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45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剑客却不搭理他,死死的盯着方寒,仿佛下一刻就要扑上来,白胡子老头见状,嗤笑一声:“就算是剑仙,也没有在我这里闹腾的道理,你们两个跟我过来!”

    他话一出口,周身气势暴涨,剑客手里的剑不知如何就到了他的手里,剑客愣住了,随即就被拎了后脖颈,白胡子老头一手制住剑客,转眼看向方寒,方寒顿了顿,“还请前辈带路,晚辈这就跟上。”

    白胡子老头显然很不愿意接受方寒对他的称呼,一边拎着剑客走,一边哼哼唧唧:“瞎叫什么前辈不前辈的,你们这些人仙哪,几千几万岁的都有……”

    走过长长的队列,老头一把就把剑客按在他桌子前面的座位上了,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剑客被按坐下来,居然动都动不了,他周身的剑意也被制住,脸上显露出些许的茫然神色来。

    白胡子老头不耐道,“别费事了,姓名,年纪,源世界方位,修炼功法,都交代一下。”

    剑客更加茫然了,他试图挣扎,但连眨一下眼都很费劲,他对眼前的情况完全没有了解,然而身后一名眉眼艳丽的少女却有些憋不住了,她清冷的脸上露出傲然的神色,对那白胡子老头道:“前辈,我和同伴已经在此等候许久,为何这三人可以排到我们前面来?若是修为相较,我们不一定会输给他们。”

    少女身后是数名风姿各异的男女,看上去是一起的,周身威势不可小觑,白胡子老头却跳了脚,大叫道:“都说了不要叫前辈,你们人仙……咦?”

    见那少女眉眼艳丽逼人,白胡子老头的气就消了一点,他抬手一点金光落在少女眉心,随即脸色就像吃了一坨翔似的难看,“你三千六百五十二岁,叫谁前辈呢?”

    少女陡然被叫破年纪,竟也不觉尴尬,脖颈微扬,淡淡道:“小女修行三千余载,一向……”

    白胡子老头一抬手,少女整个人就被定在那里,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她身后的男女想要上前,也被白胡子老头一把定住,随即老头就坐回了座位上。

    白胡子老头得意极了,“我才不和老女人说话!”

    少女一行被定在那里,又听到老头的话,脸色难看极了,剑客木然的坐在座位上,眼睛直直的盯着玄瑶看,也不知道听没听见白胡子老头的话。

    玄瑶被方寒护在怀里,顿时就安心了许多,知道那剑客只是想念女儿,对她没有坏心,见他死死的盯着她,也不害怕了,对他笑了笑,剑客的瞳孔动了动,很艰难的学着玄瑶做出一个类似笑的表情。

    白胡子老头抬手敲剑客的头,“说你呢,姓名,年纪……行了行了知道你是傻子,也不知道年纪多大了,把脑子都修坏……”

    他一边说着,手里的金光回馈过来,整个人都呆了一下,不可置信的把剑客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怪叫道:“六十八岁!”

    白胡子老头是真的被惊着了,这剑客看上去老得不了了,又是个剑仙,他满心以为是个修真者,不成想是个彻头彻尾的凡人根骨,以剑悟道,踏破虚空而得长生。

    剑客仍旧盯着玄瑶看,白胡子老头顿了顿,把剑客的资料刻入了一方玉牌,玉牌一分为二,一块收起,一块打进剑客眉心,一把将剑客扔到了一片祥云上,祥云无风自动,将剑客带离。

    方寒并不需多言,淡淡走到了座位上坐下,白胡子老头瞥他一眼,“姓名年纪源世界修炼功法,都报一下吧。”

    “在下方寒,修行……一千零四十三岁,红莲大世界出身,并无修炼功法,此前剑招乃是自创。”

    白胡子老头点点头,这个才是合理的岁数,能成剑仙,自创功法是一定的,不像刚才那个脑壳坏透的剑客,简直妖孽得过分了。

    他把方寒说的资料刻录下来,抬手一道金光没入他眉心,然后下一秒,整个老头都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四十三岁!明明四十三岁你为什么要说一千零四十三岁!你知道记录错一个我还得在这里再待一百年吗!”

    白胡子老头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他兢兢业业在这里干了这么多年,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虚报年龄来坑他的!简直阴毒!下流!

    方寒顿了顿,解释道:“前辈,在下此前曾经伤重,无意识之下神魂离体千年,后借尸还魂重入仙途,以为算来应是一千零四十三岁。”

    得了解释,白胡子老头的气消了一点,摆摆手,重新取了一方玉牌,给方寒录入资料,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来,“红莲大世界,方家……你怎么是个剑仙了?”

    方寒并不意外,方家代代有人飞升,妖孽频出,如果在上界一个水花都打不起来,才是怪事,他顿了顿,道:“在下天生剑修根骨,便修了剑道。”

    白胡子老头打量他一下,有些遗憾,但也没说什么,只是道:“等你过了洗仙池,就别跟人说你是方家人了,剑仙稀少,还是要去东天庭才有进境。”

    方寒谢过白胡子老头,见他视线落在玄瑶身上,不知为何有些怪异,正要说什么,白胡子老头招来一片祥云,将方寒带离。

    方寒一走,白胡子老头就对玄瑶露出了一个老态龙钟的慈祥笑容来,“小姑娘,之前那个人是你的道侣吗?”

    “前辈,那是我爹爹。”玄瑶不自在的坐在座位上,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白胡子老头的笑容怪极了,“我跟我爹爹是一起的,也是红莲大世界出身,我叫方玄瑶。”

    白胡子老头赞叹道:“真是一个好名字,玄瑶玄瑶……天地之玄,美玉之瑶,和姑娘相得益彰。”

    玄瑶更加不自在了,微微垂眸避开白胡子老头过于灼热的视线,小声道:“前辈,可以记录了吗?”

    白胡子老头回过神,翘起的胡子立刻变得神气飞扬,他抬手取过一方纯金色的令牌,将玄瑶的名字刻在上头,令牌一分为二,老头笑眯眯的说道:“小姑娘,等会儿过了洗仙池,外面会有人等着,有些不长眼的净挑着漂亮小姑娘骗,要是有人敢为难你们,拿这个令牌给他们看。”

    即使不知道这令牌的用处,玄瑶也看到了之前的剑客和自家爹爹拿的都是不起眼的杂色玉牌,而自己手里的这一方纯金令牌入手极沉,上头还雕着一条极为威武的金龙,顿时就有些犹豫了,“前辈……”

    方才那艳丽少女只是说了一句前辈,白胡子老头就气得跳脚,玄瑶这一声声的前辈叫下来,他竟然也只是乐呵呵的笑,慈祥的简直就像对着自家孙女,“新上来的人仙很容易被欺负,尤其是你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有了这方令牌,你跟你爹爹的日子会好过些的。”

    玄瑶想到方才白胡子老头出手就能震住自家爹爹,而入了仙界,不知道要有多少大能前辈,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下了令牌,轻声却坚定道:“多谢前辈恩典,小女日后一定会报答前辈的。”

    白胡子老头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摆摆手让玄瑶乘着祥云走,等到玄瑶的背影渐渐看不清,他满脸的笑容也都消失了,用一种年轻人才会有的姿势,一条腿翘在桌子上,抬手敲敲椅子扶手,不耐道:“下一个。”

    洗仙池并不是玄瑶想象的一个巨大池子,每一个成仙的人进来泡一泡,而是一个类似温泉的地方,到处都有大大小小的温泉,只用巨石遮挡一二。

    祥云带她去的那一处并没有人,里面的泉水是金红色的,玄瑶犹豫了一下,宽衣解带,下了祥云,慢慢的把自己浸泡在温热的泉水里。

    老者给的祥云并没有离开或是消失,反而静静的停靠在温泉边,玄瑶起初只当是沐浴,然而过不多久,温泉里的水逐渐变得滚烫,她低呼一声,想要起身,却连动一根手指都做不到,仿佛熔岩的泉水几乎要把她煮透。

    还好的是,这种疼痛只持续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玄瑶感觉到眉心一阵清凉从上而下,将她整个人包裹,不多时,她就发现自己能够动了。

    从洗仙池站起身,玄瑶来不及察看自己身体的变化,就看到了身上完好的衣物,她有些怪,脱掉的衣服还在祥云边上,身上这套一模一样的,又是从哪里来的?

    祥云轻轻的动了动,仿佛在催促玄瑶,玄瑶只好上了祥云,却未发现金红色的洗仙池,一点雪白的碎骨逐渐化开。

    51.第51章

    玄瑶踏在祥云上,任由祥云带她朝和来时完全不同的方向走,果然过不多时就看到了自家爹爹,方才见过的剑客也在,她心一动,原本一直是自己在动的祥云竟然缓缓朝着自家爹爹的方位飞去。

    方才登仙梯那里排成了长龙,洗仙池外却没有几个人,和下界相比,似乎也只是多了些四处游弋的祥云,天地灵气更加浓厚。

    见到玄瑶,方寒上前几步,经过了洗仙池的洗练,他褪去了那位方公子的凡身,不仅容颜越发年轻,就连身上的气势都仿佛变了,眉心的天雷印记更是耀眼。

    “爹,”玄瑶迎上去,正要说话,站在一边的剑客却忽然十分激动的迎过来,灰白的嘴唇动了动,却还是没把话说出口。

    方寒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池兄,方才我已经解释过了,这是小女。”

    玄瑶眨了眨眼睛看向剑客,剑客死死的盯着她,“她,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