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61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凤六公主不知道眼前这个小贱人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但是看着那张无辜的小脸就来气,忍不住叫道:“我管她高不高兴!天帝轮回百万年,没准不知道回来的时候带多少天后……”

    凤六公主说着,天空之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嗡鸣,云夕小心的离凤六公主远一点,眨了眨眼睛,说道:“你别说了,我会告诉主人的。”

    凤六公主冷笑,打她出生起,仙界早就没什么天帝天后了,能和凤族抗衡的势力不多,除去龙族也只有仙界的几位仙尊,龙族只有一个沧澜太子,凤族有九个太子,唯她一位公主,母后去世,她就是三界第一尊贵的女人,却偏偏总被眼前的小贱人压上一头,她凭什么,不就是凭着百万年前做过天后的宠物?

    看着小贱人似乎有些害怕了,凤六公主分外得意道:“天帝渡劫是造化玉碟早就刻录之事,你那主人算什么东西,以她的修为……”

    一句话没说完,天空之高悬的天帝剑意猛然炸响,一道迅如雷电的剑意分薄而出,直直劈在凤六公主头顶,她座下青雀却是毫发未伤。

    云夕离得已经有点远,眨了眨眼睛再看去,只见高大的青雀背上落着一只奄奄一息的小黑鸟,半边翅膀垂挂下来,隐隐散发着焦糊味,这一道剑意,竟然直接把临近真君修为的凤六公主打落到天仙境界,只比刚刚飞升的人仙好一点。

    “陛下还真的是……”云夕看着小黑鸟,咂嘴道:“说他那么多句都没事,说主人一句就成这样喽。”

    凤六公主奄奄一息,但仍然扑腾着翅膀,看上去气得已经昏头了,非得要挠云夕一下才解恨。

    云夕“喵”了一声,朝她挥挥爪子,拍了一下青雀坐骑的头,“回去之后记得跟凤三说,让他下次带烤灵雀来见我。”

    雪白的尾巴尖从衣裙下探出来,对着小黑鸟极尽妖娆的摆了摆,还扭成一个小圈圈模样,云夕昂着头,翘着尾巴一步三晃的上了祥云。

    第67章

    沧澜很紧张。

    在外人看来,龙王太子风流不羁,是三界有名的情场浪子,可也只有他自己清楚,龙宫三百多妾室,他大多连脸都记不清楚,更别提旁人臆想出的夜夜风流。

    或许最开始只是为了气凤六,他和她一窝长大,也曾青梅竹马,摸着良心说,他确实喜欢过凤六的娇蛮可爱,可一锅青雀汤将他情窦初开的甜蜜击打得粉碎,他无法想象自己和这样一个可怕的女人成婚,携手直到量劫的尽头。

    沧澜知道自己的想法十分出格,对于妖族来说,下属的族群和蝼蚁没什么区别,凤六煮了一只青雀,或许就和他闲来无事烤了条鲤鱼吃一样,可他忘不掉,青雀侍女甜美的笑容还在眼前,转眼就成了锅里的一块肉,那是他年少的梦魇。

    他试图逃避,可无论是凤族还是龙族,没人能理解他的想法,只觉得他和凤六青梅竹马,一时怄气,直到第一次,周清送了他一只妖宠,女妖柔媚入骨的讨好他并不放在心上,甚至有些本能的厌恶,可是他看到了宴席凤六难看的脸色,忽然就看到了摆脱这个女人的希望。

    喜欢上小瑶,大约就是因为她和凤六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人,小瑶本性里的那股善良可以让所有开了灵智的生物亲近喜欢,她的笑容也很美,比凤六美。他本能觉得,如果陪在他身边的人是小瑶,他不止可以和她携手走到量劫的尽头,就算是下个量劫,下下个量劫,他也不会腻烦。

    他是龙王太子,尊贵的身份对他来说不是优势,而是一个莫大的负担,就因为这个身份,他没办法光明正大的娶心爱的姑娘为妻,甚至还给她带来了来自凤族的威胁。

    以及最重要的……小瑶会喜欢他吗?

    沧澜从来不觉得自己的魅力有问题,但是他觉得只是一次的见面根本无法表现出他的魅力来,不管是谁,被见了一次面的男人上门来提亲,无论是谁都不会高兴的吧?

    凤六有多狠毒只有他清楚,如果他不能把小瑶带龙宫,也许不需要多久,凤六就能把小瑶活活折磨死,就算小瑶的爹是元清仙尊的徒弟又怎么样?天帝不存,妖族势大,凤六被凤族捧在手心里长大,真想整治一个人,别说是元清仙尊,就是红封仙尊亲自来了,也得退一步。

    沧澜翻出百多年未曾穿过一次的鲛丝编织的长袍,寻了龙宫手艺最巧的侍女打理了发式,把自己这些年的珍藏统统翻出来,左挑右选,最终选定了一条东海龙脉分支的化石,十几颗万年海底珍珠缀成的火树银花,一尾通体纯金的鲤鱼,想了想,把从自家老爹那偷来的定海石一并放进聘礼里。

    这些足以让所有仙子羡慕妒忌的聘礼在沧澜看来十分委屈了自己未来的太子妃,但是无法,他最先要保证的是心上人的安全。

    东海上接仙界,下连人间,时间流速却是一致的,担心凤六赶在他之前去找心上人麻烦,沧澜匆匆忙忙打理完自己,提上自己这些年的珍藏立刻就走,让龙宫里来兴师问罪的扑了个空。

    被池邱吓了一场,碧荷本来都已经不敢再哭了,不成想心心念念的太子已经把她忘了个干净,甚至还要动手打她,那种不耐烦的样子简直要让少女心碎裂一地,碧荷本就敏感,这下更是哭得止不住,渐渐有淹没荷花池的趋势。

    玄瑶听得不忍心,让碧竹去安慰,这边动静有些大,方寒和池邱对视一眼,各自收了剑。

    “来的是什么人?”池邱大步走进来,问清荷。

    碧荷已经哭得没个人样了,还是碧竹代她回答了,“池剑仙,那是下界龙王的太子,原先说要纳了碧荷的,今天不知道怎么来了,还想动手打人……”

    池邱拧眉,玄瑶摇摇头道:“下次别让他进来了,这就是个色饿鬼,上次遇见,还想骗我来着。”

    方寒也拧起眉头,道:“仙界不管这个人?”

    碧竹扶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碧荷,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龙凤两族交好,麒麟一族不问世事,妖族里以这两族为尊,仙尊见了龙王都要低头,对龙王太子来说,来仙界可不就是回家吗?”

    方寒心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觉得这个龙王太子看阿瑶的眼神很是不对,一个男人,眼睛发亮的盯着个姑娘家,连一点羞耻之心都没有,明明白白的登徒子做派。

    “下次再遇见这个人,不要瞒着,一定要跟爹爹说。”方寒起初想要拍一下玄瑶的头,忽然就想起那日醉酒时媚眼如丝的玄瑶,手顿了顿,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收回。

    玄瑶倒是没注意到这个,看着哭得十分凄惨可怜的碧荷,无奈的摇摇头。

    临近傍晚的时候,池邱提出告辞,他已经听方寒把事情的原委说了,虽然十分迫切的想要和玄瑶认亲,但到底要顾忌一下玄瑶自己的想法,轮回转世说起来还是一个人,但此生看前世的记忆就如同看别人的故事,真的想要有什么代入很困难,与其站在这里看女儿为难,倒不如各自冷静一阵子。

    玄瑶是真的觉得对池邱十分愧疚,前世的记忆是七生七世最清晰的,她清楚的记得池邱作为一个练剑成痴的剑客,是如何为了妻女放下杀戮隐居山村,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的,正因为如此,她才没有办法想象池邱回来之后见到村人和妻女的尸体是什么样的感受,初见时池邱那落魄疯癫的样子还在眼前,可是她这一世已经有了一个疼她爱她入骨的爹爹,要是转脸认下了别人,对爹爹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方寒默不作声的去做饭,他的手艺无论是在下界,还是在仙界,都是一等一的好,桌子上的菜铺开一半,香气就远远的飘了出去。

    正在这个时候,院门被敲了几下,碧竹连忙去开门,不曾想门一开,一张熟悉的俊脸带着些许红潮出现在眼前。

    碧竹沉默一下,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沧澜觉得十分不可思议,转头看向身后的周清真君,周清真君摸摸下巴,道:“你之前有没有做过对不起人家姑娘的事情?”

    “怎么可能!”沧澜跳脚,“我对小瑶是真心的,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喜欢她!”

    周清真君手折扇一摇,指着紧闭的大门,沧澜也觉得丢脸,小声的说道:“兴许是有什么误会,但我们不能再拖……”

    话没说完,门被打开,一张寒气逼人的面庞出现在门后,吓得沧澜往后跳了一步。

    一见方寒,周清真君也有些愕然,随即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来,眼前不过是一位天仙等级的仙人,但是不得不说,刚才这天仙一瞬间的气势竟然让他心头一颤。

    沧澜自然认出了方寒,连忙露出了恭敬的神色,甚至行了个子侄礼,语气十分诚恳的说道:“伯父,在下沧澜,这是在下好友周清,不知可否进去说话?”

    方寒打量了一下沧澜,挑了一下眉,说道:“你们来这里所为何事?”

    不等沧澜说话,周清眨了眨眼睛,说道:“婚事。”

    荷花池边的哭声隐隐传来,方寒挑了一下眉,让开身子让二人进来。

    沧澜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什么人,他对婚仪礼节也不是很清楚,还是周清看实在不像话,寻了十几个侍从把聘礼上下打理好,一路抬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