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46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洗仙池一遭,剑客的神志回笼些许,但是看着玄瑶的眼神仍旧像是在看自己的女儿,方寒说也无用,方才他同这剑客已然打斗过一场,不分胜负,才有了这片刻的和平相处。

    玄瑶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她对剑客还是有些同情的,连忙打了个圆场,“这位老先生和爹爹同为剑修,方才听那位前辈说,剑修多半要去什么东天庭,既然是一起的,那就不要太过见外了,小女便唤一声伯父吧。”

    听见玄瑶说话,剑客的面色就和缓下来了,听了一声软软的伯父,剑客灰沉沉的眸子顿时亮了不少。

    “吾名池邱。”池邱的年纪看上去已经很大了,面容也十分普通,但是眼神里透着亮光,让人一眼看去便知不凡。

    方寒和玄瑶也自我介绍了一番,听到二人是父女关系,池邱顿了顿,说道:“吾同你们一道,去东天庭,可?”

    方寒微微颔首,这里并没有人,目力所能及之处,都是一片祥云弥漫,走了许久,才能瞧见不远处几个昏昏欲睡的年轻人倚着一棵极为突兀的巨树,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人。

    方寒和池邱互看一眼,觉得对方都不是会上去问路的人,正要开口,就听玄瑶清清脆脆的声音响起:“几位大哥,不知道能不能问一下路?”

    少女的声音娇软甜脆,几个年轻人顿时被惊醒,见个是模样极为标致的姑娘,一人立刻道:“你们是新上来的人仙?可有仙牌?”

    玄瑶料想仙牌必定就是老者给她的那个牌子了,只是她的牌子和爹爹池伯父的不同,正犹豫了一下,方寒把自己的那方玉牌取下,交给说话的年轻人过目。

    说话的年轻人大约是领头一类的人物,取了方寒的仙牌看了看,对他眉心的天雷印记有些惊,不过也没太失态,只是道:“两个剑仙倒是简单,东天庭常年收纳剑仙,你们拿着仙牌去渡口,看到天雷印,会有人来带你们走的,只是这位姑娘……”

    领头的年轻人有些犯难道:“周清真君年前放话,要寻一百个绝色仙子编一曲天仙惊鸿舞,如今时限过半,若是没瞧见姑娘也就罢了,如今瞧见了,像姑娘这样的佳人若不给周清真君送去,他日追查下来,就是我们守池人的过错了。”

    玄瑶惊了一下,她之前从未听过还有搜罗姑娘去跳舞这种事情,即使对此没什么了解,也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方寒一把将玄瑶护在身后,冷声道:“光天化日,你们莫非还要强抢不成?”

    几个守池人听着,不由都笑了,一人道:“年年上来的人仙都这么不知好歹……”

    他话没说完,就被一脚踹了出去,池邱的脸比方寒更冷,缓缓收脚,周身已经弥漫上了强大的剑意,几个守池人简直不敢置信,领头的年轻人收敛起笑意,“两位,可要想好了,在上界得罪一位真君,可不是你们人间死几回的事情。”

    玄瑶还从没遇见过这样的变故,想起方才白胡子老头对她说的话,她握了握拳,把老者给的令牌从怀里取出来,道:“刚才过登仙梯时,一位前辈给了我这个,说……”

    看到那方耀眼夺目的雕龙令牌,领头人的脸色顿时像见了鬼一样,“御龙令!”

    玄瑶小心的打量了一下这些人的脸色,见他们纷纷露出惊慌的神色,心一定,揪着方寒衣角的手也松了些许,道:“我们没有要得罪真君的意思,你们不要再动手了。”

    领头的守池人悄悄的打量了一下玄瑶,内心的悲伤逆流成河,谁不知道现在在守登仙梯的是那位主子爷,人家周清真君找一百绝色跳什么天仙惊鸿舞为的也就是等这位刑满释放,给他接风洗尘,现在好了,撞枪口上了。

    现如今的仙界乱得很,自从天帝渡劫身入轮回之后,天庭四分五裂,几乎有些实力的仙尊就划一块地做道场,西方极乐世界一帮老秃驴虎视眈眈想夺道统,底下东海龙王把自己三个兄弟剁了,自己当了海底老大,要说真太子爷没几个,龙王家那位算一个。

    一百年前,龙王太子和凤族太子为了云夕仙子打起来,龙王太子把凤族太子打瘸了一条腿,自己被捅了个透心凉掉下凡间,据说找回来的时候连个龙样都没了。龙凤两族世代交好,龙王却舍不得责打儿子,就把太子按在南天门看大门,前些日子龙王太子偷偷下界被逮回来,龙王气的够呛,把一向爱美的龙太子捯饬成太上老君的样子,按在人仙上界入口,不干满一百年不准离开。

    看着少女手金光闪闪的御龙令,几个守池人顿时有些发懵,不是说龙王太子自从见了云夕仙子就痴迷入骨,收起了以往花心做派,甚至要遣散三百后宫吗?怎么这又换人了?

    玄瑶不知道手里令牌的来头,只觉得方才那位老者并没有骗她,心里有些感激,见几个守池人不敢轻举妄动了,连忙对自家爹爹道:“爹,池伯父,我们还是走吧。”

    方寒冷冷的瞥了几个守池人一眼,他并非是不懂变通之人,在下界他修为逆天,仙界的水却不知深浅,这几个人加起来也不是他和池邱的对手,但是贸然动手必定会得罪他们背后之人。

    玄瑶连忙拉了拉方寒衣角,方寒抿了抿唇,终于妥协,池邱倒是没说什么,玄瑶走,他就跟着她。

    玄瑶一行离开后,几个守池人面面相觑,被踹的那个守池人揉了揉肚子,嘟囔着道:“昨天还说龙王太子八成是栽给云夕仙子了,今天就来了个小美人……”

    守池人并没有骗人,走了不多远,三人就来到一个渡口,见到方寒和池邱眉心的天雷印记,很就有东天庭的接引使者过来,去东天庭的路上,他对三人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

    接引使者是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仙人,算不上多俊美,周身却自带一股悠然气质,很符合玄瑶想象的仙人形象,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如今四方仙尊,处处道场,剑仙出身的仙尊也有,不过唯有东天庭乃是剑修圣地,概因当年天帝便是一位剑仙,天帝历劫后,几位大人支撑下东天庭来,正是为了等候天帝归位。”

    方寒微微颔首,“有劳道兄。”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这位接引使者的修为和他在伯仲之间,叫一声道友正恰当。

    接引使者笑了笑,道:“等到了地方,还有不理解的可以问我,道友的天雷印精纯,想必剑意也是十分强大,若有空,我们还可以切磋一二。”

    “正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道兄。”方寒沉吟一会儿,道:“在下的师尊飞升千年有余,想来师尊应该也是入了东天庭……”

    接引使者顿了顿,“千年间飞升的人仙不少,但剑仙……只有一位元清剑仙。”

    接引使者重又打量了方寒一番,见他目露惊讶之色,心已然有底,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丝羡慕神色,道:“真是要恭喜这位道友了,元清剑仙飞升千年,进境一日千里,百年前刚刚晋阶为仙尊,乃我东天庭供奉。”

    “仙尊?”玄瑶好的问道。

    接引使者想道几人刚刚飞升,连声道自己失误,便解释道:“举凡仙界之人,一是天生不凡,二便是由下界飞升而来,刚刚飞升的仙人统一称做人仙,晋一阶为天仙,其后金仙,再后神仙,神仙之后便是真君,真君之后为仙尊,现如今整个仙界,也不过六位仙尊而已。”

    接引使者说着,心里其实有些憋屈,元清仙尊是整个东天庭的神话,更是所有剑仙心奉若神明的存在,不成想在下界还有个弟子,蹉跎千年才得飞升。

    52.第52章

    方寒虽然有些意外,但是想想当年师尊的风采,他也就释然了,一个人强大与否,和他来到什么地方,周围是什么样的人一点关系也没有,强者天生就是强者。

    接引使者见他宠辱不惊的模样,心的不满也散去不少,剑仙比起寻常仙人来说要更加强大,相对的,头脑也简单得多。

    灵舟速度飞,两侧的祥云不断后退,玄瑶能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风吹的呼呼的,再去看爹爹和池伯父,两人身上的衣袍均是正常的,不由沉思了一番,念头轻动,果然衣服停止了摆动。

    接引使者早就注意到了这个模样娇美的少女,见她机灵,不由得笑了笑,道:“由人飞仙,便要抛去凡俗之身,仙身心随意动,姑娘习惯就好。”

    玄瑶好的说道:“这位前辈,我从洗仙池出来的时候,感觉身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多了一身一模一样的衣物,莫非是仙身幻化出的吗?”

    接引使者还未说话,方寒轻轻敲了一下玄瑶的头,“之前同你说过的事情,居然又忘了。”

    玄瑶这才想起自家爹爹说过,仙身就和他们修士的神魂一样,也就是说她潜意识里穿着这身衣物,神魂自然而然也就显露出衣物来,要是她觉得自己没有穿……

    玄瑶吐了吐舌头,不敢再想下去了,接引使者倒是被两人相处情景弄得愣了一下,看向池邱,方才方道友说同这位姑娘是父女,他总觉得怪怪的,这位姑娘怎么看怎么像是这老者的女儿,这方道友像是女婿似的。

    说话间灵舟飞到尽头,祥云过处,天兵天将手握神枪分立两旁,道路尽头乃是成列的石柱,绕龙飞凤,极为威武,石柱横着牌匾,上书南天门三个大字。

    接引使者显然熟门熟路了,同一位镇守的天将说了几句,便来带方寒和池邱,玄瑶看了看,想要跟上,接引使者笑了笑,“我带两位剑仙去录入仙籍,姑娘可以在此处稍待一会儿。”

    方寒对玄瑶微微点了一下头,“我很回来,不要乱跑,嗯?”

    仙界人生地不熟,玄瑶本来应该害怕才是,可是看着四周雪白祥云,天兵天将眉目威武,她不知为何升起一股安心感,顿时连连点头道:“爹,你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