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65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方寒在下界的时候是有本命灵剑的, 飞升之后, 人成了仙人, 剑却还是凡剑,他也没有怎么动用过, 乾坤无极剑颇有些挑剔的打量了一下那把连灵智都还没开的凡剑, 勉为其难的认下了这个小弟。

    天帝归来的事情是瞒不住的, 但是在那之前, 至少要让方寒记起些什么, 只有记起了身为天帝的记忆,才能真正驾驭造化玉碟,最大的发挥出乾坤无极剑的威力,拿回天帝的实力。

    红封仙尊是天地初开之时成就的仙尊之位,那时天庭尚未成立,洪荒出身的大能为了争夺道统,证圣人之位,以天地做棋盘,众生为棋子,逐渐为天道所不容。之后玉京上神合道,以天道为棋盘,圣人为棋子,掀起一场封神之战,使得圣人陨落,人族大兴。

    天帝帝衍和东华仙尊乃是洪荒后期居住在盘古右眼太阳星上的一对兄弟,三足金乌化身,金乌为世间公正之鸟,得天道赐下造化玉碟,成立天庭。同为洪荒生灵,同在仙尊境界,红封仙尊自然十分不服,打上门之后,差点被帝衍把毛都打秃了。

    “圣人陨落,圣位也就不复存在,自从开辟仙界以来,就无一人能在仙尊境界上有突破,只是仙尊和仙尊之间,也是有区别的。”红封仙尊提起当年的事情,十分唏嘘,“当年陛下被称为圣人之下第一人,同是仙尊,陛下以一敌百实在平常,后来身居高位,有了造化玉蝶相辅,就再也没人清楚陛下您的真正实力了。”

    方寒认真的听着,只是那神色实在淡淡,看得出来,他对自己辉煌的过往一点兴趣都没有。

    红封仙尊觉得有些自讨没趣,他也清楚天帝的记忆并不会是自己三言两语就能说回来的,顿了顿,似乎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道:“天庭初开之时,由玉京上神做主,将天庭设在瑶池仙境,陛下听闻那本是玄瑶王母的居所,谢绝玉京上神,改设在如今的东天庭。”

    这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却让方寒陡然抬起头来,黑沉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红封仙尊:“玄、瑶、王、母?”

    元清仙尊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密辛,还没过脑子,脱口而出道:“寒儿,这不就是你给阿瑶起的名字?”

    被方寒黑沉沉的眸子盯着,红封仙尊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脖子,不过很反应过来是自己的话起效果了,顿时再接再厉,笑道:“是啊,当时众人都挺怪的,那玄瑶王母虽然根脚不凡,却算不得什么大能人物,没道理怕了她,不曾想没过多久,天庭初开,陛下您以半块造化玉碟为聘,求娶玄瑶王母为天后,不知道伤了多少仙子的心啊!”

    方寒没说话,乾坤无极剑却发出了细细的嗡鸣声,仿佛是在应和红封仙尊的话,红封仙尊见乾坤无极剑激动,笑了笑,从怀里取出半块玉石模样的罗盘,道:“这便是陛下您走时托付给我的半块造化玉碟,剩余的那半块,当年被炼化成了天后法器,名为大道凤凰玉印……”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墙角堆积的大盒小盒里忽然飞出一只四四方方的锦盒,飞到半空时,锦盒落地,一方玉印飞出,红封仙尊手上的半块造化玉碟陡然被一股大力吸走,和玉印合二为一,变成一方完整的罗盘。

    这情况,就连红封仙尊都没有反应过来,然而罗盘浮在半空,并未像红封仙尊想象的那样飞到方寒的身边,而是化为一道玉色流光,迅速的朝小楼里飞驰而去。

    红封仙尊下意识的要去追,方寒却先他一步挡在他身前,拦住了他脚步,“再入内,就是小女闺房。”

    红封仙尊和差点去追的元清仙尊面面相觑,老脸都有些发红,红封仙尊道:“造化玉碟一向非……”

    “爹,有东西砸我!”吱呀一声,房间门被推开,玄瑶睡眼惺忪,随意的穿着一身对襟薄衫,揉揉额头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刚刚飞进去的造化玉碟。

    红封仙尊看看方寒,又看看玄瑶,张大了嘴,把刚刚没讲完的话讲完了:“非主人不近。”

    玄瑶脑子里清醒,却不知道自己刚才还在和别人说话,怎么一转眼就从床上醒过来了,见到方寒正要问,话还没说出来,就看到了张着嘴的红封仙尊和一脸“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的元清仙尊。

    元清仙尊一直懵逼到了红封仙尊把话说完,他一脸惊讶的说道:“红封道兄,但是你刚刚才说造化玉碟只有天帝天后两个主人。”

    “所以,天后……”红封仙尊干巴巴的看了看玄瑶,又看了看方寒,刚才他是听到一声爹了是吧?天后是盘古左眼太阴星上生灵化身,算起来,天后她爹是盘古大神才对,这,这是叫谁爹呢?

    玄瑶不知道前因后果,见方寒盯着她看,连忙走过去,还顺手把手里的造化玉碟放在桌上,和平时把碗放在桌上一个样子。

    “爹,师公好!”玄瑶给元清仙尊斟了一杯茶,因为红封仙尊没有介绍,她就对着他行了一个小礼,乖巧的退到方寒身后。

    见红封仙尊一副有口难言的样子,方寒果断抬手道:“今日就到这里,有劳仙尊为方寒解惑,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

    红封仙尊被元清仙尊半拉半拽带走了,方寒察觉到腿上一股凉意,这才发觉手里的杯子已经被自己捏碎了,半冷的茶水全都倒在了身上,蔓延下袍角,湿了一地。

    玄瑶连忙给他拿帕子去擦,却被方寒避开,玄瑶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爹……”

    方寒深吸了一口气,道:“没事。”他甚至连术法都不必,灵力划过湿透的布料,转瞬就干透了。

    玄瑶攥着手里的帕子,忽然有些犹豫的说道:“爹,你到底怎么了?师公跟你说什么了吗?还是刚才那个……”

    “没事,什么事都没有,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方寒的声音提高了一些,玄瑶愣住了。

    方寒反应过来,闭了闭眼,道:“你先出去,让爹自己一个人待一会儿。”

    玄瑶委屈的咬了咬唇,跺了一下脚,使劲关上门出去了,方寒忽然抬起头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心陡然疼痛起来。

    碧荷穿着身粉色的衣服站在荷花池子边上,眼睛红红的,倒是没哭,她呆愣愣的看着荷花池子心盛开着的荷花,嘴里不知道在喃喃些什么。玄瑶气鼓鼓的从小楼里走出来,没见到碧竹,索性也蹲到荷花池子边上和碧荷待在一块儿。

    “仙子,你为什么要拒绝太子的求亲呢?”碧荷细细的声音传来。

    睡过去之前发生的事情玄瑶只能记得一个大概,龙王太子上门她倒是记得,闻言道:“我根本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且我也不喜欢他,他还想让我去给他做妾,鬼才理他呢!”

    碧荷难过的说道:“做妾,我也愿意跟着他啊……”

    玄瑶本来正在气头上,见碧荷说着说着撇着嘴就要哭,连气也不生了,连忙手忙脚乱的安慰她,“哎,你别哭,你别哭,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就好,那个龙王太子他都有那么多妾了,连你是谁都忘了,为他伤心多不值得?”

    碧荷更加难过了:“我第一次见他,把手里的酒盏打碎了,周清真君要让人把我拖下去,是太子放了我,还说我长得好看,哭了他会心疼。”

    玄瑶摸摸碧荷的头,“可是你还是哭了,他一点都不心疼,那就别为他哭了。”

    碧荷迷茫的说道:“太子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男人……”

    “好男人才不是他那样子的!”玄瑶摇摇头,见碧荷有些迷茫的看着自己,她想了想,拉过碧荷:“我跟你说,一个好男人不会随随便便就跟姑娘说什么好看心疼之类的话。会尊重你,会顾及你的名声,把你的清誉当成他自己的来看待,这才是真的喜欢你,而且好男人才不会见一个纳一个,我们那儿有句话,叫一生一世一双人。”

    碧荷似乎听懂了,她忽然说道:“仙子说的是方剑仙吧?”

    玄瑶愣住了。

    72.第72章

    在玄瑶的记忆里, 自家爹爹是个万事不经心的人,他就像游离世外一般,在村里的时候如此,去往大世界都也是如此, 即便来了仙界, 也仍旧和这个世界隔了一层。

    也许正因为如此, 她对自家爹爹的感情也像缺了一角似的,总觉得不知道什么时候, 这个人就会乘风归去, 留她一人。她原先并没有和家人相处的经验, 王家村那种重视男丁到疯魔的地方, 想要找到正常相处的人家也不容易,于是也就这么过了下来。

    可是有了前七世的记忆, 尤其是身为池小鱼的那一世,她忽然发觉她和方寒的相处是不对的,池邱是个剑客,也是个足够称职的父亲, 他关心她照顾她却不会照顾到方方面面, 池小鱼对池邱也不会有“看到他就安心, 和他在一起就踏实”,“跟着这个人,一生一世也没什么不好”诸如类似的感觉。

    碧荷眨了眨眼睛,看着忽然呆愣起来的玄瑶,小心的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仙子?”

    玄瑶反应过来,使劲晃晃脑袋,觉得自己真的是魔障了,每个人都每个人的相处方式,池伯父是个不善表达的人,而自家爹爹外冷内热,和他更亲近一点实在是很正常的。

    碧荷不知道玄瑶刚才在想什么,她也不问,见玄瑶搭理自己,十分高兴的比比划划,连一直惦念的龙太子都忘在了脑后,拉着玄瑶,跟她说起仙界各种各样的事情来。

    “龙王只有一个龙后,龙后是凤族的长公主,所以要让太子和凤族联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