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49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碧竹小心翼翼的推了推身边的碧荷,想让她也在新主人面前露个脸,碧荷却只是低着头默默的做事,姣好的容颜沉寂如死水。

    玄瑶眨了眨眼睛,总觉得碧荷像强忍着眼泪做事似的,带着说不出的委屈,只以为是自己甩手掌柜的态度让她不高兴了,连忙道:“那个柜子放着我来摆就好,还有花瓶,我来……”

    她话没说完,碧荷把手里的花瓶一摔,一手捂着嘴,哭着跑出去了。

    碧竹扑通一声跪下了,怕玄瑶怪罪,她连忙说道:“仙子勿怪,碧荷她最近心情不好……百年前龙王太子说过要纳她做小,不曾想忘记了,碧荷前几年一直在哭,后面的荷花池子就是她哭出来的……”

    玄瑶把碧竹扶起来,说道:“也许不是忘记了?方才我在南天门,看到龙宫的人把一位叫做沧澜的公子押走了,说是惩期未过。”

    碧竹摇摇头,小声的解释道:“仙子有所不知,龙王太子喜好美色,但大多数只是口头上撩拨几句,记得的,纳进龙宫做妾,记不得的,也就那样了。”

    玄瑶微微的蹙眉,她刚才遇见的那个沧澜公子,人看着傻气,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处处留情的坏胚子,还真是浪费了那么个好看的相貌。

    外头碧荷的哭声又传了进来,玄瑶看着碧竹紧张的神色,连忙摆摆手道:“没事,她想哭就让她哭吧,等哭累了,就不哭了。”

    元清宫很大,好在仙界处处有祥云代步,玄瑶也不觉得累,小楼收拾出来之后,就去后头找自家爹爹和池伯父,她来的时机倒是巧,两个剑仙正在洞府前的空地上切磋。

    方寒的剑走的是杀戮道,但他本人并不好杀,杀戮之也就带了一些自己本身的气势,池邱是彻头彻尾的凡人剑客,他的剑是纯粹的剑,两方较量起来,竟然没什么高下。

    玄瑶看不懂剑,却能看出精彩来,她没怎么见过自家爹爹和人比剑,却下意识的站在了既不会打搅到他们,也不至于看不清楚的地方,眼角余光瞥见玄瑶,池邱先一步收手。

    过了洗仙池,池邱的神志已经恢复了十分,自然也就想起他的女儿早已亡故的事实,不过对着玄瑶,他还是会下意识的软和。

    方寒收剑入鞘,见玄瑶已经能很熟练的掌握祥云聚散,有些欣慰,“师尊说这里常日无人烟,我同池兄还好,只是怕你闷,方才听闻许多仙人准备下界游玩,可想同去?”

    “爹,我们刚来,是不是要多陪陪师公他老人家?”玄瑶总有种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的感觉。

    方寒道:“无事,仙界的天庭和凡间正是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早些回来就是。”

    仙界无趣,玄瑶本来就抓心挠肺的想下凡去玩,见方寒难得一次的主动要陪她,心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听了这话,最后一点后顾之忧也没了,连忙点头。

    池邱也想去,只是他神志已经恢复,自然清楚自己强跟在人家父女身边,会对人家造成什么样的困扰,便道:“我要留在这里参悟天帝剑道,方兄同阿瑶去吧。”

    玄瑶问了几句,池邱仍旧摇头,无奈,只好随他去。

    东天庭的下凡事宜都在流云殿办理,这一次下凡的仙人很多,里头也就较为忙乱,方寒让玄瑶在外面等他,自己进去了。

    流云殿不像元清宫是漂浮着的,外面看上去要比元清宫小了一圈,却更加精致,檐角飞台都挂着青铜铃铛,微风轻拂,带起清脆的响声,别有一番韵致。

    仙界是没有人烟的地方,即使是流云殿,来来往往也就百十来个仙人,像方寒和玄瑶这样自己过来的没几个,大多数都是从仙跑个腿,过来挂一下仙牌,记录一下去处罢了。

    玄瑶在外面等的无聊,忽而瞧见流云殿玉阶底下窝着一只雪白大猫,阳光照耀下,一身雪白皮毛照得油亮亮的。

    不知道怎么,瞧见那猫,她心里勾得痒痒的,见没人注意自己,悄悄的驾着祥云朝那大猫方向蹭过去。

    雪白大猫半眯着眼睛瞥她一眼,竟然也没有动弹,玄瑶停在离猫不远的地方,蹲下来看猫。

    似乎是被玄瑶的视线看得不耐烦了,雪白大猫转了个方向,用屁股对着她,却引得没见过世面的小人仙惊叹连连,仿佛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猫屁股。

    爱慕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久久挥之不去,雪白大猫舔了舔爪子,转过头来打量玄瑶几下,有些顺眼,它微微扭头对着玄瑶喵了一声。

    玄瑶听不懂这只猫对她叫什么,但是猫的肢体语言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雪白的大猫伸了伸懒腰,把自己的皮毛摊开,对着玄瑶又喵了一声。

    以前在村里的时候,玄瑶见过的猫都是那种瘦巴巴脏兮兮的老猫,压根没见过像这样毛色一尘不染,怎么看怎么可爱的猫,连忙受宠若惊的摸了摸猫背脊,得到了雪白大猫一个还算满意的眼神。

    玄瑶挠了挠猫下巴,顺着猫毛撸,阳光照得雪白大猫一身皮毛暖烘烘的,摸起来的手感也蓬松柔软,她恋恋不舍的摸了许久,直到把猫摸得不耐烦了,抬爪拍了拍她手背。

    玄瑶收回手,就见大猫惬意的打了个哈欠,对她晃晃脑袋,然后翘着尾巴,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了。

    直到走到拐角,雪白大猫假装不经意的回头,满意的看到了小人仙留恋不舍的眼神,它轻轻的喵了一声,头也不回的窜上了墙头,跳进流云殿里,被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按住,摸了摸背脊。

    55.第55章

    “仙子,鲤鱼已经好了。”侍候的灵女连忙告罪一声,就把雪白大猫抱起来,往殿内走去。

    雪白大猫眯了眯眼睛,尾巴一甩,任由灵女把自己抱上软垫,一盘红烧鲤鱼被端上来,大猫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缓缓幻化成一位绝色丽人,冷艳的面庞凑近鲤鱼,鼻尖轻嗅,面容顿时带上几分嫌弃。

    “没有之前的好吃。”丽人声音娇柔婉转,语气里的不满却不容忽视,近侍脸色不变。

    “仙子之前吃的鱼都是龙王太子送来的,东海鲤鱼自然不同寻常,现下却是没有了的。”

    云夕仙子清冷的面容带上了哀愁,十分悲伤道:“那来十盘烤灵雀吧。”

    近侍面无表情道:“仙子一百年前把凤族太子打瘸一条腿,挠破了龙王太子的肚子,并且栽赃两人互殴,龙凤两族已经下令,举凡水里游的,天上飞的灵物,都不准给仙子入口。”

    云夕仙子顿时恼怒,喵的一声打翻了桌子,来回走了几步,又满怀希望看向近侍,“我去找龙大和凤三。”

    近侍漠然道:“凤三太子的腿还没好,龙王太子现下正在登仙梯受罚,也许并不想见仙子。”

    云夕仙子整个猫都不太好了,眼泪汪汪的说道:“要是主人还在……”

    “天后在时,仙子一日三餐,娇小玲珑,皮毛如雪,如今一日八餐,形如巨虎,毛泛油光。”近侍一点也不为所动。

    被近侍说的恼羞成怒,云夕仙子喵的一声化作一只雪白大猫,昂着头窜了出去,灵女有些犹豫道:“大人,仙子她……”

    近侍面无表情道:“让她走,把池子里养着的鲤鱼捞几尾煮,到饭点就回来了。”

    灵女暗暗佩服自家大人,养猫的耐心,可不是谁都有的。

    雪白大猫窜出了流云殿,猫爪轻轻巧巧上了墙头,对着檐角的青铜铃一阵划拉,满意的看到青铜铃化成碎片,才跳下来,优雅的迈着步子离开了。

    去流云殿挂过仙牌,玄瑶却不急着走,回了一趟小楼,碧荷仍然在对着荷花池子哭,另外一对草木精连忙对着玄瑶行礼,这是一对并蒂莲化身的兄弟,哥哥叫青芙,弟弟叫青蕖,模样生得都十分俊俏,只是有些怕生。

    玄瑶回来也只是嘱咐几句,青芙连忙应下,询问玄瑶有什么要带的东西。

    本就是初来乍到,玄瑶摆摆手,正想说自己没什么要带的,青芙眨了眨眼睛,用少年人独有的声线道:“仙子可要带上小楼?凡间居所大多粗陋,若有小楼随身,我等随行,也能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