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爹 第66节

作品:《三界第一爹

    “乌金仙尊的子嗣很多很多很多,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生下来继承了仙尊血脉的,夭折的也,只有和低等妖物甚至凡人生的孩子能活的很长,乌金仙尊气得不肯生了。”

    “凤族的六公主其实是不是凤凰,是孔雀,因为经常被人笑话,她就拔其他凤凰的毛,粘在自己身上,因为曾经拔掉过一只小凤凰的毛,被人家的父母追着打秃了孔雀尾羽,就再也没长起来。”

    “天后走了之后,东华仙尊就一直在借酒消愁……”

    玄瑶对这些事情不是很感兴趣,不过碧荷难得一次说这么多话,即使不感兴趣,也一直在听,然后她就愣了一下,有些怪的说道:“天后走了,和东华仙尊有什么关系?”

    她是记得东华仙尊的,虽然一开始觉得这个人十分无礼,可是后来想想,七生七世的记忆也没给她带来什么伤害,还知道了池伯父是她上一世的爹爹,她也就不怎么在意了,但总归听到东华仙尊这四个字,还是会注意一些。

    东华仙尊爱慕天后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当年天帝还在,东华仙尊都敢直言天后是他这一生唯一爱的女人,天帝走了,更没人管这事了,碧荷摇摇头,跟玄瑶解释了一下,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仙子,东华仙尊是不是就是你说的好男人呀?”

    玄瑶想了想,果断摇头,见碧荷一脸疑惑,她说道:“爱一个人没错,可是你说的天后和天帝是一对吧?人家已经有了相爱的人,这份爱意不说出来没什么,说出来了,对人家两个人就是困扰,他越是这幅样子,可能天后越是讨厌他呢。”

    白皙修长的手停滞在门前,一袭白衣的身影仿佛凝固成了一座雕像,良久,离去。

    和碧荷说了一会儿话,自认很是开导了她一番,玄瑶也没了跑出来时的气愤,拍拍衣裙上的不存在的灰,玄瑶站起身,进了小楼。

    木制的小楼一脚踏上去,脚步声很重,方寒却似乎一点也没察觉到玄瑶的到来,茶壶里的茶水已经冷透,玄瑶咬了咬唇,去给他换了一壶热茶,倒好,放在他手边。

    “阿瑶?”方寒的声音里似乎有些疲惫,却比平日多了一丝不确定。

    玄瑶连忙道:“爹,你在这里坐了一天了,回去歇歇吧,不管仙尊说了什么,日子总不能不过了吧?”

    方寒的眉头松了松,深吸一口气,“对,日子不能不过,管他说什么。”

    玄瑶顿时笑了,把茶水递给方寒,温热的茶水隔着细细的白瓷杯,熨帖了手心,仿佛连冷透的心也跟着暖了,看着少女洋溢着青春温暖的面庞,方寒的心就像是找到了一处避风港,渐渐安定下来。

    冷不防玄瑶靠近一些,带着少女香气的帕子按上额角,方寒愣住了,玄瑶给他把一头的冷汗擦干净,有些疑惑的说道:“这里不冷不热的,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

    方寒忽然站起身避开,玄瑶本来是倾着身子过来给他擦汗的,冷不防一下子就扑在了空荡荡的椅子上,额头撞在了扶手上。

    “疼……”玄瑶按着额角站起身,一肚子的莫名其妙,“爹,你到底怎么了?”

    方寒看着玄瑶额角红肿起来,顾不上别的,连忙上前想要看她伤势,玄瑶正委屈着,一偏头,想要不给他看,不曾想一个低头一个偏头,两瓣嘴唇竟就这么碰上了。

    玄瑶的脸噌的一下就红了,自家爹爹的嘴唇竟然,竟然……她连忙伸手想要推开方寒。

    黑沉沉的眸子里陡然闪过一道金光,一双手不容置疑的按上了少女后脑,加深了这个吻,玄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吻了个彻底,好看的桃花眼陡然瞪大。

    挣扎被一点点按下,亲吻越来越深入,玄瑶几乎要被这个吻弄到窒息,她脑子里乱哄哄的,气愤,羞耻,委屈,无助,到最后竟然全都化为虚无,犹如入海的溪流,被融化在无尽的缠绵之。

    方寒眼的金光越来越深沉,吻还不够,大手渐渐下落,轻车熟路的落在少女腰间衣襟对接之处,指尖轻挑,解下一道蝴蝶扣。

    玄瑶被吻得晕晕乎乎,冷不防一股凉意传来,她反应过来,桃花眼瞪大,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方寒推开,狠狠的瞪着他。

    少女外衣被解开,衣的扣子还剩下一道,雪白刺绣的肚兜已经露了冰山一角,方寒眼里的金光一丝一缕的散去,神志刚刚回笼,就见了眼前这幅场景,还没来得及解释,脸上就狠狠落下了一个巴掌。

    玄瑶气得胸前一起一伏,咬着牙挤出两个字:“无耻!”她跺了一下脚,掩住差不多只能算挂在身上的衣,捂着嘴跑了出去。

    方寒脸上落了红红的巴掌印,却仍旧反应不过来,他看着自己的手,乾坤无极剑放在桌上,断不可能隔空控制他的神志,刚才的情景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被那股莫名的神志控制,那样亲吻阿瑶,还,还……

    唇瓣厮磨的感觉残留着,手心里似乎也还带着少女隔了一层衣物的体温,方寒呆愣愣的站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南天门外,面容高傲的云夕仙子缓缓走过,一众守门的天兵天将眼观鼻鼻观心,却忍不住多呼吸了几口空气,期望能闻到一丝美人香气,然而闻了半天,美人香没有,反倒是一鼻子的小鱼干气息。

    努力控制着不紧不慢的步伐,云夕的双眼死死盯着不远处飞舞的蝴蝶,和凤六分别之后它就盯上这对蝴蝶了,天庭没见过的颜色,八成是凤六从妖族不小心带上来的,两只蝴蝶一路缠缠绵绵的飞舞着,十分引猫入胜。

    直到身后的南天门渐渐变成一个小黑点,周遭空无一人,云夕一个猫跃上前,将两只缠绵着的蝴蝶捂在手掌心里。

    两只蝴蝶被并排捏在手心里,开始不甘心的扑腾几下,云夕就用手指头去戳,戳完这个戳那个,戳了一会儿,两只蝴蝶都先后不动了,云夕顿时就觉得无趣起来,松了爪。

    却不曾想它刚刚松爪,原本闭着眼睛装死的蝴蝶一前一后飞了起来,也不缠绵了,拼命的朝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飞,云夕兴奋的喵了一声,化成了猫身,朝着其一只蝴蝶扑去。

    玄瑶又气又恼,更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羞耻,从小楼跑出来后,才发觉自己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她是真的没想到自家爹爹竟然会对她做出这种事情,在她印象里,方寒是个压根就不近女色的人,她觉得自家爹爹可能连姑娘家的手都没摸过,但是刚刚他娴熟的亲吻她,脱她衣服的动作那么轻车熟路,根本就是一个经验老道的男人。

    就像是最亲近的人陡然换了一副嘴脸,玄瑶只觉得背后发凉,方寒那熟稔的表现,迫不及待的动作,这让她想给他找借口都找不到,说那不是他?相处十几年,她怎么可能认不出他来!

    73.第73章

    蝴蝶晃晃悠悠,不多时就被猫爪扑住, 云夕得意的喵了一声,转头去找往反方向飞的蝴蝶,然而还没等她找到蝴蝶的踪影,一股熟悉的味道传进鼻端。

    “喵呜!”主人的气息!云夕惊喜的抬起尾巴,手里的蝴蝶也不要了, 远远的扑上去, 喵呜喵呜的围着主人转。

    自从上次分别, 玄瑶许久没见了大白猫, 也有些惊喜, 只是她这会儿的心情实在不怎么好, 有些沉重的把喵喵叫的大白猫抱起来, 玄瑶眉头仍旧是深锁着的。

    云夕满足的在主人怀里蹭了蹭,也发觉了主人此刻的不对劲, 有些讨好的舔了舔主人的手指,似乎是在安慰她。

    玄瑶摸摸大白猫的头, 不知道方寒离开了没有,她现在一点不想回小楼, 也一点不想听方寒的解释, 只是乘着祥云飞行,漫无目的。

    发觉主人心情不好,云夕歪着头想了想,舔舔玄瑶的脸,喵呜一声,跳到地上,回头对着玄瑶,又是一声喵呜。

    “你是想让我跟你走?”玄瑶倒是不好这只猫的灵智为什么这么高,毕竟这里是仙界,成了精怪的妖物多不胜数,她只是好这只猫要带她去什么地方。

    大白猫十分兴奋的摇头摆尾,蹭了蹭玄瑶的腿,叼着她的衣角:主人,跟我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要是平时,玄瑶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跟一只来历不明的妖物走,可是小楼回不去,她在这仙界也没有什么可以去的地方,被拽了两下,见大白猫实在辛苦,玄瑶无奈的跟上它。

    大白猫并没有祥云代步,然而四爪跑得飞,玄瑶人仙境界的修为,只能勉强做到不被甩得远远的。

    仙界的晚霞漫天,一路上人烟稀少,出了元清宫地界,很又过了南天门,守门的天将目不斜视,一点也没有发觉云夕仙子去而复返。

    出了南天门就不再是东天庭,玄瑶本来有些犹豫,但是大白猫一路十分兴奋,她也实在不想拂了它的好意,只能跟着上。

    云夕起初还带着一点矜持,然而随着目的地的临近,猫脸上的欢掩盖都掩盖不住了,它不时回头对着玄瑶大声的喵喵叫,似乎是想让她一点。

    说来倒有几分怪,仙界处处都是祥云铺地,拂开祥云,地面则是硬邦邦的云彩凝结块,寸草不生,玄瑶来了这么久,也只见过小楼一处带着花草树木,她原先并没有当回事,然而跟着大白猫一路,陡然抬眼见了满目的青翠,她才恍然发觉,似乎很久没有见过草木了。