方寒并不打搅她,确定了剑客没有恶意,让他和阿瑶说几句话也没什么,因为他的默许,剑客渐渐在玄瑶的善意下打开了话头。

    长长的队伍没有尽头,只有一把干哑的嗓子颠三倒四的说着自己的女儿,剑客的故事其实很短,他练剑成痴,妻子早就死了,一直是女儿在照顾他,然后他今天早晨起来发觉自己剑法大成,想要去找女儿,可是他的女儿不见了,山下的村落里没有一个熟人,然后他就被登仙梯带上来了。

    剑客似乎并不觉得难过,他比划着对玄瑶说道:“女儿、出去玩……我要,找她回来……练剑,给她、看。”

    玄瑶起初只觉得剑客说话颠三倒四,听了这话顿时反应过来,这剑客已然成仙,他的女儿大约并不是出去玩,找不到了,而是早就化成了白骨,世间沧海桑田,不过如此。

    看着剑客兴奋的神色,玄瑶不知道怎么的一阵心酸,她抬头看看方寒脸色,低声道:“爹……”

    方寒原本想要轻轻的拍拍玄瑶的头以作安慰,手还没落到发顶,就想起玄瑶说过,让他以后不要再拍她的头,伸出去的手拐了个弯,轻轻的揽住她肩膀。

    “爹爹不会找不到你,无论什么时候,爹都会陪着你。”方寒轻声的说道。

    玄瑶心里暖暖的,又忍不住去同情眼前头发花白的剑客,然而下一刻,她的手腕就被剑客紧紧的握住,剑客死死的盯着她,“再,再叫一声……”

    玄瑶被吓了一跳,连忙道:“这位老先生……”

    方寒抬手就是一道剑气落在那死死握着玄瑶手腕的剑客手上,却只发出一声金石相击之声,那看上去平平无的剑客身上陡然升腾起一股极为强大的剑意,他自己却浑然不觉,仍旧死死的握着玄瑶的手。

    “再、再叫一声爹…… ”剑客灰沉沉的眸子里几乎带上了哀求。

    玄瑶看向方寒,不知所措的说道:“爹……”

    方寒周身数道剑意缭绕,目光冰冷,本命灵剑已然出鞘,直指剑客:“放手!”

    剑客死死的握着玄瑶的手腕,灰白的嘴唇不住念叨着:“乖,别怕,爹、带你回家……”

    他说着安慰的话,周身的剑意却升腾到难以想象的地步,方寒死死的盯着他,他从前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对手,如果是以前,只会战意升腾,想同对方酣畅淋漓的比斗一场,可是他现在只想把这个人碎尸万段!

    这边的骚乱似乎引起了队伍前面老头的注意,他白胡子气得都翘起来了,气十足的叫道:“谁敢动手!”

    一声断喝犹如洪钟,夹杂着一股仿佛能够毁天灭地的力量,不说在场众人,就是方寒都有些气血震荡,玄瑶更是心口一疼,闷哼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剑客连忙去察看玄瑶的情况,方寒一剑斩去他退路,将玄瑶带进怀里,这时老头已经从座位上走下来了,胡子翘得老高:“真是反了天了,你们还敢动手?”

    50.第50章

    剑客见方寒把玄瑶劫走,灰白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惊痛,一直被破布包裹着的旧剑出鞘,白胡子老头也瞧见了剑客和方寒的正脸,微微一惊,“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