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60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沧澜的断角上明明白白残留着天帝剑意的气息,不是被天罚了,莫非还真是去红封仙尊道场偷来天帝本命灵剑割的角不成?

    沧澜这下真的是欲哭无泪了,他巨大的龙脑袋垂下来,看起来就十分消沉的样子。

    到底是数千年的狐朋狗友,周清真君看他这模样也不忍心,转了转眼珠,压低声音道:“你要是真想娶那个姑娘,我倒是有个主意。”

    沧澜两颗巴掌大的红眼珠子顿时死死盯着周清真君不动了,周清真君无奈的叹了口气,拍拍龙脑袋。

    “但凡千娇百宠长大的姑娘家,都是有气性的,六公主之所以不顾体面一定要嫁给你,大约是觉得那些妾室不算什么,你沧澜花花公子的名声传遍了三界,谁信你的真心?”

    沧澜顶着个龙脑袋呜咽一声,看上去十分委屈的样子。

    周清真君念及自身,叹了一口气,道:“为什么你名声那么不堪,反倒有姑娘前赴后继的想嫁给你?多半就是觉得自己魅力大,能收服你呗。”

    沧澜哼哼,他早就被温柔的小瑶收服了,拒绝其他人的收服。

    “所以啊,你得告诉她们,你心里有人了,不要顾及别的,先把你那心上人娶回龙宫,能怎么宠怎么宠,六公主找上门,直接跟她说清楚讲明白,以六公主的气性,就应该不会再缠着你了。”

    尨眉高高的扬起,沧澜十分不可置信的说道:“你让我娶小瑶做妾?”

    周清真君连忙按住自家好友,“殿下,你先别冲动,这世间大部分女子都是厌恶妾室的,宠爱妾室的男人更让她们厌恶,只是委屈你那心上人一阵子,等六公主厌了,没法联姻,你不还是想娶谁娶谁吗?”

    沧澜还是不信,他使劲的摇摇头,说道:“你这全是替凤六考虑的,事情办完,凤六不疼不痒,小瑶要千年万年受人指点,我不干。”

    周清真君简直无奈了,“你这花花公子的名头究竟是怎么来的?你那瑶姑娘能和六公主比?何况告诉你,你龙王太子移情别恋小人仙的消息没准已经传到凤族了,六公主气起来,龙王能再关你几百年,你的瑶姑娘可不是云夕仙子,到时候搓圆揉扁全看六公主心情,我是能替你时时刻刻看着还是怎么的?”

    沧澜忽然愣住了,凤六那母杀星他从小就认识,刚出壳那会儿龙宫还乱,他被寄养在凤族,因为和凤六一窝养着,那母杀星从小把他当成所有物,他记得他那时特别爱亲近一个青雀化身的侍女,后来凤六就把那侍女定成原形,拔光了毛剁去头脚,熬成一锅青雀汤,骗他喝下。

    把小瑶娶回龙宫,纵然委屈一时,至少是在他眼皮子底下,他能护着她,凤六再闹腾也只敢在凤族地面上闹腾,龙宫的人她是不敢动的。

    第66章

    东海惹了一身腥,云夕上得仙界时仍旧用着龙王太子的面貌,她自己倒是没什么察觉,大步进了流云殿,换了身衣服。

    近侍只看她垂头丧气的模样就知道天后凤印没拿回来,还没等开口问一句,还用着龙王太子面貌的云夕就握着拳头跳了起来,“长云,你不要拦我,我要去向主人坦白,主人的凤印一定在龙王身上,要是让陛下去拿,肯定能拿回来的!”

    近侍沉默了一下道:“陛下?你从来没和我提过。”

    云夕眨了眨眼睛,好看的桃花眼带上了迷茫的神色,她抓抓脑袋,道:“主人下界就是去找陛下的啊,陛下不就是跟在主人身边的那个男人吗?”

    近侍万分沉默,天帝数百万年前渡劫而去,导致许多新上界的人仙只知有仙尊而不知天帝,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天帝只是头顶悬着的剑意之主,时间太长,那铺开在天际的剑意几乎成了仙界独有的一道景观。

    以及……近侍默默的看了看自家大白猫,天帝当面,仙子您这些日子只为天后归来发愁,这合适吗?

    云夕显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合适,天帝临行,在玉京上神处留下自己的本命灵剑,乾坤无极剑。后来玉京上神沉眠,乾坤无极剑就被红封仙尊珍而重之的供奉在殿,等候有一日天帝归来。

    剑没丢,凤印丢了,重要的当然是凤印!更何况上古时代天帝就出了名的逢战大一级,之后更得天道赐下玉碟,命他为仙界之主,天庭王帝。

    比起完全不需要人担心的天帝,当然是她家天后主子更重要!云夕舔了舔爪子,还是决定先去坦白这件事,等天帝拿回乾坤无极剑,恢复过往实力,别说去龙宫拿个定海石,就是把龙宫夷为平地也不是什么大事。

    近侍看着自家仙子用着龙王太子的脸轻飘飘的说着把龙宫夷为平地这种话,沉默一瞬。

    玄瑶睡了七天七夜才醒,醒来时脑袋昏沉得很,听见外头有剑锋声动,知道是自家爹爹和池伯父在练剑,忽然有种难以名状的安心感。

    入睡之前,七生七世的记忆初时让她难受不已,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成仙的原因,醒来之后她的心态好了许多。悲惨的只是过往,她这一世能遇到爹爹,被他护持长大,被他带入仙途,甚至做了天上的仙子,也许那么多世的苦难只是为了能遇到爹爹而已。

    玄瑶一醒,碧竹就推开门进来,打水给她洗漱,这是玄瑶的习惯,仙人不染凡尘,可她总是觉得不清理就浑身不自在,方寒并未要求过她改正,大多数时候,他也保持了还在人间的习惯。

    “外面怎么听不到碧荷的哭声了?”坐在梳妆镜前,玄瑶有些好的问道。

    碧竹替玄瑶打理着头发,闻言忍笑道:“主人宿醉,两位剑仙放不下,索性就住进小楼,因见碧荷在哭,怕惊扰主人,池剑仙就让碧荷不准再哭了。”

    玄瑶这下是真惊讶了,从她住进来开始,几乎每天碧荷都在对着荷花池哭,如果不是精怪的话,凡人早就哭瞎了,她也试过劝碧荷不要哭了,可她往往话没说完,碧荷就哭得更凶,池伯父是怎么做到的?

    碧竹还没回话,外间忽然一道激动至极的女子惊呼响起:“殿下,殿下真的是你吗?”

    云夕还没敲门,一道纤细的身影忽然从背后扑来,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避开,但被避开的身影并没有放弃,又一把扑上来,试图去亲吻她嘴唇。

    玄瑶头发梳到一半,就听见外面一声重物落地的响声,然后就是碧荷的哭声,连忙起身,碧竹也吓了一跳,这些天没听碧荷哭了,乍然哭起来实在是让人担心,连忙跟在玄瑶身后去察看。

    从小楼阳台往下看可以直接看到门口的情况,玄瑶把窗户打开,探头在阳台张望,却见是那日的沧澜公子,青年俊美的面庞上满是不耐烦,抬手似乎要去扇碧荷的巴掌。

    被缠得烦了,云夕抬爪就想挠人,忽然见二楼窗户处主人熟悉的愠怒的脸庞,连忙收回就要露出的爪子尖,非常粗鲁的推开想要抱她的爱慕者,对着窗户口露出一个笑容。

    同样是牵起嘴角,由一只大白猫做来毛茸可爱,落在龙王太子俊美风流的脸庞上,就成了轻佻的勾引,玄瑶沉着脸色,对碧竹道:“把这个人赶走。”

    碧竹看着碧荷被狼狈推开,哭得脸都花了,也十分心疼,立刻就跑下楼,玄瑶拧着眉,看一眼还在对她笑的男人,狠狠的关上了窗。

    “喵!”云夕正要说话,碧竹把哭哭啼啼的碧荷拉进院子,小楼的门啪的一声在云夕面前关上,差点夹断她的鼻子。

    无辜的用爪子挠了挠门,云夕忽然有些心虚的想,主人刚才那么瞪我,会不会是已经知道它干的好事,要冷一冷它?

    怎么想怎么对头,云夕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离没主人的野猫之路越来越近,不由得悲从来,夹着尾巴垂头丧气的走开了。

    半路上云夕忽然才想起自己用着的是别人的面貌,龙王太子在许多洁身自好的女仙之的名声很坏,也许是主人误会它是龙王太子,她顿时开心的喵了一声,化成了千娇百媚的人形,驾着祥云往回走。

    仙界的天空是很空旷的,常常很久不见一个影子,云夕来时一个人也没见到,回去的路上反而远远瞧见不少黑点,忽然,她顿住了脚步,目光淡淡的投向一个越来越近的黑点。

    “云夕仙子,真巧。”黑点临近,却是一个凤眼飞眉的女仙,穿着一身正黄色的凤袍,手里一把十分精致美丽的羽扇,正骑在一只青雀背上,笑容张扬而艳丽。

    盯着那把羽扇看了许久,云夕拧起眉头道:“凤六,你自己秃尾巴毛,去拔别人尾羽做扇子,不觉得怪吗?”

    凤六公主细眉扬起,冷笑一声道:“本公主怎么对凤族下属族群是本公主的事情,何时同你云夕仙子有关系了?与其管东管西,倒不如好好想想,身为天帝爱宠,在他不在的时候勾引男人,想想天帝会不会一道雷劈死你呢!”

    云夕直觉这话有问题,想了想,说道:“我的主人是天后娘娘。”

    “那你就是承认你勾引男人了?”凤六公主冷笑一声,艳丽的面容上满是恶意,偏偏红唇微勾,带出一股尊贵不容侵犯的气势来。

    云夕拧起眉头,忽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死死盯着凤六公主,道:“你刚才说陛下有爱宠,要是让娘娘知道了,她会不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