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64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乾坤无极剑安静如鸡。

    方寒打来水给玄瑶擦拭手脸,关上房门走出来,碧竹就迎了上来,被他方才的大变吓破了胆子,碧竹不敢问他究竟是怎么把人找回来的,小心翼翼的把沧澜之前丢在小楼的聘礼收拾出来。

    “方剑仙,这些东西,您看是不是找个时间还回去?”碧竹低垂着头,一眼也不敢多看方寒。

    方寒的脾气算是很好的了,闻言都有些怒意上涌,语气里倒是没带出来,只是淡淡道:“放在那儿,明日我去还。”

    碧竹连忙道了声是,手下却抖了抖,一个精致的盒子滚落出来,方寒心头一动,却连看一眼那盒子都觉得厌恶,便也没再问。

    被放在桌上的乾坤无极剑发出细细的嗡鸣,比起之前的要收敛许多,也委屈得多,似乎有话要说,又似乎在小声抽泣。

    70.第70章

    东海闹翻了天,不仅老窝被人端了, 龙王太子一身修为全废, 还死了个周清真君,事情不可谓不大, 天帝剑意之事没几个人看得出来,只是都在猜测东海是惹了哪位仙尊。

    “哪里是仙尊能弄出来的架势……”元清仙尊尚不知弟子弄出来的事,按了按太阳穴,对着红封仙尊道:“之前就听道兄提过, 天帝剑意非天帝本人不可擅动,何况又有乾坤无极剑印证,看来确是天帝渡劫归来。”

    只是……天帝渡劫归来, 不回天庭, 不去蓬莱,反倒揪着东海揍了一场,是个什么章程?

    红封仙尊犹豫了一下, 不知道该不该对好友说出自己的判断, 想了想,还是道:“吾在乾坤无极剑上留下过印记, 不论真假, 总是要去见过一场。”

    他这儿只顾忧虑,不防元清仙尊笑道:“不论真假,都是好事,从我上界以来,这天庭就四分五裂,成日里看一帮妖族耀武扬威,南北天庭各自逞凶,若是真的,天帝归来,总要收拾旧局,还天庭一个祥和安宁罢。”

    红封仙尊不知为何总有些疑虑,不过倒是没有表现出来,元清仙尊说的很对,仙界虽然不如凡间勾心斗角,但被人压得喘不过来气的日子他们也实在受够了。不说别的,百万年前龙凤麒麟三族乃是仙人坐骑专用,因为天后又有凤后别称,凤族自行改名丹鸟族,可谓是卑微到了骨子里,这些年天庭分裂,仙界式微,这些妖族一个个的都抖起了威风来,甚至弄出了什么妖族天生尊贵论,让人恨得牙痒痒的。

    红封仙尊面相有些老气,看着像是四五十岁的年人,虽是剑仙,却不佩剑。仙界大部分的仙人都爱把自己往年轻漂亮了打扮,可对大能者来说,长相美丑早已经不是他们关心的了。

    元清仙尊和红封仙尊一前一后的走着,路上遇见的侍从纷纷向他们低头行礼,直到感到二人威压去得远了,才敢抬起头来。

    元清仙尊起初觉得红封仙尊一出事就来找他是信任他,心还十分熨帖,可是越走他越是发觉不对劲,这方向并不是离开元清宫的,而是往里走,眼看着再走就是自家爱徒的住处,元清仙尊再没脑子都反应过来了:“人在这里?”

    红封仙尊道:“正是,吾也颇为怪,若是陛下归来,该当第一时间来寻吾才是,却不知为何……”

    “住在里面的是我在人间收的徒儿,还有同他一起飞升的同伴。”元清仙尊脸色有些黑了,按照红封仙尊一贯念叨的说法,天帝万世轮回大劫渡完,当经由登仙梯上得仙界,虽然过程和飞升一样,却是带着记忆的,那也并不是飞升,但无论是自家徒儿还是他带来的同伴,压根没人跟他提起这件事。

    元清仙尊黑着脸跟着红封仙尊,原以为他要去自家徒儿的住处,却不曾想走着走着,竟然来到他赐下给徒儿爱女居住的小楼前。

    两位仙尊的气息毫不遮掩扫过小楼,尤其是红封仙尊,他本就带了些试探的意味,这一扫之下竟然没得到任何抵抗,他微微皱了眉头,亲自抬手敲了敲门。

    来开门的是碧竹,碧竹在元清宫侍候许久,自然是认识元清仙尊的,红封仙尊偶尔来过几次,碧竹连忙对两人行礼,打开门让他们进来。

    方寒安置下玄瑶,红封仙尊那股威压探进来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早在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善了,龙宫被毁,龙太子被废,还死了个真君,但是方寒并没有惊慌,给玄瑶把门关好,他十分坦然的走了出来。

    碧竹一见这架势,十分知机的退下,仙尊的威压极为强大,就连碧荷的哭声都止住了,不敢发出半点响动来。

    神念的视角只能大概的了解一些情况,透过真切的视线,红封仙尊深深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年轻人,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眼前这个已经达到天仙境界的人仙骨龄还不超过五十岁,在仙界,是个实打实的小娃娃。

    这一看,原本隐隐发皱的眉头就松缓下来,眼前的年轻人生了一张俊美的容颜,然而比那俊美容颜更吸引他的是这个年轻人的眼神,那双黑沉双眸里并不似一般剑仙满是锐利的剑意,反而透着一股如海如渊的稳重,看着冷冽,却让人不自觉的安心。

    “寒儿,你跟师尊老实说,你刚才在做什么,这把剑是哪里来的?”不等红封仙尊说话,元清仙尊抢先一步说道。

    方寒顿了顿,目光落在桌上的乾坤无极剑上,深吸一口气,道:“回师尊,刚才弟子去了东海,这把剑是自行跟上的,还,控制了弟子一段时间……”

    红封仙尊挑眉:“哦,这把剑在我的道场百万年有余,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不知能否让我一观?”

    方寒道:“自当物归原主。”

    他话音刚落,乾坤无极剑仓啷一声出鞘,剑锋直直对上红封仙尊的咽喉,大有你敢把小爷送人,小爷今天就血溅五步的意思。

    红封仙尊抬手按上乾坤无极剑的剑锋,凛冽的剑意削在在他的护身罡气上,发出金石相击之声,七声过后,乾坤无极剑终于安静下来,调转剑身回鞘。

    方寒道:“虽是被此剑控制,但此剑所做之事亦是方寒想做之事,师尊,此事便由弟子一力承担,若东海意图报复,弟子带着阿瑶离开便是。”

    元清仙尊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东海龙宫被人连根拔起扔在不周山脚砸个粉碎的事情倒是听得清清楚楚,心知自家这个徒弟的脾气,他摇摇头道:“不必,他东海要是敢找上门来,须得踩着我这个做师尊过去。”

    红封仙尊从巨大的喜悦回过神来,就听到师徒这番对话,脸色都有些空白了,他哑着声音,望着方寒的脸庞,眼神发亮的说道:“乾坤无极剑认主了。”

    元清仙尊还没回过神来,不由大惊,“怎么这就认主了?”

    “乾坤无极剑乃是天地初开之时,天道同造化玉碟一道赐下给天帝的,大道三千,乾坤为首,绝不会认二主。”

    红封仙尊眼神发亮的注视着方寒,虽然相貌改变,气势不同,就连为人举止都不一样了,可乾坤无极剑不会认错主人!哪怕是认错了,也代表着天道认可了这个天帝!

    元清仙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拉拉红封仙尊的袖子,连声道:“道兄,你可别说胡话,你说天帝渡劫归来是有记忆的,我徒儿明显不知,要是出了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 红封仙尊挣开元清仙尊,上前几步走到方寒面前,脸色都激动地发红,“陛下,您还记得……” 话没说完,忽然反应过来。

    “陛下,您不记得了?那天后呢?您总不能连天后都不记得了吧?”

    听到天后两个字,方寒心不知为何就是一顿,只是他真的什么记忆都没有,听红封仙尊说起他是天帝的话来,也没有什么想法,只是道:“吾名方寒,下界人仙。”

    红封仙尊从莫大的惊喜回过神,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症结所在,天帝渡的是乃是万世轮回大劫,万世圆满,就该恢复记忆,重登帝位,然而一去百万年未归,迟了千年之数不说,回来竟然是因为转世成了修仙者,经历天劫而飞升成人仙,不仅如此,连过往的记忆都没有,这不对,这从根子上就不对!

    元清仙尊听得发懵,不过还是替自家徒儿辩解道:“寒儿骨龄不到五十,但曾被人暗害过,神魂漂泊千年,迟到的千年之数,约莫就是这个原因?”

    “不对,天帝渡劫,哪怕是轮回成了乞丐,奸邪妖鬼也不得近身,怎么可能为人暗害……”红封仙尊眉头拧成了川字,来回走了几步,“这其定然有蹊跷,我看陛下归来的消息现在还不宜宣扬出去,东海那边我去打招呼,其余的仙尊那里就有劳元清走一趟。”

    元清仙尊“啊”了一声,他说到底成为仙尊的日子不算长,仙界说是四分五裂,但也十分萧条,一千年对仙界来说太短,连宴饮都不见得有几遭,天帝归来这么大的事情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何况这归来的天帝还是自家的徒弟,反应都慢了一拍。

    方寒听着红封仙尊自言自语,并没有什么表示,反倒是乾坤无极剑发出了低低的嗡鸣声,红封仙尊立刻反应过来,百万年的时间,已经让他习惯了乾坤独断,深吸一口气,他深深的拜伏下去。

    一百万年了,他头顶的天,天庭的天,仙界的天,总算是回来了。

    71.第71章

    多了个天帝转世的身份,对方寒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影响, 反倒是再三和红封仙尊确认了乾坤无极剑不会再企图控制他的身体, 这才勉为其难的将剑收下。

    如愿以偿回到主人的怀抱,乾坤无极剑也不嗡鸣了, 一副十足乖巧的小媳妇状, 还蹭了蹭方寒的后背,看的红封仙尊牙疼。这个祖宗在他道场的时候简直就是个大爷, 因为自己是剑,威压所能及范围内不准许有第二把剑存在。他的本命灵剑只要一冒头就会被剑意狠削,作为一个剑仙出身的仙尊,他都一百万年没摸过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