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54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池邱眸子越发生亮,方寒心不由有些叹息,放在千年之前,他也是个如池邱一般一心扑在剑道上的剑客,可是时移世易,他终究是回不去了,那种纯粹的只为剑而活的日子,早就不复存在。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池邱苍老的容颜似乎都变得年轻了一些,看看方寒身后,发觉玄瑶并没有跟着回来,他灰白的嘴唇抖了抖,还是没把话问出口。

    正当时,远远的传来几声仙乐,初时细微,不多时就奏响在整个天际,霞云铺陈开来,一道清朗的男声响起。

    【吾为西天庭乌金仙尊座下首徒归德真君,仙界不知年,蟠桃记岁,今邀近九百年间飞升仙友至瀚海九霄宫宴饮,十年为期,过时未至者,后果自负】

    话音刚落,九天云霞数百道金光急速而下,其两道落在方寒和池邱手上,渐渐化成一张纯金色的请帖,上书两个大字,归德。

    “好大声势……”池邱皱了皱眉头,以他的性子,是很不愿意去人多的场合的,但接引使者解释过仙界仙人的等级,一位真君的邀请若是不去,未免托大。

    方寒却暗思忖道:“九百年间飞升之人,未知有什么讲究。”

    正在两人疑惑之时,外头有元清宫的人求见,开了结界让人进来,竟然是来时曾经见过的接引使者。

    接引使者已经不像初时傲气,见了方寒和池邱,连忙上前行礼,笑道:“两位道友想必已经收到了归德真君的请帖。”

    这是一句废话,两人手里都捏着那张纯金色的请帖,接引使者也不觉得尴尬,笑道:“这正是在下来的目的了,容在下为二位道友解惑,等到了西天庭,也是在下为二位引路。”

    他说话时顿了一顿,方寒微微点头道:“有劳道兄。”

    “不敢当不敢当。”接引使者笑道,“这话要从四方天庭分裂之初开始说起……”

    “天帝轮回渡劫之后,玉京上神带领几位仙尊镇守天庭,原也万年无恙,后来玉京上神陷入沉眠,西方佛教打上门来,意欲抢夺道统,南天一战尤其惨烈,之后佛教遁走,乌金仙尊和东华仙尊背离天庭,自立门户,号称西天庭。”

    “东天庭只有一位红封仙尊勉力支撑,却因为红封仙尊乃是一尊剑仙的缘故,以一敌二不落下风,东西天庭相抗数十万年。”

    “后来东天庭又接连收取许多剑仙,更有秋水仙尊并明月仙尊两位剑仙成就仙尊之位,不想正在收复西天庭的紧要关头,秋水仙尊和明月仙尊两姐妹同时爱上了一个仙人,姐妹反目成仇,战时失利,各自叛逃,又出了个南天庭和北天庭。”

    “之后竟是一个仙尊一方天庭,渐渐有十数之多,虽然后来红封仙尊接连斩杀数位后起仙尊,不过十方天庭的乱象却是控制不住了。”

    接引使者说着,长叹一声,对方寒和池邱道:“如今仙界萧条,东西天庭之间的关系反倒比百万年前好上许多,也曾有志一同想要寻找天帝,只是无疾而终。这次归德真君设宴,也是最近数十万年的规矩。”

    方寒挑眉道:“那这位归德真君为何独独邀请九百年间飞升的仙人?”

    接引使者笑道:“原是千年一度的蟠桃宴,为天后娘娘庆生的,只是元清剑仙正是千年之前飞升,为了避尊者讳,便改为邀请九百年间飞升之人,道友有所不知,天后娘娘的本体便是瑶池畔一株蟠桃树,周遭的蟠桃也沾染了天后娘娘的灵气,于刚刚飞升的仙人有大用,此次蟠桃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不知为何,方寒只觉心升腾起一股怒火,几乎是脱口而出道:“蟠桃宴也是能随意改时辰的吗?”

    这话一出,他便觉有些不妥,接引使者也被他话里夹带的火气吓的愣了愣,喏喏道:“是,是不应该,西天庭只是不想得罪仙尊……”

    方寒觉得这怒火来得无名,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不再多拘泥此事,顿了顿,转移话题道:“即便是为众仙福祉计,这口气也太大了些。”

    接引使者不知为何松了口气,听到方寒这话,笑了笑,道:“西天庭难得做好事,自然不甘不愿,道友只要尝好处就是了,放在百万年前,天后娘娘的蟠桃,可不是这么容易吃上的。”

    方寒知道接引使者没说假话,实在是这人脸上的垂涎之色太过明显,明明初见还是一个颇有风度的仙人,提起蟠桃时那种贪婪渴求的姿态简直如同凡间见了钱财的老地主,眼里冒着的精光让人一眼见了就不适。

    西天庭,蟠桃宴,归德真君……

    池邱却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手里的请帖,脸上显而易见有些怀疑之色,他是个天生的剑客,而剑客对于危险之事,总是有异于常人的直觉。

    60.第60章

    西天庭地处仙界同西方佛教的交界处,原是瑶池所在。

    那日归德真君广发请帖,邀请的其实并不止是九百年间飞升仙人,而是千年间仅仅除去元清仙尊之外的人仙,尤其是剑仙,不是接引使者特意提醒,方寒甚至都没发觉自己手里的请帖有什么不一样。

    “不一样自然是不一样的,”接引使者笑道:“道友有所不知,仙界之,剑仙最受尊崇,剑修飞升不一定能成剑仙,整个天庭乃至整个仙界,剑仙数量都是极少的,这次道友和池剑仙一同飞升,也不知道多少人盯着看着呢,两位手里的乃是归德真君亲自誊写的请帖,仙迹一见便知,真是可喜可贺啊!”

    方寒忽然想起一事来,道:“西天庭设宴,邀请是全部人仙,那阿瑶也要同去?”

    接引使者不明所以道:“方仙子自然是要同去的。”

    方寒没再问了,只是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不知为何,他的心里总是不太停当,同池邱对视一眼,两人面上都有些疑色。

    玄瑶收到的请帖是一封简简单单的祥云白笺,连一个字都没有,到了她手里的时候,落款处忽然映出一朵淡淡的桃花,凑近了还能闻到一股桃花香气。

    碧竹连忙为她解释道:“主人,这是能够检验仙人神魂的术法,若有人拿了主人的请帖意图冒充,待到验证之时,云壁上显现的气象就会不同。”

    和方寒不同,玄瑶倒是挺期待这一次的蟠桃宴,一上仙界他们就被师公接到了元清宫住下,倒不是说不好,只是在这里待的确实很闷,东天庭的女仙执教不知为何一直不肯见人,仙人的修炼法子她一概不知,每日里混着日子,着实是无聊透了。

    碧竹也不知道活了多久,提起蟠桃宴时十分有经验,玄瑶一条条的听着。

    “蟠桃宴在数百万年前乃是为了天后庆生,那时受邀之人无不是上古大能,因是庆生,所以进入云壁第一就是献宝,按所献宝物的珍贵程度排位,如今也未省去,只是由献宝演变成了献武,按人仙的实力强弱排位。”

    碧竹讲了讲蟠桃宴的排位方式,得知宴席乃是两边排开,最末位甚至能排出云壁,玄瑶顿时死了心,觉得这次去也就是吃个蟠桃回来的事情。

    碧竹闻言,十分惊讶,“主人莫非觉得所有的人仙都能吃上蟠桃吗?”

    不等玄瑶答话,碧竹解释道:“天后本体乃是一株蟠桃树,瑶池畔的蟠桃树都算是天后后裔,每次蟠桃宴只有九颗蟠桃待客,古早之时,只有位列仙班的上神才能食之,即便是如今的龙王,当初也是坐末位的。”

    玄瑶咳了几声,弱弱道:“那请我们去,就是看着别人吃吗?”

    碧竹显然没想到玄瑶会这么问,顿了顿,道:“这便是排位之事了,献武时被云壁认可排在前九位的仙人可得蟠桃食之,之后三十二席可饮蟠桃酒,再往后便是寻常仙灵果物,蟠桃宴上一贯女仙为尊,想必主人再如何也不会被排到三十二席往后的。”

    玄瑶觉得自己肯定是坐末位的,不过自家爹爹那么厉害,又不是和那些飞升已久的大能争,大概一定能吃上蟠桃的。

    归德真君所言十年为期,说的并不是十年之后才开宴,而是一场蟠桃宴要办上十年,一般而言,收到请帖就要出发,越是早到越好,从前不是没有过刚刚飞升的人仙不懂规矩,被警告了还迟到,被脾气不好的乌金仙尊当场撕成两半的。

    玄瑶听得有点害怕了,碧竹向她解释了一番,又道:“蟠桃宴不许迟到,却可以早早离开,许多坐在末位的仙人会提前离开,以免失了面子,不过排在前九的仙人却是一定要待满十年的。”

    玄瑶越听越害怕,等到方寒过来,她一把抓住自家爹爹的袖子不放了,学着碧竹的话,向他解释一番后,紧张兮兮的说道:“爹,你一定不要表现的太厉害了,整整十年坐在那里不准走,迟到了还会被撕成两半……”

    方寒和池邱对视一眼,竟然都笑了,接引使者也憋不住,笑道:“仙子莫慌,这十年只是仙界的十年罢了,蟠桃宴正在瑶池仙境大殿之,天后乃是司时之神,进入云壁之后,外间十年春秋过去,于宴上不过十日罢了。”

    玄瑶这才发觉闹了笑话,红着脸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碧竹连忙道:“主人,是婢子无知……”

    玄瑶摆摆手,示意这并不是她的错,仙界的时间流速她一直弄不清楚,蟠桃宴办十天还是十年也没什么关系,左右除了师公之外,这仙界也没什么人等着他们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