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47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池邱一点也不想走,他似乎认定了玄瑶就是他的女儿,灰沉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玄瑶,被接引使者连拖带扯的带走。

    玄瑶无数次在话本说书里听过南天门,可是凡人的想象和现实总是不同的,话本里说天庭的地面是纯金的,可是她蹲下来仔细瞧过,天庭的地面是那种硬邦邦的祥云模样,雪白里带着些霞云般的丝丝缕缕的颜色,地面上偶尔有祥云飞掠过去,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南天门三个字写的倒是和爹爹的字有些像,不是龙飞凤舞的那种好看,而是徘徊俯仰剑意凛然的那种,只是看着就能感受到一股极为庞大的剑意迎面斩来。

    玄瑶四处看得有些无聊,可是又不敢走远,正在这时远远一道金色祥云飞速掠来,她一个转头,差点和来人撞上,玄瑶急忙后退一点。

    “我说你怎么走路的……”来人一句话没说完,口风忽然一转,“姑娘,抱歉,是我走的太急了。”

    踏在祥云上的是个穿着锦白深衣的青年男子,生着一张俊秀好看的脸庞,一双桃花眼仿佛带了撩人的小钩子,微微笑起来的时候,简直有种深情的错觉,让人看着就不自觉红了脸。

    玄瑶觉得有些怪,若是从前她见了好看的男子,必定要羞涩一些,倒不是就喜欢了,而是本能的反应,可是方才飞升上来的时候,登仙梯前排了许多相貌俊美的男子,她看了一点感觉也没有。

    青年看见玄瑶,眼里的亮光简直惊人,他把手里的扇子收起来,微微一揖,道:“冒犯姑娘,在下沧澜,不知姑娘芳名?”

    玄瑶愣了一下,几乎是立刻就想起下界的沧澜大会来,不由有些想笑,原来沧澜竟是个人名,她倒是没说什么,抿着唇笑了笑,轻声道:“小女姓方,公子客气了。”

    “好名字,天地之玄,美玉之……”沧澜一句话没说完,才反应过来玄瑶只说了个姓。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沧澜干笑了两声,看着玄瑶微微有些沉下来的脸色,连忙解释道:“方姑娘,我,我是知道姑娘的名字,姑娘的仙牌上刻着呢。”

    玄瑶这才想起刚才被守池人为难时,她把老者送她的令牌取出来之后就没再收起来,而是挂在腰间,想来这位公子看了仙牌,问名字也只是客套一句罢了。

    “是我误会公子了,”玄瑶看了看沧澜脚下还没散去的祥云,纠结了一下,说道:“公子看上去有急事,还不走……吗?”

    我的急事就是来找你啊!沧澜差点没把话说出口,看着眼前微微带着警惕的少女,他卡了一下壳,却不知道话该怎么说了。

    周围的天兵天将保持着肃穆的神色,眼观鼻鼻观心,事实上内心已经控制不住八卦的洪流,这乘着金色祥云的青年男子他们都认识,龙王家的独苗苗,三界为数不多的太子爷之一,这小仙子却是个生脸,听接引使者说是刚上来的人仙。

    夭寿啦!装了一百多年的蒜,三界第一花心大萝卜现原形了!

    沧澜干巴巴的看着玄瑶,以往在云夕仙子那里一说说一年的油嘴滑舌完全消失了,他就像一只被拎着脖子的鹅,所有的话都掐在了嗓子眼。

    玄瑶也实在是尴尬了,她说话得不到回应,偏偏这位沧澜公子又不肯走,两只眼睛不会转似的盯着她,只好硬着头皮道:“公子,公子?”

    离沧澜最近的天将伸出一只脚踹了一下他的后脚跟,在沧澜愤怒的回望过来时,握着神枪目视前方,深藏功与名。

    多亏这一下,沧澜回过神,对着玄瑶的脸,他实在说不出什么花言巧语,索性就不说了,上前几步,对着玄瑶深深的一揖,道:“不知姑娘是否记得曾经在一座深山里救过一条……额,小蛇?”

    玄瑶自然记得,她小时候捡了一条死的小蛇养着,那蛇模样十分机灵可爱,没想到伤愈之后会狠狠咬她一口逃走,即便已经是仙身,她手背上那道咬痕还在。

    沧澜觉得自己耳朵都要红透了,他小声的说道:“那正是在下,下手之人十分阴毒,多亏姑娘救治得当,才没有落下病根。”

    玄瑶眨了眨眼睛,这才把那条通体纯金的小蛇和眼前的青年联系到一起,她并不想挟恩图报,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道:“举手之劳而已,公子客气。”

    沧澜连忙说道:“于姑娘是举手之劳,于在下来说却是救命之恩,还请姑娘不要嫌弃,在下是诚心想报答姑娘恩情。”

    他话一出口,顿时顺溜不少,偷瞄一眼玄瑶,见她并没有太反感的样子,安心下来,继续道:“实不相瞒,在下乃是东海……”

    “太子在这儿!”一声高喝响起,玄瑶连忙朝声音来处看去,只见数十名天将共驾一大片祥云而来,领头那个手持三叉戟,威风凛凛,在她还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数十名天将一拥而上,将她身边这位沧澜公子捆了个严严实实。

    领头的天将十分沉稳的对着玄瑶点了一下头,道:“仙子勿怪,殿下惩期未过,吾等这就带他回去。”

    沧澜公子蔫不唧唧的被拎着衣领,整个人被捆的像一只虾,玄瑶不明所以,愣愣的点头,“慢,慢走啊……”

    天将十分有礼貌的对着玄瑶行了一礼,然后就拎着自家太子上了祥云,似乎觉得十分丢脸,从被捕到被带走,沧澜公子都没再说话。

    这变故来得太大,反转来得太,周遭的一名天将见玄瑶呆愣愣的,忍不住开口道:“仙子,那位是龙王太子,龙宫里养着三百美妾,仙子若想安生过日子,只不要搭理他就是,太子虽然好色,但也没有勉强过人的。”

    玄瑶眨了眨眼睛,谢过了说话的天将,也许是见她生得漂亮,天将忍不住就又多了一句嘴,道:“天庭有些流言,说龙王太子同云夕仙子是一对,其实一直是龙王太子追着我们云夕仙子罢了,云夕仙子乃我东天庭女仙执教,还望仙子不要误会。”

    玄瑶想说自己并不是剑仙,大约也不会入东天庭的,只是跟着爹爹而已,但是看着眼前天将真诚的眼神,她还是连连道谢。

    正说着,接引使者来了,他来却是一个人来的,脸上带着激动的红晕,见到玄瑶,连忙上前道:“仙子,令尊方才被元清仙尊带来的人带走了,临走之前让我来安排你过去寻他。”

    53.第53章

    元清仙尊!

    听了这四个字,就连一旁站着的天将都忍不住挺直胸膛,让自己站得更加笔直一些,对于他们这一代仙人来说,千年虽短,却足够记住一个传。

    元清仙尊毫无疑问是这个传!首先元清仙尊是一位剑仙!并不是所有的剑修飞升都能成为剑仙,剑仙和普通仙人有着根本的区别,便是飞升时以身化剑一道道抗下天雷时,被天雷烙印下的印记,只要有一道是借助外力阵法抗下的,天雷印就不会成型。

    剑仙虽少,但整个东天庭加起来也有数万之众,因为当年天帝传下的道统,东天庭的剑仙十分看不起寻常剑仙,元清剑仙飞升之后,不仅拒绝接受天帝传承,还自称一个剑修一生只有一种功法,强加附会,一辈子也不得大成。

    这话引起了众怒,但确实,仙界剑仙人数稀少,却不是百万年来只出两位仙尊的理由,元清剑仙不愿接受天帝传承,反而在短短千年前成就仙尊之位,无数的剑仙跟随着元清仙尊的脚步弃去天帝传承,转而去走自己的道,成绩斐然。

    相比起另外两位和天帝同时期的仙尊的高高在上,元清仙尊是大多数人心的神话。

    玄瑶一路听着接引使者脸色激动的向她诉说着元清仙尊的种种事迹,听得一愣一愣的,等再听到元清仙尊传道后,大部分剑仙弃天帝道,转寻自身之道时,忍不住问道:“那要是本身就适合天帝之道,却因为见旁人都不学了,转而弃了,怎么办呢?”

    接引使者没想到玄瑶会这样问,不过想想眼前这个小姑娘并不是剑仙,也就释然了,随口解释道:“仙子有所不知,天帝的剑道乃是由简入奢,起初还好,越往后越是艰难,当年天帝也是心境出了问题,下界去渡万世轮回大劫。”

    其实算起来,凡人一世很少有过到百岁的,百万年的时间,应该足够天帝渡劫了才对,可就是至今都没见轮回台那边有消息。

    玄瑶点点头,不说话了,其实她也不是很懂这些,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就问出来了,总觉得那位天帝回来的时候,看到以前学着自己功法的人们转而去练自己的道,多多少少会有些失望的吧?

    祥云过处,转乘灵舟,速度了不止一筹,玄瑶注意到可以乘坐灵舟的地方,地面不再是那种硬邦邦的祥云块,而是稀薄的云彩,透过缝隙可以看到雾沉沉的一片空茫。

    接引使者见状,解释道:“仙界其实也是一个世界,有天庭自然也有凡间,仙子若想下凡玩耍,记得要去流云殿请假,私下凡间被抓住,是要禁闭五十年的。”

    “去请了假就可以下凡了吗?”玄瑶十分惊讶,她来了仙界大半日,已经觉得无聊,这天庭四处空茫,想去一处要行上许久,也基本上没什么人烟,不知道凡间会是什么样子的。

    “其实不请假也可以,以前这些事都是天后娘娘在管着,可天后娘娘也在万年前下界去寻陛下了,云夕仙子管得松,只要不是闹大了,基本上真的罚。”

    玄瑶听得连连点头,接引使者见她乖巧可爱,忍不住笑了笑,说来怪,他脾气不算好也不算坏,对着眼前的小人仙,却是说不尽的耐心和细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