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48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灵舟缓缓停下,渡口已有一列仙侍安静等候,接引使者连忙上前几步,对那领头的侍从道:“这位便是方仙子。”

    玄瑶实在不习惯被人一口一个仙子的称呼,但想想,也许在仙界,仙子就是等同于姑娘的称呼,不像修真界,是对高阶女修的恭维,只好干巴巴的应下。

    仙侍姣好的脸庞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玄瑶眨了眨眼睛,就听对方用好听的声音说道:“吾等乃是元清仙尊座下随侍灵女,还请仙子随吾等去见仙尊。”

    不知道为什么,玄瑶一点紧张的感觉都没有,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同接引使者道谢,跟在那领头灵女的身后,灵女们个个生着天仙绝色的面庞,一举一动好像画上的仙女,玄瑶竟然也不觉得局促,还试图同领头灵女攀谈。

    “这位姐姐……”

    “仙子有事直问便可。”领头灵女露出淡淡的笑容,好看的眸子里透着纯然的温柔和耐心。

    玄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方才听那位接引的大哥说是要带我去见爹爹,怎么成了去见仙尊?我爹爹在仙尊那里吗?”

    领头的灵女不知想到了什么,白皙的脸颊微微透出些粉色来,柔声说道:“两位剑仙自然是都在的,仙尊许久都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玄瑶顿时觉得自己有些紧张,可她平日里的紧张都是呼吸困难手脚无措,现在的这种紧张更像是一种“我应该紧张了”的心理暗示,一点都不到底。

    元清仙尊的居所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处浮空的殿宇,等走到近处才能发觉,是底下的祥云把整座宫殿凌空托了起来,一眼看去十分壮观。

    玄瑶还在看着,就见身边的灵女们都飞了起来,朝殿门而去,她想说她不会飞,但身体显然比脑子转得,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脚下一片祥云缓缓聚拢起来,她整个人就被祥云带上了天际。

    灵女们飞的时候,脚下好像没有祥云啊……玄瑶脑子里转着怪的念头,却见那些灵女们没有一个对她飞上来的方式有异议,顿时闭紧了嘴不再出声了。

    从侧殿门进去,转上几道,再过回廊,就到了一处大殿前,玄瑶立刻就瞧见了自家爹爹的背影,连忙几步上前,一把抓住自家爹爹的衣袖,“爹……”

    话没说完,就见旁边还站着一个爹爹,她张了张嘴,目光朝上,是一张陌生的容颜。

    被抓住衣袖的男子生着一双极为明亮的眼眸,淡淡的朝她看来,被那样的眸子注视着,只让人从心底生出一种寒意。

    方寒道:“胡闹,还不过来,见过你师公。”

    玄瑶连忙松开抓着元清仙尊衣袖的手,恭恭敬敬的跟着自家爹爹行礼,她的礼节还是在宛秀宫学会的,元清仙尊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微微点了一下头。

    方寒道:“师尊,这是阿瑶,我同你提过的。”

    “赤子之心,难能可贵。”元清仙尊说着,忍不住也笑了,若非是这样,他哪里是能被人随意近身的,就像清风拂面,草木近身,小兽亲昵,很少有人会去防备。

    玄瑶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揪了揪耳畔垂落的发丝,方寒轻轻拍拍她后背。

    元清仙尊道:“既然来了,就不要拘束,寒儿先带着你朋友去安置,阿瑶是女仙,我让人带她去流云殿刻录仙牌。”

    “师尊,在这之前,徒儿想要先行去解决一些事情。”方寒微微一礼,眸子里带着冷意。

    元清仙尊瞥他一眼,“你迟迟不来,为师以为你死在下界了,只好自己清理门户。”

    方寒一怔,又有些无奈,他想过无数次要亲手报仇,不曾想仇人早已化了尘土。

    “原本我也是不知的,见那二人上界来,十分高兴,问及你的近况,那二人闪烁其词,为师留了心眼,果然二人联合起来,想要害为师性命,被为师失手打死了。”

    提及此事,元清仙尊显得有些唏嘘,唏嘘上头,还踹了方寒一脚,“为师没教过你事事留个心眼吗?你爹那种人,给你找的妻子能是什么货色你自己心里没数?晋阶关头也能让人随意出入洞府,你师父都没这么能的!”

    方寒由得元清仙尊踹,事实上他也觉得自己当时好像被猪油蒙了心,明明不是很喜欢那个未婚妻,却总是下意识的护着她,明明心里很提防那个弟弟,却一点防备都没有,仔细回想起来,那种种事情简直好像不是自己干的似的。

    玄瑶看得有些发懵,元清仙尊给她的第一印象明明是像爹爹那样清高出尘的剑修,怎么说了几句话,就,就成了师父那样的了呢……

    元清仙尊踹够了,气也消了,转而问道:“你后来重修,见过你师弟没有?飞升上来的都说人还关着?”

    方寒道:“白师弟升仙骨被断,转了魂修,大约过不多久就能飞升上界。”

    却是一个字也没有提及自己的功劳,元清仙尊知道自家大弟子的德行,也不跟他废话,骂了句娘,“有的时候真想把天乾宫那帮管事的脑子扒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玩意儿。!”

    看着堂堂仙尊撸袖子骂娘,玄瑶已经从懵逼转成了新,方寒却早已习惯的样子,并不答话。

    元清仙尊骂了半天,喘了口气,随侍的灵女连忙上前给他斟了杯茶,被一口灌下,灵女微微红了脸,看着元清仙尊,眼里都带上了爱慕的星光。

    54.第54章

    安置下池邱,元清仙尊几乎是半强硬态度的把方寒留下,他有千年不曾见过自己的大弟子,正是高兴的时候,方寒也没有拂他的意,正在这时,流云殿着人递了仙牌,说是不必再让方仙子跑一趟。

    元清仙尊是真高兴,以往他一个人住在偌大的宫殿里,入眼都是东天庭那些学剑学得脑子都坏了的剑仙,每个人看他的眼神简直不像在看一个人,让他装得不自在极了,方寒于他,又是弟子,又是故交。

    元清仙尊不挑住处,也不觉得给人住的地方要讲究什么,他的宫殿就叫元清宫,里头亭台楼阁四方殿宇,也都写的直白极了,玄瑶默默的盯着眼前牌匾上龙飞凤舞的小楼二字,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灵女笑得温柔极了,道:“方仙子尽管放心,这处小楼从来不招待外客,方剑仙同池剑仙就住在不远处,婢子待会儿会为仙子准备侍从,不知仙子名姓?”

    玄瑶想了想,好像刚见面时她就一直被人方仙子方仙子的叫着,原来不是知道了她叫什么,而是只估摸着她和爹爹一个姓了,连忙把名字说了一遍。

    灵女听了,微微一顿,柔声道:“婢子便换一声玄瑶仙子了。”

    玄瑶总觉得有些不自在,没有多想,她倒是还惦记着接引使者说的下凡游玩,连忙问道:“仙界平日里可有事务要忙?”

    “这便是婢子要同仙子说的了,”灵女笑了笑,“入了仙道便不再入三界轮回,平日仙界里也无事务,千年万年,长日无趣,许多百万年前的上古仙人都在沉眠,仙子如花年岁,若早早便如枯槁一般,成仙也无趣了,可对?”

    玄瑶听得都吓住了,她实在没想到成仙竟然是这样无趣的事情,无数的修士寻仙问道,求来了长生,可长生之后,却会因为无趣而沉眠,那又和凡人一世有什么区别?

    灵女却不会回答她的问题,将玄瑶的气息刻入小楼禁制,不多时,小楼里就缓缓走出两男两女,四人都是一身素色衣裳,看到玄瑶,拜伏下来。

    “这些乃是小楼周遭草木化灵,仙子既为小楼之主,也就是他们的主人,仙子可愿为他们赐名?”

    玄瑶摇摇头,“让他们自己取名字吧,我没什么采的。”

    灵女抿唇笑了笑,四个草木精被点化许久,自然有自己的名字,她让玄瑶给他们取名,原本是想提点一下这些小精怪,不成想他们遇上个脾气不错的主人。

    忙活了许久,天还没黑,玄瑶透过小楼的窗户朝天空看去,仙人的眼力让她能很轻易的看到一团大火球,从她上界开始,太阳就一直挂在那个方位,不曾变动过。

    两个女身的草木精正在收拾小楼,见玄瑶面露好,便小声解释道:“仙界只有白日,没有晚上的。”

    玄瑶看去,正是最开始向她介绍自己的碧竹,连忙对她露出善意的笑容,“怪不得这里这么暖和,花开得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