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51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龙宫部将眼睛都不眨一下:“大王说了,只要殿下答应同凤族联姻,立刻就放了殿下。”

    “凤六娘那个母杀星就是乘人之危!”满脸皱纹的老者忿忿不平的嚷,“凤三的伤是装的吧?云夕仙子一个弱女子……”

    龙宫部将分外淡定的说道:“凤三太子的腿伤十分严重,至少要千年才能恢复,事情是由殿下而起,凤族只是要求联姻,已经很对得起殿下了。”

    仙界是按量劫算的时间,一量劫过后,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仙人仍然留存仙界,达不到标准的仙人就进入天人五衰期,贬落凡尘重新修行,一个量劫过后,大量仙人贬落凡尘,仙界势力重新洗牌,龙凤两族所说的联姻,也就是一个量劫的婚事。

    沧澜却不觉得自己得了便宜,怎么说自己也是受害者,凤三和自己一起追求云夕仙子,背地里却使花招讨云夕仙子欢心,他只是看不过眼才会换了云夕仙子的吃食,没想到招来一场无妄之灾,凤三借此威胁自己从了他妹子,简直无耻之极。

    扒在桌子上,沧澜望着长长的看不到尽头的队列,想到方才少女眼带桃花温柔笑意,总觉得自己内心的悲伤要溢出来了。

    仙界的凡间和三千世界不尽相同,乃是一元会一个轮回,从神话年代渐至末法时代,而后重入轮回,一切重演。

    玄瑶和方寒的运气也不知道是好是坏,第一次下凡遇到的就是凡间某一王朝鼎盛时期,临凡之地正在帝王祭天台,到的时候是晚上。

    “师尊说凡间按元会轮回,此前神话年代不计,由唐尧虞舜起,经历无数王朝,直到一名为大明的王朝斩断龙脉,天地灵气渐没,步入末法时代,待天地毁灭,万象更新,又是一元会。”方寒来时已经问清楚了情况,见玄瑶好,就给她讲解起来。

    玄瑶好的看了看四周,祭天台更深露重,却有一列禁卫军来回巡视,她明明就站在那里,禁卫军却视若无睹。玄瑶好的打量了一下,发觉这些禁卫军帽檐底下都留着统一的发式,前面半边的头全秃掉了,看上去滑稽又怪异。

    方寒道:“四处走走看?”

    玄瑶摇摇头,“别人看不见我们,我们却在别人家里乱走,有些……”

    她话未说完,就听一声大喝,“什么人?”

    玄瑶吓得连忙捂住嘴巴,却见那大喝的禁卫军直直从她身边走过,从草丛里拎出一个瑟瑟发抖的小宫女来,待看清正脸,把那宫女掷在地上,冷声道:“带走。”

    那小宫女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一双圆圆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像一只受惊的兔子,玄瑶看了不忍,拉了拉方寒的袖子,想要跟上去。

    “凡间之事莫要多管,”方寒淡淡的说道,“带你下界是为游玩,听闻此地也有江南,风景独绝……”

    他话还没说完,玄瑶跺了跺脚,脚下祥云踏起,已经跟了上去。

    方寒按了按眉心,露出无奈神色,刚刚上得仙界来,一来就带着阿瑶游玩并非他本意,不是师尊说仙界常年无聊,让他带着阿瑶多多游玩些地方,等到他闭关参悟剑道,阿瑶路熟了,可以自己下界去玩,他是决计不会来的。

    阿瑶从前那样乖巧,如今怎么变得任性起来了……脑海模糊的念头还未成型,玄瑶的叫声已经响了起来。

    “爹,爹!”

    方寒还未靠近,就闻到一股血腥味,他眉头都没皱一下,连忙来到玄瑶身边,玄瑶呆呆的看着倒在地上呜呜叫着的小宫女,还有不远处的半截舌头,她本以为这些禁卫军是带人下去审问,谁知道一个转头的工夫,就发生了如此惨案。

    方寒把玄瑶按进怀里,遮住她眼睛不让她看,轻声说道:“无事,想救就救。”

    玄瑶深吸一口气,缓和了一下心情,从方寒怀里抬起头,道:“爹,我们还是走吧。”

    方寒有些意外,玄瑶虽然惊魂未定,脑子却清醒了许多,夜风吹开身上的一点凉意,她摇摇头,说道:“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觉得不应该管。”

    方寒轻轻拍拍她肩膀,脚下的祥云拢起玄瑶踏着的云彩,腾空飞起。

    不知飞了多久,见玄瑶情绪有些缓和过来了,方寒才缓缓说道:“从前在修真界,只知大气运之人修行进境极,直到上得仙界,才知道气运究竟是何物。”

    玄瑶不知道方寒想说什么,抬起头盯着他看,目光灼灼。

    “师尊说人的境遇来源于自身气运,上一世携带气运之人投胎进富贵人家,命盘美满,作恶之人则降生在贫贱人家,天生劳苦。每做一件恶事,气运消减一分,行善事,气运增加一分。”

    方寒轻声道:“天道不公,冥冥之却有几分规则在,凡人之事自有定论,仙人能救一时,不能救一世。”

    玄瑶知道方寒是在安慰自己,她摇摇头表示没事,她是真觉得自己没事,为了不在方才的事情上纠结,她转移话题道:“爹,你刚才说这里也有江南?是像我们那里一样的江南吗?”

    方寒轻叹一声:“来时问过师尊,的确如此,只是这仙界的凡间要小得多,若是踏着祥云,一日也就游遍了。”

    玄瑶觉得有些新,不由又问道:“这里是皇宫,江南应该很远吧?”

    方寒道:“此处皇廷设在北地,距离江南并不远,师尊曾言,三千世界,无数王朝,也只得这一个天子守国门。”只是这里的人发式过于怪了些,方寒顿了顿,并没有说出来。

    “爹,那我们就去玩玩吧?”玄瑶对王朝一类并不感兴趣,抱住方寒的胳膊,十分兴奋道,“我还没怎么玩过呢!”

    方寒自然知道,他有些心疼,从懂事起,阿瑶就是个惹人疼的孩子,他没养过孩子,却也能明白自家的这一个比起别人家的要乖巧多少,心顿时软了下来。

    想想从跟着他离开王家村里,就再也没有好好的放松过,方寒起初的那一点不情愿也烟消云散了,反而开始有些感激师尊。

    凡间的江南比起原来小世界的江南果然要小得多,玄瑶却十分新,只是有些不解的是,皇宫里的禁卫军还可以说是要求统一留的发式,这江南百姓竟然也都留了半秃头,此时正值夏季,几乎没什么人戴帽子,远远看去,一溜的亮闪闪。

    “莫非是此间风俗?”玄瑶说着,眉头都皱起来了,她一点都不喜欢这种光秃秃的样子,要是全秃也就罢了,后头还非要缀着一根细细长长的猪尾巴似的的麻花辫,这要是男的,丑就丑些,姑娘家……”

    话说到一半,玄瑶忽然反应过来,这大街上熙熙攘攘,多的是剃了怪秃头的男子,年轻的姑娘家却见不到几个,偶尔有,看上去也是大户人家出来采买的丫鬟。

    57.第57章

    玄瑶并非不通世事,只是想想就明白,望着满街光秃秃的脑门,原先兴奋的心情冷却下来,再好的风景也看不出好来了。

    方寒顿了顿,说道:“方才离宫时,我看过此朝国运,再有百年就能亡国,不如回去,等下一朝再看?”

    仙界一日,地上一年,算来一个王朝的兴衰也不过短短几百天,玄瑶有些茫然,摇摇头,小声的说道:“爹……不想再来了,好没意思。”

    下界游玩本是为了解闷,可从前做人时觉得有趣的东西,成了仙后就不再稀罕,尤其是熟悉的地方,陌生的情景……玄瑶忽然开始有些理解那些沉眠的神仙们。

    方寒轻轻拍拍玄瑶的肩膀,叹了一口气,轻声道:“回了上界,不会觉得更加没意思吗?”

    玄瑶想起那无边无际的祥云,几百里没有人烟的仙界,不由越发觉得无趣起来,可是看着方寒认真的神色,她止住了话语,转而道:“爹,不如我们四处看看吧?”

    仙人下界,有个不成的规矩,便是不轻易显露身份,前几量劫倒是有爱玩闹的神仙同凡人相恋,留下传说来。凡人愚昧,目光短浅,这种事情起初很得仙人们欢心,可做得多了,都觉得没意思起来。

    “让他给我梳毛,剪指甲,多少人求着盼着都求不来的事情,他说要去上朝。”云夕仙子一边发疯的批阅着仙折,一边向灵女抱怨着她在人间遇见的铲屎官。

    灵女显然十分不能理解竟然有人能够拒绝这种殊荣,眼睛都瞪大了,云夕仙子忿忿不平的喵了一声,嘴里不停,“我要吃西湖的鱼,那个人间帝王竟然说浪费人力物力,让我别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